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February 12th, 2006

February 12, 2006

by serenq
最近总在电脑前面做实验,于是听歌。翻来覆去那几首,也不觉得无聊。
近来听了许多陈慧娴的老歌,大学的时候有一盘她的盗版磁带,里面几乎首首都爱,常听着入睡。我的床是靠门上铺,走道里昏黄的灯光透过门上方的窗口照在我床头,刚入学时曾以为会影响睡觉,其实那灯光里的睡梦才最静谧。现在还常常暗想当时的模样,卧谈结束,宿舍里安静下来,耳机里她唱着“回头再看 微微灯光 无止境 寂寥不安”。。。。似乎自己也会身处夜航,窗外是疏淡的星光。《夜机》、《人生何处不相逢》、《傻女》都是极好的,这几日又喜欢上《岁月流声》,是一首相对活泼的歌,带着玩世不恭的感觉,可又微微地透出些遥远的沧桑。
莫文蔚的《双城故事》、林依晨的《孤单北半球》和万芳的《不换》都是很pink的歌,会喜欢,大约与心境有关。
今天听到杨千嬅的《再见二丁目》—-我不知道这个怪怪的标题是什么意思。这是一首安静而忧伤的歌,开头的调子像干燥半透明的油纸摩擦时发出擦擦的声音,慢慢变得婉转。歌词非常好,“岁月长,衣裳薄”,这句多么有古诗词的意境,内敛,含蓄,粤语唱出来像是“衣衫薄”,就更像了。“原来我非不快乐,只我一人未发觉”,仿佛这个时候,说着快乐,却比说不快乐更让人心酸吧。但是你知道,有那么一些忧伤就是那样的,不撕心裂肺,不歇斯底里,不张狂不嚣叫,她安安静静地跟着你,你走,她在你身后,你停,她安静地靠在墙角,你简直以为她会一辈子这么不出声地追随你,微眯着温柔的眼睛,那样波澜不兴。
 
歌词 by 林夕:
 
满街脚步 突然静了
满天柏树 突然没有动摇
这一剎 我只需要 一罐热茶吧
那味道 似是什么 都不紧要
唱片店内 传来异国民谣
那种快乐 突然被我需要
不亲切 至少不似 想你般奥妙
情和调 随着怀缅 变得萧条
原来过得很快乐(原来我非不快乐)只我一人未发觉
如能忘掉渴望
岁月长 衣裳薄
无论于什么角落
不假设你或会在旁
我也可畅游异国 放心吃喝
(我也可畅游异国 再找寄托)
转街过巷 就如滑过浪潮
听天说地 仍然剩我心跳
关于你 冥想不了 可免都免掉
情和欲 留待下个化身燃烧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