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September 30th, 2005

September 30, 2005

夜草的叽歪

by serenq
昨晚回家以后,用多年前我兄弟的话来说,就是嘴饿了—-肚子明明是饱的,但味觉中枢的神经元异常兴奋,向我传递着一波一波散发红油香味的动作电位。
我很清楚我并不需要吃任何东西,但是我更清楚在我冰箱的深处,躺着半把宽宽的碱面,在冰箱另一侧鸡蛋的上方,还有一袋青翠喜人的豌豆尖,如果我像每一个饥肠辘辘的深夜那样,烧开一锅欢快的水,丢入面条,烫熟豌豆尖,佐以酱油,盐,芝麻油,花椒油,辣椒油,鸡精,糖,蒜茸,一碗美妙绝伦的伪甜水面就横空出世了。
彼时深夜十一点半,我举棋不定坐立不安心中有如猫抓,在msn上反复骚扰刘兄无数次,进出瀚海和未名一语不发无数次,出入洗手间拿起漱口杯又放下无数次,并清扫房间,悬挂衣物,整理信件,种种行径,不一而足。十五分钟之后,我郑重决定:煮面去!
半个小时之后,我拖着并未心满意足的舌头(因为不饿,那面条美味的程度远不如此前的夜草)和愧疚难当的心灵(不出所料,我只吃下了半碗面,剩下的都喂给了嗷嗷待哺的垃圾桶),回到电脑前面,向刘兄感叹道:我又悟出了一些人生的道理。为什么人最放不下的是鸡肋。最难当犹豫再三又心存不甘。。。云云
刘兄说:你这纯属吃饱了撑的。
September 30, 2005

Sichuan Food

by seren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