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August, 2006

August 30, 2006

拥黛

by serenq
昨天去借了红楼梦。UCSD图书馆里有好几种,香港出的一种印刷极差,北大的一种也是—-而且是红楼梦索隐。翻到一本外包硬壳红色书脊的,满篇漂亮的竖行仿宋体,原来是中央书局的。于是借了回家。
第一次看红楼梦是在初二。由于我在男女之情上实在是大器晚成,当时看来毫无感觉。比起某些三年级就看红楼的朋友,简直羞愧。我小学时候爱看的是家春秋,爱背诵的是末了觉新反叛的篇章,其他世事,完全不解。记得初二时我总是宣称自己喜欢湘云鹤探春—-其实我懂什么喜欢,只不过需要说个与别人不同的喜欢出来罢了。
之后重读红楼,已经是大三暑假,彼时自己经过许多挫折,亦身处坎坷之中,通篇看来皆是深叹,黛玉死时,好像我还赔了几滴泪—-不过那是我最后一次看后四十回。之后反复重读,每次心境不同,感触也都相异。只有一点不变,即我总是坚定不移永不作伪的拥黛派。
我是从不觉得黛玉小心眼的,起码在感情上。我说过多次了—-早在第三十二回“诉肺腑心迷活宝玉”里,宝玉作过一次表白—-还不算表白,其实是黛玉先临窗听到一句知己话,从那以后,到第八十回无一处笔墨再写黛玉对宝玉之心有丝毫怀疑,至多,是担心总不成眷属罢了。这样的信人不疑,这样的全心,这样的尊重,我真不知有哪一个女孩比得上。身边屡见不鲜的,是好好两个相爱的人,还要互相试探折磨,女孩子把“你究竟爱不爱我”“你有多爱我”这样无聊的问题问来问去烦不胜烦,或者是制造许多大小麻烦各色无理要求,只为了证明“他是爱我的,爱到了我要他做什么他都肯的地步!”,或者恨不得把男友老公天天拴在身边,帮朋友搬个家都要假以辞色,至于那种纠缠于先救我还是先救你妈的问题的女人,简直不配同题而论。就只此一点,黛玉就不可与俗芳同列。我自问在感情上算个真人,也从不无事生非,但在这种胸怀上,依然远逊黛玉。她与宝玉的相知相信,根本就是许多小儿女恋爱所完全不可企及的。
 
也许这次细细重读红楼梦,还会有其他心得。不过先把我的一贯态度摆明,以后再作琐碎文章。
 
贴出三十二回里的那段文字:
 
  原来林黛玉知道史湘云在这里,宝玉又赶来,一定说麒麟的原故。因此心下忖度
着,近日宝玉弄来的外传野史,多半才子佳人都因小巧玩物上撮合,或有鸳鸯,或有
凤凰, 或玉环金(王加佩的右边),或鲛帕鸾绦,皆由小物而遂终身。今忽见宝玉亦
有麒麟,便恐借此生隙,同史湘云也做出那些风流佳事来。因而悄悄走来,见机行事
,以察二人之意。不想刚走来,正听见史湘云说经济一事,宝玉又说:“林妹妹不说
这样混帐话,若说这话, 我也和他生分了。”林黛玉听了这话,不觉又喜又惊,又
悲又叹。所喜者,果然自己眼力不错, 素日认他是个知己,果然是个知己。所惊者
,他在人前一片私心称扬于我,其亲热厚密, 竟不避嫌疑。所叹者,你既为我之知
己,自然我亦可为你之知己矣;既你我为知己,则又何必有金玉之论哉;既有金玉之
论,亦该你我有之,则又何必来一宝钗哉!所悲者,父母早逝,虽有铭心刻骨之言,
无人为我主张。况近日每觉神思恍惚,病已渐成, 医者更云气弱血亏,恐致劳怯之
症。你我虽为知己,但恐自不能久待;你纵为我知己, 奈我薄命何!想到此间,不
禁滚下泪来。待进去相见,自觉无味,便一面拭泪,一面抽身回去了。

  这里宝玉忙忙的穿了衣裳出来, 忽见林黛玉在前面慢慢的走着,似有拭泪之状
,便忙赶上来, 笑道:“妹妹往那里去?怎么又哭了?又是谁得罪了你?”林黛玉
回头见是宝玉,便勉强笑道:“好好的,我何曾哭了。”宝玉笑道:“你瞧瞧,眼睛
上的泪珠儿未干,还撒谎呢。”一面说,一面禁不住抬起手来替他拭泪。林黛玉忙向
后退了几步,说道:“你又要死了! 作什么这么动手动脚的!”宝玉笑道:“说话
忘了情,不觉的动了手,也就顾不的死活。”林黛玉道:“你死了倒不值什么,只是
丢下了什么金,又是什么麒麟,可怎么样呢?”一句话又把宝玉说急了,赶上来问道
:“你还说这话,到底是咒我还是气我呢?”林黛玉见问,方想起前日的事来,遂自
悔自己又说造次了,忙笑道:“你别着急,我原说错了。这有什么的,筋都暴起来,
急的一脸汗。”一面说,一面禁不住近前伸手替他拭面上的汗。宝玉瞅了半天,方说
道“你放心”三个字。林黛玉听了,怔了半天,方说道:“我有什么不放心的?我不
明白这话。你倒说说怎么放心不放心?”宝玉叹了一口气,问道:“你果不明白这话
?难道我素日在你身上的心都用错了?连你的意思若体贴不着, 就难怪你天天为我
生气了。”林黛玉道:“果然我不明白放心不放心的话。”宝玉点头叹道:“好妹妹
,你别哄我。果然不明白这话,不但我素日之意白用了,且连你素日待我之意也都辜
负了。 你皆因总是不放心的原故,才弄了一身病。但凡宽慰些,这病也不得一日重
似一日。”林黛玉听了这话,如轰雷掣电,细细思之,竟比自己肺腑中掏出来的还觉
恳切,竟有万句言语,满心要说,只是半个字也不能吐,却怔怔的望着他。此时宝玉
心中也有万句言语,不知从那一句上说起,却也怔怔的望着黛玉。两个人怔了半天,
林黛玉只咳了一声,两眼不觉滚下泪来,回身便要走。宝玉忙上前拉住,说道:“好
妹妹,且略站住,我说一句话再走。”林黛玉一面拭泪,一面将手推开,说道:“有
什么可说的。你的话我早知道了!”口里说着,却头也不回竟去了。

August 25, 2006

老虎菜

by serenq
下午饿得半死不活的时候,忍不住去未名看了一会儿food版精华区。学到一个新的东北凉菜—-老虎菜。于是早早回了家,在锅里熬上白米粥,去附近超市买了材料,回家实践:
1)香菜一大把,洗净切段。小葱一棵,切丝。从墨西哥尖辣椒精心选出五枚红的五枚绿的,切丝。加盐,混匀,放入冰箱腌一下。
2)取黄瓜一根削皮切丝(黄瓜不能一起腌,否则不脆了)。
3)黄瓜丝加入1,加盐少许,一大勺酱油,一大勺香醋,一小撮鸡精,一小勺香油,拌匀。
 
香菜的清香伴着醋味,闻着就让人垂涎欲滴,赶忙夹一筷子,放入口中。。。。。。。。。。。。。。。。。。。。。。。。。。。。。
饿滴神啊,辣死我了!!!!!!!!!!!!!!!!!!!!!!!! 
熟悉我的人都知道,以我的吃辣水平,从小到大就没给咱们川妹子丢过脸抹过黑,近来益发有天下无辣的感叹。可是嘴里的这夹菜,真是辣得张牙舞爪,辣得鬼哭狼嚎,辣得歇斯底里,辣得天昏地暗。伸手抹了把额上的汗,五秒钟以后。。。。。。。。。额头也火烧火燎地辣起来了!过了这股劲,才吃出了这菜的好,又清凉又开胃,真是太过瘾啦!饶是那么辣,我还是吃下了一半,爽极了!
 
可改之处:
1)怕辣的同学可以用菜椒代替。
2)可以加点胡萝卜丝增加颜色。
3)少放点醋,挤点柠檬汁,一定更有夏天小菜的风味。
4)可以洒点芝麻。还看到有人洒油酥花生的。
5)有人用豆腐皮儿切成细丝同拌,一定也挺好吃的。
 
右边的照片就是罪魁祸首,双色辣椒。其实以前我买过多次,从来没有这么辣过,现在一边敲字还一边抹汗呢。
August 24, 2006

读书笔记

by serenq
数了一千个细胞,头晕眼花,换口气。
说说最近看的书。
 
近来很想看书,去图书馆抱了十来本回家。把看过的简单说说:
1)斯坦因传
属于《中国西部探险家传记》系列。作者巫新华。我以前并不清楚斯坦因的生平,只知道他从王道士手里弄走的敦煌经卷。感觉上巫新华对斯坦因其人还是褒大于贬的,毕竟作为一个探险家考古家来说,斯坦因成就辉煌。当然也提到对中国的掠夺等等,提到斯坦因本身对殖民侵略很是狂热。身在上上个世纪末与上个世纪初的英帝国,又作为一个对远东文化感兴趣的学者,很难想象他不与殖民者挂上钩。此外,想要争取政府资金,自然也需要对侵略远东的意义大书特书。综合这几项,我倒并不觉得斯坦因有任何丧心病狂之处,他的考古活动更多是出于浓厚的个人兴趣及成就一番事业的野心,与政治目的并无太大关联。联系到当时国弱民贫风雨飘摇的中国局势,文化遗产的流失也只能说是“应运而生”,令人长叹。
也许因为他写作时需要大量翻阅原始文献的缘故,该书的文字风格有颇浓的翻译味。其实我不讨厌这种风格,放在人物传记身上,能让文章显得庄严、郑重其事,有意想不到的效果。这本书主要叙述斯坦因第一、二次西部探险考古的经历,因为他重要的发现都在这两次。第三、四次写得极为草率,通篇几乎都是宋体的引文(翻译至斯坦因本人的著作),虽然也许是因为这两次探险不太重要,仍然给人极强烈的虎头蛇尾之感。书还算好看,叙事流畅通顺,不过不觉得有多大的收益,大约本来也不是要教新知识的书。
一个小花絮:文中有一处说斯坦因供职的印度学校里的同事称呼他为“大白象”,后面括号注明这是同事们给斯坦因取的外号。实际上英语中"white elephant"是指的贵重、消耗极大而无用的东西。源自传说中某国因邻国送来(或其他大国赐予的?)的白象每日食量极大,用度非凡,而又不能宰杀此等圣物,终于亡国的故事。这里斯坦因的同事显然是不满于他即拿学校的工资,又不在学校干活,整年在远方考古,才以俗谚来形容他,并不是什么外号—-作者大约不知道吧。而我小时恰好听老爸讲过这个典故,印象极深,在书中看到这个小纰漏,忍不住要借此难得的机会炫耀一下。
 
2)同学少年都不贱
张爱玲遗作。去年还是前年在国内上架时很火了一阵子。我在网上没有找到download的地方,又听说是个不完整的故事,也就罢了。突然在图书馆里发现了这本书(ucsd东亚图书馆更新还真快啊),很兴冲冲的借回家。
故事不长—-大约一两万字吧?算个很短的中篇。写的恩娟和赵珏两个女校同学、室友兼好友在几十年人生中经风历浪,最后又在美国相见的事,穿插许多许多回忆。我看完以后,不禁要问: 张爱玲怎么会写出这么糟糕的东西?!看样子当时宋淇说这个故事大有问题实非虚言,张爱玲自己搁在一边不出版,也是明智之举。那想到身后竟被好事者翻出,可怜。
文字还是有张味的,但是功力不逮,不特内容空洞,布局散乱,不成章法,连文字本身也觉得破败,如同木雕菩萨的华美袈裟都已经残破不全,而那木雕本身,早被白蚁蛀空了心。我几乎无法举例说明它写得如何坏。就说一点,书中三次提到赵珏的心理活动:“这是她(恩娟)第二(三)次不相信她。”这就让我十分诧异,以张爱玲平时的隐笔,是断然不会这么直白而毫无必要地指出并再三强调这点的。这哪里是写《相见欢》、《浮花浪蕊》、《色·戒》的张爱玲?!
故事里也有一些有趣的,让人寻味的地方。女校嘛,同性间的情愫自然很常见。可故事一开始就斩钉截铁的说她们两人却只是友谊,还大肆描写了赵珏对同校左倾师姐的倾慕之情(这个旁支,倒是写得还有可圈点之处)。但看到后来就会慢慢怀疑这些陈述,总觉得这两个人间有些说不清的暧昧感觉在里面,譬如郑重提到赵珏知道恩娟喜欢她们的另一个室友。我于是猜测这两人是不是也有些什么,哪怕是单方面的,颠三倒四地想来想去,还是没有结论—-我实在不愿意重读原文了,真不值得。
 
好了,今天的读书笔记先写到这儿,吃晚饭去了。晚上接着数细胞。
August 24, 2006

冬瓜炒双菇

by serenq
从LA大鱼大肉的腐败回来,某人嚷嚷着要吃清淡的,于是做了这个素菜。被两顿扫荡干净后,今天晚上又用剩下的材料重做了一次,感觉很好~
双菇就是香菇和平菇,前者是水发的(感觉比新鲜的更有味),后者是在韩国超市Zion买的。
过程:
干香菇丢在热水里发胀,冬瓜切片(别忘了去皮啊,嘿嘿,我刚来美国的时候就不知道要去皮。。。。),平菇洗净撕成条,扔在冬瓜片上。
切好姜米葱花,放一撮虾米。
锅里放油,同时把还没完全发好的香菇切成细丝(汗,我真的等不及了)。
油热后,把姜米葱花虾米快速爆香,加入冬瓜和双菇翻炒。加盐,加酱油,加刚才泡香菇的热水,加鸡汤(东之味的,六毛一罐,够做好多次菜),没过材料、煮。我因为无事可做,还时不时把坚硬的冬瓜片翻倒汤里。其实mm们大可趁此机会拧到了中火做个面膜,等冬瓜疲软时,尝尝味道加点盐和葱花,就好了。
我看见水太多,还勾了点芡,但是效果不明显,还是勾少了。
不过呢,最后味道非常好,配着鸡腿,明天在实验室泡饭吃吧。
 
August 22, 2006

后续流水账(Disney、Santa Cruz Island & ….)

by serenq
继续流水账。
王兄来后的第二天我们去了位于SD和LA之间的Disney Land。说实话呢,我们再去之前就听说加州的Disney比较小儿科,没有太多好玩的,于是我们的Disney之行在最后沦为了寻找有最低身高限制的游乐项目的活动。现在想来,Disney也没有太多好玩的,最值得一说的是最后玩的那个"splash mountain"—好远的地方就开始听到一堆人“往死里叫”,走进了就看到有一定落差而坡度极陡的激流勇进轨道,然后大家就发现没有安全带。虽然心知肯定不会出什么问题,少了一层保护毕竟让人心里不爽,于是排队的一路上都在互相鼓舞士气。 最后真的乘上了船,我倒非常平静了,到飞速下落的时候也没有尖叫起来—-象征着这两天的刺激活动的结束。某人提心吊胆,在某黑暗中上升期间看见一只被束紧的兔子,只露出两只耳朵,不禁浮想联翩。。。。
 
补续一下每次急流勇进轨道升高时王兄的经典言语:“都是要还的。。。。”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当天晚上我们与刘兄与老鲍会合,于辣椒王湖南土菜馆聚众腐败之后,在附近超市买酒若干,度过了连桌夜话的晚上。席间给兄弟打了电话,并有“相当沧桑”之男银反复咏叹,让人不甚感慨~~~~~
 
次日大家起身去Channel Island NP. 这个国家公园由五个岛屿组成,我们此次去的是最大也最popular的Santa Cruz island,该岛离大陆行船一小时零十分钟。由于租车处工作人员的懈怠,我们直到十点才出发(船票是十二点的),到达港口时已经十一点半。我们打发三个男生殿后买食物之后,率先冲上了船舱~
最开始大家都怕晕船,哪知道真开动起来之后根本没有这个顾虑。船开得很快,乘风破浪时站在船头只觉得爽,哪里会觉得颠簸。路上看到了海豚,和我上次看鲸鱼时一样,在船四周穿梭跳跃,黑色的背鳍带着闪亮的浪花。不多久我们的目的地就出现在眼前,黛绿灰褐的大岛,环绕着些小巧玲珑的小岛,碧海蓝天,美得无法形容。
上岛之后我们接受了一个小小的orientation,说明不能从岛上带走任何东西(别人的垃圾除外),但我最后还是捡了两块石头留作纪念。。。。
orientation之后我们沿着海边悬崖hiking一周,花费一个多小时(全长仅2mile,但我们不停照相),看到的海景太过美丽壮观以至于某刚来LA的同学感叹道:“从此见海难为海,可咋办呀。。。。”
那种蓝色,饱和到了只有远离大陆的海洋才有,白浪围出岛的轮廓,眩目的阳光照在岛上枯黄的草梗上,衬着湛蓝的天空。有的岩石上有各色的苔藓植物,远看去像油画一般。
下山后,大家换了泳装,准备入水。因为是岛屿,没有大陆架延伸到海中,离海滩很进的地方水就没到了脖子。加州的海边常年接受寒流的侵蚀,水温极凉,盛夏时不过华氏六十度左右,所以大家初入水时都是鬼哭狼嚎。我虽不太怕冷并早已习惯本地水温,脚底却被礁石沙滩扎得万分痛楚,最后只好放弃游泳,沿海边寻找传说中的海星。还没有找到海星,只看到许多岩缝里的螃蟹,接我们回大陆的海船已经抵达,我们只好匆匆披上衣服,上船去也。等船时看到潜水的人们在水草和鱼儿之间穿梭,非常惬意,心想下次一定要来这里宿营。
 
回家的路上恨恨地睡了一觉,晚上和兄弟们打牌、八卦,不知今夕何夕~
 
今天终于勉强恢复做实验状态并决定为project/presentaion放弃近期的两次爬山计划,十分伤心….
August 17, 2006

Sea World的流水帐

by serenq
今天俺们和王兄两口子去Sea World玩了一天,现在拖着疲倦不堪的身体上来说两句。
广大劳动人民群众喜闻乐见的Shamu (Killer Whale,杀人鲸 ) Show 果然不负众望,我们11点去看了一场,下午五点版居然又形制高昂地重看一次。某同学说,他在弗洛里达就已经连看过两次了,现在共计看了四次。。。。音响效果很好,大屏幕也不错,想要突出人与自然和谐生存的主题也很煽情—-美国人的高科技也不是摆设的。当然,主要是那个Shamu太pp啦,黑白分明的流线型躯体,跃入碧蓝池水中溅起的巨大浪花,还有身穿黑白两色贴身泳衣的帅哥美女与它们嬉戏,哎,我词穷了,总之很好看—-哪怕我早听那么多人说过好看,我真看到的时候也没有失望。
海豚表演也不错,但是没有很深的印象了。而且这些表演的海豚不是我在海里看到的那种黑背的海豚,是灰背的。还有,为啥没有小时候听说得跳火圈哩?
海狮表演其实挺好的,好玩,幽默,很喜欢。
 
然后呢,我们四个大龄青年还去玩了一把激流勇进和“漂流”。
某两位男生从原在停车场里看到急流勇进的巨大惊险下坡后,就相继摆出高姿态,声称要学雷锋做好事,给大家看包,保证我们激流勇进玩开心玩放心。不过当他们发现某个“漂流”没有什么高落差之后,就积极主动地要求从事该项活动。于是我们排了一个多小时的队,终于换来了不到十分钟的漂流。虽然很短,却很激动人心,大约是大家一起尖声怪叫着冲进水帘洞被全身浇湿确实很让人开心。于是下船之后两个男生一改初衷,开始叫嚣着:“激流勇进去!激流勇进去!不够刺激。。。。”
于是激流勇进。其实我从初中之后也就没有玩过这种激流勇进或者过山车类型的东西了,总觉得太小儿科吧。不过也许是因为今天身处面对旧日好友、大可以肆无忌惮地暴露本性的情绪中,当时确乎是感到极其兴奋的,当我们的小船沿轨道冲下极陡极长的高坡时,我也很应景地尖叫起来~~~~后来看到当时被抓拍的照片,我睁着滚圆的眼睛和嘴巴,表情似乎是极其享受的大笑,还满酷的嘛。
 
回家时候,饿狼般的四个人杀进饭馆,吃的肚皮滚圆,以至于服务生来问要不要打包时,大家异口同声地说:不用了。。。。(还有什么可打的?)。哎,那个老板跟我熟啊,这以后,我~咋~怎~么~混啊!
 
困死了,以后追加照片和更多细节。
August 13, 2006

蒸蛋

by serenq
小学中学的时候,身体没有现在这么彪悍,常常生病的。每次发烧感冒,最后结果就是—-反胃。那个时候甚至不能吃早饭,因为刚起床时身体最差,吃啥吐啥。幸好强调早餐营养的老爸爱睡懒觉而不能早起监督我,全靠我自己折腾,往往是掐着指尖喝完牛奶,把荷包蛋倒进厕所—-吃一口都要吐的。
不舒服到了极点就变成了生病,躺在床上,缥缈地听着父母的忙碌,顾及到病号的感受,为病中的我准备的吃食一般只有两种,酸辣汤面和蒸鸡蛋。
酸辣汤面有助发汗,蒸鸡蛋增加营养,最适合病人不过了。
多年后的我,虽然早已不是病号,却总是惦念着这两样美味,前者做来容易,唯有后者,始终是我不能逾越的高峰。蒸鸡蛋,看着容易,不过是用高温让蛋白质胶体凝固的过程,可是我那微波炉转出来的,布满蜂窝眼,水是水蛋是蛋,一点也没有记忆中的滑嫩。
今天终于决定好好literature research一番,google之后,信心满满地开始烹饪:
1)鸡蛋一只,用叉子打匀
2)另取一碗,盛凉水(2.5倍于蛋液体积),加入盐适量,生抽半勺,蚝油少许,麻油数滴,搅匀后慢慢加入蛋液中,避免起泡。
3)锅内烧水至沸腾(其实1和2是在烧水时候完成的)放入蒸隔,放入加了佐料的蛋水,加盖于蛋水上,大火蒸一分钟。
4)改中小火,在锅盖与锅之间架一根筷子,避免过沸。10-15分钟后戴棉手套起锅。可以洒上葱花、肉末或其他佐料,拌匀即食。
 
关键点在于中小火,我以前煮出来分家的蛋水,都是因为火力过猛,要想吃到滑嫩的鸡蛋羹,一定不能心急,要从~长~计~议。
Anyway, 终于又吃到了记忆中的美味蛋羹,虽然,不希望自己再次成为病号。。。。
August 4, 2006

看小说

by serenq
恨透了新的msnspace,却又忍不住要jw.
 
最近从图书馆借的书,先是张爱玲,看完了,开始林语堂。
我发现自己真不能喜欢林的小说,总觉得是他臆想中某个阶级的中国,脸谱化,生硬,道家,儒家,入世的道家,反叛的儒家,幼稚的描写,从京华烟云开始,就不喜欢,现在看《唐人街》,《红牡丹》,完全受不了。也许是因为,我离那个年代真的太远太远了。
可是有的时候,我又会有些惊异—-那么,张爱玲笔下的那些人,怎么会跟我一样的想法呢?他们她们,不应该离我很远吗?
 
叶广岑。
以前就只听说过名字,没看过她什么作品,这次会借他的书,也只因为名字—-谁翻乐府凄凉曲,虽然知道名字好的,往往内容不如何,却还是借来看了。
叶家是叶赫那拉的后代,有人在后记里说,叶广岑长得像年轻时候的慈禧,我倒看不出来,圆脸,眼镜,不是多么pp的。
她写了很多家族小说,统一姓金,舜字辈,爱新觉罗的后代。她的文字颇为幼稚,但是看得出进步—-从处女作《夫妻之间》到后来的诸如《谢娘》《黄连厚朴》之类,即便称不上云泥之别,也是悬殊的。(称不上,是因为好的还没有到云的地步。)文字虽然平平,故事讲的还是满好的。
可是我爱看她的小说,一边笑骂一边看的—-我是升斗小民的典型,看皇家大宅的故事,永远喜笑颜开。不特如此,还要google,搜索斯人祖宗与后裔的情况,收获不大之后,于是又想这是不是该看看清史。然后又奇怪,为什么我会想费这个心。
叶的小说,最多作为野史看看也就好了,对于不看正史的人来说。
August 1, 2006

不喜欢

by serenq
新的live space,没有以前好看,有点messy。。。。
August 1, 2006

hiking 日记

by serenq
话说七天以前,俺从bbs上看到某些人的腐败计划,乃是在附近沙漠的某高山顶hiking+泡温泉+逛街,蠢蠢欲动。
星期五被告知,一共十一个人参加,而且有四个女生—-不过其他女生不爬山,只逛街,我表态说:我只要爬山,不要逛街。在我这么爱shopping的人的心目中,逛街是轻松愉快的娱乐活动,在四十度的高温下逛街,我。。。。不。。。。干。。。。
 
闲话休说,星期六早晨,我以极大干劲起了个早(6:25),吃了一碗冰凉香甜的银耳羹后,与同行的同学们到达出发地点。11个人,三辆车,直向Palm Springs而去。平常十点才起身的我,自然感到万分困倦,路上小憩了二十分钟,睁眼的时候,就见到了巨大的风车阵,心情不由得十分激动:Palm Springs到啦!
开车进山,见到无穷光秃秃的岩石。我虽然不是第一次到这地方(圣诞节来过一次),还是在心中感叹:这就是荒漠啊,几乎除了石头,啥都不长。在缆车站下停了车,一行人开始抹防晒霜,换登山鞋,等同行人,jjww到了半小时后才卖票上山。
 
Palms Spring的这个缆车,每15分钟一趟,上升期把人从2000多ft直拉到8200ft的地方。一路上经过许多陡峭瘦瘠的岩石,松树从岩缝里挤出来,山沟那一线却是滴翠的—-因为有水,长了许多绿色的藤蔓,挂在阔叶树上,从高出看来,像是用油彩笔填出一线饱满的绿色,非常美丽。向远方还可以俯瞰Paml Springs的风光—-只觉得是莽莽苍苍的一片浅棕色。
到了山上的车站,我们便开始hiking。今天的目的地是传说中的南加第二高峰(似乎同行没人知道第一高峰是什么) San Jacinto Peak。最开始的两迈大家走得很快,我心里嘀咕,这一路都是缓坡,到了后面三迈应该比较陡了吧。这一段都是在松树林中穿行,非常凉爽,还时而伴以潺潺溪流,溪流的两边长着有碧绿色大叶子的美丽植物,还有些野草开着白色的小花。常常有倒毙的巨大松树,露出细致的纹路,被林间的阳光照着,俨然有了古意。Trail是常见的土路,两边用许多不规则白色花岗岩砌成路沿,偶尔有大石当道,需要踩着它们向前。大约一点左右到达一个护林人/巡山员的小站,两个工作人员对我们说下午有30%的雷雨可能,要我们尽快登顶下山。于是我们决定继续往前爬一阵子再吃午饭。
紧接着是一段感觉稍微陡一些的坡,但大家爬得很快,四十分钟以后到达一片可观景的平地,竖着牌子,标明海拔9700ft,原来我们已经走了大半了。远眺群山,碧蓝的天空下雪白的云朵浮在山头,山谷里起了茫茫的雾气,把青黛的山色掩得影影绰绰。大家纷纷拍照留念。当我与海拔牌合影时,有人提出了“San Diego腐败猥琐女代表”的称号,使我在这张照片上笑得格外灿烂。。。。
找了片阴凉地,我们坐下吃午饭。并不觉得饥饿且平素食量极小的我,居然活活吃下一个硕大越南三明治的3/4,并享用了袋装卤牛肉/驴肉若干,大约是因为登顶这一伟大目标的召唤。
午饭之后继续攀爬,此时松林的密度大大减低, 只见大大小小的白色巨石点缀在苍绿矮小的灌木丛中,而我们脚下的土路也完全暴露在太阳光下。虽然偶尔有善良的白云为我们遮挡太阳,我还是戴着白色小绒帽,避免晒伤。大家都有些累了,队伍显得分外安静,我偶尔抬头看看远处,试图确定此次跋涉的终点,但总是一无所获。这样的路不知走了多久,才来到一片小小的松林,林下的木牌告诉我们,离山顶只有0.3迈了。从山顶下来的登山者说,在登顶以前,我们将在巨石堆上攀爬一段,这一消息,让大家非常振奋。
继续向前,在我已经非常疲惫的时候,眼前终于出现了巨石堆—-我最喜欢爬石头了,手脚并用地攀上巨石,因为已经累得不行,途中竟然不敢抬头去看顶峰,生怕因为隔得太远而让自己丧失了继续向前的信心,但终于,我爬上去了。
整张脸都在发烫,赶快找了大石头背后的阴凉地坐下,擦擦汗。等汗收干后,又补了一层防晒霜,方才背着相机四处留影。这时节大家都灰常灰常有满足感,纷纷踏上山顶巨石做一览众山小状,并争相与标着山顶海拔(10,834ft)的木牌合影,为今后夸口留下坚实的基础。在山顶勾留半小时后,大家才带着征服感成功感喜悦感依依不舍地离开。
下山的路并未向我想象中那样轻松—-我从过去的经验出发,以为上山四小时,下山一个半小时就够了,哪知道足足走了两个半小时。而且我发现最开始那两迈,根本不是什么缓坡,与后来的坡度没有显著性差异,于是感叹,有体力和没体力的时候,就是不一样啊~
下午六点半,当我们就要结束艰苦的hiking,遥望见缆车站的时候,才意识到该死的车站修在一个高坡之上,这最后一两百米的上坡路差点要了大家的老命。不过,当我们最后终于坐在缆车站外的木椅上,一边吹风休息一边讨论着晚饭地点的时候,俺的心里确实是相当充实满足滴,并且开始热切期待下次hiking的到来。
 
非常值得一提的是,我以为经过这么一次“剧烈运动”,我的大腿肚小腿肚一定会疼上好几天,甚至做好了在未来一周内侧身下楼的准备。哪知道迄今为止我的腿部肌肉都没有任何反应,连右脚大拇趾上磨起的水泡都在次日早晨消失得无踪无影。对此我只能归功于上两个星期坚持跑步到海边的锻炼活动,嗯哼,区区六次为时半小时的锻炼就能有此奇效,更加坚定了我强身健体的决心。
 
罗嗦完毕,欢迎收看。对坚持看到结尾者,奖励小红花一朵。 附赠登山队合影一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