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January, 2007

January 12, 2007

圣诞游记(三) Bryce,Page and arriving at Grand Canyon

by serenq
Dec. 27
早饭依然在Ruby’s Inn的饭店里解决,我要了一个Hot Pancake,硕大的一块,抹上枫糖和果酱,松软香甜。
旅店的对面有一个Old Town,其实不过是十来个店铺门面以及废弃的农具。在雪地里西部风情的建筑和鲜艳的色彩显得格外引人注目。我们四人兴奋地拍照留念。我尤其喜欢冰激凌的广告牌和有着可爱小熊的木雕:
 
 
 
 
 
 
 
离开旅店很快就进入Bryce。我在visitor center问询天气状况,得到的答复是下午可能会有雪,我们立刻奔景点而去。在Sunset Point的第一瞥,石林耸立的Bryce就显出了令人屏息的美丽。Bryce像是几个被风化腐蚀的大盆地,没有被风化的红色岩柱像兵马俑一样根根矗立。由于是沉积岩,石柱从上到下层次分明,点缀着不同颜色石质的条带。
 
 
白雪铺在红土地上,称着苍白的日头显得格外沧桑。
 
 
 
我们打算走一条叫做Majove loop的trail,网上说可以通到著名的“Wall street”,但是因为积雪造成路滑,我妈很快就放弃了,在某个观景点往回折。我和我爸以及某人继续小心前行,一路上都是小心翼翼的游客,而且大多都说着中文,让我们恍然有回到国内的感觉。但终于因为怕我妈久等的缘故,我们不久也回头了。我暗暗希望以后能夏天来这里hiking。
 
 
出了这个观景点,开始下雪。我们在下一个观景点因为雾气太大没有看到什么美景,而前行的scenic drive也已经关闭,我们决定离开Bryce,向大峡谷出发。刚离开公园的路因为下雪而变得非常难走,但随着海拔的降低路况逐渐变好,下午三点左右,我们到达Page小城。这个小城拥有科罗拉多河上著名的Glen Canyon Dam。我们在大坝北边的infomation center停车、看热闹、并解决了“午饭”。大坝在河流上游截出了一个枝蔓横生的湖泊,环抱着的是红色的砂岩。
 
  
 
 
我在infomation center外发现了一块留有恐龙足迹的化石,当仁不让的与之合影。
 
  
从大坝出来,穿过Page小城,我开始紧张的观察路标,因为附近就有被无数人所提到的“马蹄湾”。大约四个mile之后,路右边出现“horse shoe bend”的牌子,我们在路边砂石地上停了车,随着不少游客迈过沙漠植物横生的沙地,十来分钟后看到了静静流淌的河流。碧绿的水在红褐色岩石周围打了一个圈,岩石像极了踏入尘土的马蹄。 
 
 
 
天色暗了,悬崖边的岩石显出各色的外貌:
 
 
 
拍摄风景的人被摄入了风景:
 
 
离开马蹄湾,我们一路向南,在天黑时分离开89,沿64开向Grand Canyon。开过desert point不久便开始下雪,路滑,出现警车以及路边一头倒毙在树丛里的车辆—-从desert point到大峡谷的visitor center和lodge plaza还有二十五迈。我们小心翼翼地前行,终于在八点左右到达了游客密集的大峡谷中心,并看到许多shuttle stop及等待shuttle的人们,最后我们在某个峡谷中的旅馆住下,事实上我们发现,如果当天我们再坚持前行十个mile,我们就能住在位于大峡谷外、更为便宜的小镇Tusayan。当然不管怎么说,顺利而平安的到达目的地已经让我们非常满意,而学校食堂般自选自取、经济实惠的晚餐更让我这样的土人有宾至如归的感觉。当夜,窗外一直飘雪,我很快在温暖的被窝里进入梦乡,向往着次日的大峡谷之行。
 
 
 
Advertisements
January 5, 2007

考过啦考过啦

by serenq
从今以后,俺,新一代的马路杀手就可以执证上岗啦,加州人民要小心啊~~~~~
January 3, 2007

烟花

by serenq
醉钢琴的新作。
 
说实话,非常非常失望。
 
看DP的小说,是从《孤独的像一颗星球》开始的。当时一个网友推荐我看,原话是:这篇小说一出来,Prose版一片肃静,写得太好了。我一晚上看完,半天回不过神,虽然在当时的寂寞情绪里,更容易激起共鸣,但这共鸣的本身,也说明了小说的优秀。那样一气呵成的情绪,有血有肉的寂寞和无奈,那样生动巧妙的比喻,尖刻但饱含悲悯的笔触,那样才气横溢的小说。看网友评论时,有一个人的评论给我印象最深,他说,他喜欢一个女孩,看完这篇小说以后,他突然想给那个女孩打个电话,说他喜欢上她了。这种情绪似乎与小说的中心完全无关,但却格外与我心有戚戚焉,是怕寂寞,还是渴望温暖,都不重要,重要的是这一是一种让人心神激荡,如陷微醺的魅力,她给人—-哪怕是三十岁在美留学生—-go beyond乏味生活的借口,哪怕只是一个念头,一个永不会实现的冲动,也无比可贵。
后来陆续看了《从头再来》和《一九九四年》,虽然因为题材离我的生活很远,再不能给我以那样强烈的共鸣,但依然是相当优秀的小说,完整有力的情节,饱满立体的人物,当然还有灵光一现的智慧,这是那个年轻的、充满活力的、能够“像抽疯一样写很多小说”的醉琴。
 
然后是《那么·爱呢》。这篇小说里所谓巧妙地比喻,尖刻的人性分析的浓度比其他几部小说高了十倍以上,也许有人觉得痛快,我却觉得失望。我反对细节战胜整体,我觉得任何一种文艺作品,无论采取什么样的方式,总要以调动看客听众的情绪—-无论喜怒哀乐,只要能让人沉浸其中—-为要。如果仅靠着细微处的小聪明吸引眼球,让人偶尔拍案惊奇,我永远不能认为它是了不起的作品。就像罗丹会砍掉雕像完美的手一样,我从根本上反对任何炫技的哗众取宠。一般来说,我宁可欣赏粗糙但有感染力的作品,也不欣赏花瓶般冰冷精美的艺术品。但《那么·爱呢》在结尾处居然掀起了一个小小的高潮,DP的铺陈让读者能感同身受般体会到一场幻灭,或者也因为彼时我有更多的情绪可以带入阅读,我终究还是原谅了那篇小说前面的不足,并在天涯blog上为醉琴大唱高调。
 
一晃快两年了,醉琴又推出最新小说《烟花》。一共三十集,在天涯上昨日连载结束,我终于连《那么·爱呢》中的小高潮也没见到,只见证了一篇不折不扣的平庸小说,不,不仅仅是平庸,更要命的是,很多很多的地方,它居然做作,我真是难以相信,那个聪明的醉琴,难道不知道这些描述多么矫情,譬如小娜去海边看日出一段的语言,刻薄一点说,真不比某些中学水平小资写手好多少。依然是铺天盖地的“聪明”的比喻和剖析,give me a break,小说不是科学论文,不需要作者把一切嚼烂掰碎强加给读者,而是要让读者自己去想,去理解,去体会。一点点味精可以提味,淹没在谷氨酸的海洋只能让所有神经元fire到疲惫。作为小说的灵魂,人物也是苍白而乏味的,每个人物都有被强调被放大的特性,但作为一个整体,是很失败的。我可以轻易的想象出《孤独》里三个女主人公的形象,但是吴香、蒋刚和张启博他们,则是含混的,支离破碎的,轻飘而缺乏力度的,令人无比失望。
也许正像小说的名字,点点滴滴灿烂的烟花绽放在黑暗虚无的高空,在短暂的闪光后,是更加无边无际的空虚。
January 2, 2007

圣诞游记(二) Zion

by serenq
Dec. 26
早上起来已经九点多了,在旅馆的Cafe里匆匆吃过早饭,上15号直奔Zion National Park而去。
15号转上9号,依山势上升,车窗外是峻峭的红色山峰,离开LV大约三小时后,抵达Zion。我买了一张NP的annual pass,居然只要50块钱,我还在visitor center买了一本NP passport,从此逢公园便盖戳,以为十分有趣。
虽然在网上听说Zion的风景是秀丽一类,真看到时却觉得颇为雄奇,层层白雪覆在挺拔的红色岩石上,墨绿的松树嵌在山颠石缝,天空碧蓝一片,俨然是明信片般的美景。
 
 
 
 
我们计划沿着公园里的一条senic drive开车看景,不想第一次走错了路,直接上了去Bryce的9号,过了七弯八绕的山路和隧道后,我们又回过头去找到senic drive。这条路不长,总共六个mile,沿途有一些观景点。山谷里雪很厚,大多数trail都很icy。我们因为时间所限,本来也没有任何hiking的计划,也就没有什么可以遗憾的。但以后若有机会重游,是一定打算去走走那个著名的Angel’s Landing和Narrow的。身在南加的我极少见到这么厚的雪,很是兴奋,雪地上有很多孩子在堆雪人打雪仗。我们最后沿着河边的trail走了一小段,就在峡谷要变的狭窄的时候折回了——因为想要天黑前开完9号的盘山路。虽然只是匆匆一瞥,峡谷窄处的景色也是相当的诱人:
 
离开Zion时,夕照已经抹上了山头,白雪上暖色的山岩显得格外美丽:
 
离开Zion后,我们直奔Bryce National Park而去。从9号转到89,再转到12号,一路上天色急遽转暗,窗外的景色终于淹没在夜色中,只剩下皑皑白雪泛着微光。这一路上只有几个极小的镇子,不过十数间房子,统统关门闭户,连灯光也不见,像是ghost town一般,在离Bryce最近的小town Hatch中,我们的车突然自动熄火,虽然后来某人认为是他的膝盖无意中碰到车钥匙的挂坠把钥匙转到了熄火档,我们还是觉得毛骨悚然,赶快离开这个可怕的地方~~
在12号折向Bryce的地方有著名的Ruby’s Inn,是我们计划投宿的地方。这个旅馆被无数人推荐过,果然不错。圆木装饰的Lobby里温暖cozy,gift store & General store中商品种类繁多价格适中,饭店里的土豆烧牛肉果然像别人评价过的那样味道浓郁,房间宽敞设施齐备,而且十分便宜,才54块钱,我忍不住要再次强烈推荐。
这天晚上我们睡得挺早,因为第二天不但要游玩Bryce,还要赶到Grand Canyon,而去Grand Canyon的路上,尚有Page附近的Glen Canyon Dam和马蹄湾列在计划之内。
 
January 1, 2007

圣诞游记(一) Las Vegas

by serenq
这个圣诞,和父母与某人一起去了Las Vegas, Grand Canyon, Zion 和 Bryce,写一点短短的游记,记录下旅途中的片断。
 
Dec. 25
吃过午饭,我们从阳光明媚的San Diego出发,前去Las Vegas。因为是圣诞,Miramar Rd.上空空荡荡,一路绿灯上了15号,发现高速上居然有许多车辆。一路上在215交口处堵车两次,夕阳西下的时候进入山区,交通终于顺畅了,但是车辆依然很多。天黑了,路边是沙漠,暗夜,没有一点灯光,唯有这条15号,来去两条光带蜿蜒到远方。某一个下坡处,看到迎面而来的白色的车灯汇成流畅而明亮的曲线,从山边一个大转弯流泻下来,真是相当的壮观。
进入Nevada以后,路况明显变好,显示出资本主义的赌场意图轧干人民血汗的狼子野心。沿途几个小城市里的霓虹灯已经是极尽纸醉金迷,正在我们设想Las Vegas的美景时,天边出现一大片灿烂的灯火,赌城终于到了。
我们先去Chinatown吃晚饭,人极多,我们在花果山吃了点面条米饭,匆匆离去。到了Bally’s,我们订的旅馆,大厅中都是密密麻麻的老虎机,不时发出各色怪叫。我们的房间在十楼,俯瞰了Strip的夜景后,我们披上大衣,去街上看热闹。
由于我们对各种Show都没有很大的兴趣,我们只是在街上走了走。那个随着音乐跳舞的喷泉确实是非常漂亮:
 
 
Strip 的夜景也相当华丽:
 
 
我最喜欢童话世界一般的这个地方:
 
晚上两点大家才睡下,第二天的目标是Zion 和 Bryce。
January 1, 2007

2~0~0~7

by serenq
快午夜的时候,本来已经换了睡衣坐在床上,听到外面传来烟花绽放的响声,忍不住跳下床批起外衣蹬着拖鞋往外跑。今天晚上的天空不晴朗,有厚厚的云,想来是海边升起的水雾,还不时有小雨滴落下来。在柳桉高高的影子后面,云层被各色的烟花打亮,Hyatt里传来人们倒数的声音……过年了,又是新的一年了。我的零四、零五、零六,一年好过一年,希望零七年更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