Archive for August 12th, 2005

August 12, 2005

by serenq
早上工人锯树的声音震得我不得好睡,消消停停地,虽起得晚,到底还是做了许多梦。都很怪。有一个,是一帮国内小孩来UCSD旅游,外景却像是东区二教外那条臭名昭著的梧桐道。我和实验室的人去接待他们,都是很可爱的小孩,英语说得很好,还在老师带领下做早操。我问老师他们是谁组织的,他说,他们都得了病的,好可怜云云。我愕然,一张张孩子稚气的笑脸。
 
又一个,是外婆。说起来我梦到外婆的次数比梦到其他所有亲朋好友的次数都要多得多,而且往往梦里的感情也来得更强烈。这一个梦是说外婆给我压岁钱,两百块,父母当时都在,于是我做推托状,当然最后还是收下。一张壹佰的,一张伍拾的,剩下全是零钱—-并不是要表现外婆省吃俭用等等,只是当时梦里如此。我揣入口袋,外婆跟我说话,红润的脸色,雪白的头发,满面的笑。刚从这个梦醒来的时候,迷糊中突然想起那张壹佰元是粉红色的—-外婆去世的时候,还没发行这样的新币呢,念及此,突然心中大恸,只想要伤伤心心地痛哭一场。却最终在粉碎树枝的轰隆声中睡了过去,眼角也并没有挂着泪水。
 
大约是良心终于发现,今天开始看文章做实验了。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