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December, 2005

December 28, 2005

Memory

by serenq
Leaving tomorrow, it will be 2006 when I am back.
Tonight I took off the 2005 calendar from the wall—-it was from 2004 neuroscience meeting in SD. The calendar picture was a Neuron cover, with brown and gray color, sort of dim. When I folded it, I suddenly noticed that on that cover, there is the word "Memory". Wow, memory in 2005….anyway, I changed it into the 2006 calendar, also from neuroscience meeting this year.
Advertisements
December 28, 2005

看完《开往春天的地铁》

by serenq
其实他们只是以为彼此相爱而已。只是以为。
可是,谁不怕?
December 28, 2005

我的年度清单

by serenq
我也来写吧。其实今年真的没有读什么书,大多还是在最忙碌的fall quarter读的。还是列一列吧,虽然很多不记得了:
 
Hard Copies:
倚天屠龙记 by 金庸
表bs我,我以前真没看过这本书。书评在此

忧伤的年代 by 王安忆 
王的小说我总是很喜欢的。这一本集子里有数篇小说,只有《叔叔的故事》我写了书评。但实际上《忧伤的年代》和《小鲍庄》都是很好的。
冈上的世纪 by 王安忆 
里面有四篇小说,印象深刻的是《小城之恋》,《香港的情与爱》。尚好。
海上花列传 by 韩邦庆,张爱玲译本 
洗澡 by 杨绛 
汪曾祺自述 汪曾祺小说自选集
前者是我roomate的,大象系列,装帧很好,有画,有照片,穿插在文字里。后者是在学校借的。两本书混在一起看,都是短文,吃晚饭坐小车的时候看一篇,非常好。
沈从文散文选 沈从文全集
又是适合饭时和车上的书。散文选里是经典文章,湘行散记之类,总记得他写河上暮色里的橹歌声,似乎可以看见水上紫色的雾气。全集是其中一本,有边城,萧萧,还有主妇集等。各有特色。
从北京到东营 by 林白
没看完,不好看。
幻城 左手倒影右手年华 by 郭敬明
其实颇有些不好意思承认我看这小孩的书,呵呵。但我得说,这是个聪明的孩子,不是说她的小说散文写得多好,而是她很自知,知道自己的长处和缺点—-虽然她不一定能扬长避短,像我们许多人一样。看她的书会想起自己那些十来岁的时光,也曾清狂。
红楼梦魇 by 张爱玲
没看完,觉得吃力。以前看胡适的水浒与红楼梦就没有这种感觉。
扶桑 by 严歌苓
写十九世纪末三番一个中国妓女的故事。文笔像暗底子的绸缎上开着暗红的花。说不出好还是不好,反正不长,还算值得看看。
龙泉霜雪
一本关于中国古剑的书。平平。
凌叔华文存
凌的小说是典型的女性小说,也是平淡一路。都是短篇,消磨时间甚好。喜欢。
林海音小说集
有城南旧事等四五篇。一般吧,不太喜欢,也不讨厌。
总的来说,今年的阅读口味很淡。
 
On line
网上看的小说太多,挑几个说说吧:
转身之间 by 6p
我不说什么了。。。。。。。。。。。
那么,爱呢 & 从头再来 by DrunkPiano
都不是DP最优作品。但也不错。最好的当然还是《孤独得像一颗星球》。前阵子还重看来着,不知是重看多少遍了,许多词句都能记得,依然喜欢。
Time by silentwinter
很冷的一个小说。非常冷,而且硬。
白云苍狗谣 by 香蝶
刘兄推荐的,非常喜欢。极淡的故事,但回味绵长。知心,不用说太多话,有点点暧昧的情绪,但并不粘稠。数年后在故地与想象中的故人品酒,多么好。
此外就是在深夜频繁阅读清韵的饮食专栏,喜欢顾村言。
 
就这些了。目前正在看兰花梦奇传,好久不看旧小说,觉得不错。

December 28, 2005

说明一下

by serenq
yahoo相册不让link,所以我贴在文章里的照片大家看不到。。。。 要真想看,点到连接里面去看吧。。。。我的天涯相册居然还要激活,ft! 这年头,做啥都不容易,咱业余,大家要求也别太高。。。。等我找到一个free又可以link的space再说。。。。某一刻差点想动用TA权限把照片偷偷放到Cellular Neurobiology的网页上去了,哈哈!
December 27, 2005

圣诞旅行 12.26

by serenq
D4 Palm Springs
此行的最后一天,我们去坐Aerial Tram,一个直通向高山顶的缆车。缆车从两千多英尺的地方上升到八千多英尺的山顶,然后可以在山顶附近hiking。今年气候暖,山顶没有雪。不过温度依然很低,才4度。
该缆车是rotating tram,也就是说缆车在上升下降途中会转动,以保证车厢里的每一个人能全方位的享受沿途风光。每当缆车过tower的时候,车厢会上下抖动一下,于是响起一片惊叫声。。。。到了山顶,风极大,我穿上棉外套,依然被吹得七荤八素,最可怜的是我带着隐形眼镜,又没有墨镜,不知遭遇了多少沙砾入眼的险情。
山顶风光极好,钢蓝色的天空,挺拔雄奇的松树,还有远山上雪白的云朵:
 
 
 
 
 
林间的松果:
 
 
 
总的来说,非常雄奇的景色。而且沿着岩石攀爬一向是我最喜欢的hiking方式,所以玩得很开心。
午饭时分回到Palms Spring,秉着一个和尚挑水吃,两个和尚抬水吃,三个和尚没水吃的精神,我们在午饭吃什么上面产生巨大分歧,最后终于以Pizza作为折衷。午饭后大家本来想要去Indian Canyon弯玩,不想该处抢人一般,要$8/person,大怒,走人。回家走了一条scenic drive,穿Anza Borego Desert的北角而过,路上的云彩:
 
 
 
 傍晚五点,三个心满意足的土人回到了SD,一次光荣伟大正确地旅行在御园的晚饭里缓缓拉上了帷幕。
更多照片:
 
 
最后附送在Palm Springs街角与青蛙王子的合照,以响应广大人民群众的号召并证明俺也有比青蛙高半身的时候 :
December 27, 2005

圣诞旅行 12.25

by serenq
D3 Lake Casitas, Ojai & Palm Springs
今天的目的地是Palm Springs。早起check out了房间,出了Solvang,沿101向南而去。路上还有一个叫Ojai的小镇,也是我们想要去的地方—-在SB听说这许多艺术家聚集在此。在Ojai出口下了101,进入山区,三个附庸风雅的土人把车里的CD换成了交响乐—-“要进入艺术家的地盘了。” 山路弯弯曲曲,半天还没有看到模样古怪的艺术家,无意中却发现路上有一个大湖,Lake Casitas,景色优美:
 
 
 
湖边有几棵黄叶子树,像是秋天一样:
 
 
 
 
 
公路旁边高坡上还有牛群:
 
 
 
看样子艺术家住的地方就是不同,风景优美。念叨着终于到了Ojai,开车转了一圈,统共也就一条路,没看出什么好来。最中心的地方是一溜白色廊坊,里面一家家的小店,不过都没开门。隔着玻璃窗,拍到一只倚着圣诞红坐着的小马驹:
 
 
 
出了Ojai,我们杀至LA,三个可怜人终于在著名的云南过桥园吃上了一顿正宗的中餐,抹泪。。。。饭后某忘记带游泳裤的土人顶着我与另一同志的无情嘲笑,把附近的Walmart, target, K mart逛了个遍发现无一开门后终于死心,三人向沙漠中的温泉—-Palm Springs开去。昏睡的我被唤醒的时候,窗外已出现大片呼呼转动的风车,彼时天色已晚,我们决定把tram留到明天,直接去温泉。
晚上在Hot Springs泡了两小时温泉,只觉得。。。。好热。出去时浑身舒坦,坐在街边某家泰国饭馆,但觉凉风习习。。。。该饭馆上菜极慢,于是我顺便骚扰了刘兄一把,交换了些八卦之后回去吃菜喝汤。真是一个美好的晚上。值得一提的是,买泳裤的土人终于在温泉的地方以20元的价格购得普通超市中5元一条且buy one get one free 的泳裤一件,成为大家此行最美好的回忆之一。
 
更多照片:
December 27, 2005

圣诞旅行 12.24

by serenq
D2 Solvang
早上起来,先逛了逛Solvang. Solvang是个小镇,4 block长,3 block 宽。这里的居民原籍丹麦,所以建筑白墙红瓦,有中欧北欧风格,而不是我早已看腻了的西班牙风格。街上到处插着美国国旗和丹麦国旗,圣诞气氛很浓。
 
街边的风车(Danish Inn, 一个饭店,详见后文):
 
 
 
两国国旗:
 
 
 
安徒生
 
 
 
逛完小镇,我们去附近的葡萄园和葡萄酒厂品酒。因为是圣诞,许多品酒的trip都不开放,我们到了著名的Firestone酒厂,就地品了13种不同的红葡萄酒和白葡萄酒。随行一位同志还认真做了笔记,记下每种酒适合什么食物,土人如我者,就什么都品不出来了,只知道阳光灿烂,酒后微醺,乐呀。。。。
 
品酒的酒杯和窗外的树:
 
 
 
大酒桶(我们分别与大酒桶合照了一张,名之以酒桶与饭桶,嘿嘿):
 
 
 
晚上回到小Town,在刚才提到的Danish Inn里享用了一顿丹麦风味的晚饭。饭后得出结论:所谓Danish food,是一种极其Creamy, 极其腻人并且其贵无比的食物。在后来两天的旅行中,Danish food成为了我们口中的一个经典典故。。。。
 
更多照片见雅虎相册:
December 27, 2005

圣诞旅行 12.23

by serenq
圣诞节出去玩了4天,本来我是写不好游记的,费心费力的事情越来越懒得干了,但是为了对得起照片,还是罗索几句吧。事先说明,是流水账。
 
D1 Santa Barbara
早上天气很好,八点半左右,我们一行三人从SD出发奔SB而去。走了一段5号之后,司机同志认为南加的一号公路也是值得一试的,于是从5号下来,来到Beach Laguna边,可惜身处人口稠密的南加,美丽的海景只是惊鸿一瞥,在看了无穷个红绿灯和路边无休无止的豪宅之后,连一点点海腥味也能让大家兴奋异常。。。。过了LA之后景色变得很好,我们在路边某处发现了一条通向海中小岛的栈桥,于是下车拍了些照片,可惜小岛不对外开放。近来南加海边浪很高,冲浪的人也格外多。
到达SB已是下午两点,在Visitor Center问询一番之后,大家饥肠辘辘地杀向Stearn Wharf,在消耗完四块炸鱼,两盒薯条后,我们带着满肚子饱和性脂肪离开。值得一提的是,用餐期间曾被某些海鸟袭击,食物被掀翻,证明了起码需要两个人留守以保证鸟类不敢过于嚣张。。。。在Wharf,看到了长相奇特的鹈鹕:
 

 
饭后去了SB Mission,也就是一百年前传教士们刚到这个地方时的根据地:
 
 
 
其后从一条Scenic Dr.开回了海边,彼时黄昏,雾很浓,听得见海潮声也看不到海水。在某个鸟类喜闻乐见的海滩,我们三个ws的人为了照上一张满意的以飞鸟为背景的照片,依次跑去惊飞栖息在沙地上的海鸟们,离开的时候发现海鸟们对我们呈合围之势,大有报复倾向。。。。
到达SB Harbor的时候日头已经很低,但雾里只能看到一团模糊的光影:
 
 
 
晚上在SB downtown逛了逛,一条街而已,但街边有许多漂亮的小店,圣诞气氛已经很浓,到处是美丽的彩灯:
 
 
 

大约八点钟,离开SB,开向四十分钟车程外的小town, Solvang,也是我们这次旅行的第二个目的地。 更多照片见我的雅虎相册:

 http://cn.pg.photos.yahoo.com/ph/seren_q/album?.dir=/339a&.src=ph

December 22, 2005

圣诞

by serenq
学校里冷冷清清,shuttle将要停开,附近的Mall里面却早开始花红树绿,霓虹一片。商店里全都放着软绵绵的圣诞歌,有圣诞老人一丝不苟地坐在柜台后面,跟来往顾客打着招呼。本来以为自己这么多年来漠然得惯了,也不至于被人造灯火感动,结果走在人群里,看着这个欢乐得噼哩啪啦冒傻气的美国圣诞,居然还是有幸福感探头探脑,在脸上化作一个更加傻气的微笑。Mall的中央是一个喷泉,喷泉边这几天有好几拨穿了统一服装的男孩女孩认真地唱着歌,一曲罢了,总会有稀疏而礼貌的掌声。那些鼓掌的人散落在喷泉边那些绿色桌椅之间,桌椅旁的棕榈树身上缠着蜿蜒而上的黄色彩灯,而远方那些白色廊柱上的彩灯却都是雪白,似乎弥补了一些南加无雪的冬天。
这几天天气极好,都是阳光灿烂不冷不热的温度,近午时常有雾气从海边弥散过来,校园里柳桉的树顶便模糊在氤氲的白雾里,童话一般。傍晚时分天边总有色彩斑斓的晚霞,海风也不觉得凉,海潮的声音不倦地吟唱着,时间扑楞着翅膀从头顶飞过去,哗啦啦。
昨晚上窝在被窝里给某人打电话时还忍不住又忆苦思甜了一把,记得去年有朋友跟我说,岁末辞旧迎新,难免波动起伏,最终还是会春暖花开的罢,算了,还是再次bs自己沾沾自喜的小我情绪。 明天和一帮朋友去做个短短的圣诞旅行,26号回家。没有更多可说,就先祝大家圣诞快乐吧。
December 19, 2005

感冒

by serenq
昨天还得意洋洋地说我一年感冒一次,今年暑假回国下乡的时候已经感冒过了,分额已满,可以安心等待明年。不想早上醒来,但觉咽喉右壁上一片粗糙地疼痛,心知不好—-根据我二十多年的经验,这必然是另一次感冒的先兆。我所有的感冒,都从咽喉肿痛开始,经迎风涕下,咳唾成猪,有口难言三个痛苦阶段,历时十天半月,方可痊愈。每次感冒都感得按部就班,感得兢兢业业,从不偷工减料,跳级夹丝,俨然是感冒劳模风范。
我一边叫苦一边哆哆嗦嗦地起床,冲到衣橱边拽过衣服,穿戴齐整,对着镜子婉转低回地咳嗽了两声,脑海中随即浮现出黛玉咳血,丽娘卧榻,易安病酒,东施捧心等一系列传统女性形象,自己也立即从某巨型动物摇身变作墙角桌边可怜兮兮的一只小猫,心中不禁窃喜,顿觉有了娇养自己的理由,于是在衬衫上罩上毛衣,在毛衣之外又添加棉外套,神气地在镜子面前晃了晃,背着书包出门去。门外阳光灿烂,温度确实很低,瞅见鬼子们短袖短裤,不禁打了个寒噤。
现在全副武装坐在温暖的实验室,敲上几行字,作为一次额外感冒的开端。看样子,这一年一次的感冒,真好像一个忠实的朋友,不但从不失约,还有意外造访的雅趣。可惜不是雪夜,不然红炉绿酒,对酌倾谈,也是快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