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February 1st, 2007

February 1, 2007

蓝惠心的选择

by serenq
今天刘兄推荐我看了一篇小说《蓝惠心的选择》。一篇情节虽然有些脱离现实,细节却无比真实的小说。感觉作者并不是要讲一个故事,而是想要讲一个道理,一个人人都会说都明白,起码我从十六岁开始就知道拿它来劝朋友劝自己的的道理:“感情是不可以勉强的。”他为此写了一个故事,两代人相似的故事,不同的结局—-当然女儿是好的那一个结局。看的时候很感慨,我不能说这篇小说多么好,但是它确实能调动我的情绪。我一直在猜想这个作者写这个故事是为什么,也许他/她实在用这个故事总结自己的经历—-或者能给他带来深深感慨地身边朋友们的经历,我不知道,是不是每一个曾经历过或目睹过那些挣扎和歇斯底里的人而又幸免于难地走出来的人,都会变得很祥林,总情不自禁的想要向每一个人陈述自己悟出来的那些道理。起码,我是这样。似曾相识的经历,如出一辙的结论,相同的“选择”—-其实我觉得那不是一个选择,是水到渠成后的唯一结局,年幼时,还在挣扎时,是不可能走到这个结局的,但一旦想通了,就不可能有其他的结局了。
如果你看我唐了这么多,还没有厌烦,那多半是你比较悠闲,那么你可以去看看这篇小说,不管你是否挣扎过。
 
Advertisements
February 1, 2007

. 。o O

by serenq
冒泡~
 
最近生活的主题就一个字:忙!Ridiculously busy。好久—-或者从来没有这么忙过,上两周每天在bench前面持续坐满七八小时,cell culture的圆碟子摆了一桌,很霸道地用红色tape框出一个大方框:Qian’s culture, carefull!!! 突然有了新的idea,在老板的支持下开始做一个新实验,迄今为止结果都很positive,而且consistant。过于顺利、显眼的实验结果已经让我这个从来没见过试验有结果的可怜人严重怀疑是artifact,come on,怎么可能重复三次都一样呢,一定是哪里出了毛病…………
因为忙,自从厨师们走了以后我就再也没用做过饭。掐指一算,貌似从上个感恩节到现在我都没有用过锅铲了。前天终于决定回家做个晚饭,三菜一汤,回锅肉,青椒炒土豆丝,丝瓜炒鸡蛋,萝卜肉片汤。您猜怎么着?神了!当时简直觉得没一个能吃的!非咸既淡。哭,我也曾是名厨来着……不过今天下午两点,抱着饭盒在实验室大吃回锅肉的时候,觉得那个香啊,把最后一根蒜苗都捞来美美地嚼掉了。看来饥饿果然是最好的佐料。不过这三个菜起码够我吃俩礼拜了,心满意足中。
 
———————–忙里偷闲的分割线——————————-
 
开学了,学校里又热闹起来。Library Walk上摆满小摊贩的那个星期,我吃午饭时没忍住又小小逛了一把街。可惜得是每学期都是这几家,我逐渐审美疲劳了。只卖了一根项链一个腮红。心有不足,于是花四块钱买了硕大的一袋爆米花,极高的一个长圆袋子,抱在手里可以和我齐眉,一路喜笑颜开地吃回实验室,也只消耗了不到六分之一。对于一向对各种甜食零食毫无兴趣的我,爆米花大约算是难得的宠儿了,虽然也不会惦记着吃。我喜欢香甜的爆米花,小的时候,常有爆米花的人来走动,在楼边上支起劳动人民喜闻乐见的大黑铁罐子,撒进一把米,一把糖,摇呀摇呀,砰!!!!一满袋。我还专门研究过爆出来的米花,依然保持着大米的形状,椭圆形,胚芽缺失的地方是一个明显的凹陷,趣味无穷。大学的时候,小巷子里有卖奶油爆米花的,买了可以吃一路,剩下的还可以下自习回来边打牌边吃,好像某一年新年刘兄带给大家的就是这个—-或者是王兄,早不记得了。
 
我吃饭必须看书的恶习还是改不掉。每顿饭吃上最多不过十五分钟,我有时会花上二十分钟去翻一本合适的书来看。最近没有这个必要,室友书架上出现了一本新的中文书籍,历史学家何炳棣的自传《读史阅世六十年》。小时候我爸对我说,人长大了就爱看传记,当时一心只想着偷看老爸书架顶上的《神雕侠侣》的我对这句话极其嗤之以鼻。没想到一转眼我也已经进入了爱读传记的年纪—-咳咳,我知道我老了。其实对何炳棣此人毫无了解,但只看了两页就被这本书所吸引。朴实流畅的叙事,谦虚平和的口吻,客观理智的分析,足以让我读下去。可惜每顿饭时间太短,最多只能看上五六页,为工作故,还不敢推开饭碗继续看。有几处给我印象深刻,譬如说他老父如何启发他立大志,立远志,又如何教他按部就班地实现之(南开中学—-〉清华大学—-〉庚款留学),我当时心中暗想,我老爸以前也这么教育我,为什么我就半点大志也立不起来呢,凭点小聪明鬼混了二十多年,前途一片茫然,看样子真是属于材料问题。汗……看人传记可以自省,也算收获。
 
此外我最近自省主题还有很多。譬如在未名biology版看人灌水时自省我不知道业内大牛甚至ucsd业内大牛们的名字、研究方向、实验室最新动态;在未名军事版跳卫星坑时突然反省自己自从前年反日运动之后不看任何国际国内新闻已近两年;今天和刘兄聊天时因为不知道某一著名美国电视剧而汗颜自己与此社会隔绝的程度;当然还有回家翻看笔记本上旧文件夹时,永远都会沉痛反省有头无尾的小说大大超过了四肢健全的小说篇数,以及言之有味的唐文已趋近于零的现状。不过反省完了之后,我又情不自禁的点开了未名的大坑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