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June, 2007

June 30, 2007

图说锦里

by serenq
大约作为成都人,去锦里这样所谓骗外地人外国人钱的地方,是有点可耻的。但我却喜欢这个地方,喜欢它的拥挤、喧闹、缤纷、鲜活、生动。成都的文化,本来就是市民的、嘈嚷的、胸无大志、俗不可耐的。
谁跟成都玩高雅,我跟谁急……
 
大门 
 
 
三国娃娃 
 
 
 葫芦 
 
 
皮影戏
 
酒坛
 
串串香
 
 
豆腐皮卷
 
夜幕
 
June 29, 2007

成都,成都

by serenq
飞机飞过连绵的云海,就看到了成都。
近郊绿得可以掐出水来,丘陵一片一片,围着涟漪般的梯田。形状各异的水塘里,挤挤挨挨,全是荷叶。我忍不住伸长了脖子打量,贪婪得好似头一次坐飞机的小土妞。心里止不住莫名的骄傲,并一丝丝的紧张,仿佛要去见数年未曾谋面的old flame。家乡是一个迟到的概念,但大约,就该如此吧?
晚上整理书柜,翻出些以前暑假里的旧货,岁月像蜗牛拖着涎水爬过肌肤,彼时的鲜活水灵,一经干掉,就剩下细细的皱纹。
June 12, 2007

老板走了,实验室空了

by serenq
我的心,早就飞了……
今天老板带着老婆,闺女儿,小子回中国了,据说要去九寨沟等一干胜地。我早上十一点到了实验室,看到老板的办公室和我的办公室的门都紧锁着……话说我办公室里五个mm,毕业两个,另一个去东海岸参加college reunion,另一个近日来不知所终,就只剩下了我一个,坐在漂亮的大窗户旁边灌水。
老板走了,实验室就安静了很多。大家走路做事都带着若有若无的微笑,一副随时都回消失的样子。不瞒大家,我今天来实验室的唯一目的就是为了确定老板已经走了,过不多久我也会自动消失掉的……实际上,早在两个星期之前,我就以“要回国”为由没有开始任何新实验了,更实际上,从过完qualify之后我就只做了一个实验,因为其结果非常之好,我毅然决定不再做别的实验,要把好心情一直保留到国内~
多开心啊多开心~~~~~~~
June 11, 2007

Wash me

by serenq
我的车车是个小黑车,很容易脏。想着要回国了,就任它脏得不成样子,懒得擦它。
刚才去车里拿瓶水,惊见有人在后车厢上用手指写了"wash me"两个大字……瀑布汗。
想了想决定不管它,说不定有人实在看不过去帮我洗掉。或者回来一看全身都是“wash me”的字样,大家用手指帮我擦车,多细的活……
 
但是我还要不要开着它去买东西了呢?这是一个大问题……
June 9, 2007

中午吃啥?

by serenq
从起床开始,就开始思考这个问题。很严肃,很认真,很痛苦。
 
站在衣橱前面挑牛仔裤:去巴人吃红烧牛肉面吧?
– 不行不行,马上就要回国了,两块钱一大碗,在这儿吃真没出息。开始挑上衣。
穿好衣服照镜子:要不去大华吃168吧,台湾小点貌似不错。还可以把西洋参买了。
– 都中午了,那么多人,一个人吃会不会很怪阿。拿出一对耳环戴上。
走入洗手间开始刷牙:没关系吧,我吃我的他们看他们的……
– 不行不行,中午去停车一定很麻烦。上次停的那个破地方,我撞了三次树丛才倒出来。把毛巾搭回原地,走出洗手间。
开始细心的抹防晒霜:要不然去大华对面那个花嘉丽吃牛肉粉吧,没有停车问题,也不会碰到什么人。
– 牛肉粉有啥好吃的。这周都吃过两次了。还要开那么远的车……眉毛有几天没管理了,修修。
师兄在msn上:先聊聊天吧,反正时间还早……把小镊子扔在一边。他要去food court吃饭,我要不要也去凑个热闹?
– 算了算了,那地方没什么可吃的,除了炒面,就是牛肉粉。ft,又是牛肉粉,我跟它较上劲了?不行不行。还是先修眉毛再说。
重新拿起小镊子:哎呀,要不自己弄点吃的吧。放下镊子走到冰箱前面。
– 看着一盒盒的剩菜就没胃口啊。你说人咋就这么怪呢,刚做好的时候多好吃啊,一进冰箱怎么就看着这么难受呢。走回房间开始考虑今天穿哪双鞋。
此时,大半个小时已经过去,我头脑里乱成一团,比参加任何考试、完成任何任务都要更加忙碌。我简直要绝望了,我中午要吃啥,这个问题为什么是个死胡同呢?不,它不是一个死胡同,它是一个迷宫,充满了分岔和挑战,我已经走得精疲力竭,只想一头瘫倒,昏迷不醒。
 
此时,一缕亮光突然照进了黑暗的世界(背景音乐:东方红,太阳升……):kao,我上次吃的那张60块钱的parking ticket居然没有argue下来,出去吃啥饭,在家里好好待着吧!!
二十分钟以后,我面前放着一个只剩面汤不剩西红柿和鸡蛋的大碗,开始写blog….
 
现在要出门去Carlsbad买东西啦。可以沿着101开过去,看看一直想看的海景。yeah!
June 8, 2007

High Ring

by serenq
都不许说我土哈,我刚从人家blog上看来的。就是一种高频的声音,只有年轻人才听到到,adults一般听不到。这是因为人的听觉系统会慢慢丧失对高频声音的敏感性——人老了,耳朵就背了。于是很多学生把它拿来做手机铃声,这样上课的时候老师听不到,他们却听得到。
我很紧张地点进去听了一下,很明显嘛!很刺耳嘛!哈哈,原来我还嫩着呢! 不过以后不听了,要是突然有天发现自己听不到了,得多伤心啊。。。
连接在此:High Ring
你听得到吗?
June 8, 2007

yy

by serenq
今天实验室里两个mm答辩,一个是master,另一个是phd。这两个events中间夹着我的ta course的最后一节课,让我的下午显得异常充实,掩盖了实际上我的无所事事。
两个答辩之后,照例有lab party。爬梯完了,回到空空荡荡的办公室,还不争气地伤感了一下——我旁边和后面桌子上的那两个sweet mm真的要消失掉了吗?好像我们一起抱怨research的景象还在昨天一样。不过这是一个graduation season,那么多人都在辞旧迎新,似乎我应该为他们高兴才对。
走路回家的时候,神经元不听话地fire,总幻想自己毕业那一天。虽然知道很遥远,但是还是禁不住地要梦想一下——连figure都没有几幅呢,倒开始想acknowlegement了!真受不了自己。
好了,还是听从味觉的召唤,多想想回国的腐败事业吧!
June 6, 2007

quick updates

by serenq
还有一个半星期就要回国了,觉得各色新鲜热辣的食物都张开双臂,向我热情挥动,还有满街衣香鬓影,不迷失,不成活啊。
忆苦思甜一下
今天中午做了个lab meeting,本来觉得几乎一模一样的slides,上周才跟committee member讲过,这次总不用再准备了。结果发现有没有那半小时的go over真不一样,好几次忘掉下一张slide是啥,好在我能随机应变,应付informal的lab meeting也算差强人意了。
lab meeting之后忙着去TA的课,已经晚了,怕迟到,一路跑着去,结果他………………的,居然被一根树枝绊倒,结结实实摔了一交,蹭破左手手掌一块皮,疼得我整节课都龇牙咧嘴。新买的白裤子也蹭上两道污印,心疼到死。本来就对这学期ta无比痛恨的我更加掀起了滔天怒潮,好在……这是我最后一个ta了。
上完课,回到实验室,找块创口贴贴上,突然很想出去吃饭。可是饭友兼师兄今天面试,我琢磨来去,回想起某朋友一人去吃早茶,没有一辆小车光顾他的惨剧,把msn名字根据他的对悲惨往事的叙述改成“我想出去吃饭,但是不想变成loser show”,然后回家煮面条。唯一可以安慰的是我做的西红柿煎蛋面永远美味……
天气永远阴霾,温度永远低迷。谁能告诉我南加的夏天在哪里啊在哪里………………为我衣橱里闷死的短裙默哀。
 
希望下一篇blog是思甜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