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September, 2005

September 30, 2005

夜草的叽歪

by serenq
昨晚回家以后,用多年前我兄弟的话来说,就是嘴饿了—-肚子明明是饱的,但味觉中枢的神经元异常兴奋,向我传递着一波一波散发红油香味的动作电位。
我很清楚我并不需要吃任何东西,但是我更清楚在我冰箱的深处,躺着半把宽宽的碱面,在冰箱另一侧鸡蛋的上方,还有一袋青翠喜人的豌豆尖,如果我像每一个饥肠辘辘的深夜那样,烧开一锅欢快的水,丢入面条,烫熟豌豆尖,佐以酱油,盐,芝麻油,花椒油,辣椒油,鸡精,糖,蒜茸,一碗美妙绝伦的伪甜水面就横空出世了。
彼时深夜十一点半,我举棋不定坐立不安心中有如猫抓,在msn上反复骚扰刘兄无数次,进出瀚海和未名一语不发无数次,出入洗手间拿起漱口杯又放下无数次,并清扫房间,悬挂衣物,整理信件,种种行径,不一而足。十五分钟之后,我郑重决定:煮面去!
半个小时之后,我拖着并未心满意足的舌头(因为不饿,那面条美味的程度远不如此前的夜草)和愧疚难当的心灵(不出所料,我只吃下了半碗面,剩下的都喂给了嗷嗷待哺的垃圾桶),回到电脑前面,向刘兄感叹道:我又悟出了一些人生的道理。为什么人最放不下的是鸡肋。最难当犹豫再三又心存不甘。。。云云
刘兄说:你这纯属吃饱了撑的。
September 30, 2005

Sichuan Food

by serenq
September 29, 2005

A positive day

by serenq
Except that the sunshine is too much even for people like me….TA class was terific. Biostats was great. Hopefully my experiment will work too! :)
September 29, 2005

没天理

by serenq

为什么?

我饿了,吃了,反而胃疼了?????我最近连咖啡都不喝了呀!55。。。。

September 25, 2005

老了老了

by serenq
像我这种每天不睡上九小时就觉得天塌地陷的人,最近居然每天睡不到七个小时就醒了,还倍儿精神,衰老先兆,555. 看着百叶窗外面的太阳地,白花花的一片,无端生出点恐惧,还是黑甜乡里安稳。
那天做了一串怪怪的梦,相同点是每个梦里都有雨如倾。最奇怪的一个,是走在川师通向四教那条大路和梧桐道的交口,看见对面人行道上有一堆火,好像燃料是些树枝。雨很大,但是浇不灭那堆火,好像是掉下去一滴雨,消灭一个小火苗,但与此同时另一处又燃起来新的。那火苗半透明的,并不夺目,根部是蓝色的,尖端却是橘红(焰色反应?Sodium??)。我还站在路对面看了好一会,似乎因为琢磨不透其后的道理。不知道在梦里面我的身份是不是还是那个剪傻到家的蘑菇状短发想着每天都会想通一次但实际上从来没想通的心事背着空空荡荡但颇为硕大书包上学下学的中学生,也许吧。。。。可是想琢磨通现象之后原理的习惯,却是不折不扣地科大人的毛病啊。
最近混得最多的版面之一就是川大版,虽然我与川大并没有什么太多干系,除却当年上个把个数学奥校。可能是想念成都了。晚上聊天的时候还在说,寂寞的时候想念的是科大,后来话题转了,于是我没来得及说下一句,疲惫的时候想念的是成都。现在想念成都远比想念科大更盛,大约也是老了的一个征兆。
最近看沈从文的散文,恍惚间会想着湘西和川西的种种相似之处,譬如静谧,譬如神秘,譬如朴素,譬如美丽—-窈窕委婉的流水和山坳。我还记着大一寒假回家车厢里惊喜的眼神—-一觉醒来,莽莽苍苍的黄土地换做翠竹掩映的人家。可惜川西没有出一个沈从文,虽然也有流沙河之类,但总是不足以满足我的思乡吧。
笑,川东和川西真是不一样的,同样是辣,川东就辣得干爽淋漓,可成都的红油系列里最离不了的东西却是糖,好像糖的温婉可以弥补一些辣的刺激。所以才有那些公车上mm们被踩了脚的笑话,重庆女孩不喜欢成都女生偶一为之的假打—-那些穿了分明露背却绣满白色小花的吊带,轻轻皱了眉头,骂个半句脏话就跟人吵起来的女生,最后还是被bf楼到一边,“算了算了,吵啥子嘛吵。”
 
Sigh, 今天起来以后并不是特别舒服,精神不好,思乡过度,考虑是不是趁礼拜天,睡个回笼觉,顺带节约一顿早饭。。。。
September 21, 2005

Translation

by serenq
最近的帖子太小资了,忘了娱乐大众。今天贴个笑话。
从阿飞的《风云九眼桥》里看来的,说的是中国地下引进美国大片的翻译问题,对话翻译如下:
 
Are you kidding me?
你是凯丁.米吗?
No, I am serious!
不,我是塞莱思。
September 21, 2005

Sigh

by serenq
Many times in class, teacher questions students: "What else do you think should be included in the experiment?" Many times, the correct answer is: "Controls, positive ones and negative ones." Yes, we need controls in experiment. I have positive controls and negative controls….but they are just controls, never take over the place of experimental ones. How if I never get a good experimental one? Then nothing works out in the end.
Sometimes I think I know what or why. Sometimes I doubt. But, all the time I believe I don’t really need to know….
That’s life, at least my life, which I have to face and have little power (or even little desire) to change, no matter I like or not. So, take care, to all of us.
While writing this, music from the lab sounds so soft, sad and beautiful, just like a sigh, echoing in the deep lonely night.
September 20, 2005

雷雨

by serenq
昨晚上八月十六,云层不厚,月亮在云后面悄悄勾了个银边。因为不冷,回家后把窗子开得大些,想吹吹风,刚坐下就听到声轰隆隆的巨响,还以为是放炮,没想到很快就下起雨来。在这个据称每年晴天达300天以上,夏季漫长的地方,下半年的第一场雨总是值得纪念的,何况还是雷雨—-去年的第一场是十月末了吧。跑到露台上张望,楼前一颗紫叶李摇头晃脑的,那雨势急,雨滴大,可地面上还看不出什么痕迹。我抱着双臂怔怔地看了一会,才想起要回卧室去关窗子—-窗下篮子里趴着的那只白色小熊,上次就是这么着脏了一条腿。
回卧室里躺着看了一会《湘行散记》,掷书合眼,却又被雷声吓醒,于是上网逛了一圈,一点来钟雨已经停了,安心睡觉去。恍惚中突然想起今年年初的那场场雷雨,还害得我唐了好长一篇文章,文字的遮掩与无聊,大抵如此。
早上起来,天气清爽,草地也不觉得怎么湿,有工人在砍树枝,遇到一个朋友,正跟lp商量着把树下的车移到旁边去。砍树枝的噪声很大,我看看天,淡蓝色的,雨后的云彩总是很漂亮,校车从身后赶上来,谁知道下一次雨是什么时候。
September 16, 2005

by serenq
大约是和五个朋友一起去一个小村子玩,刚下了车,走进一家杂货店,不晓得要买什么东西,等买完了,或决定不买了,回头一看—-那五个朋友全不见了。我傻站在当场,好像明白了一个事实:他们故意悄悄跑掉,不知道是为了玩笑,还是为了别的事情。我于是开始找他们,进了一家邻近的店,里面全是红艳艳的水蜜桃和金黄饱满的柿子,尝了一口桃子,真好吃。似乎从没吃过那么好吃的桃子,香甜多汁,美不胜收。然后在村里到处走,路边有个戏台,草台班子锣鼓喧天,许多人拥着看着,我漠漠地站在最外层,心里觉得那些人一定再也不会出现了。
兜里只有两百二十块钱,不够我回北京,更不要说成都。于是决定要去邻近的县城,好歹找到公安局才是(ft,我真是良民啊,相信政府到这地步。)。于是问了身边一个村民,说天黑以后有私人面包车去县城,也就三十分钟的路,路上会经过一个什么地方,我一看那地名,咦,好像有朋友在那里的,正高兴,再一看,此处不是彼处,于是悻悻地想,还是等车吧。
天渐渐黑下来,不知怎么跑到一个旅店,独自坐在台阶上,身边许多人来来往往,都挂着寒冷的神色。我觉得冷,渴,不远处水泥洗衣台上,自来水哗哗地响着,硬刷子刷在牛仔裤上,擦擦擦。有几个大学生模样的人从我旁边走过,问我怎么了,他们端着盆子,湿着头发,像当年在学校时洗澡之后的光景,他们也说不出什么,于是走了,一个女孩转身回来说:“一会儿回来了再陪你。”我抱着膝盖,忘记了我在等车,似乎我坐在那里,是为了等他们回来陪我。
还记得有一盏梨形白炽灯,在头顶亮得要死,但是一点都不暖和。
后来?后来那五个朋友不知为何出现了,于是我们又欢笑如常,我心里也许想:“算了,就当是个玩笑吧。”也许我什么都没想。如我一直以来那样,似乎什么也没发生过。
其实—-你知道的,那种时候,本来就是这样的啊,等过了,又何必说起呢?
September 15, 2005

命苦

by serenq
头晕,胃疼,揭不开锅—-能吃的看着就反胃,想吃的冰箱里没存货。
发誓不随便喝咖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