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October, 2007

October 28, 2007

日落·两年

by serenq

今天傍晚回家,刚开出校园就瞥到车窗外的落日景致,当真是镕金炼玉。连忙打了U-turn回去,停了车。拿出小傻瓜相机,生怕误了美景——落日时分就那么十几分钟的光景,小跑步到了Scripps Reserve。今天落日真美,虽然天边有云,看不到太阳入海的瞬间,晚霞却分外好看。太阳落下去的那一片,是金红色的云层,云脚曲曲折折,全勾上了金边,看去好像细小的锯齿,一层层咬合在一起。太阳再埋的低些,天顶出现了粉色的轻云,被风吹得高,形状又极洒脱,像写意画里舞女的裙脚,灰色的海面也抖落了一层淡淡的粉色。轻云下是La Jolla Cove,暗暗地立在那里,再近一点,Scripps的Pier直伸到海里去。

100_1888

100_1904

看了一阵,天就黑了,La Jolla down town亮起了星星点点的灯光。慢慢走回去,整个悬崖上就剩我一个人,听得到远处暗里不知名的鸟儿,此起彼伏的啁啾声,格外安静了。

还在悬崖上捡了一个白色的锥形螺:

100_1928 

回家后翻看照片,发现上一次在这个悬崖拍日落,恰好是两年前的今天。那天没有云,斜阳一片灿烂,滑翔的人在灌木丛的缝隙里慢慢飘过去。

100_0410

两年。

October 22, 2007

南加的火

by serenq
今天圣迭戈又起火了。下午在实验室就能闻到BBQ的味道,老板去窗口探望,回来跟我说:Good news, I’ve not seen any flame yet. 我一边晕倒一边心想你老人家要看到火焰我们也就只能蹈海了,他又接着说:you may see some at night…我人事不省地栽倒……
 
想起来四年前,刚刚来SD,还是不折不扣的小猪一只。住在离学校和人群很远的地方,每日靠从来不准时的公交车上学,爱热闹的我差点精神失常。那个时候也遭遇了一场大火。星期天早上起来,还觉得早呢,结果都十一点了,昏黄的日头照着院落里飘落的灰烬,房东对我说:准备一下细软,咱们逃命吧!(其实不是逃命,只是空气真的太差了。)那天我第一次去了Torrey Pines beach,觉得很美,可是我在车后面一直努力读着第二天要上课讨论的文章,最后也没有读完。
晚上接到信,说闭校了,所有课程取消,那个激动啊。但是闭到第三天晚上,我只能无聊到围着住地附近的小喷泉散步,半疯状态的我不断哀号:上课吧,求你了~
 
火灭了,第二年,04年的秋天,我去Julian hiking,和一大堆不认识的人。路上很多黑色的树干挺立在枯黄的草里,同行的摄影人在说太阳直射的光柱会多么好看。那也许是让我最impressive的一次活动,原来在最黑暗的时候还有这么好看的景色——there is always something outside can bring your inside firing.
 
其实mesa的树干,也给那场大火熏得漆黑,一晃三年过去了,还可以看得到隐隐的痕迹。
October 21, 2007

血淋淋的修奥夫:鸡蛋煎饼

by serenq

我的早饭一直是个问题,以前起得晚,不吃,现在起得早了,到中午就饿得心慌。最开始喝一杯蜂蜜柠檬水,哪儿够啊,还是心慌。于是加一个煎鸡蛋,不行。终于学会了鸡蛋煎饼,我的早饭解决了~

100_1882

做法:

一大勺面粉,加水,加葱花,加一点盐,调匀。

锅里放一点橄榄油烧热,把面粉倒下去,要均匀地倒成一个圆——我是倒不出来的,面调得不够稀,手艺也不好,不过吃起来方的圆的也没啥区别啊。嘿嘿。

煎好了一面就翻过来,煎另一面,同时打一个鸡蛋。把蛋液均匀倒在面饼上——我做的面饼小,蛋液经常流到外面去了,所以边子特别好吃!

蛋液比较固化了,就再翻一次,煎蛋的同时,我在朝上的那一面上抹上红油豆瓣——从煎饼果子那里学来的,其实我以前吃的鸡蛋饼都是没有抹酱的,要是不喜欢就不用抹了。

煎好起锅!喝着热热地、酸酸甜甜的蜂蜜柠檬水,吃一张香脆的鸡蛋煎饼,真是人间天堂啊~~~~~

October 21, 2007

Fall Color

by serenq

周六去Palomor Mt hiking啦,大家都赶快去我的相册里看黄叶子吧。。。

按:“看两片黄叶子也值得激动”——见惯漫山遍野红叶的人们bs地飘过……

100_1852

100_1868

October 13, 2007

还有多少时间可以浪费?

by serenq
答案是零。不过不是励志,而是煽动玩乐。
这几天在看游记,有那么一刻手撑着桌子往后一倒,心想:md,世界上这么多好地方我没去,我前些年都干啥去了?!
小的时候跟着老爸走南闯北,颇去了一些地方,可是上大学之后呢,来美国之后呢?虽然去过的地方也不算少吧,但也不多,而且都是周围的景点——可与此同时我也没有努力工作啊。我像被一道闪电击中:我的时间哪儿去了?
总是抱怨大学放错重心,让青春虚度。可是近些年总是没有借口了,这才知道,其实人的惰性是惊人的,一旦熟悉了周遭的事物,已有的生活style,就很难想到去改变。虽然,我也改变了一些,慢慢的——我还选了science writing的课呢,我还在学自由泳呢,我还去听teamwork的讲座呢。。。但是那些花在范米利上的时间,花在发呆闲聊上的时间,花在赖床上的时间,还是洋洋可观啊。在各种大坑中一晃,我来美国四年了……
好了,不要抱怨了,从现在开始面朝大海,努力盘算积极生活吧!
October 11, 2007

迟到的观后感——色戒

by serenq
上周五去看了向往已久的色戒。引用别人说过的话:虽然期望值已经很高,却不让人失望。
张的这篇小说,大约三年前第一次读,当时就印象深刻,因为读起来太累,比英文还累(知道我英文阅读有多差的人才能体会到这句话的感叹号)!太多暗线和细节,语言又精减,逻辑和层次需要一次次翻到前面去寻找。哪里是在读小说,简直是在读paper。当时看到结尾,还有些淡淡的心惊,心想:“是了,当然也只有死路一条,在张的笔下。”看电影之前,还特意找来重读,所以看电影的时候,小说字字句句都情不自禁浮现在眼前,李安添加的内容固然显眼,改变的就更加显眼。
最重要的改变,该是那个戒指的由来了?
张的小说里,是王佳芝自己提出要去珠宝店修耳环,易逢场添戏,要给她买个戒指。还特意写明陪欢场女子买东西,他是老手。看戒指那短短一刻,不知怎么王就看出了易的“怜爱神气”,并得出“他是真爱我的”的结论。当然张没有兴趣写那个“怎么”,也许她要说的,就是没有“怎么”。而李安的电影里,却成了易给王的一封密信,要她送给珠宝店老板,这活脱脱是情侣间的气氛了,甚至有些小儿女情态。再加上王唱过小曲后两人紧扣的双手,李安就差没有在王的脸上写出“我爱易先生,因为他也爱我”这行字了。为了说服观众,还特意增加了梁朝伟独坐空床泪盈于睫的结尾,为全剧的升华奏响了高昂的尾声~
另一个让人注意的情节,就是那枚毒药了。笑,李安还真怕王脸上没刻上字啊。吃药是死,吃枪子也是死,但是枪子是你给我的了断。女人一爱得蠢了,就爱玩猜猜看的游戏,猜错了还要做出绝然或被虐的姿态——其实不论怎么做,怎么挺胸昂头,姿态已经够低,低到尘土里,开不开花也是被人一脚踏上来吧。成泥成尘,谁稀罕那香呢?
 
一场色戒,在李安手下,成了一场不折不扣的情戒——再多的情色内容也只是偏义副词。
必须强调:虽然在调侃,完全没有责备李安的意思,实际上电影很好看,叙事流畅,情感真实——区别,就在这个真实上。在张的笔下,王最后的行为,是一场更无谓,恐怕也更自私的冲动(除了为她心里那一刻突如其来的爱意,并没有别的凭据),而到了李安的电影里,就变成了明显的回护和拯救,对她的爱人。张的小说,是一场荒诞戏,只把开头结尾呈现给你,让你自己去想,去解释,去填充,至于哪一种解释填充最好,她并不关心,因为那只对你有意义;而她自己的解释,只对她有意义。她那种荒诞的冲击力,是这篇小说最大的财富之一。而李安对此的解释和填充,成了我们眼前的这部娓娓道来的电影,让那些突兀的开头和结尾,闪烁着温情的粉色睫毛,一点也不显得荒谬了。
这也是李安的贡献吧,张爱玲叫着戒,终究没有仔细说要戒什么;李安的演绎给戒字前面加上了一行大字:男怕入错行,女怕看错郎。Wink
 
说点人民大众感兴趣的,船。
我觉得色戒的床戏一点都不turn on,怪不得有人说太真实呢。我觉得倒不是因为太真实,而是整个电影的流势在那里,很难想象有谁就把着眼点放在船上。我本来觉得后两场床戏有点太redundant,但是看到有个id说前一场还是梁数次掐着汤的下巴,后一场汤就能拿枕头蒙梁的眼睛,“为所欲为”,展现了两人感情的进度,觉得很有道理。看样子我鉴定船的时候离专家还很远,无比惭愧中。
第一场床戏太搞笑了,wsn问mm要不要喝点的时候,全体笑场。
 
再说点人民小众也许感兴趣的,暴力。
偶继承一向对血腥镜头的传统——没有聚焦,但不用聚焦也知道是怎么回事,有人说这是少男到成人的洗礼,我觉得这是瞎掰。这完全展示了少男如何只能成为千老少男,充其量进一步成为wsn(哪怕他是王力宏那样的帅锅):冲动、发泄、不问后果,群起而攻之,JUSTIFY THEMSELVES ALL THE TIME. 难怪三年后被捉住以后,没用什么刑就招了,歇斯底里的口号和标语是不会让人成长的。
 
最后说点美女们感兴趣的,王佳芝的睫毛,很明显是细心修剪过,鼻梁处的短,眼角处的长,往上那一勾让眨眼睛的时候显得特别妩媚。偶很土哈,以前只见过这么画眼线的,没见过这么用睫毛的,很受教。
October 1, 2007

snorkeling!

by serenq
话说远涉重洋的彼岸猪在SD守着大海住了四年,居然从来没有去浮潜过,难怪某中学师兄对我大摇其头,心中一定为我不值。今天我终于有机会去浮潜啦~~~~
早上美女yy来pick up我,谈话间发现两个人都是游泳菜鸟,都没有snorkeling过,都抱着“看看好不好玩”的心情,顿时大生亲切之感。到了上次kayak那家店租了gears,换上wet suit之后坐在车里,觉得那叫一个热啊……好容易在La Jolla Cove找到了parking,走到海边。远远就看见清澈的海水,阳光下波浪的纹路一丝丝映上海底黑色的礁石,别提心情多好了。大家在草地上集合,就拎着家当走下沙滩去。今天潮涨得很高,连楼梯都被淹了,浪头也高,还没下到底,一个大浪打来,把茶美女吓得尖叫。Wink
我们一行六人,加上已经早到了的两人,共有四个新警察,都是女生。师兄对我们进行了一番培训,主要是如何呼吸,我刚衔上那根管子只觉得胸闷气短,可难受了,过了好一阵子才适应过来。在大家“下水下水”的劝说下,我和另两个新警察仍然站在沙滩上畏缩不前,耳边却传来另一个新警察已经随老警察们游向大海的消息,心里痒痒的,却又克服不了对浪头的恐惧。
终于老警察中的一个,也是俺的老乡(一定要鸣谢的),向我伸出热情的双手,手把手的……把偶拽下了水。在几回挣扎之后,我发现脚蹼很碍事(还不习惯呢),就把它们摘了。教练不停的鼓励我:“平趴着就浮起来了”,我心一横,等浪头一过就趴上去,居然真的漂起来了(我知道汗,作为一个会游泳的人不该说这样的话……),而且并不觉得颠簸。试着划动手脚,调整呼吸,往前游了几米,那时的感觉真是好啊:好多年没有游过泳的我,居然在大海里找到了那种自由自在的感觉!
再往前游了几下,看见一条银色小鱼,有点小得意,回头奔教练而去,受到了很大的表扬。虚荣的我,立刻向其他两个新警察吹嘘我看到了鱼~~
再适应一阵子,就敢游得稍微远些了,虽然管里进水的时候还是会慌,有几次也会吐掉管子直接游回岸边,但是渐渐的能够看到浅黄色沙石和黑色礁石的分界线,水底自由飘荡的水草,水草里大大小小五彩缤纷随意穿行的鱼,还有太阳射向水底的光柱,虽然只是对海底世界一个粗浅的不能再粗浅的窥探,已经足以让我兴奋异常了。可惜似乎稍远一点,可见度有些下降,而且我也胆小,没有往更深处游,只是在礁石上方几米的地方盘旋。
游了几个来回,还是没有机会和兴趣再试一下脚蹼,但是初步的成就感已经让我非常满意。后来因为水太冷,和mm们上岸了,心里想着:下次什么时候再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