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December, 2006

December 31, 2006

Point Loma

by serenq
下午去了Point Loma,居然是俺开着自己的小车去的,虽然是七弯八绕走的Local,还是要表扬自己一下。
看到了tidepool的所在,可惜并不是低潮时分,只有些寄居蟹顶着贝壳爬来爬去。希望以后能来看到更多的冬冬。
给两枚小贝壳照了些照片,想起某个网上流传的煽情故事,嘿嘿。
 
 
Advertisements
December 30, 2006

回来了

by serenq
Las Vegas
Zion National Park
Bryce National Park
Horseshoe Bend
Grand Canyon National Park
 
稍候有游记及照片~~~~
December 17, 2006

猪蹄面

by serenq
真好吃啊真好吃。
猪蹄两个在大华切成小块,放在锅里过滚水,清水洗净,加拍烂的姜块,花椒,一大块榨菜(最好是起锅前一小时放进去,我懒,就一起扔进去了,目的是让汤有淡淡的咸鲜味,并且吸掉猪蹄剩余的腥味。),用小火熬4个小时。装一大盆放在冰箱里,每次舀一部分出来,加差不多等量的水,加胡椒面,加盐和酱油烧开,下面。在碗里准备好洗净的豌豆尖和葱花,面一好就汤倒入碗里。另备小碟,放辣椒油和酱油,蘸猪蹄儿吃。啧啧。
人生观更新了几张新照片,最近特懒,啥新鲜东西都没做,汗。
今天天气太好了,晴朗,凉爽,坐在窗子前面听着鸟叫,还要看paper,准备明天一大早的journal club. 天哪,太没人性了!
 
December 17, 2006

下雨了,降温了

by serenq
冬天又息息索索地到处走动起来。今天中午去老板家party回来,看到蓝绿色的海,白色的浪头很高,雨后云中的阳光照得湿湿的路面亮亮的,但是是那种没有温度的反光,白的,冷。晚上5点就天黑了,9点的样子回家,有一棵红叶子的树包着一盏路灯,抬头一看就好像晶莹剔透镂空刻花的一个玻璃大灯罩,漂亮极了。明知道拍不下来,还是拿着相机照了两张,果然不是那个味道。
把自己半埋在被子里,全天最幸福的时光又到来了,跳坑瞎逛之前,先放几张这阵子照的照片吧,久了不整理都忘了。
 
树影里的路灯
 
爬山虎
 
海边日落
 
 
 晚霞
 
谁能猜到这是什么?!
 
 
 
December 10, 2006

鹌鹑

by serenq
一个温暖的房间,我从外面来,和许多朋友一起。外面下着大雪,我穿着厚厚的白色羽绒衣,长长的,上面摞满了雪花,进门脱掉它的时候,自己都觉得很笨重。
我坐在柔软的床沿上,床单和被套都是白色的,刘兄早在那里,我跟她说话。她突然翻开被子,从床单拥挤的褶皱里掏出一个小小的鹌鹑,灰褐色的羽毛,黄色的小嘴,小嘴拼命啄我的手掌,闷痛闷痛的。“天哪,太可爱了。”我大叫起来,她从被子里翻出更多,一共有九只,长得都一样,排成一排,伸头振翅,左右活动,好玩得不得了。我放下这只又拿起那只,又想起小时候养小鸡没有养活,于是小心翼翼的,生怕弄伤了它们。她不知什么时候弄来一个有沿的盘子,把小东西们都放进去,她把盘子拿起来,小东西就在盘沿探头探脑,好像又新奇,又害怕自己会掉下去。我看得喜不自禁。
一个穿蓝色毛衣的女孩走过来,也坐到床沿,刘兄便开始跟她说家乡话,原来是她姐姐。我于是继续逗玩那些小鹌鹑,听她们俩唧唧咕咕,一个字也听不懂。某一刻很白痴的抬起头来,她姐姐对我很和善的笑笑,我连忙也坐甜蜜状笑笑,低头去看手心那团毛绒绒的东西用小嘴左冲右突,很不满我的样子。
我还问刘兄从哪里买来的这些鹌鹑。她说就在附近有个农贸市场,走不了多久就到了。她还说因为下这雪,她在木头盒子里垫了多厚多厚的棉花,才把鹌鹑们顺利带回来。我似乎能想象木头盒子里的白棉花,丝丝绒绒的,刘兄戴个大手套,小心地捧着,好象外套还是红色的……
 
其实梦还有很多别的情节,都很散乱,也没有什么情绪的起伏,很平静,很喜悦。就摘录这一小段,算给马上要回国的刘兄送行~
 
December 3, 2006

Getting a little gloomy

by serenq
Outside is dark and lab is empty.
Future is dark and my afternoon was empty.
 
Heng, sentimental aga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