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March, 2007

March 31, 2007

At least do something!

by serenq
这两天很烦,因为不知为啥总是没法子好好安静下来做事情。而且容易为沮丧,实验结果一不好就快要丧失耐心。其实我很少有这样的时候,不是常见的懒,也没法像平时一样斗志高昂地鞭策自己。明明知道有很多事情要做,好多东西要写,手边post-it上写了长长一串list。。。。终于也没法相信明日了。
只要开个头,就会好吧?吃完饭赶快去学校。At least do something!
Advertisements
March 30, 2007

天气预报

by serenq
前两天装了个msn shell,今天看见msn右上方有个咪咪笑的太阳,点进去看,原来可以自己设置城市,收天气预报。国内的软件,我选了成都。
今天26度,明天24,后天19,而且下雨。
三月末了。我在成都过的最后一个春天,四野里烧干草,烧到双流机场飞机停飞。风很大,吹开了盆地里常年不散的云,香樟的嫩叶里看得到很蓝很蓝的天。我一个人在教室里裁同学录,像要裁掉所有不堪的记忆,整整齐齐的断面。和朋友在学校里走,裹紧衣服,“如果考不好,那真的是什么都没有了”。
那一年的昨天,是个星期六,阳光灿烂,穿了单衣去上课,趴在桌子上睡着了。醒来以后发烧,一直烧到三十九度八,那是这十年来唯一一次发烧。好朋友送我回家—-那天还是她生日,我披着他的衣服,其实并不觉得温暖。第二天就退烧了,只是从此胃口一蹶不振,一直要等到科大的食堂来治好。
高中毕业的时候,去学校里照了一卷照片,都是景物。每张照片后面写了批语,纯蓝墨水,字迹堪称娟秀。并在一起的两张课桌,修改液画的虫子漫画,白色的。满黑板潦草的字迹,角落里的倒计时:离高考还有一天。
所有记忆纷至沓来的时候,我才意识到我都快要忘了我曾经也十八岁。
手指,抚过照片里的微笑。
 
这几天情绪特别柔软,任何小事都能在回忆里吹皱春水,有时候甚至想要掉眼泪。有人在未名古典版上贴笔记文,看到“卧大慈寺楼,桐叶飘然而坠”,几乎不能自已。脑海里全是快二十年前大慈寺前的蜀都大道,我那样小那样小,第一次单独过街乘车回家,简直以为是诀别。而十年前,和朋友坐在梧桐荫里喝茶,听着说着暧昧的故事,以为那是生活的全部。在彼时,确实如此。
是只有离开,才知道什么是故乡吧?
 
昨天纷乱忙碌,今天纷乱忙碌,明天纷乱忙碌。可是就是不能遏制小小的念头:给我三个月,让我回家,什么也不做,十块钱一个茶座从早坐到黑,还不断续水。似乎在这里,连玩,我都希望永远有新鲜的景致或面孔,可是一旦回到成都,我只想奢侈的发呆、说没有意义的话、看没有品位的都市八卦,出门前如果化妆,不是为了要见谁,只是因为大把时间挥霍不掉。中午饭以后照常被父母逼着去睡午觉,照常在篦片席上辗转反侧,把高中的日记翻来覆去的乱看—-还有那时候写的武侠小说,工工整整地誊抄在作业本上,模仿古龙的笔调,足以开胃健脾。
 
也许因为我从来—-不论在成都还是离开成都—-从来不曾真正那样成都,所以成都的一切在我的脑海里都带有神话般的光环,伊甸一般。每当我柔弱、脆弱、烦乱的时候,我的情绪总能在“成都”这两个字里找到一点苍凉渺茫而温暖的安慰。
其实也许,我本来也就只需要一个想象中的伊甸吧?
March 29, 2007

梦话

by serenq
整个上午很迷糊,觉得天地万物都遥远而模糊。
不知道哪个实验室里的谁,手机铃声是多来咪—,不知名的电子乐器的音色,总让我想起回忆这个词。好像是艺术片里响起的音乐,音乐之上该是青葱年月里的往事,辽远空旷,俱往矣……
想抒情,想胡说八道,想发呆,想任性,想四处乱走,想蒙头大睡,想颠三倒四,想地老天荒。
要做实验,要回信,要打电话,要写工作计划,要有条不紊,要忙而不乱,要天天向上。
 
三月二十九,阳光灿烂,风不大,人半瘫。
干活去。
March 10, 2007

sad sam

by serenq
inside and out
 
 
 
 
March 8, 2007

三八话八

by serenq
大家都知道,今天是伟大的三八女人节。在这个举国欢庆的日子里,我来说一下这个八的话题。在万恶的过去,三八或者八婆是一个侮辱性的词语,用来描写某些比较关心他人生活的好同学,尤其是女同学。在此我要指出,这个词语的存在,是对人性的扼杀,是对生活缺乏起码的尊重!
这个社会,是人的社会,社会的基本关系,是人与人的关系。而辩证法的经典理论告诉我们:人间正道是沧桑。这个世界处在不断的变化过程中,万事万物,概莫能外。由此我们可以推出,人际关系也在不断的变化过程中。而“人际关系将不停变化”这一合理论断,用人民群众喜闻乐见的话来说,便是:各种八卦必将层出不穷。有创造八卦的人,就必然存在聆听八卦的耳朵和传递八卦的巧舌,让我们抬头挺胸地说:天赋八权!
存在即合理。而我将进一步指出,八卦的存在不但合理,而且是一种极为良性的社会现象。生命在于折腾,社会也一样。死水般的生命是毫无意义的生命,而缺乏变化的社会,则是僵死的社会,永远不会前进的社会。所以,关心八卦,就是热爱生命,关心社会进步。一个人,如果对自己身边的人事都缺乏兴趣,是多么可怕的一件事。抛弃社会责任感不谈,对于小我来说,各种八卦可以调剂我们枯燥的生活,促进我们深度、多方面的思考问题,联络朋友的感情,同学们,八卦,是多么有益身心健康的一件事!这些年来,八卦已经顺应历史潮流,一跃成为了人民大众生活的主旋律。这是多么可喜的一件事!更加可喜的是,我们发现有很多男同学,已经摒弃了陈腐的旧思想以及对女性的偏见,高举八卦的大旗,汇入了历史的洪流。广大的八民们,让我们在新的一年里继往开来,取得更大的成就吧。
 
最后让我讲一个小故事:我学校有一位优秀的生物学教授,A女士。我某次向她询问某个技术,她指出某位学生W对此特别清楚。她见我对W是谁茫然无措,便主动提示说,是我某美女L的男友。见我大悟后,F女士关心地问:Are they married? 我想想说:Not yet。A女士于是惋惜地说:Ah, I thought they did. 随后,她以极其professional的资深八民的口吻对我说:Don’t tell them! I am just curious!
同学们,这告诉我们,哪怕一个人可以在Last name前冠以Dr.,已经拿到tenure,经常在nature上写review,俨然名校名教授风范,他/她仍然可以抛弃一切传统观念,成为八民中光荣的一员。让我们欢呼吧:八卦的新时代到来了!
 
最后请允许我用一下两句铿锵有力的名言结束全文:
八卦,是一种美德。
爱生活,爱八卦!
March 3, 2007

老照片的回忆

by serenq

都流行把老照片放上来,我不能落伍。 更多见相册~~

我妈川师毕业以后,去眉如双黛的峨嵋教书,生下了我这个重达七斤八两的晚产胖娃娃

  小时候和妈妈的合影

我自个儿~~~很神气吧。

 

一转眼我就上初中了,他们都说我爸很帅的哦~不过我。。。。

高中的时候,我是个别扭的孩子

我们四个别扭的孩子……

大学……大学宿舍的照片一直放在床头。四张傻笑的脸……不过没有permision,我还是不放了。。。。

最后,外婆。其实外婆不属于这篇帖子,关于她的往事,我始终写不出来。我大学毕业前曾经在life版上写她,终究无以为继。到现在,我唯一还能频频梦到的亲人就是她,每一个梦里,或痛哭或软语地挽留她,心里却明白她已经不再这个世界上了。。。。而她去世到如今,已经八年了。我没办法写唯心的语言,但是我希望我尽全力,能让每一个我care的人,都像油菜花地里的外婆一样笑容满面。

 

 

March 1, 2007

12:12

by serenq
电脑显示的时间,齐豫唱着一样的歌谣。生与死,与思索与否,究竟有多少区别。我想我得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