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September 16th, 2005

September 16, 2005

by serenq
大约是和五个朋友一起去一个小村子玩,刚下了车,走进一家杂货店,不晓得要买什么东西,等买完了,或决定不买了,回头一看—-那五个朋友全不见了。我傻站在当场,好像明白了一个事实:他们故意悄悄跑掉,不知道是为了玩笑,还是为了别的事情。我于是开始找他们,进了一家邻近的店,里面全是红艳艳的水蜜桃和金黄饱满的柿子,尝了一口桃子,真好吃。似乎从没吃过那么好吃的桃子,香甜多汁,美不胜收。然后在村里到处走,路边有个戏台,草台班子锣鼓喧天,许多人拥着看着,我漠漠地站在最外层,心里觉得那些人一定再也不会出现了。
兜里只有两百二十块钱,不够我回北京,更不要说成都。于是决定要去邻近的县城,好歹找到公安局才是(ft,我真是良民啊,相信政府到这地步。)。于是问了身边一个村民,说天黑以后有私人面包车去县城,也就三十分钟的路,路上会经过一个什么地方,我一看那地名,咦,好像有朋友在那里的,正高兴,再一看,此处不是彼处,于是悻悻地想,还是等车吧。
天渐渐黑下来,不知怎么跑到一个旅店,独自坐在台阶上,身边许多人来来往往,都挂着寒冷的神色。我觉得冷,渴,不远处水泥洗衣台上,自来水哗哗地响着,硬刷子刷在牛仔裤上,擦擦擦。有几个大学生模样的人从我旁边走过,问我怎么了,他们端着盆子,湿着头发,像当年在学校时洗澡之后的光景,他们也说不出什么,于是走了,一个女孩转身回来说:“一会儿回来了再陪你。”我抱着膝盖,忘记了我在等车,似乎我坐在那里,是为了等他们回来陪我。
还记得有一盏梨形白炽灯,在头顶亮得要死,但是一点都不暖和。
后来?后来那五个朋友不知为何出现了,于是我们又欢笑如常,我心里也许想:“算了,就当是个玩笑吧。”也许我什么都没想。如我一直以来那样,似乎什么也没发生过。
其实—-你知道的,那种时候,本来就是这样的啊,等过了,又何必说起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