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February, 2006

February 28, 2006

by serenq
小的时候最喜欢听夜雨的声音—-四川盆地多夜雨,那样静谧安详,摇动着每个窗口中不眠人的思绪,渐渐将其变得玲珑剔透淡薄如纸,那样的雨夜里,有多少缓慢优雅的梦境呢?
南加州,常年以阳光灿烂著称,其实是地中海气候,冬季多雨。大约因为去年破了纪录,今年便颇为收敛,到今天才算严肃认真地下了场雨—-夜很深很深了,雨点时不时地敲打在楼顶(趁我不在时,打湿了我放在窗口那只白色小熊的后腿),莫名从睡梦里清醒起来的我听着起起伏伏的歌曲,打着呵欠微眯着眼睛,不想就此睡去。
猪啊,明天,不要又是困倦的吧?
Advertisements
February 24, 2006

真开心

by serenq
前阵子的郁闷终于有了回报,惨死的数百条小蝌蚪们(防止他们变成青蛙害人,我这也是为民除害了不是?)变成了四页整整齐齐的word document—-summary of experiment results, discussion and future plan. 明天lab meeting上终于可以说点东西了,随后再与老板talk一番,看看还能做点啥。
此外我鼓足勇气试了一次transplantation实验,居然貌似work了!不敢相信。。。。
其实涅,还是文章看太少,平常空闲时间都花在8g和yy上面,没有好好想想实验设计,才走了许多冤枉路。原来做实验还是不能只靠小脑的。。。。
耶~~~~做一个苦中作乐的Permanent head Damaged student吧。虽然,其实,改变别人的人生观的工作也许更适合我(做主任和开餐馆)?
February 22, 2006

春江花月夜

by serenq
从lab notebook上撕下来的—-终于用到了这一页。两年前在极端寂寞中默写下的故纸堆里的华章丽句,终于被小蝌蚪spinal cord里升升降降的神经递质表达冲走。笑,分明记得当年恍惚写完之后,想着下次翻到这一页的时候,会是什么心境呢?碣石潇湘无限路?或者,不知乘月几人归?总是料不到吧。
 
 
 
 
 
 
 
 
其实只是说明自己超级懒惰不做实验笔记罢了。。。。。。。。。自抽
February 19, 2006

稀饭真好喝,洗碗真讨厌。

by serenq
继续人生观话题。
昨天在大华购得速冻煎饺一袋,突然回忆起当年西一(实际上是西一和西二之间)的煎饺来。那煎饺个头不大,一块钱可买八个,碰上我食欲平平时,就可以当作一餐饭了。蘸着醋和辣椒,无比美味。于是昨天整个下午都为晚上可以煎饺子吃的念头有着小小兴奋,给老妈打电话,她提出建议:可以下稀饭吃,我大喜,立刻煮上一锅白米稀饭。配菜有凉拌西芹和卤牛肉,真是经典搭配。煎了十个饺子,极其成功,完全是当年印象中的味道。 当下吃的肚皮溜圆。 (锻炼,锻炼!)
今早上继续。又煮了一大锅白米稀饭,不同的是加了玉米渣,更香了。除了昨天剩下的煎饺牛肉芹菜,另炒了一个土豆丝,还有一小碟儿辣油拌泡萝卜。天哪~~~~~~太好吃了。可是吃完以后对着满桌大盘小盘,只能摸着肚皮叹气—-现在某人知道我名字啥意思了吧。刚才又自恋了不是?哈哈。
不写了,贴张pp,干活去了。
February 17, 2006

吃顿好的,人生观都会改变。

by serenq
传说是林语堂的名言,我对此人其他言论并不感冒,这一句却十分赞同。不知在多少个饥寒交迫的夜晚,一碗冒着热气的酸辣蛋花汤冰释我心中的无限凄苦。每当我把九点之后不吃东西的誓言抛诸脑后的时候,换来的总是幸福的叹息:有口饭吃多么好。。。。。。
今天早上匆匆赶到实验室,连早饭都没吃,本打算在lab meeting上吃半个muffin,哪知道老板生病,muffin也断档了,我无比沮丧。满含怨恨地squeez完两只可怜的小青蛙以后,决定做点让自己高兴的事情(值得一提的是,今天的两只青蛙前所未有地无比柔顺,让我借题发挥拿她们当出气筒的理由都没有。难道真是近蛙者蛙???。。。)。首先去系里取了工资,正所谓手中有银心中不慌。彼时已经饿得头晕眼花,随即决定回家,做点好吃的犒劳一下自己。
忙乱的过程不提,总之就是做了一个回锅肉,一个尖椒芽白,一碗连锅汤,吃的别提有多爽了。吃完后还消耗了小金橘一枚,心满意足之后,走在嗖嗖的冷风里,不停感叹:生活多美好。。。。
贴图,并在photos里开设人生观一栏,专储菜肴。
 
另外加播小广告:Tulip & puppy 里面也有更新啦,under daylight :-)
 
February 12, 2006

by serenq
最近总在电脑前面做实验,于是听歌。翻来覆去那几首,也不觉得无聊。
近来听了许多陈慧娴的老歌,大学的时候有一盘她的盗版磁带,里面几乎首首都爱,常听着入睡。我的床是靠门上铺,走道里昏黄的灯光透过门上方的窗口照在我床头,刚入学时曾以为会影响睡觉,其实那灯光里的睡梦才最静谧。现在还常常暗想当时的模样,卧谈结束,宿舍里安静下来,耳机里她唱着“回头再看 微微灯光 无止境 寂寥不安”。。。。似乎自己也会身处夜航,窗外是疏淡的星光。《夜机》、《人生何处不相逢》、《傻女》都是极好的,这几日又喜欢上《岁月流声》,是一首相对活泼的歌,带着玩世不恭的感觉,可又微微地透出些遥远的沧桑。
莫文蔚的《双城故事》、林依晨的《孤单北半球》和万芳的《不换》都是很pink的歌,会喜欢,大约与心境有关。
今天听到杨千嬅的《再见二丁目》—-我不知道这个怪怪的标题是什么意思。这是一首安静而忧伤的歌,开头的调子像干燥半透明的油纸摩擦时发出擦擦的声音,慢慢变得婉转。歌词非常好,“岁月长,衣裳薄”,这句多么有古诗词的意境,内敛,含蓄,粤语唱出来像是“衣衫薄”,就更像了。“原来我非不快乐,只我一人未发觉”,仿佛这个时候,说着快乐,却比说不快乐更让人心酸吧。但是你知道,有那么一些忧伤就是那样的,不撕心裂肺,不歇斯底里,不张狂不嚣叫,她安安静静地跟着你,你走,她在你身后,你停,她安静地靠在墙角,你简直以为她会一辈子这么不出声地追随你,微眯着温柔的眼睛,那样波澜不兴。
 
歌词 by 林夕:
 
满街脚步 突然静了
满天柏树 突然没有动摇
这一剎 我只需要 一罐热茶吧
那味道 似是什么 都不紧要
唱片店内 传来异国民谣
那种快乐 突然被我需要
不亲切 至少不似 想你般奥妙
情和调 随着怀缅 变得萧条
原来过得很快乐(原来我非不快乐)只我一人未发觉
如能忘掉渴望
岁月长 衣裳薄
无论于什么角落
不假设你或会在旁
我也可畅游异国 放心吃喝
(我也可畅游异国 再找寄托)
转街过巷 就如滑过浪潮
听天说地 仍然剩我心跳
关于你 冥想不了 可免都免掉
情和欲 留待下个化身燃烧
February 11, 2006

正月十五

by serenq
本来昨天和朋友们去吃饭的时候还提到了今天是元宵节,可是随后去买菜竟然忘了买袋汤圆,一早起来就在后悔不已。虽然我通常对甜食没兴趣,但正月十五这天吃四个滴溜溜白净细腻的芝麻馅儿汤圆,多好彩头。记得小时候家里最时兴吃面条,酸辣细面,烫着冬末春初的豌豆尖,清香又爽快,又热又辣地吃完了,外婆端上一碗汤圆,这种饭点搭配我最喜欢—-今天中午倒是吃了面条,唉,毕竟还是少了一分味。刚才还心心念念地想着不如自己试着做几个,暗暗盘点了一番,又没粉又没馅,算了吧。老妈在电话里说他们做了些汤圆,真羡慕。
February 9, 2006

by serenq
最近学习状态不佳:
1)不想做新实验,因为以前没成功过—-我就try过一次。
2)给旧片子照相的时候每天都会出现串行现象,而且速度极慢。
3)一想到实验里面有那么多要调整的细节就头大。
4)看不进去相关paper(一看到pubmed搜出来的名字怪异经常只有abstract的医学杂志文章就丧气)。
改改改!
又开始有身处底三年且一事无成Grad Student的压力感了,烦,也是件好事。
回家给自己做点吃的,晚上再来好好工作吧。
 
那天突然有一个奇怪的念头:Why we just can not have full control of the world? 笑,我还真是被实验逼到墙角了,怎么不发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