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July, 2006

July 31, 2006

爬山回来啦

by serenq
晚了,明天再写详细的,先upload照片吧。
给些关键词:
 传说中南加第二高峰
10834ft
11mile
6.5hr
 
 
 
 
……爽!
July 29, 2006

可歌可泣

by serenq
6:15,被某电话吵醒,居然没有继续睡,而是翻身起床—-今天要去爬山。如果没有被沙漠的酷暑烤死,明晚上还能跳上来报个平安。
 
啥时候lab meeting也能起得这么痛快?那可是9点。。。。
 
另,银耳羹真的是非常赞,冰冰凉凉的一大碗,连我这种从不吃早饭,搞不好就要反胃的人都能毫无困难的吃光。
July 28, 2006

呜呜呜

by serenq
跟老妈聊天,每天必问的问题:你们今天吃啥?
屡受打击,屡问不止,极其自虐,纯属想不开。
今天俺妈说:炒雪皮菜,凉拌鲜木耳,丝瓜汤,虎皮椒,简单几个字,我口水都压不住了,成都夏天的新鲜蔬菜啊啊啊啊啊啊。
突然觉得奇怪:怎么没肉啊,老爸能高兴?
回答:卤鸭子,香辣兔头。我再度晕厥—-刚才不告诉我,原来是为我小心肝儿着想。
 
对比:
我的晚饭是昨天在panda express买的盒饭。。。。剩菜剩饭混在一起在微波炉里随便热热,胡乱吃下,只求半饱。
看了一下午文章,现在还在做实验,而且貌似结果极其垃圾。唯一的娱乐是上网看坑,心态极mean,每欲批“离”!人生观不是一般的灰暗,这批挨着地读得真没人性啊!
July 25, 2006

自制泡椒凤爪中

by serenq
夏天到了,成都小巷里、菜市场里、露天冷淡杯黄黄的电灯炮下,又开始出现泡椒凤爪的身影了。酸辣鲜香,配着脆脆的泡瓜条,喝着冰啤酒,三两知心裸着肩膀,摆玄龙门阵,桌脚点着一盘蚊香,人字拖鞋勾在脚趾头上,邻桌的漂亮小姑娘传来低低的笑语。。。。多么让人怀念的图景啊。
在这个格外炎热的夏天里,没有冷淡杯,没有三两知心,总可以做个泡椒凤爪,买瓶冰啤酒来自娱自乐吧?
 
做法很简单:
鸡爪子煮熟,晾冷,放入泡菜坛,一星期就成了。
问题是:泡菜坛?!
嘻嘻,我有泡菜坛,不过不是家里那种倒扣碗盖的水封陶罐子,而是放在冰箱里的一只塑料罐。而且是老坛盐水哦—-已经有两三年的历史,泡过姜蒜辣椒萝卜芋头莲花白无数,从未生花,味道鲜美,不可多得。每次搬家的时候,我都用从实验室偷来的para film在罐口密密缠绕,小心搬运。
 
今夜为了迎接新住户凤爪的来临,我格外在泡菜坛中新添精盐一撮、花椒数粒,米酒半杯,这个周末喝稀饭的时候,就有好的下饭菜了!
 
还买了银耳枸杞,在慢煮锅里炖着银耳枸杞冰糖水儿呢。打算一大锅煮好以后冰镇在冰箱里当冷饮喝。
 
没有泡菜坛子又嘴馋的同学,可以试试以下两个速成法,感觉应该也是很可行的:
方法一:
  原料:鸡爪子、盐、市场上买来的腌好的山椒。
  做法:
  鸡爪子洗干净后,把锅里接上水,开始煮,大约3分钟后开锅了,此时放入适量的盐,然后继续煮。鸡爪子只要煮到九成熟就可以了,太老了不好吃,煮到12分钟左右用筷子插一下,筷子能够插入就说明煮好了。
  把鸡爪子装进盘中,然后放凉五分钟,五分钟后,倒入买来的山椒,煮这些鸡爪子,把一小瓶的山椒连汁一起全部倒入是最好的。最后,只要放凉半小时就行了,最好不要放冰箱,因为容易串味。
泡椒凤爪,自己家做着方便,很嫩又有点辣味,是道下酒的好菜。

方法二:
  原料:冻凤爪(超市有卖),葱白,盐,香料,姜,蒜,花椒,瓶装野山椒。
  可选原料:老坛盐水,泡辣椒,泡姜。
  做法:
  凤爪解冻,洗净,水烧开后放入煮(诀窍:水要多点,避免煮后胶体被凤爪带入盐水,冷后盐水变成胶体附在凤爪上不好看。),十五分钟后凤爪煮熟,起锅,丢冷水里冷却,洗净表面的胶体,切开凤爪,一个改成两个。
  锅里加入清水,加盐适量(自己尝尝味道合适就可以)。大葱白切段,老姜切片,蒜切片,水开后加入香料(红烧肉的香料即可,品种有八角(大料),三奈,草果,茴香等等),姜,蒜,花椒,瓶装野山椒连盐水倒入,有条件的还可加老坛盐水,泡辣椒,泡姜,熬味,水再次开后关小火熬制5分钟即可。
  趁水开加入切好的凤爪,水再次开后关火,加入味精,装在盆里,保证盐水将所有原料都淹没,稍冷后加盖,无盖可用保鲜膜,阴凉处放置三小时以上即可捞出食用。
  此法还可以泡猪耳朵,方法一样,猪耳朵煮熟后冷水冷却,切成极薄的薄片,放进盐水煮开后再泡几个小时即可。

 
July 20, 2006

和幸福并无关联

by serenq
莫文蔚的《寂寞的恋人》,一直只觉得调子好听,声音动人,那天终于听明白了这句歌词:努力爱一个人,和幸福并无关联。
挺喜欢这句话,但和我平时的喜欢不一样—-一般喜欢,是要先赞同的,可是我对它的态度,却是不停摇摆。先是赞同,再觉得不对,又换个角度,还是赞同,再反复思量,又不同意了。于是可以反复惦念着这句话,借以想起许多有关或无关,眼前或已逝的人事,同时无伤大雅地发点叹息。不过我不打算说我都叹息了什么,想起了什么,那—-太唐了。
July 17, 2006

锻炼

by serenq
永远是这样:觉得小肚子起来了,不能容忍自己的懒惰了,就开始去锻炼。最多半个月以后,觉得自己没啥小肚子,进入自恋期,就停止锻炼了。
再也不能这样!!!健康的生活要有健康的运动!!!
从现在开始,每周至少要去海边跑步三次—-去Gym是比较boring,去海边总可以了吧。落日前一小时去,跑那个先下后上的大山坡,yeah~
我以前以为自己不能刻苦学习,现在终于能好好做实验了,也许我能改变各方面的懒惰吧!
好好安排时间!
July 17, 2006

La Jolla Cove

by serenq
Went to La Jolla cove again this afternoon. Many people there (Much more than winter times). Kids were running around and screaming, very happy. Many tiny crabs in rock clifts, and many people were catching them.
I didn’t stay till sunset. Just want to add some pictures.
 
See "La Jolla Cove in Summer".
July 17, 2006

日本小店

by serenq
附近一个日本小店,Vons对面,曾在里面吃过午饭—-3.99,ginger chicken。
每张桌上放这个粉色的清酒瓶子,瓶子里插着一朵唇形花—-我叫不出来名字,其实应当是极常见的。哪怕是在极小处,也能看得出日本人的审美来。
 
July 15, 2006

叙旧·说梦·再叙旧

by serenq
 
高中的时候我写过一个故事,母女两代人的爱情。母亲是宫中的舞女,与鼓师相爱,这是不被允许的,一经发现便要处斩—-自然被发现了,还是最俗套的缘故,她怀上他的孩子。舞女的师傅,是个领舞,决意要救舞女,因为她自己,就为这样的规矩,与另一个乐师,终身不敢说出自己的感情。于是师傅放走舞女,自己就死,而那个乐师也自尽。当然那个鼓师,早早的被杀掉了。
挺俗套的故事,不过那时的文笔还是美的,有一日翻出来,居然也不能说太多“幼稚”之类的话,不像在早一点的,就要看得笑死。
 
昨天早上突然梦到了这个故事,我是那个领舞,已经放走了舞女,要去赴死了。与故事不同的是,我的恋人,那个乐师,也被抓起来。在梦中想到数日后的死亡,似乎只有极淡的恐惧,更多的是清浅的凄哀,似乎一切,数日之后就要结束,而这件事的本身,哪怕在阳光照耀下想起来,也有些黯然,只是黯然,没有抓狂的害怕。接下来,是我和一个朋友在德国的小镇走着,似乎是开完一个会,有时间逛逛看看—-依然知道自己还要回去领死,依然是极淡的恐惧和凄凉。想着要给那个乐师买点什么礼物回去—-似乎每次出游,都要买些什么的,这一次想:总是买那些纪念品,可现在—-人都不过几天的功夫,还买什么呢?不如买些吃的吧。于是在街边,看了好久的巧克力。那个小镇靠海,海边有巨大的牡蛎,黑色的贝壳竖起来,遮住行船的桅杆。蓝天,很耀眼的阳光。我看着异国的景色,居然很喜悦。
梦到有关死亡,是很经常的,但仿佛只有这次如此平静。不知道下一次是什么样。
 
朋友八月份要来,我们想去Channel island玩一天。在网上看了一下午的资料,貌似还不措。却又担心太晒,太热,等等。想起7年前在青岛,也是那样一天天暴晒,防晒霜也不擦,从火车站走到宿舍,或者在小岛上捡贝克,泡海(只能叫泡,游,反正我是游不出去的。),还怪天边涌起的云。一星期下来,人黑瘦的像一根藤,回家时只有72斤,是我历史最低点了—-而且,并没有晒伤。
当时哪有这么些顾虑,又是防晒,又是要戴帽子,又是要如何如何,还琢磨着能不能找什么遮阳大伞。天,真是老得一发而不可收拾。
July 13, 2006

两个老男人

by serenq
有两个男歌手我一直没法喜欢—-其实是讨厌。就算是得罪他们的粉丝(还不少),也得这么说了。一个是伍佰,还有一个是赵传。
我不喜欢伍佰,只因为一首歌;赵传亦也。
《挪威的森林》这首歌是大五听到的,其实调子不错,琅琅上口,旋律也流畅,他唱得也该婉转婉转,该激越激越,如果我听不懂中文,大概还会喜欢,可惜。。。。
“     看我在妳心中是否仍完美無瑕
      是否依然為我絲絲牽掛
      依然愛我無法自拔     ”
够了,有着三句就足够让歌者,或发问者的形象在我心中万劫不复,死无葬身之地。我完全不讨厌自恋的人,但我讨厌愚蠢的张扬—-就算是自恋,也该是含蓄的,内敛的,或者俏皮的,带电无伤大雅的自嘲的,哪怕是虚伪吧,也好过张牙舞爪。这种张扬的愚蠢里,带着对别人智商的低估,而这是最不可饶恕的愚蠢。最要命的是,这种张杨总是虚张声势—-不信?下一句就露了底:“心中是否有我未曾到過的地方啊?” 刚才还气势汹汹,问人家是否仍然(!!)为自己寻死觅活之死糜他,立刻就露了怯,要为寸心点地争夺不休,絮絮地、拉着人家衣袖,带着点怯懦,却还维持着高声:你是不是还想着他?还忘不了他?你—-究竟有什么事情不肯告诉我,还要瞒我,其实,我都知道的,不就是。。。。
多么可憎的嘴脸,多么ws的形象。对对方的要求,从“爱得无法自拔”,一落千丈,露出外强中干的种种,使人作呕。我的不厚道,在这一刹那统统激发出来,眼前浮现出一个四十开外,胡子拉碴的老男人,灰褐的指甲缝,浑身烟味,布满血丝的眼白,还自以为很沧桑—–不用听后面的了,什么明月照耀大地,什么空气永远澄清,都是无理的粉饰,亵渎着美好中文的意境。
 
说赵传可以简短一点,其实也是因为“张扬的愚蠢”。他的小小鸟,风靡大江南北,我也不是不喜欢,但那一首“我终于失去了你”,实在让我出离无语。每个男人是否都有这样的yy:在生命的寒冬里,你对我不离不弃,当前万只手在我眼前挥动时,你默默走开—-成就我与下一段浪漫故事相遇?着也罢了,我对这样在自然不过的人性,从来只是付之一笑的。但他这样赤裸裸的说出来(以为别人不会意识到它与王宝钏的关联),还叨叨地在歌里强调那一刻成功的荣光,什么千万只手臂,什么千万个热情笑容,我“终于”失去了你,好像等不及似的,却又自造着虚伪的伤感。我真是失望啊,这就是高飞了的小小鸟?!
于是我的不厚道的想象力又开始无比扩张,再次是老男人的脸,带着范进中举的狂喜却没有范进一口痰哽住喉咙的得可爱,闪亮着难以置信的眼睛,yy着今后的名利禄喜—-转回后台,熟悉的等待的身影不在了,强作出惋惜和悲伤,眼前不过是方才千万条挥动的手臂,带着稍纵即逝的荧光手环,终于忍不住在嘴角带起掩饰不住的得意笑容。哼!
 
说老男人吧,刘德华老了,总还英俊过;郑少秋老了,总还风流过;周润发老了,总还潇洒过;可是他们老了呢?!总还yy过,或也只有yy了罢。
 
其实我对这两个歌手完全不了解,甚至连长相都不知道,但只因为这两首歌,我似乎会永远讨厌他们。在虚幻遥远的人身上,我们总是更容易实现强烈持久的爱憎,所以让我保留着这一点可怜的权力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