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July 13th, 2006

July 13, 2006

两个老男人

by serenq
有两个男歌手我一直没法喜欢—-其实是讨厌。就算是得罪他们的粉丝(还不少),也得这么说了。一个是伍佰,还有一个是赵传。
我不喜欢伍佰,只因为一首歌;赵传亦也。
《挪威的森林》这首歌是大五听到的,其实调子不错,琅琅上口,旋律也流畅,他唱得也该婉转婉转,该激越激越,如果我听不懂中文,大概还会喜欢,可惜。。。。
“     看我在妳心中是否仍完美無瑕
      是否依然為我絲絲牽掛
      依然愛我無法自拔     ”
够了,有着三句就足够让歌者,或发问者的形象在我心中万劫不复,死无葬身之地。我完全不讨厌自恋的人,但我讨厌愚蠢的张扬—-就算是自恋,也该是含蓄的,内敛的,或者俏皮的,带电无伤大雅的自嘲的,哪怕是虚伪吧,也好过张牙舞爪。这种张扬的愚蠢里,带着对别人智商的低估,而这是最不可饶恕的愚蠢。最要命的是,这种张杨总是虚张声势—-不信?下一句就露了底:“心中是否有我未曾到過的地方啊?” 刚才还气势汹汹,问人家是否仍然(!!)为自己寻死觅活之死糜他,立刻就露了怯,要为寸心点地争夺不休,絮絮地、拉着人家衣袖,带着点怯懦,却还维持着高声:你是不是还想着他?还忘不了他?你—-究竟有什么事情不肯告诉我,还要瞒我,其实,我都知道的,不就是。。。。
多么可憎的嘴脸,多么ws的形象。对对方的要求,从“爱得无法自拔”,一落千丈,露出外强中干的种种,使人作呕。我的不厚道,在这一刹那统统激发出来,眼前浮现出一个四十开外,胡子拉碴的老男人,灰褐的指甲缝,浑身烟味,布满血丝的眼白,还自以为很沧桑—–不用听后面的了,什么明月照耀大地,什么空气永远澄清,都是无理的粉饰,亵渎着美好中文的意境。
 
说赵传可以简短一点,其实也是因为“张扬的愚蠢”。他的小小鸟,风靡大江南北,我也不是不喜欢,但那一首“我终于失去了你”,实在让我出离无语。每个男人是否都有这样的yy:在生命的寒冬里,你对我不离不弃,当前万只手在我眼前挥动时,你默默走开—-成就我与下一段浪漫故事相遇?着也罢了,我对这样在自然不过的人性,从来只是付之一笑的。但他这样赤裸裸的说出来(以为别人不会意识到它与王宝钏的关联),还叨叨地在歌里强调那一刻成功的荣光,什么千万只手臂,什么千万个热情笑容,我“终于”失去了你,好像等不及似的,却又自造着虚伪的伤感。我真是失望啊,这就是高飞了的小小鸟?!
于是我的不厚道的想象力又开始无比扩张,再次是老男人的脸,带着范进中举的狂喜却没有范进一口痰哽住喉咙的得可爱,闪亮着难以置信的眼睛,yy着今后的名利禄喜—-转回后台,熟悉的等待的身影不在了,强作出惋惜和悲伤,眼前不过是方才千万条挥动的手臂,带着稍纵即逝的荧光手环,终于忍不住在嘴角带起掩饰不住的得意笑容。哼!
 
说老男人吧,刘德华老了,总还英俊过;郑少秋老了,总还风流过;周润发老了,总还潇洒过;可是他们老了呢?!总还yy过,或也只有yy了罢。
 
其实我对这两个歌手完全不了解,甚至连长相都不知道,但只因为这两首歌,我似乎会永远讨厌他们。在虚幻遥远的人身上,我们总是更容易实现强烈持久的爱憎,所以让我保留着这一点可怜的权力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