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March 15th, 2006

March 15, 2006

很累 vs 小幸福

by serenq
用了快七个小时,除二十分钟晚饭时间外,终于做完了system neurobiology的homework—-不过是一道大题,下分三小题。要求:各用8句、4句、8句回答。大约是我笨,愣是看不出来这道题和老师上课讲过的东西有什么联系。于是为了这20句话,点了几十篇文章,看得眼冒绿光。吸取上次作业的教训,宁可自己推理,知道什么写什么,也不囫囵吞枣的搬用别人的成句,可是总有一个问题想不明白。Reference 连 reference,滚雪球一样越点越多,到后来简直不是在看,而是目光飞檐走壁一般在那些洋文上做帕金森式抖动,完全是强迫症表现嘛,晚九点整,终于大喝一声:够了!关掉所有IE窗口,打开word,开始写—-到底还是不像,但我也不能了。然后忙着把实验数据刻盘(打算往后几天数细胞呢,嘿嘿),忙着回RCEF的email,忙着清理实验室,十一点离开时,说飘飘然一点不过分,只不过不是得意的,而是累得发晕。回家收拾行装倒是很利索,洗了澡坐在床上,盖着半条被子,扭开床头灯,终于慢慢宁静下来(decrease in firing rate?),明天的旅途变得有一点不实际,像童话里城堡的尖顶,在云雾里对远行者若隐若现。我有一点倦倦地想,其实读PhD本来就该这样子的不是么,这学期这门课我也学了很多新鲜东西不是么,不就是过日子干么要想那么多呢,再说明天就能见到他了我还有什么不满足呢。。。。
不说这个了,说个好玩的事情。今天中午吃完饭去赶车的时候(腐败,居然回家吃饭,怪不得写不完作业。。。。),突然想起小时候一件小事。大约是高一高二吧,老妈在米国,外婆到舅舅家去了,家里就我和我爸两个人。我因为要上早自习(7:45到校)起床较早,老爸养尊处优,从来不上一二节课,于是不到九点不肯吟诵“大梦谁先觉”。那时我们分工合作,我自备早点,他帮我整理床铺以示鼓励。我从小就喜欢绒毛动物,攒到高中已有不少。床上有白色长毛猩猩(姓秃名秃)一只,不知为何我爸把它作为我的代表,此外另有唐老鸭、米老鼠、狗熊、小鸭子等国际国内友人。于是有那么一个多月,每天我爸给我理床的时候都要把各色动物摆成不同姿势,从不重复。有一个中午我回家,发现那只白毛猩猩被裹在枕巾里,其他动物面向猩猩,匍匐一床,我不愧是老爸的好女儿,马上质问老爸:你让秃秃升天了?老爸窃笑不止。
其实高中的时候,我是不快乐的,并未珍重老爸的一片童心,想来当时那些事无巨细的日记里是不会有白毛猩猩的故事的。但它竟让我在许多年后的夜里幸福地由衷微笑,大约我也就没有辜负老爸吧。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