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April, 2007

April 27, 2007

结婚,离婚和吃面

by serenq
下午看DP blog时候对某句话有了感叹,联想到这两周我电脑里骤然增加的许多不超过三页的小说开头,跟闺蜜刘兄有了一下对话:
 
QIAN….连续早起,失魂落魄中 says:
写一个小说就像经营一场婚姻,开始是靠爱情,后来是靠毅力。有些人不堪忍受没有爱情的婚姻,于是趁早离了婚。
jjliu–惆怅旧欢如梦//还有人记得我农历生日,太感动了。。。 says:
嗯,回吧回吧
jjliu–惆怅旧欢如梦//还有人记得我农历生日,太感动了。。。 says:
哈哈哈
QIAN….连续早起,失魂落魄中 says:
我看到这句的时候感慨阿
jjliu–惆怅旧欢如梦//还有人记得我农历生日,太感动了。。。 says:
呵呵
QIAN….连续早起,失魂落魄中 says:
如果说以前我还能结了婚然后离婚
QIAN….连续早起,失魂落魄中 says:
现在我那点可怜的热情最多够我试婚
QIAN….连续早起,失魂落魄中 says:
同居个两天就不耐烦了
jjliu–惆怅旧欢如梦//还有人记得我农历生日,太感动了。。。 says:
哈哈哈
jjliu–惆怅旧欢如梦//还有人记得我农历生日,太感动了。。。 says:

QIAN….连续早起,失魂落魄中 says:
而且试婚的时候也没对这relationship抱有任何幻想
jjliu–惆怅旧欢如梦//还有人记得我农历生日,太感动了。。。 says:
我因为估摸到我的没有毅力,所有试婚也不试。——我还是负责的嘛,哈哈
QIAN….连续早起,失魂落魄中 says:
哈哈
QIAN….连续早起,失魂落魄中 says:
我现在写东西的感觉,很像我很早以前写过的一个blog
QIAN….连续早起,失魂落魄中 says:
那个晚上我不是很饿,但是我嘴馋,我就想吃一碗面
QIAN….连续早起,失魂落魄中 says:
我知道我吃不下一碗面,也知道其实我不饿所以可能那碗面吃得不会很爽
QIAN….连续早起,失魂落魄中 says:
但是我不吃我又不甘心。于是我终于下了一碗面
QIAN….连续早起,失魂落魄中 says:
然后顺理成章的没有吃完也没有觉得很好吃
jjliu–惆怅旧欢如梦//还有人记得我农历生日,太感动了。。。 says:
。。。。。。。
QIAN….连续早起,失魂落魄中 says:
但是我起码掐死了一个欲望
jjliu–惆怅旧欢如梦//还有人记得我农历生日,太感动了。。。 says:
。。。。。。
QIAN….连续早起,失魂落魄中 says:
不掐死它,它会一直在那里探头探脑唠唠叨叨,很烦
jjliu–惆怅旧欢如梦//还有人记得我农历生日,太感动了。。。 says:
汗。。
QIAN….连续早起,失魂落魄中 says:
同理,以前我写小说的时候,都是有很强的写作冲动—-我觉得我不写我就啥都干不下去,虽然也可能很快就没冲动了
QIAN….连续早起,失魂落魄中 says:
现在我没有冲动,但是有一些很烦的欲望,所以我的写点东西恶心自己掐死欲望
QIAN….连续早起,失魂落魄中 says:
最近n个开头都属于这种情况
jjliu–惆怅旧欢如梦//还有人记得我农历生日,太感动了。。。 says:
。。。。。。
jjliu–惆怅旧欢如梦//还有人记得我农历生日,太感动了。。。 says:
我靠,介个。。以前有感情,现在只有欲望了。。。
QIAN….连续早起,失魂落魄中 says:
哈哈
QIAN….连续早起,失魂落魄中 says:
以前是冲动
QIAN….连续早起,失魂落魄中 says:
现在是痒痒
jjliu–惆怅旧欢如梦//还有人记得我农历生日,太感动了。。。 says:
嘿嘿
QIAN….连续早起,失魂落魄中 says:
还有,在我吃面的那个晚上我也跟你感慨了一下
QIAN….连续早起,失魂落魄中 says:
然后你郑重告诉我:我这纯属吃饱了撑的
jjliu–惆怅旧欢如梦//还有人记得我农历生日,太感动了。。。 says:
??真的??
QIAN….连续早起,失魂落魄中 says:
精辟至极
jjliu–惆怅旧欢如梦//还有人记得我农历生日,太感动了。。。 says:
如今我怎么没有这见识了。。。
April 10, 2007

实验要垃圾,人要郁闷,由它去吧

by serenq
估计等我屁挨着地的时候我会成为天下第一没心没肺的人。。。。
 
真得这么值得那么多人讨论嘛。。。。谁告诉我。
April 6, 2007

表扬自己~~

by serenq
昨天从早九点做试验做到晚九点,其间还上了门TA课。中间只花了二十分钟吃午饭,二十分钟吃晚饭。
今天从早九点做到晚七点,简短午饭后奔忙在三个显微镜之间,没有喘息的机会。不管结果将会多么垃圾,我也要鼓励自己这种前仆后继日复一日飞蛾扑火的精神~~~
 
待会出去吃饭,耶~好好犒劳自己。不过周末还有好多RCEF的事情。
April 6, 2007

梦里的外婆

by serenq
早上梦到外婆,又一次。再也睡不着,爬起来写几个字,然后去学校吧。
 
其实我经常梦到外婆,梦的情节都大同小异,不过是我带着一点点欣喜如何与外婆—-往往还有其他亲戚—-相聚,但又随时担心会失去,到梦的最后,就越来越明白其实已经失去,然后醒来,总是欲哭无泪。
 
这个梦里,最初也是许多亲戚相聚,在我父母的某处房子里。外婆在一个小房间里自己看电视。我在外间被父母叫起来,说聚会要散了。于是聚会就散了,父母要去远方旅行,吩咐我好好安慰照顾外婆。我于是落到亲戚队伍的末尾,大姨爹已经在那里照顾蹒跚的外婆了,我也过去,送外婆去她住的地方。
外婆住的地方是个典型的成都独院。事实上外婆也许从来没有住过这样的地方,起码在我出生记事,不,在她五十多年前离开成都之后,她就再也没有住过这样的地方了。那个独院里有一溜瓦房,房分三间。那是个星期天的下午,成都冬天的天空总是灰蒙蒙的,房间里也到处是线条光泽又冷又硬的摆设。我扶着外婆进屋,外婆责怪我说在聚会的时候,那么冷,我也不知道给她找双棉鞋。我很自责,立刻说:“婆婆你当时要是说一声就好了,我这人真的有时候想不到,但是只要你说了。。。。”同时我掏出圆珠笔把棉鞋两个字写在手背上,提醒自己回家就找两双送过来。
在外婆住的地方没有呆多久,我就告辞要回学校。但告辞前,我跟外婆说我晚上去她这里吃晚饭,我觉得外婆会高兴。我问外婆什么时候合适,外婆说七点半吧。我想七点半挺晚的,应该是吃饭的时间,于是我说我六点半到七点过来,饭前好陪陪外婆。这是心里有个声音好像在说:你早干什么去了,为什么不经常过来?我于是对外婆说我这一阵子确实太忙了,但以后会经常来看看她的。心里还想着待会儿最好开车去实验室,不论实验做完不做完,一定六点半过来。于是外婆送我出门。
出了门我就觉得悲凉,靠在门外街对面不远处的一个石狮子上,愣愣地迈不开步子。没想到外婆出来倒垃圾,看到我,就对我喊,叫我回去。我连忙起身要走,没想到外婆突然回头过来说:“今天晚上,我请你去吃“此间人”吧”。梦里,这好像是一个外婆住处的饭店,专营老成都的菜。外婆说:“你早一点过来,我把我小时候吃过得都给你点一遍,你不早点过来恐怕吃不完啊。”我连忙答应,目送外婆远去。那一刻我泫然欲泣,其实外婆是想我去多看看她,陪陪她的,只是她没有说过罢了。但有这一次,你看她那么高兴。写到这里,鼻子也突然酸了。
我也往回走,一路上想哭,梦已经到了末尾,心里愈发明白,其实我是不能再见到外婆,和她一起去吃她喜欢的成都老菜。我也不能—-我此生中也从未—-对她好那么一点,为她带两双棉鞋,陪她说话,逗她开心。我甚至从未搀扶过她,从未亲热地承欢膝下,我和外婆的那十来年,从我出生起到高一,都在锅盘碗盏的磕碰里冰冰冷冷的过去了。外婆是个感情不外露的人,或者说是个刚强的人,她也从未像其他祖辈一样娇惯我,我记忆中更多的,是我犯了错误以后她如何训我。小时候我最怕的就是她生气,有时竟至于整个春游的高兴不起来。但是我也记得,在我爸不给我零花钱的时候,我是从外婆哪里要到了钱去买某本关于武侠小说的书。我还不懂事的说我有了钱一定还你。。。
我在这些方面有点像外婆,自幼不会说那些体己话。我妈也是。但是是到了现在,才知道这些俗套都有多重要。屡屡在梦里,好像想要对外婆在重新好一次,其实只是些碎片般的好意,并在那个时候,心里是无尽的恐慌,因为知道外婆要走了,要见不到了,要失去她了。平日里忙乱于实验和各种杂事,像一只被逼上灯台的老鼠,只恨不得自己长于铁人三项,对自己能狠一点,再狠一点,哪怕到了梦里,还想着要怎么把下午的实验好好安排,但也想着,不论如何要早点去吃晚饭。。。
已经不能再写,我也不长于这类的抒情,就想不长于掉泪一样,总觉得太过难受而别扭。唯一的安慰是,做了这么多关于外婆的梦,这是唯一一个,梦里的外婆让我觉得她是高兴的,而且这高兴,是我的功劳。虽然只是这样微不足道并且最后也未能践诺的一点高兴,总是给我一些苍凉遥远的安慰吧。我必将要在这个世界里忙碌地活着,承受各种压力、挑战、欢乐和悲哀。我马上就要起床,找纸巾擦干眼泪擤掉鼻涕,带着午饭去学校。但是我也会把这些年梦里梦外所明白的一切牢记在心里,尽我所能把哪怕一点点欢乐带给那些还在我身边、或来到我身边的人。希望外婆在另一个世界里,知道我这一切,会更加高兴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