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September, 2006

September 30, 2006

午夜梦话

by serenq
这几天开始凉了,南加这个长长长长的夏天终于到了尾巴,我永远是个喜新厌旧的人—-四五月份天天盼着艳阳天,现在开始盼下雨,盼秋天。当然,大约也是因为没有什么机会把pp裙子穿个遍,招摇过市。早上的时候海边有很大的雾气,走在学校里看到白色的水雾迷糊了柳杉的树梢,凉气迫人,心里就开始高兴。盘点着有哪些新毛衣可穿,巴不得明天就是万圣游行感恩假期圣诞气氛。
寂寞的暑假终于过去,校园里又活了起来。Library Walk上又开始出现各种小摊,以及每周二的农贸市场。光看着under们画着浓浓眼线穿梭来往,听着恨不得能每个词都能语调上扬的英语,五颜六色,噼里啪啦,就让人觉得学校生气勃勃。Well, 就算我不是其中的一分子,作为旁观者,也感同身受的开心—-多年轻啊。
我果真是喜新厌旧的人。那天越想越感叹:我咋就这么花心哩。。。。。前阵子热衷出去玩,肯花大把时间计划旅程,过了两三星期,玩得过了,就只想在家里呆着。并不满足于朝十晚九地做实验,于是开始每天下午喝咖啡看红楼梦,终于又腻了,现在一点书都不想看,坐车都宁可靠窗发呆。又开始混迹于bbs,潜心钻研各个时尚版面,搜罗护肤化妆的各种知识。完全把美容当作research来做了嘛。。。。仅仅是几个例子罢了,这么多年来,总是一阵一阵的迷了这个迷那个,大约像段正淳—-对每一个女人都是真心的?而且也有回环往复的喜欢,恰如他屡屡造访旧日的情人。我初中时候喜欢这个风流老头,真是不祥之兆。
最近实验做得不顺,常常有牢骚。我在想,为什么要把自己的前途交待在这么一个不太为人所控制的东西上呢?天道酬勤不错,机遇可贵不错,“机会总是青睐准备好了的人”不错,但每个人有自己的性格,长处和缺点,这个勤要使在刀刃上,大约才能有所作为吧。前阵子想得多了,不再像最开始那样一味抱怨research,反而有一种不服气的感觉:我又不笨,也不算懒,也还算喜欢science喜欢thinking,为什么就不能做好research?让我发篇好文章再转行也不迟嘛。不过最近又开始重新思考和定位—-我的project也许就是建立在PI心血来潮时想出的错误假设上的,如果假设就是错的,也没有什么太可以blame自己,只能说尽量快地证明是对是错吧。我自己文章读得也不多,从这点出发,也不能推卸责任。心态平和了不少,实验的pace也能自己掌握了。其实在这个阶段,一切都是training,过程起码和结果同等重要吧。从各个方面完善自己,才是立足之本吧?
光着眼眼前的任务,不抬头看长远的今后,是不行的—-放之四海而皆准的真理,我又做了什么呢?
好像说了很多严肃的梦话,其实我马上又跳到另一边了。今天晚上下军棋两盘都赢了,可贵之处在于我知道自己怎么赢得,也能感觉到什么地方还走得不好,sigh,下了两年棋,终于有那么点感觉了,我为什么总是心不在焉呢。。。。
明天没有什么实验可做,后天有科大校友聚会,难得的放松周末,是不是该去逛逛街哩?
 
睡了睡了,太久不说话,一说就胡言乱语。。。。
Advertisements
September 28, 2006

Bilogical experiments are like the most unstable woman in the world

by serenq
If you are not as brave or skilled as Petruchio in "Taming of the Shrew", DON’T date her.
Why on hell I am betting my future and happiness on some hyposithesis.
 
So frustrated today. :-(
Well, will be fine tomorrow. :-)
September 25, 2006

kayaking is fun. Sharks won’t bite….

by serenq
对于身处南加交足了阳光海洋税的人们来说,最大限度地利用自然资源已经成为当务之急。于是在九月末的周六,SD版腐败的人民纷纷抵达La Jolla Shore进行kayak活动。早在活动之前,广大群众就已在网上热烈讨论过kayak的各项事宜,像我这样胆小的人,早已再三设想船翻人落水的种种情况,恨不得在脸盆中闭气养息一百次。
在清晨的阳光中,浩浩荡荡的三十余人划船大军逐个签名并进行极短暂的training后,持明黄船浆到达岸边。一艘艘通红的双人船被身穿黑色泳衣的ppmm推向海面,大家开始了kayak的行程。还有一个身材极好的金发帅哥提浆上船,跟我们一起划,以便阻止我们进入危险的区域。我早早找到一个有经验的parternner,后续旅程相对简单,只需要摆浆划水,累的时候索兴歇了双臂随波逐流,小船身处浪尖时,举目四望:今天的海面风平浪静,日头还不高,海面上时时吹来凉爽的风,碧蓝的海水上飘荡着一艘艘嫣红翠绿的小舟,衬着远处雪白的浪头,明艳绝伦。我们的旅程是离开La Jolla Shore,绕过snorkeling的区域,观看La Jolla Cove 的诸多海边岩洞,再南回。最值得一提的是LaJolla Cove的岩洞,都是天然力量穿凿而成,海潮在岩洞内外回返激荡,漾出雪白的潮脚,碧海蓝天在此处被勾勒出一条蜿蜒的裙边。
回来的路上我们数次进入观鲨鱼区,甚至partern还跳到水中追逐鲨鱼的魅影。最终在离海滩极近的地方,我们清晰地看到了一条硕大的黑色鲨鱼,大约有我这么大的体积,在沙底蜿蜒游动,我简直不能相信,这么大的鲨鱼不吃人么?就是给它咬一下,也是很厉害的吧。。。。
 
kayak 结束后,我回家冲澡换了衣服,又直奔BBQ而去,真是美好的腐败生活。。。。
September 18, 2006

记一次艰难的hiking

by serenq
话说彼岸猪同学沉湎于垃圾试验结果以及红楼梦久矣,终于厌倦了此等生活,正值未名SD版召集爬山(Sycamore Canyon),欣欣然从之。。。。
 
出发之前,我想着:俺是谁啊,5000米的山走过,南加第二高峰爬过,都大气不喘,二气不出的,一个离人类文明(mira mesa的爱德华资电影院)开车不过15分钟的地方,有啥可爬的,随便穿了双旅游鞋(其实俺没有登山鞋),水也没有,饭也没买,想着随便蹭蹭好了。到了集合地点,好家伙,黑压压的一片人,我蹭了一瓶700ml的水,在附近cafe买了个面包,出发~路上由于指示有错,走了些冤枉路,但最后终于沿一条土路颠簸一阵之后,抵达hiking地点。
因为人太多,事先清点人数并拍摄集体照,然后开走。我越过一个个无聊的小山头,觉得非常boring,没有树,没有好看的景色,只有太阳很晒很晒。我没在手臂上抹防晒霜,被晒得发疼。走了一会儿,下山,然后面对一条岔路。诸多人研究一阵之后,做出了一个重要决定:往左走。这一决定导致了我们此后很长时间的hiking都处于地图所标的范围之外,让我们彻底成为一队没头苍蝇。。。。
在零散的谷底树荫下走很久以后,大家坐下吃午饭,休整一阵。在我勉力吃掉半个面包之后,我们继续前行—-我们几个走在前面的,看到了今天最rewarding的景象—-一只硕大的鹿,顶着漂亮的双角与发光的皮毛,从我们面前四五米远的地方跑了过去(看到这么多人,吓坏了,转头就逃,在枯黄草丛里奔上山,很快就不见了)。
后来我们决定原路返回,因为大家带的水都不够了。返回的路上,大家开始分化成先后部队,有人开始体力下降。。。。终于回到了最开始做决定的地方,经过一番研究,我们确定有两条路可走:原路返回1.8迈,走另一条先平后陡的trail 2.1迈。值得一提的是,一贯节水如我者,也已经只剩下小半瓶水了。
从此分成两拨,水多的,走2.1的(因为怕又走上岔路 ),水少的,走原路。我最初很想参加前者,但考虑到自己的水资源太贫乏,决定原路返回。
返回的一路,是最艰难的行程,且不说午后的太阳如何炙人,光是口渴就足以让人抓狂,慢慢的队伍越拉越长,队尾传来“中暑”“搀扶”“缺水”“抽筋”等一系列消息,爬过第一个最陡的大上坡之后,等了很久才凑齐队伍,迎接此后的许多上上下下的缓坡。我和两个女生和一个男生走在前面,我的水已经基本喝完,剩下最后一口水,发誓要看到停车场以后才喝—-指望着靠它走到呢。一路上我们还说着笑话,这样可以让路程显得短些,后面的人越拉越远,太阳越来越恐怖,山头越来越远,口中越来越发烧。。。。在看到停车场的时候,我终于不情愿地盖棺论定:这是我历次hiking中,最tough的一次。
终于蹒跚着奔到了停车场,痛饮了一瓶饮料后,感觉好多了。一堆人挤在宣传栏的影子下说了些玩意,鼓掌欢迎了饱受折磨的同伴,最终回家。可喜的是,大家恢复得很快,欢声笑语充满了每辆小车。。。。
 
结论:
1)不能轻敌,无论什么hiking,都要带够水。(我老想起小时候去乐山,渴得冒烟,最后喝了一杯极脏的路边橘子水,大约是最渴的经历了)
2)手上也要擦防晒霜,今天回家一照镜子,两条手臂自短袖袖口一下晒得漆黑,相比而言,脸上就一点事情也没有。
3)偶尔自虐一次也挺好的,看到许多新朋友,除发信联系过的成都mm外,还发现了一个高我八届的中学师兄,居然某一段说了一路成都话,并交流了各个老师的情况。哈哈。
 
没照片啦,我忘了带相机,哭死。
这里是走2.1迈同学的日记,其实我很后悔来着,他们说有树荫。。。。
 
回家以后,煮了点绿豆稀饭,做了个虎皮青椒,西红柿煎蛋汤,凑着昨天剩下的老虎菜,香喷喷的吃了晚饭。饭后还步行40分钟,给父母电话兼阻止小肚子的生长,不错,终于在11点左右,结束了有意义的一天。。。。
September 16, 2006

无聊测试

by serenq
 
不过对人物有些评价挺合理的,譬如对平儿的。
September 15, 2006

再荒唐

by serenq
好了,这一周过得颠颠倒倒,每天下午就带着书去学校price center,或者iced coffee,或者serenity tea,不知贡献给咖啡馆多少银子。走路睡觉,总是衣香鬓影,情思昏昏。昨天看完了蔡义江的书,红楼一梦,终于告一段落,还是不能丢下俗尘冗务啊。
 
涂涂抹抹写了首七律,算是纪念吧—-看了那么多次红楼梦,这次最入戏,看来感同身受与否,与心中有无挂碍并无联系阿:
 
畸零人写富贵人
恨楫情舟泛红尘
梦里歌哭凝珠玉
笔端血泪动鬼神
茜窗影瘦花失色
黄卷墨残玉断魂
掩书欲辨身何处
海棠红谢百年春
 
改了一阵子,不合格律、未尽人意的地方还是很多,但真的不能再纠缠了。
September 15, 2006

继续荒唐

by serenq
昨天才说要收心,今天又忍不住去看我上次与红楼梦一起借的《红楼梦是怎样写成的》—-而且一气看完,蔡义江著,04年出版。之所以在ucsd诸多红学著作里面选中这一本,是因为1)这本书包装漂亮,印刷精致,符合我一贯的买椟之好;2)我接触红楼,就是从蔡义江的《红楼梦诗词曲赋评注》开始的。那本不知老爸什么时候买来的一块多钱的旧版书,完全是我的红楼启蒙,事实上,是在我看红楼之前,就先看了他的这本评注。虽然我并不喜欢里面动辄封建社会的调调,却为那些美丽的诗词所折服,而蔡义江的评注,被我“去粗存精”之后,竟然也在脑中牢不可破了,也许难免有先入为主的弊病,我多年来对蔡义江,还是怀有小时候的亲切之情的。
这本书我喜欢,作为考据性文字,行文流畅,逻辑清晰,而且文风丝毫不托大,非常平易近人,极其真诚(这是我最赞赏的一点),还偶尔有小小的幽默,非常值得一读。我很鄙陋,不敢妄评他的重要结论是否站得住脚,但从他屡屡强调的求实态度上来看,大约起码可以让人不致有“故意作伪”之疑。我比较怀有异议的是关于曹雪芹年龄的部分—-这个问题很重要,正如蔡义江自己所说,如果曹雪芹只活了四十岁,抄家时就是三四岁的孩子,但如果他活到四十五岁,就有八九岁了,如果到了“近五旬”,那就是个少年了,记忆的差别不可谓不大。仅从一首七言挽诗上来确定他就是四十而夭,虽然他的分析很有道理,但恐怕还是有失偏颇。但是作者说作为长辈的畸笏从未在批语中提到作者小时候有任何富贵生活,倒是很有道理的(如果批语果真如此的话。)
总的来说,这本书的重要观点如下:
1)曹雪芹并未经历过任何富贵生活,终生贫贱,只是从长辈那里听来许多故事,加以天才的想象,才写出了花团锦簇的红楼梦。这一看法,是我以前从未想过见过的(当然我阅读极为有限),本来觉得非常怪异,边看边想却又觉得并非无理,当然因为曹雪芹生卒年龄之考尚不能让我完全相信,我可以暂且存疑,但是必须承认蔡的论断并不是胡说八道,而是非常有说服力,不能不让人认真想想的。
2)畸笏是作者的父亲曹(兆页)。这一条我觉得很在情理之中,就算不是亲生父子,也当是极近的长幼关系。
3)程高两人只是整理刊发了后四十回,并没有参与创作。
此外还有许多别的考证,看了便知。再次想说的是,蔡的书确实很好的满足了我这样喜欢红楼梦却又不愿意也不可能拿出时间精力仔细研究各色版本几评几注的读者的好奇心。书中讨论的各种话题,都是我心中所疑所想,很贴近人心。而且这本书非常容易读,完全不“隔”,完全做到了他在序里所说的普及性作品的标准。而且蔡义江的学术态度(起码从文字上来看)非常严谨,并且不惧自批(专门说自己以前提到“补天”是讲封建社会之将亡乃是阶级斗争之余孽),非常难能可贵。书后有作者照片一幅,红光满面,眼神慧黠,完全不像七旬老翁。
 
最让我感叹的,是每当我想到如果真如这本书里所说,曹雪芹三四岁时就被抄家,从此近四十年的生涯都是在无限困苦中写出这本描述富贵人家生活的巨著,对着寒窗却不断设想其中的风流,平日里英年遇友却只能长歌当哭,说着当初繁华一梦—-世事惨然,无出此右者—-比之晴雯夭风流或黛玉亡泪尽更加可悲可叹。
September 14, 2006

RCEF

by serenq
我陆陆续续看了一些人关于今年RCEF活动的文字。因为我自己并没有回国亲身参与,我觉得应该从各种方面来了解和思考。心理的感受是很复杂的,我是一个理智的人,而且从来不肯轻信任何一个人的观点和言论,但很明显,这次比起去年我参加了的来说,情况要复杂得多。开会的时候也听到说明年要restructure,我倒是在想,restructure的目的是什么,需要达到一个什么样的效果,是现在最要想好的—-只是防范这样的复杂和矛盾发生吗?或者就算只是防范吧,怎样防范,是消极的避免,“铲除异己”,还是积极的面对,调整自己,当然是后者—-可又不完全是后者,求同存异是一方面,寻求同志是另一方面,而怎样定义同志,是马上要进行的recruitment&selection需要思考的当务之急。这些都是management上的话了,大到组织的宗旨,今后活动的方向,方方面面,作为一个快速成长的组织,都是无法不想的事情。当然,我觉得这些并不是坏事,对个人,对团体,冲突和矛盾是成长中必然会发生的,学会如何面对和解决,是一切成长的关键。
对于我自己来说,我并不认为积极参加这样的活动是因为我多么高尚伟大,而且我也早过了为这个激动万分的理想主义的年龄了。更多的,是提高自己吧—-不管是多了解中国的现状,培养自己团队活动的能力,或者就是小到提高英语阅读写作,多交两个朋友,都是好的。但是对于一个组织来说,需要想,需要考虑的事情太多了。做个小小的书签,可能是今后一段时间改多花功夫的地方吧—-我早觉得自己的问题就是心太花,一会儿想这个,一会儿想拿个,各种喜欢的事情,一个都丢不下,也一个都做不长,sigh,是不是段正淳君就是我这样呢?这几天看红楼,攒下了二三十张片子没有数细胞,从今往后,要收心了—-还想着填某些坑呢,死心吧。
September 13, 2006

晴袭

by serenq
昨天说过,这次看红楼梦越来越喜欢晴雯—-从来不曾想到的,当然,也是因为以前从来没有认真地边想边看过。但由于喜欢她,免不了就会对袭人有些不喜欢,我为了不失偏颇,倒是常常也要去看袭人的好地方,就像也要看宝钗的好处一样。不过,今天看到晴雯被赶出去后,宝玉伤心感叹,袭人劝不过,说的一段话,倒把我给看得气怔了:
 
宝玉叹道:“你们那里知道,不但草木,凡天下之物,皆是有情有理的,也和人一样,得了知己,便极有灵验的。若用大题目比, 就有孔子庙前之桧,坟前之蓍,诸葛祠前之柏,岳武穆坟前之松。这都是堂堂正大随人之正气,千古不磨之物。世乱则萎,世治则荣,几千百年了,枯而复生者几次。这岂不是兆应?小题目比,就有杨太真沉香亭之木芍药,端正楼之相思树,王昭君冢上之草, 岂不也有灵验。所以这海棠亦应其人欲亡,故先就死了半边。”袭人
听了这篇痴话,又可笑,又可叹,因笑道:“真真的这话越发说上我的气来了。那晴雯是个什么东西,就费这样心思,比出这些正经人来!还有一说,他纵好,也灭不过我的次序去。便是这海棠, 也该先来比我,也还轮不到他。想是我要死了。”宝玉听说,忙握他的嘴,劝道:“这是何苦!一个未清,你又这样起来。罢了,再别提这事,别弄的去了三个,又饶上一个。 ”袭人听说,心下暗喜道:“若不如此,你也不能了局。”
 
我当时坐在学校price center,看完这一段就去银行存check,一路上翻来覆去惦念着袭人的这几句话,禁不住骂了好几个wk。“那晴雯是个什么东西”“也灭不过我的次序去”“也该先来比我”。但凡是人看到这里,都要切齿痛骂的吧。宝玉从来是不欲于女孩子争吵的,袭人说了什么想是自己要死了,他不欲生事,也就不提,袭人这通小脾气发得果然有效,自然“心下暗喜”。看她这一段话,又是抬出自己身份,又是无理撒娇,又处处拿话压人,比起前文黛玉晴雯和宝玉因为香包折扇的小儿女拌嘴,简直不是一个档次,估计黛玉之类,再怎么也学不来。只不过,宝玉也只是口上了了,当晚就去探望晴雯,那一段文字不长,却情深意重,字字血泪,感人至深。可叹袭人终究也不是真明白宝玉,“枉自温柔和顺”罢了。再可叹又副册的榜首,正是晴雯不是袭人,袭人只不知道罢了—-虽然薄命司的座位,估计晴雯自己也不想占先的。
不过我奇怪的倒是曹雪芹为什么这里这么写,似乎并不符合袭人平日所作所为。当然这是他和宝玉两人的私房话,不用那么四平八稳,再说袭人也不是不解风情的—-早前的文字里部还知道装睡来怄宝玉和自己玩耍吗?这么想想,也就是了。全书也需要这么一出,袭人的形象也才完满,红楼梦里人人都有几面,却要这么写才出人意料之外,却在情理之中。
 
再多说两句晴雯,书里有一句写她的话很让我注意,是勇补雀金裘而病情加重后,说好在他“素习是个使力不使心的”。我很是认真想了一会,因为稍微有些意外—-从他前面许多尖酸刻薄的话来看,仿佛让人觉得这个女孩子很难缠,这句话出来,才让人想到其实她是个有口无心的直性子,虽然伶俐,却不想袭人那样懂事,多半在男女之情上也是有些幼稚的。她因为长得漂亮,又是老太太拨下来的根宝玉去园子里的人,宝玉岂有不留心的,但进了大观园以后的宝玉与前时不同,再没有那么多淫亵的事情(宝玉虽然经警幻开化的早,其实并不好色,从后文王一贴问他是不是要房中用的滋补方儿而宝玉不解何意便可看出—-这也是人之常情,大多男孩子总是性开化得早些,再知晓情,而女孩子正好相反,这里头有些生物学的道理,可以凑成一整篇文章,以后再说),所以那时候晴雯和宝玉也就是随便拌拌嘴有和好,有些小孩子的样子,很像还没有看西厢牡丹之前宝黛的情形。什么时候两个人开始有意的呢?大约是在袭人因母丧回家之后,晴雯得以和宝玉相处得多,紧接着又病了,受到宝玉许多照顾,坠儿偷东西的事情,也是宝玉听到了私下告诉她的,到了勇补雀金裘时,晴雯与宝玉已经很有些深情了。而且这一桩对于晴雯这个平素很爱躲懒的丫环来说也是少见,所以后来袭人都嘲笑过她,认准了他们有了私意儿。
宝玉这样的风流人物,又对女孩子一片真心地照顾,晴雯焉有不喜欢的?而晴雯的聪明伶俐,并且那毫无奴性,飞扬跳脱的性格,与袭人大为不同,而此时的宝玉对袭人一类已有些厌烦了(挨打后送绢子给黛玉也是避开了袭人让晴雯去的),晴雯正好对了他的脾性。两人虽然彼此倾心,到死晴雯也是清白的—-为强调这点,宝玉探她的时候剖白得十分明白。看晴雯说“早知如此,我当日—-”,只觉得惨然。我前些天刚开始看书的时候,一直有这个疑问(还被嘲笑ws来着),即两人为何终究是清白的?如果彼此都有真心,晴雯却推让,不说主仆之间的话,就说这样做作,也不像她了。慢慢看到后来,又结合王一贴那个细节,才觉得有些道理,以晴雯的性子,必然是自重的,不会去勾三搭四—-当然她也有她的骄傲,虽然只是个丫头,却也不靠这些手段,照样赢得宝玉的真心。而大观园里宝玉虽然年岁长了,品性却只有更正直尊重的(贾母都说过,每以冷眼看他,以为他好在脂粉堆里混,必然是因为男女之事,那知道并不是的),而且也已经有了袭人在房里,大约他也不会去如何如何。所以相比袭人来说,他们两人更是一场正常的爱情,有超越情欲的真心相惜。
今天不知道从哪里看到人说晴雯倒是幸运的,这些女孩子里面,也就她的故事在前80回里交待完了—-虽然这般惨烈。
September 13, 2006

再说两句

by serenq
呵呵,唐僧的毛病又犯了,下面的话本来是要re在上篇贴字后面给刘兄看的,又写长了,不如另开一贴吧。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不喜欢情书,跟感情本身无关,可能我虽然喜欢含蓄,却不喜欢太过精致的东西。
有关不对等的爱情,其实我倒是觉得没什么,感情少见二五一十的,四六还是三七,或者甚至二八一九的,若自己一定放不开手,那也没有可怨的—-尤其不能怨对方,对方没有求着自己对他/她好是不是?委屈的事情也多,也并不因为涉及爱情就显得特别些。当然我知道刘兄你并不是看不到事实,也不是看不通,只是我们两人对这样事情忍耐度不同—-也许还是各自经历不同的缘故吧。
何洛呢,我觉得明前自己也表现过对这么处理的后悔:加入一个冯萧进来,对何洛的形象是个很大的损害,不过人无完人,都有寂寞无助的时候,又何况是那么体贴优秀的男孩子呢,换是我,大概也是要动心的,如果从此再没有章远的消息,也许也会很幸福的—-等子孙绕膝的时候,想到前人,不过一叹罢了。我往往觉得幸福这个概念是最虚无的,其实这世界上也没有“一定要跟那个人才如何如何”的事情,不过是人的主观感觉。但当你曾经拥有过很幸福的感觉,比较当前,总会意难平。再或者,你曾经以为很重要的,不可或缺的,赖以为生的,等你换了一个样子回头看,才知道不过如此,当然,这又是我自己的聒噪了。
我又扯远了,我也不知道什么叫做“干干净净的爱情”,写到这里,又想起我那个大坑《清平乐》来了,大概是那样的?可我自问又不是那么纯蠢的一个人,罢了。
至于要不要把前头人忘干净,也看个人造化了。不忘的例子,倒是最近看红楼梦里有一段,虽然是思念亡人,和我们说的不相干,倒也有点意思,是芳官说藕官的故事:  
 
这里宝玉和他只二人,宝玉便将方才从火光发起,如何见了藕官,又如何谎言护
庇,又如何藕官叫我问你,从头至尾,细细的告诉他一遍,又问他祭的果系何人。芳
官听了,满面含笑,又叹一口气,说道:“这事说来可笑又可叹。”宝玉听了,忙问
如何。芳官笑道:“你说他祭的是谁?祭的是死了菂官。”宝玉道:“这
是友谊,也应当的。”芳官笑道:“那里是友谊?他竟是疯傻的想头,说他自己是小
生,菂官是小旦,常做夫妻,虽说是假的,每日那些曲文排场,皆是真正温
存体贴之事,故此二人就疯了,虽不做戏,寻常饮食起坐,两个人竟是你恩我爱。
菂官一死,他哭的死去活来,至今不忘,所以每节烧纸。后来补了蕊官,我
们见他一般的温柔体贴,也曾问他得新弃旧的。他说:‘这又有个大道理。比如男子
丧了妻,或有必当续弦者,也必要续弦为是。便只是不把死的丢过不提,便是情深意
重了。若一味因死的不续,孤守一世,妨了大节,也不是理,死者反不安了。’你说
可是又疯又呆?说来可是可笑?”
 
不过,蕊官自己只要不在意,又who cares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