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October, 2005

October 31, 2005

落日

by serenq
从实验室出去,跨过一条街,沿着另一条街往下走十米,向右拐个弯,穿过富人们美丽的小洋房,走5分钟,钻过一道铁栅栏,精致的景色突然变作大片荒草,沿着淡灰色砂石小路穿过草地,草地的边缘是悬崖,悬崖下面,是浩瀚无际的太平洋。
星期五天气晴好,下午六点,我去悬崖边看落日。一个滑翔的人,从金色落日余晖里穿过。
傍晚那里的人总是很多,静静坐着的,成群结队的,情侣们相拥着让朋友拍照。
落日很美,海风很凉,毕竟是十月末了。
 
更多的照片见Sunset Oct. 28
October 31, 2005

扫除和晚饭

by serenq
昨天下午给自己房间做了个大扫除,花了一下午的时间,却并不觉得自己房间变化多少—-当然,这只是因为我平常的房间外表看起来也很整齐,只是每个抽屉里面需要清除丢掉的旧东西很多。。。。。把床上夏天的淡绿色凉被换成了拼花略厚的被子,高兴了,贴两张屋里的照片。(那个抽屉里的袜子,我喜欢,整整齐齐的,看起来像学前班背着手做得笔直的胖孩子。。。。虽然我今天很惊讶,我难道有这么多双袜子吗?)
今天晚饭:青椒肉丝,麻婆豆腐,煎蛋汤。真是一桌典型的四川家常晚餐。
October 28, 2005

Halloween

by serenq
下周一就是万圣节了,今晚上去学校看到Main Gym有舞会,瞥了几眼,似乎还没开场。
第一个万圣节,南加刚刚烧过火,那是个周五,我和些不熟的人打完羽毛球,一个人回家。本想看看学校里有没有什么有趣的活动,转了一圈,冷冷清清,最后作罢。回到住地,邻居几个年轻人站在门口,笑嘻嘻有说有笑,屋里亮着灯,问我:"Do you want some candy?"小篮子里有数十颗糖。"Oh, no, thanks."“No problem, you have a good night.”"You too."回到家里,做了什么不记得了,左右不过是加件衣服抱个枕头坐在电脑前面聊天瞎逛吧。窗子下面路灯孤零零的照着个小水塘。
第二个万圣节,和朋友们去了个鬼屋,方记得当日我面对一只只突然出现的恶鬼,面无表情,有一只鬼,像是太没成就感,把张血淋淋的脸在我眼前晃了很久,我突然觉得滑稽,并且苍凉,竟想跟它说声Hello.当然并没有,估计说了,这只鬼会笑场?后来去downtown看到许多奇装异服怪模怪样的人,快午夜时分回家,屋外草地上早结满了露水,不晓得那么晚了msn上还有人么,大约就是有,也是重洋之外的吧。
我一直记得,那两个晚上有多冷。好在一转眼,就又是一年了。
 
October 24, 2005

by serenq
是有点小准耶。。。。。
从阿比那里看来得。:-)
October 22, 2005

云天

by serenq
雨后的云天格外美。上个周日雨后照的。
想起心动的最后,是张艾嘉在飞机上看照片,都是当年的男孩寄给她的,拍着各色各样的天空。大约看云的时候,他在想她。或者他想她的时候,他就去躺着看云天。
有一张,印象特别深刻,好像是乌云中一道冷冷的白光,看着就觉得有寒意。翻过照片背后,写着xxxx年xx月xx日,极冷。
天冷下来了,看看云彩,你想起了谁?
 
More pictures in "Cloudy sky"
 
 
October 18, 2005

没天理

by serenq
1)关窗睡觉还能被冻醒,大清早的。。。。
2)连续三天忘记带伞,几乎与白痴无异。
3)穿了一件衬衫一件背心外加一件套头衫走在明晃晃的太阳下面还是冷得发抖。。。。
我平常不怕冷呀。没天理。
 
October 17, 2005

喂猪的美味

by serenq
今天晚饭的素菜是:凉拌红苕尖。这是我白吃不腻的美食。
红苕,就是红薯,或者地瓜,sweet potato.红苕尖的传统用处,是喂猪。这一习惯,想来已持续百年,所以我每每与四川人谈及我此等爱好时,都能收入亲密的嘲笑:你娃百日肥哇?还是四月肥哦?其实这些嘲笑里,有多少与我有着共同的爱好,想来如夜晚繁星,数不胜数。
既然是植物,就要长点叶子和杆。于是成都平原八九月份的天气,傍晚时分,我被老爸督促着从田野里跑步一圈归来,总是悄悄咪咪地从人家地里掐点红苕嫩尖,塞入塑料袋,作为夜饭的辅菜。夏天的夜饭,总是一大锅绿豆稀饭,数张老妈现煎的薄薄油饼,一盘撒了辣椒面并卤得红润化渣的牛肉片,一碟海椒油味精拌过的泡菜,再就是一盘小菜,或是炒蕹菜杆,或是呛凤尾,或是红苕尖。
红苕尖的吃法,在我们家不过两种:呛炒或凉拌。通常是二十分钟前从乡间掐回的嫩尖,在水龙头下翻几个身,去掉所有老而轫的杆子,只剩下一篮绿油油的叶片。若是炒,身畔的锅里,烧热了油,干辣椒花椒丢下去快活地唱支歌,把苕叶倒下,趁着油水相见时的热烈亲切的爆裂声,快速翻炒几下,撒点盐,很快便见那叶子伏顺下去,即可起锅,最妙是快炒后还保留着青翠的颜色,令人见之忘俗。若有新鲜红色朝天椒,切成小丁同炒,增色添香,更有一种飞扬跳脱的滋味。若是凉拌,乃是在锅里烧沸热水,将红苕叶片与嫩秆快速抄过断生,辅以姜米、蒜茸、花椒油、小磨香油、生抽、醋、盐、糖、辣椒油,拌匀即食。同理,若有新鲜辣椒切丁同拌,倍增其味。这种植物的妙处,在于它茎叶里那点鲜香的粘液,把这道清香的美味变得格外缠绵而柔软,在唇齿之间辗转反侧,当真是深情如许,有如夏日川西傍晚盘桓不去的天光。
October 17, 2005

Rain season again….poor me in lab

by serenq
Raining started yesterday. There were sudden rains as well as sudden clearing ups—-bright sunshine stabing my eye all in a second! Now it is raining outside, making me a little bit drowsy. How I wish I could lay myself on bed, turn on the head lamp and read some non-academic stuff while enjoying the silent sound of rain drops outside my window….But tons of tasks waiting for me. No sleep! No relax!
October 16, 2005

红烧鸭掌

by serenq
太成功了。。。。。。。。。。。。。。
原料:大华买来的去骨鸭掌0.8lb,泡姜一块,生姜一块,泡红辣椒两个,蒜三瓣
做法:
1。鸭掌切成块(不要太小,一个鸭掌改三刀,厚的地方补划一刀),泡姜生姜切片,泡椒切丝,蒜切块(也不要太小,我觉得红烧菜里的蒜,比肉还好吃,切太小,煮煮就没了,其实根本不切最好。。。。)
2。锅里热油,把姜蒜辣椒丢下去炒炒,然后加一勺郫县豆瓣同炒,炒出香味和红油后,到入鸭掌同炒。
3。加水,加生抽(其实我应该加鸡汤的,今天忘了,55),煮。。。。控制火候在维持中小程度沸腾上,五至十分钟后,尝一尝,够软了就起锅。不够味的话加点点盐—-郫县豆瓣一般都很咸,所以我没啥调整余地了。
4。我忘了洒点葱丝啥的,也许会更好吃?煸炒佐料的时候可以加点花椒。
 
          
October 14, 2005

Glass pipete and so on

by serenq
In lab.
For more, pls see "Something at Spitzer’s la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