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November, 2007

November 29, 2007

我在墨西哥(七)好聚好散

by serenq

今天下午两点多的飞机离开,所以没有什么安排。早上睡到八点多起床,还很没品位的在床上上了会儿网。等出门时已经九点多,打算坐公车去hotel zone看看豪华海景旅馆,顺便找找LP封面上的那个Chac石像。今天天气格外晴朗,一下车,阳光便照得我眼花。所谓hotel zone,是修在一条细长海堤上的栉次鳞比的旅馆,并没有什么吸引我的地方。LP上说,Chac石像在一家Sheraton的范围之中,按地图下了车,左看右看没有Sheraton的影子,去问了问,才知道那家旅馆早已不存在,现在只有一片废墟(不知道是不是拜05年飓风所赐)。我还不死心,顶着烈日走了很久,看到被铁丝围住的废墟才死了心。

没奈何,原路回到downtown,坐在一家小店里点了一份Ceviche,就是在柠檬和西红柿汁里腌好的虾与鱼肉,倒是十分新鲜。我又照例点了一瓶啤酒,眯着眼睛看着外面的太阳地,悠悠然地想着这几天的遗址、海滩、阳光,就算是vocation最后的放松吧。

走回旅馆check out的时候,看到路边这几天来天天经过的一家旅店,外面的雕塑是一只穿石环的海豚。想到第一天初见的Tulum的惊喜,一晃,就要回家了。

100_2376

——————————————————————————————

最后再唐两句。

这次旅行,虽然开头很不顺,但后来基本是按我的计划进行的,甚至一些汽车的班次我都事先看好了,事实证明,虽然计划赶不上变化,但有好的旅行计划非常重要。LP的书果然不负盛名,内容详尽,但是里面也有不少错误,譬如Tulum的门票是45peso,不是45美元(-_-bbb),还有Cancun机场和downtown之间的出租,哪怕在机场外面,也已经涨价到十来美元,再也没有5刀的好事了。不过瑕不掩瑜,真是一本好书。

我此次对墨西哥人留下了极其良好的印象。我不会说西班牙语,他们总是很好脾气地等着我比比划划,如果有人在旁边凑巧懂一点英文,一定会凑过来帮忙,最后大家达成理解时,他们好像比我还高兴(汗,跟我说话真的是折磨吗……?)。而且我也没有发现因为我是外国人,语言不通就欺生的现象,尤其是在Merida,他们看到我,总是很热情地跟我打招呼,微笑。去小店里逛,不买东西走人时,老板从来没有给我过脸色或者白眼,总是笑嘻嘻的跟我说gracias。再加上满大街的啤酒和音乐,墨西哥人给我的感觉是乐观、友好、热情。看到他们高高兴兴的笑脸,心里也是暖洋洋的。

这次去的两个城市Cancun和Merida,治安都不错,起码晚上(10点以前)走在街上不会觉得害怕。

作为第一次独自旅行,我算是尝到了各种酸甜苦辣。回头想来,都是很有意思的经历,包括被堵在墨西哥城的那个沮丧的夜晚。独自旅行的好处是时间机动灵活,一切从自己喜好出发,不用担心别人的感受,而且有些可贵的感受和情绪,非独行不能体会。但坏处当然也是显而易见的,譬如碰到问题时没人分担(当然也没人跟你互相埋怨)。不过总的来说,对于酷爱旅行和新奇事物的我,这是一次圆梦的出游。

Advertisements
November 29, 2007

我在墨西哥(六)碧海绿岛

by serenq

这次旅行,我早早定下了两个明确的主题,一是看玛雅遗址,二是享受美丽的加勒比海。前者容易,因为附近著名的遗址就是那么几座,只需要对症下药的计划行程。玩海却不容易,因为那么多snorkeling的tour,究竟参加哪个,实在让人费思量。最后确定了鸟岛,有几个原因,首先是Isla Contoy作为众多鸟类的栖息繁殖之地,受国家保护,每日上岛人数不超过一百,绝不会出现人山人海的奇观;其次是这个tour包括在珊瑚礁snorkel,在鸟岛自由活动,和鲜鱼烧烤的午餐,听起来既新鲜,又包括了我所感兴趣的所有元素。事实证明,这一决定非常正确,鸟岛之旅,无比难忘。

清晨七点半左右,我坐出租到3km外的海港Puerto Juarez,乘七点半的船去Isla Mujeres(渡船每半小时一班)。还没上渡船,先看见美丽的加勒比海,按捺不住激动的心情,先咔嚓了一张。

100_2302

在渡船上层坐定,船在音乐声中慢慢离港,二十五分钟后,到达Cancun东边的小岛Isla Mujeres。这里旅游业已经颇为发达,一出海港便看到街道、商店与滴滴作响地汽车,让人皱起眉头。走了不到五分钟,就找到了我订tour的fisherman’s Cooperative(LP上有提到),他们不收信用卡,我只好找了个人陪同我一起去ATM取钱——之所以找人陪同,是怕ATM没有英文,我一顿乱按,会导致银行卡被吞。这个tuor,550peso,大约五十美元出头。

付了钱,离开船时间九点还有一阵子,我照船老大的指点往东走了三个block,看到了美丽的白沙滩。在沙滩上捡了些小贝壳,和两块珊瑚石,阳光慢慢变得强烈。我走回去了路上,驻足在一家咖啡馆,买了块大cookie当早饭,看着别人杯中香浓的咖啡,吞了不少口水。回到码头,又等了好久,终于人都陆陆续续来齐了,船员们也将饮料、水果、食品等物一一搬上小船,我们乘风破浪地出发啦。

确实是小船——最多只能容下十二名乘客,船长站在船尾,手握船舵,我因最后上船,反而坐在最船头,海风迎面扑来,不一会儿,我们就置身在碧蓝海水的包围中了。加勒比的海水,蓝得深浅不一,蓝得花样百出。有的地方浅,近于柔绿色;有的地方又深,宝石蓝一般。不同的颜色拼凑在一起,煞是好看。我最初不解为何相邻的海面会有不同的色彩,后来慢慢发现这一带海水尚浅,水质又清澈,如果海底长了水草或有珊瑚礁,颜色就深;如果没有其他东西,则是平坦的白沙底质,颜色自然就浅了。我们的小船越开越快,船身分开碧水,雪白的浪花飞溅出去。今天的海面不算平静,小船开始颠簸摇晃,让我惊喜连连。往东看,总能看到海中央一条白色的潮脚,以及偶尔露出水面的黑色礁石。后来有人告诉我,这一线珊瑚礁,是世界第二长,从Isla Contoy开始,一直拉到中美洲,而世界第一长的珊瑚礁,在澳大利亚。

开了一会儿,我们的船于一条小渔船相遇,渔民扔过来一条长足有一米多的大鱼,船长对我们眨眨眼睛:"Your lunch!"

一个小时以后,我们的船停在珊瑚礁边数十米处,船长示意我们snorkel的地方到了。我换好装束,迫不及待地跳下水去。水并没有想象中的温暖,而且浪头不小,我游了一会儿,觉得太累,遂找船长要了串捆在腰上的泡沫,重新入水。虽然今天的水并不清澈,但还是可以看到海底各色的珊瑚,还有高大的紫色掌状水草,不知道是何物。透明的海葵开开合合,墨绿的水草随波逐浪。可惜没有看到什么鱼,让我有些失望。游了一个多小时,船员号召大家回船,船上已经给大家准备好水果,有西瓜、甜橙和木瓜,都非常美味多汁。我一边贪婪的吃着水果,一边往身上补防晒霜——现在已近正午,阳光猛烈起来了。

开了不大一会儿,北边的小岛越来越清晰,我们的目的地要到了。

100_2318

刚一近岛,就看见无穷的水鸟站在灰黑的礁石上,不时振翅而起,或翱翔蓝天,或俯冲入水。小岛上满是绿色的植被,郁郁葱葱。我们的小船在岛西南侧靠港,这里水面极为平静,温柔地舔噬着细腻的白沙滩。从栈桥上往下看,已经能看见成群的鱼儿。刚一下桥,就有人激动地指着水里,我一看,好家伙,那不是水族馆里常见的鳐鱼吗,足有小圆桌桌面那么大,在极浅的水里优哉游哉地慢慢游动,我赶忙冲过去和它合影,它不以为怪,还用鱼鳍轻拂过我的脚踝,光滑极了。

100_2334

美丽的海滩。

100_2358

100_2335

船长宣布说大家自由活动,两点到某个小亭吃午饭,我刚走不两步,就在巨大的椰子树下发现了两只大蜥蜴,我又是一阵激动,开心地跟它们照相。

100_2336

我先登上岛上的灯塔,俯瞰全岛,只见群鸟飞旋,绿岛蓊郁。遇到一个在岛上工作的volunteer,与他攀谈。他介绍说这岛上有七十多种鸟类,主要的有一种叫做Fregate(军舰鸟),黑色羽毛,雄鸟颈部为红色,每当求偶时,会把颈部涨大,活像个红色气球,发出敲木鱼般邦邦邦的声音。这种鸟爱吃鱼,却不会游泳,所以他们发展出一套强盗技巧,专门巧取豪夺别的鸟儿的口中餐。

100_2345

看罢强盗鸟,又随小路走到岛的西侧,这里与东侧平静的白沙滩完全不同,全是怪石嶙峋的岩石,面朝外海,海浪极大,白色的浪头撞击在岩石上,飞珠溅玉一般。

100_2350

回到东边海滩,顺着红树林走了一会儿,看到许多有十多厘米长的硕大白色海螺,静静地躺在沙滩上。此时阳光变得异常灼人,我不耐暑热,赶快回船拿了snorkel的装备,走入水中。沙滩极浅,走出去好一阵子也只是及膝,我游了一阵,看到许多水草,但照旧没有鱼。正失望中,突然听到有人在岸上说: "You forgot your fins。"抬头一看,是个身穿鸟岛T-shirt的年轻人,上岸和他聊天,才知道他是一个生物学家,曾在U Colorado Boulder读过野生动物保护的master,现在在岛上工作。他告诉我在海滩另一边的礁石旁边有很多鱼。我谢了他跑过去,往外游了不一会儿,果然看见一条细长的鱼从我眼前钻出去,越游鱼越多,甚至成群结队,在水草和岩石中穿行。我游得小心翼翼,因为海底还是太浅,加上礁石,很容易割伤皮肤,好多时候我也就是安静的漂浮在水面上,看着鱼儿从眼前游过。唯一可惜的是水没有我想象中的清澈,鱼们甚至也不如我上次在La Jolla Cove看到的色彩鲜艳。

游了好一会儿,估摸着午饭已经做好,就上岸套上衣服,果然看见小亭子里船长在招呼大家吃饭了。赶快跑过去,船长在我的盘子里放了两块烤鱼,外表红红的,貌似是过了一层辣椒粉,另外有些salad、salsa、米饭和玉米饼。鱼因为新鲜,非常好吃,我要了点辣辣的佐料,特别提神。沙拉因为是现做的,清凉酸辣,无比可口。不久吃完一盘,船长还殷勤地劝我们多吃一些。此时满地爬着寄居蟹,顶着大大的螺壳,一碰它就装死。

100_2348

吃过午饭,已经三点,又碰到那个生物学家,他对我说,好好珍惜你在岛上的最后四十分钟吧!

100_2368

四点钟,我们的小船返航了。途中一个老船员还钓上来一条硕大的鱼,惹得大家啧啧惊叹。暮色渐沉,西边一片红霞,海的颜色渐渐不辨。船长开得飞快,小船左右颠簸,而我。。。。居然香香甜甜地睡着了。。。。

Isla Mujeres的灯火近了,我们的小船停靠在岸边,我从甲板跃上栈桥,远眺Cancun的一线灯光,是返回的时间了。而明天,也将是我在Cancun的最后半天。想到这里,并没有预料中的伤感或不舍,只觉得无限满足。而且,我真的也有点想念我SD的小屋了。

November 29, 2007

我在墨西哥(五)密林奇观

by serenq

这天早上照旧是六点半就起了床。到处都静悄悄的,走到旅馆的院子里,只有一个服务生在擦桌子。我烤了两片面包,抹上果酱——怕胃疼,没敢喝咖啡,请服务生帮我叫出租,他却说这是星期天,恐怕不好叫,不如自己走出去找还方便些。

我于是只好背上行李,走了好几条街,到处空空荡荡,在我肩膀被压断之前,终于碰上一辆taxi。赶到车站,买了八点出发去Uxmal的票。

汽车晚点,大约八点半才上路,我照旧在车上睡得香甜,某时候醒来,迷迷糊糊地想了半天,才意识到自己在墨西哥的大巴上。一个半小时以后,大巴把我和另几人放在Uxmal,而车上其他人继续上路——他们买的是Ruta Pucc 的票,大巴将先带他们参观Xlapak, Labna, 和Kabah等几个较小的遗址,每个地方停留半小时,然后在十二点十五左右回到Uxmal,停留两个小时,于两点半返回Merida。而我因为直接买票到Uxmal,就在这里下车了。事后发现回Merida的车不止这一班,如果赶时间,可以坐12:45的。

买了门票,步入遗址。首先在路边看到一个圆台中心有个铁丝围住的圆孔,某队的导游介绍说是当年居民取水的地方,看上去很不起眼。再往前走,首先跃入视野的是一座椭圆形的神庙,高耸入云。可惜正对入口处一左一右搭着两个脚手架,非常煞风景。绕到神庙后侧方,有许多半修复的小房间,可以供人一一探究。每个房间里都堆放着许多石方,大约是遗址尚未修复的部分。从这个地方看神庙,才觉得气势非凡。头顶蓝天如洗,白云飘过,仰望神庙时让人有眩晕之感。

100_2300

100_2196

我好奇地在小房间里跑来跑去,也不知道什么人曾经住在里面。许多屋顶已经不在,可以看见断墙残垣外的高天。

100_2209

100_2210 

100_2225

从神庙西侧爬上数级台阶,展现在面前的是由四座横平竖直的长方形建筑,围住中间的草地。每座建筑中也有许多小房间,考古学家对它们的用途有广泛的猜测,譬如军营,或者修道院等。让我惊艳的是石雕花纹的繁复,和整体建筑的气势恢宏。

100_2227

100_2230

100_2234

100_2236

小房间外都被黑色的网拦住,不让游人进去,但里面却不绝如缕地传来鸟儿的啁啾,想来现在已经成了各种鸟类的家园。

往南不远,是两道断墙,这次我认识它们了:是个球场的遗迹。依旧可以看到墙上的石环。

继续往南,走过两三座不那么起眼的遗址,往高处爬上数十级台阶,就到了"governor’s palace",这又是一处让人叹为观止的建筑。高大的石块砌出百米长的巨型宫殿,上半部全是精美又大气的石雕。

100_2257

100_2264

从这里远眺椭圆形的神庙,恍然是密林里凭空生出的一座奇观。

100_2258

Governor’s palace之后,是座大金字塔,可以供人攀爬。登顶之后,俯瞰周遭,最显眼的是西边的一堵残墙,上有数个三角形的拱形装饰。我以前在照片里见过这堵墙,现在看到实物,大为激动,直接从一条捷径下了金字塔。它直通向残墙顶端的屋脊,走在高墙之上,看着石缝里长出的小草,四周无人,正午的阳光毫无遮掩地洒下来,感觉仿佛太不真实。

100_2282

离开残墙,又冒着被蚊子围绕的危险,在附近看了几处较小的遗址。其中不少完全未经修复,巨大的灰色方石胡乱地堆积成山,或者滚了满地。

不知不觉中,时间已经过去三个多小时,我回到售票前厅,在饭馆中左下,要了烤肉和冰啤酒,就着极辣的salsa和玉米片,吃得很爽。午饭后,坐在长凳上看了会儿Yucatan的纪录片,西班牙语的解说,英语字幕,做得挺好。等到两点,出去赶车,车来了,从车上下来了一堆游客,原来他们路上耽搁了,刚刚才到!司机只给了他们一个小时,三点返回,我只好不无遗憾地对他们说:“Hurry up! It is a great place. One hour is barely enough.”

汽车整三点出发。路上一直在担心,赶不上4:30回Cancun的车怎么办。结果我们的车,在4:20驶入了车站,我抱着行李一路狂奔,发现4:30的车还没有走,遂试图直接上车买票,被司机温柔的阻止。他看我赶时间,语言又不大通,立刻找来一个工作人员,让他陪我去买票,并表示会等着我。那人带着我理直气壮地夹到队伍最前面,买好了车票,又带我上车。司机对我微笑的时候,我的心里对墨西哥人民充满了感激~~~~

四个多小时后,我回到Cancun的旅馆。Hilda高兴地告诉我,已经帮我订好了明天从Isla Mujeres去Isla Contoy的鸟岛之旅,我一下子从千年前回到现代,从历史走进自然,心里无比期盼。

November 29, 2007

我在墨西哥(四)小城风情

by serenq

下午四点半,日光西斜,大巴晃晃悠悠地穿行在矮墙小街之间,Merida到了。下车后,依旧是30peso打的到旅馆。我还在比比划划地说地址,司机一眼瞧见旅馆的名字,就作出恍然大悟的样子,原来我住的这家青年旅馆,Nomadas,在当地满有名,LP上也有提到,但我订的时候,并不知道这些。

进了旅馆高大的lobby,迎面就看见一个黑mm在沙发上打盹,许多年轻人出出进进,正是我心目中青年旅馆应有的样子。check in之后,旅馆前台的小姑娘刷刷拿出三张纸,分别是标有城中的饭店、超市和名胜的地图(打印效果不敢恭维),去往各地的汽车时刻表,和一些自助前往某些名胜的详细指南。我的房间是一个single private room,里面有张双人床,旁边还吊着吊床。LP上说吊床是"the only way to sleep in Yucatan",尤其在炎热的夏季,睡在悬空的网眼吊床上比睡在床上舒服凉快(他们大约没有凉席这种东西……)。刚才后院里的两张吊床上也分别躺着两个游客,其中一个已经睡熟,手松开,书还扣在肚子上。

背上挎包,问清还有一小时才天黑,我赶忙出门去看Merida的街景。

从旅馆出来,暮风迎面吹来,解了一天的暑热,说不出的舒服。走在傍晚静谧的小街,有些门户显然已经破败,无人居住。有的却翻修一新。三三两两的居民在路边坐着聊天,看我走过来,报以热情的微笑。经常有车从身边经过,但行人很少,只见到一个母亲,抱着孩子,蹭蹭地走着。

100_2156

100_2158

我看了看LP,发现离我最近的“名胜”是当地的Paseo de Montejo大道。于是信步走去,不过十分钟的光景,就看到了绿荫掩映的马路,长长的一条中心花园隔开了对驰的车辆。突然听到嗒嗒的马蹄声,抬头看见一辆白色马车驶过,我惊喜万分,冲过去想看个究竟,那马车却已经走得远了。后来我才发现大可不必如此激动,这条路上满是这样的马车。后座是两条相向的白色长椅,每条可坐两到三人。椅背上装饰有各色鲜艳的绢花,常常有当地人坐了马车,看上去像是一家子,笑容满面,招摇过市。

100_2175

路边有很多西式建筑。此时天色已晚,西边一片红霞。

100_2170

100_2176

我越往前走,天色就黑下来了。路边的小店都亮起了灯。常可以看到情侣在树下的长凳上拥抱接吻,或手拉手地走过长街。带着孩子的妇女们,一边聊天,一边大声呵斥淘气的小孩。半截树身漆了石灰的大合欢木下,好多饭店摆出了白色塑料桌椅,人们三两就座。我这时有了一种亲切的错觉,仿佛我不是走在墨西哥,而是走在家乡成都,在华灯初上的夏夜,一家家冷淡杯、夜啤酒次第开张,令人格外放松。路上居然碰到一处夜市,小摊上挂满了各种项链、耳环、手镯,虽然时间尚早,大多数的摊位还空着,但那白炽灯泡照耀下的林林总总,更让我以为回到了九十年代的春熙路。可是喧嚷在耳边的却是完全不解其意的西语,从这亲切里,又生出了格外荒诞的感觉。

100_2188

值得一提的是,在街道两旁,每隔不远就有一处颇为后现代的雕塑,掺杂在凝重的西式建筑之间,特别出奇。慢慢往北,大道仿佛没有尽头,走到一处方尖碑,我看看表,该吃晚饭了,于是掉头回去。身后的夜色里传来叽叽喳喳的鸟叫声。

走了七八个block,终于找到了地图上推荐的饭店。饭店大约有十步宽的门脸,没有门——我疑心是像国内一样,打烊的时候就拼上门板或拉下卷帘门。里面横七竖八放了些方桌,有几张上坐了人,有像游客的,也有像当地人的。我坐下,点了一个cochinita pibil (据墨西哥mm跟我说,是一种典型的Yucatan半岛上的食物,酸辣的猪肉),又要了一杯她推荐的Michelada,"spicy beer",就是往啤酒里加上各种佐料,包括辣椒、酱油等等。我当时听她介绍,就瞪大了双眼,立志要尝尝这非比寻常的啤酒。很快我的啤酒上来了,杯口抹了一圈盐,里面黑乎乎的不知放了什么,浅黄色的啤酒一冲下去,变成了一杯褐色的液体。我小心翼翼地喝了一口,真是。。。赞。。。啊。刹那间,口腔里充满了酸甜苦辣各种味觉,可是,就是不像啤酒。其实平心而论,这酒不算难喝,因为冰和酸,甚至有清新的味道。只不过有些太咸和太酸,所以我最后没有喝完。那盘猪肉味道平平,我也不是很饿,所以只消灭了一半。不管怎么说,这是几天来我第一次正儿八经地坐下吃饭,可喜可贺。

饭店地近"main square",吃完饭我就踱去看看。中心地段,每个街口尽管只是两条lane的宽度,却除了红绿灯,还有警察维持交通秩序。路边小店林立,货色繁多,大多是色彩鲜艳的织品和旅游纪念品。我正逛着,突然异香扑鼻,左顾右盼之后,发现来自街对面的小摊,走过去一看,又是卖热狗的,只不过在热狗外面裹了bacon,在铁丝上烤得起泡冒油,怪不得那么香呢。

逛得累了,沿着空旷的街道走回旅馆,坐在大厅里上网。大厅后的院子里,大桌旁的年轻人们觥筹交错,相谈甚欢。不知谁在桌前弹起了吉他,一首接着一首欢快的歌儿,夜就这么深了。笑语声渐低,我回到自己房间,躺在吊床上,轻轻摇摆,果然舒服得很,越摇越困,渐渐不知身在何处。

Merida是此行我最有感情的地方,小城友好热情的居民,那些此曾相识却又带着异国风情的景致,和闲逛时若有若无的淡淡情绪,是这次旅行中难得的放松时刻,也是异常温暖的回忆。

November 27, 2007

我在墨西哥(三)初识玛雅

by serenq

清晨六点半,我睁开朦胧的睡眼,逼着自己起了床。旅馆里静悄悄的,我还困,先去冲了个澡,回房收拾了行李,把一些这两天用不着的东西拣出来给Hilda保管,并托付她帮我预定第四天的Isla Contoy tour,就背着行李出了门。

到了车站才七点半,买了八点去Valladolid的车票,又在车站里买了个mffine,作为早饭。上车闭目养神,很快入睡。值得一提的是,我这次旅行因为全程坐公共交通,上车不是呼呼大睡,就是对着笔记本打字,一分钟也没有浪费~~~

两个小时后,到了Valladolid,我买好十点半去Chichen Itza的ADO车票,看看还有时间,就出车站看看这个内陆小城。一出门,就听见小城狭窄的街道上各式各样的老爷车滴滴地按着喇叭,街边上玛雅大妈在卖着水果,她穿着传统玛雅服装——整个领口和肩膀绣着鲜艳大花的白色宽松大褂。有趣的是,水果都是事先装在小袋内,不知道是不是没有秤,只能论袋买。橘子都给剥了皮,一个个放在袋子里,我虽然想吃,却觉得一袋太多,吃不掉带着沉不说,剥了皮的橘子估计也放不长久,于是作罢。

100_2055

还有人当街卖铁锅。

100_2056

害怕错过车,不敢远走,小走了一圈就回到车站,不久后就和许多游客打扮的人鱼贯上了大车,一个小时以后,来到了著名的Chichen Itza遗址。买过门票,按LP的指点在售票厅后面找到了行李保管处,卸下沉重的大包,立刻全身轻快,步履轻盈起来。打听好了去Merida的ADO是下午两点二十,看看表,还有三个多小时供我游玩,赶快走进了遗址。

首先看到的是大金字塔,修复得很好,而且乍见时确乎觉得气势不凡,可惜因为前年有日本游客爬金字塔时摔死,现在已经不让人攀爬了。

100_2077

只好照张照片留念。

100_2063

大金字塔附近是一个保存完好的球场,高墙相对,中间茵茵绿草,游客如织,各种语言在耳畔此起彼伏,昔日的激烈球赛和血腥而神圣的献祭已杳不可追。

100_2068

墙上的石环和遗址。

100_2070

球场外有一方台,垒石上都刻有骷髅的图案。

100_2074

在大金字塔西边走了一圈,我沿着一条土路向北,去看那个据称出土了很多金玉献器和人骨的cenote,路边夹道都是卖纪念品的小贩。玛雅的小女孩和大妈拿着手绣的手绢,努力叫卖。

100_2082

小摊上鲜艳的纪念品

100_2059

那个cenote不过是灰白石灰岩围着的一个深深圆潭,按说cenote里面该是活水,这个圆潭看上却像死水一般,泛着绿色,毫不清澈。我大失所望,抽身回去。路上和小贩们讨价还价,最后终于以5刀的价格买了个狰狞的面具,打算送给老爸——这样东西我买得颇为得意,不是因为砍下了2/3的价格,而是因为从那以后再也没有看到相似的面具。我自己本来想买个抱膝低头的墨西哥人小塑像,觉得很可爱,最好还要膝间一瓶tequila的,结果就是因为家家都卖,我举棋不定,最后居然没买。

从cenote出来,绕到大金字塔后面的战神庙。这是个恢宏的建筑,尤其是成百上千的石柱整整齐齐围成的石阵,格外壮观。

100_2094

100_2096

在战神庙后,有一些稍小的建筑,人可以在石柱阵里穿行。石墙上,长出了各种绿绿的小草。

100_2114

这里游人较少,只有两个小贩,一个打磨着面具,一个守着cooler卖冰水和果汁,仿佛并不太在意生意冷清。嘻嘻哈哈,还提醒我不要走错了道。

回到大金字塔,往南经过一条依然是小贩云集的小道,来到另一个遗址群。除了一些较小的金字塔以外,最引人注目的要算“天文台”了。建在高台上的穹顶,与现代的天文台惊人的相似。

100_2124

另一处出色的建筑是处于遗址最南边的"Nunnery",据考古学家说,是一处皇家宫殿。花纹别致而壮丽的石雕,衬在蓝天白云之下,随便一照都是好景色。宫殿西边尚未修复处有着巨大的裂缝,往里窥去,无非是阴暗的砖穴,往日豪华的旧景,早就消弭在千年风烟之中。

100_2142

100_2143

100_2147

虽然是十一月,正午的阳光还是灼人,我逛了一大圈下来,早就汗流浃背。看看时间不早,我匆匆赶出遗址,在售票处旁边买了个天价热狗(3.5刀,还不如我在街边上一块钱买得好吃,呜呜)当午饭。坐在树荫下啃完,车也来了,今天的最终目的地是Merida。

November 26, 2007

我在墨西哥(二)时来运转

by serenq

次日一早起床,坐8:50的飞机到Cancun。并没有像我预料的那样瞭望蔚蓝的加勒比海,只看见无边无际的Jungle,绿得密密实实。下了飞机,换了些peso,没找到LP上说的white TCC,稀里糊涂地上了ADO的bus(我原本知道这个bus的终点站离我的住处有15分钟的walking distance),在downtown Cancun下车,叫了一辆taxi,30个peso坐到了我的hostel。这是一家family run的青年旅馆,非常cozy,还养了两只胖胖的猫,一黄一黑,懒懒地在棉垫椅里辗转打着呵欠,或者跟着陌生人到处游荡。我定的是个private room,里面有两张床,看起来倒是干干净净。Cancun果然气候炎热,一下飞机,牛仔裤就绑在腿上,非常难受。我赶快换了短裙,扔下大件行李出门去。

买了一点去Tulum的ADO车票,看看时间没时间吃午饭,但干等着却还有余,于是去路边店随便买了两个面包,又买了一大杯orange + papaya的果汁,18个peso,聊以果腹。果汁名不虚传的好喝,面包却甜得要命,素来痛恨甜食的我以惊人的毅力吃下去一个,算是对付了肚子。

上了ADO,路边一直是密密的Jungle,刚出Cancun时还可以远眺到hotel zone的豪华建筑。墨西哥mm早跟我说过,这里的jungle是"dry jungle",果然和我从小设想的热带雨林大为不同,虽然也时时树藤相缠,看起来和植被密布的平原也没有什么两样,并没有在植物世界里读到的那种潮湿而神秘的感觉。我看了一会儿,觉得无聊,司机开得又慢,我不耐烦,于是闭眼睡觉。晃晃悠悠开了快两个小时,才到半途中的Playa,又周旋了好久,换了一辆车(前一辆车中途熄火过),我坐在司机背后看过去,好么,速度表居然是不转的。

我心焦难耐,4:30,我们的车终于到了Tulum,遗址是五点关门。我一下车就直冲下taxi,30peso到遗址,刚要上车,一对年轻情侣叫住我,问我可不可以share。我当然说好。于是出租车向遗址飞奔而去。一路也是连天的jungle,但是偶尔有个缺口,望过去便是加勒比碧蓝的海,一瞥之下,已经让人惊叹。

到了遗址,踏着下过雨后积水的地面,紧赶慢赶到大门前,才发现售票点已经关门。那对情侣有学生卡,对收票处的人比比划划,说我是他们的朋友,远道而来云云,那位老墨大手一挥,我就这么被放了进去,心里直叹幸运。

因为是访问的第一个遗址,Tulum对我,是新奇的。灰色方石在海边悬崖上砌出城堡样的建筑,远处是一望无际的加勒比海,确实是景色绝佳。我中午在旅馆里碰到一个意大利小伙子,他问我从哪里来,我说从San Diego,他惊叹地说:你已经有足够的阳光和海岸,为什么还要来Cancun呢?确实,我自忖,我在全美著名的美丽海边住了四年半,还在Channel island上看过无垠的碧海蓝天,早就曾经滔滔沧海,不会再对海景惊叹了吧?哪知道看到加勒比海,我才知道原来海可以有这样的蓝法。加州的海,是那种深邃的蓝色,让人觉得辽阔。而加勒比海,是碧蓝色的,蓝得妩媚温柔,蓝与绿间层层的的变化却又显得无比妖娆。只可惜我的小傻瓜相机,很难照出那样美丽的景色。

clip_image002

clip_image003

clip_image005

clip_image006

我们时间紧张,短短三十分钟之后,遗址公园里暮云四合,哨声四起,管理人员开始赶人了。我和那对情侣汇合,相伴走出遗址。他们建议我从遗址直接坐"colectivio" (shared van)到playa,再从playa回Cancun,可以省去回Tulum town的麻烦。我于是随他们一起去车站。天已经黑了,我们走过星星点点的纪念品店,一路闲谈。情侣里的女孩,是个有着美丽眼睛的泰国姑娘,29岁,现在在墨西哥城读统计的硕士,她的祖父来自中国,怪不得她看起来颇有几分像东亚的女孩子。

所谓colectivio,和国内的中巴很像,在定点接人,路上还可以不停捡客,但司机开得疯快,足以抵消四处拉客的时间。坐在暗无灯光的车里,司机放起音乐,后排座全家出游的墨西哥人兴高采烈地唱起了歌,伴着孩子咿咿呀呀的声音。想起实验室的mm跟我说,墨西哥家庭分为两种,singing family和dancing family,不由得微笑,音乐在墨西哥人生活里的重要性,真是我难以体会的。

窗外的夜空上阴云迭起,月光却不服输地从云缝里透出来,我渐入梦乡。半梦半醒里,车驶入了Playa的市区,窗外下起很大的雨,雨水在车窗上凝结成股,不住地往下流,窗外的街景开始显得虚幻。横七竖八放着简易桌椅的小饭店,街边守着有玻璃窗和电灯的小推车卖热狗的小贩,狭窄的街道,披着各色雨衣匆匆行走的人……我坐在车里,看着雨里的小城,心情慢慢变得无比宁静,又有一丝淡淡的身在异乡,不辨悲喜感觉。独自出游的乐趣,终于在这雨夜的车里,第一次探出了脑袋。

回到Cancun已经很晚了,从车站慢慢走回旅馆,路上还有不少行人,店铺也开着。很像国内的夜晚。我因惦记着要赶快回旅馆报平安,没有坐下吃饭,只在街边买了一只小小的热狗,和两块三明治,就回到住处。上了msn,老妈和gg的窗口争先恐后地跳出来,正聊着,旅馆的主人来访。和我通过好几次信的Hilda,是个年轻精干的墨西哥姑娘,说着流利的英文,她是专门来跟我打招呼的,让人觉得异常亲切。我们俩在门口闲聊时,那只大黄猫试图跑进我的房间,Hilda用脚温柔地阻止了她。

最后再说两句Tulum。在我四方打听情况时,大家对Tulum毁誉参半。网上好多人都说非常美,LP甚至称它是个你一见到就恨不得撕掉回程机票的地方,但身边几个朋友却告诉我这里很没劲。现在回头想来,每种意见都自有它的道理。从遗址本身来说,Tulum比Uxmal或者Chichen Itza差得太远太远,规模小,建筑不宏伟,也缺乏美丽的石雕。作为玛雅人最后的一处遗址,一切简陋和仓促都不难理解。但它的特别之处是建在海边,可谓是Yucatan半岛两大特色——海景和遗址的一次差强人意的结合。我个人认为,还是一处可圈可点的景致。

November 26, 2007

我在墨西哥(一)出师不利

by serenq

没想到,我精心规划的旅行,一开始就遇到了大麻烦。

感恩节前一天,我在臭名昭著的I5上堵了整三个半小时,终于抵达LA。次日中午,朋友将我送到LA机场后,Aeromexico的mm告诉我前往Mexico City的飞机已经满员,把我调上另一架飞往Hermosillo的飞机,从那里转机去Mexico City,我看了看,相当于把我原本应在Mexico City 等待的两个小时拆成两半,在Hermosillo等一个小时,在Mexico city等四十分钟,听起来没有什么问题,我欣然答应。

前一班飞机很顺。我的座位朝东,从飞机上看下去,是连绵不断的沙漠和荒原,唯有风把黄沙吹出不同的纹路,有的是标准的月牙形的沙丘,有的却有精致的褶皱和花纹。我很嫉妒靠西的那些座位,因为从他们的窗口看下去,是Baja California的黛色群山,阳光照耀下,山峰之间是薄雾般的青烟,而被一条条小岛隔出的海面上闪耀着美丽炫目的金光。我一边贪婪地往那边张望,一边发誓,有工夫一定要南下。Hermosillo是个沙漠里的城市,地势平坦,四围都是黄土,只有街道房屋间有团团绿荫。机场小,我很快办完入关手续,就在小小的候机厅里等飞机,一边和人闲聊。

第二班飞机起飞后,机窗外的天空由蓝转红,出现了美丽的落日景观。

clip_image001

我在飞机上专注地重读LP,数小时后,飞机在在墨西哥机场准时着陆——只是着陆。。。

着陆以后我们开始了漫长的等待,因为没有空出来的terminal。我眼看时间一点点过去,心里越来越焦急。终于,我们的飞机在爪挨着地四十分钟后,靠港出人。等我背着沉重的大包一路狂奔到Gate的时候,到Cancun的飞机,赫然已经飞走了。而那个时候,我也仅仅是晚了十分钟而已。在前班飞机等待的时候,我还问过空姐,她只说那个飞机知道很多人被延误,所以我满心以为它会等我们,这下我可就傻眼了。

气愤的我冲到前台和Aeromexico的人理论了半天,未果——对方坚持说“not your fault, but also not our fault”。他们最终用两张五分钟的电话卡作为补偿打发了我,把我和另一个倒霉的女人领到出口处,介绍了两个旅馆(当然是我们自己出钱),扬长而去。我无计可施,只好愿赌服输地上了一家旅馆的shuttle。到旅馆里住下,我一边盘算着第二天不去Cenote snorkel了(从网上的照片看,我没觉得在岩洞里游泳特别美丽,只是有些新奇),一边心疼着平白无故多出来的一大笔花销,一边生Aeromexico的气,一边自悔没有早点从LA出发,就这样胡思乱想,不久竟也睡香甜了。

November 26, 2007

我在墨西哥(零)·摩拳擦掌

by serenq

独自出游,也不知是我的一时奇想,还是多年旅游瘾积攒到一定程度的必然发作。不管怎样,从没有独自旅行过的我,仿佛突然间觉得人生不够完整。经过一番考虑,终于决定这个感恩节独自去墨西哥的Yucatan半岛,也就是著名的"teenager girls go wild"的春假胜地Cancun所在地。

十月初买了机票:感恩节那天从LAX飞往Cancun,中途在Mexico city转机。次周二返程,共计四天半。329$

买了机票后的一个多月,一直在零零散散地做功课。问了身边去过Cancun及周遭的朋友、向实验室的墨西哥mm打听了不少信息,当然也看了华人和未名里的帖子,以及Lonely Planet的Yucatan。在星罗棋布的景点间再三衡量,最终定好了行程:

D0: LAX-CAN 抵达时间当地1145pm

D1: Hidden World cenote snorkelingTulum ruins。如果时间有剩,还打算去Coba我穷,所以决定略过那些昂贵的生态park,反正第四天还有别的snorkeling打算。之所以选择Hidden World,是因为觉得Cenote是Yucanta的一大特色,别无分店,应该去看看。Cenote的Park不少,但有名而提供snorkel tour的并不多(大多是Diving tour),而且Hidden world在去Tulum的路上,比较方便。

D2: Cancun->Chichen Itza->Merida

D3: Merida->Uxmal ruins ->Merida-> Cancun 事先问过朋友,说Uxmal很好看,但她不建议我去,因为离Cancun远(4-6hr),我权衡以后,觉得自己一个人出行,不比有伴时,说说笑笑,好混时间,所以倾向于把时间安排得紧凑些。最终决定去Merida住一晚上,去玩附近的遗址。

D4: 这天我做了两手准备。第一倾向于坐个从Isla Mujeres出发的Daily tour (从Cancun出发的只有周二、周四和周日,我都赶不上),去Isla Contoy看鸟兼snorkel,。这个tour包括snorkeling, Isla Contoy上的excursion,和一顿据称是由船员们现捉的鱼烧烤而成的午饭。当然对于我来说,主要目的是出海snorkel,看鸟和参观一个相对人迹罕至的岛是bonus。如果这个tour因为种种原因不能成行(我试着打电话reserve,被对方的西班牙语搅得头晕脑涨,找不到一个说英文的人,所以没有reserve成功),我就打算去附近随便找个出海snorkel的tour。

D5: 这天只有半天,就打算在Cancun逛逛,吃点好的,优哉游哉地回家。

除了定行程,我还向实验室的墨西哥mm打听了许多墨西哥食物的名字,学习了西班牙语的发音规则。西班牙语和法语一样,发音标准非常严格,很少有例外。学会了规则就意味着我可以对着我买的Spanish phrase book照本宣科,虽然带有"American accent"(墨西哥mm语)。我听惯了"Chinese accent", "Indian Accent"乃至于"British Accent",乍听到"American accent"的时候,真是觉得说不出的解气~~

不过后来事实证明,我的蹩脚西班牙语几乎毫无用武之处,大部分时候都靠着比比划划沟通,好在墨西哥人民耐心而善解人意。整个旅途,我说得出的能让人听懂的话,不过是Hola和gracias而已。。。

November 18, 2007

小火车

by serenq
我从Sears出来,天已经黑了。风冷嗖嗖地抽人,我裹紧白色棉外套,走得像个抖抖索索的寒号鸟。
路边有人在爽朗地笑,吸引了我的目光。那里,稀薄的路灯光照不到的地方,一辆小火车嘎吱嘎吱地看过来。最简陋的那种,只有一个长方形的环形轨道,不过五六步长,三四步宽。中间有个小城堡,一个小桥。轨道被半高的铁栏杆围起来,一角站着个售票亭。刚才的笑声,是售票大妈发出的——她穿着桃红色的外套,哪怕在夜里也异常显眼。
小火车上,只有两个人,其余的位子都空空荡荡。看起来是一对父女。父亲,那个胖胖的美国中年男人,把庞大的身躯挤在狭小的位子里。他穿着深色衣服,像一座黛色的小山丘。他的女儿,穿着红色外套,坐在他对面,一个小不点儿。两人就这么对比鲜明的坐在一起,暗里看不见眉目,没有表情,没有声音,连售票大妈的笑声也停止了。
Holiday season了,附近的店铺都放着圣诞的音乐,悠扬的,抒情的,远远近近地,时淡时浓,都糅进了这火车的背景。好像万物都不存在,只剩下这庞大的父亲,带着娇小的女儿,在笙歌已远,夜幕已浓的角落里,只有小火车带着他们,慢慢地转。嘎吱嘎吱。嘎吱嘎吱。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停下来。像一个快要谢幕的童话。
 
我突然觉得感伤,无可名状,不知所出,在路灯灯光不可企及的地方,差点掉下几颗无名的眼泪。
November 17, 2007

贴个最近写的小说评论

by serenq
最近几乎不追小说了,迟迟是个例外,因为追了好久了。
连接见这里:
 
其实我写得不算评论,更多的是个人的呓语。
————————————————————————————————
本来是想等到无弦写完,再写这篇酝酿很久,不叫评论的评论的。因为很介意在写作过程中看到太多各各不同的意见,进而打断了完整的思路流程。而且我总想着等无弦写完,再回过头去重读一遍,细细品味。不过唐如我者,憋了老长时间,昨天看到无弦最近不能更新,终于觉得找到了自食其言的借口,跳出来冒几个淤积已久的泡泡。。o O
如果就评论文学作品而言,我觉得一大忌讳是抛离了对作者本身写作技巧的关注,而仅着眼于(想象中)的人物本身。因为小说不是纪实文学,小说人物也不是现实生活中的人的如实翻版,如果想理解某个人物的逻辑或性格,往往要从作者入手,讨论作者写得是否合理,而不是像讨论身边张三李四那样,可以直接粪土八卦主角。
不过这些却算是题外话,因为我所想写的,却不是无弦人物刻画如何,情节安排怎样,只想在众粉丝的争论中,说说我眼中的迟迟这个女孩子。因为是我的理解,也许与无弦和大家的理解都未见的一样,而且我的本意,只是借迟迟这个形象,和大家分享一些我对成长,或者对爱情的看法,所以大家只要看我痴人自唐就好。^_^
迟迟迄今为止,碰到三个男主。到如今,大家纷纷争论花落谁家。其实我觉得这三个人,都只是迟迟少年时的一段奇遇:小和尚是起,赵靖是承转,小华是合,连在一起,是少年迟迟在成长中的一部华章,但它们的意义,也就在成长而已。
小和尚这个开篇极美,估计是所有读者的共识。白雪霓裳,帅哥美女,出尘得如同一个童话。二八年纪,正是女孩子情窦初开的年纪。骆家有女初长成,迟迟的情窦初开偏偏如此飞扬跳脱。几次上塔,次次都出乎意料(起码出乎小和尚的意料)。调皮、不羁、坦率、深情,几乎是我所能想象的最完美的少女形象。
我特别喜欢某个人的评论里的一句话“和我们中的许多人一样,迟迟第一次动心,爱上的是一个不可能的人。”确实。看着这章里的文字,有时也会想到自己的十六七岁,那些往事里早已平息的欣喜和忧伤。仿佛这心底隐秘的比较,也可以把自己的往事美化一点半点。
其实这每人都要经历的第一段动心,往往因其不得,反而显得尤其可贵。对于迟迟这样的女孩子来说,这人生第一次的挫折,只不过是随后而来的各种历练与苦痛的一个开篇。在漫漫成长的道路上,小和尚在塔顶白衣的身影,必然会淡化成一个稀薄的念想。聪明如迟迟,大约不用很久,就应该能发现天地宽广,定风塔上纵然有再多奇妙,“不是我的就不是罢了”。
因为小和尚这个形象有些虚化,反而更把这个开端衬得有些概念化的意思。似乎可以代表所有初次动心的精髓——纯美,强烈,然而无可奈何。而最后的真相大白,似乎除了在迟迟心中为小和尚洗脱罪责以外,还可以增加上一条,那即是——回望旧事时,只觉得无可抱怨。
赵靖这部分,我慷慨地给了他两个词——承转,不光因为迄今为止迟迟和他的戏份最多,也因为我对这两人的感情感觉极其复杂,而且也因为我想当然的认为,这样的经历,往往是一个女孩子青春岁月里最难以摆脱的一段。
迟迟对赵靖最开始是不屑的,不奇怪。首先赵靖撞了枪眼,飞扬跋扈地从刚失意的迟迟面前奔来,不但惹人厌烦,也给了迟迟一个发泄的好机会。红衣少女,当街独立,抛下两个板栗壳,骂声“作怪”,这幅情景如当亲见,我大约也会喝一声彩:“帅!”但多想想,这样的“帅”,更多的也还是少年心性,放任自己的失意,也放任自己胡来。虽然可爱率性,但确实还有很长的“成长”需要完成。
迟迟是怎样喜欢上赵靖的?我不怕赵粉——恐怕更多的是迟粉——拍我,恕我小人之心,我觉得主要原因是因为赵靖喜欢她。当然,赵靖自有他优秀的地方,长得帅,少年有才,聪明,沉稳等等,但是优秀如迟迟,恐怕未见的有什么崇拜情结,倒更有可能有一股桀骜不驯的叛逆劲,赵靖这些优点,只怕入不了迟迟的眼。但是赵靖钻了一个空子,就是他再次碰到迟迟的时候,她是个失意的姑娘。而且这一次,他不是以一种飞扬拔扈的形象出现在她面前,而是关心她、照顾她、支持她。我没有小看迟迟的意思,但我确实觉得,迟迟对赵靖,起码在这个阶段,是被感动了。
其实这一切完全可以理解:一个刚在感情上碰了大钉子,心灰意冷的女孩子,这时候有一个如此优秀的追求者,难免不心动。而且女孩子在感情上受挫以后,大多还是有一种希望有人怜爱、照顾的期望的,这时候一个看起来成熟冷静,而且强势的男子,确实很容易满足再独立的女孩子心里也会有的那一点小鸟依人的梦想。
很可惜,很多女孩子就一直怀揣这种被人庇护的梦想,停止了成长,这,当然不是迟迟。
迟迟和赵靖的感情碰到的第一个障碍,是涉江寒最后迟迟明了了赵靖的心计。其实说实话,除了对骆何的伤害让人难以接受以外,我本人到并不十分反感为了赢得爱人的心耍花招,或者为了某个目的利用一下自己喜欢的人——虽然我可以肯定,迟迟这样的女孩子不会这么做,但我想以迟迟的聪敏,大约也能理解像赵靖这样的人,习惯了努力去争取一件东西,而女孩子的心,成为这争取的目的或手段,大约都是不奇怪的。但是迟迟能理解,是不是就一定能继续喜欢赵靖呢?我不知道。这大约要看迟迟对这种事情不认同到什么地步吧。
另一个障碍,是人生观的障碍。这话说来大了,但根本看来,就是两人价值观的不同,看重的东西不同。迟迟是侠,看重自由和独立;赵靖是将,看重功业。两个根本价值观相左的人,是否能成为合适的伴侣?这是一个见仁见智的问题。一方面,谈恋爱不是找志友,并不一定两人要有一样的追求;但另一方面,如果一方整天关心的却是另一方不屑一顾甚至嗤之以鼻的事情,恐怕也非良伴。当然,这样追求相异但还可称作幸福的伴侣,在生活中也很常见。
赵靖沈靖之论,大概可以看作我对迟迟这个女孩子最刮目相看的地方,因为我觉得一个女孩子在选择伴侣时,能够着眼人生观,而不是拘泥于“他够不够爱我”、“我是不是他的唯一”这样的小风花雪月,非常难得。可惜沈靖之约,却让我惊讶——原来她虽然意识到了两人的差异,却愿意作出等待甚至改变(变回沈靖不过是女孩给自己的借口罢了,虽然这样的借口实在很常见也很好理解。),只因为她觉得两人“相爱”。那么迟迟对爱情的定义,就值得我考究了。我不得不说,这个时候的迟迟,还是没有完全长大,而且也许还贪恋和赵靖度过的那些美好的感觉,也不舍得为了这个虚无的人生观,就放弃一位可心的优秀伴侣。我无意指责迟迟,因为她的选择,只是反映了她内心觉得什么更重要——是人生观,还是别的什么。而这种权衡,是很私人的事情,最后选择什么,并没有对错上下之分。
我希望迟迟在成长的道路上,能够明白自己的心意,如果选择心灵的自由,就不要留恋温馨的往事,大胆往前走,要相信在未来还能找到与自己互通心意的伴侣——即便找不到,也捍卫了自己内心最重要的东西;如果选择难以割舍的旧事,那就尊重赵靖的选择和追求,并做好牺牲的准备。
但我还是要说,私心里,我希望迟迟成长为前者,也许我近年来益加觉得爱情并不是全部,甚至不是最重要的,而且以前对爱情的定义或留恋,本身就未见得正确。
拉杂地写了这么多,留给小华的空间就不太多了,华粉见谅。
为什么说华煅是合?不是因为我希望两人好合,而恰好是因为华煅对迟迟不可能的苦恋,成为了迟迟成长中一个重要的补缺——迟迟经历了爱人,经历了相爱,但要在她已经足够理智的时候经历被爱,她的成长,才是完整的。
我自己可称是一个华粉,我对华煅,应该说是一种怜爱和欣赏混杂的感觉。但是从一开始,我就没有想过要迟迟跟他在一起。
我喜欢华煅,因为他既深情又坦率。华煅不是迟迟,他从来就没有受过那种天马行空的教育,他不是一个侠;他也不是赵靖,他没有那种志在天下的野心,他不是将;他也不同于和尚,他从来没有被人教过要四大皆空,他不是佛。华煅就是一个人,一个同我们一起在世俗红尘里挣扎的人,他年少幻梦的破灭,他护姊的一点小梦想,他面对迟迟时无法抑制的心痛,他明知毫无意义却又盼望她会出现的期待,都像我们很多人经过的那样,但又更加纯粹,更加极端,凸现了尘世里的这些苦痛与爱欲。
为什么迟迟不会喜欢上华煅?我实在是看不出迟迟会喜欢华煅的原因。华煅对迟迟爱的最深不错,但碰到华煅时的迟迟,已经不是那个刚被小和尚伤了心的小姑娘了,那个时候的迟迟,应该已经对这种深情有了抵抗能力(要是华煅在前,赵靖在后,还有点希望),应该已经不会再把感动和感情混为一谈了。而除了对迟迟的爱以外,如风如云的迟迟,应当不会真正理解华煅身在局中的许多苦楚,恐怕也不见得真的愿意去理解,两人也未见得真有什么契合点。迟迟是华煅一劫,也许如风如云的她也代表了深宅和阴谋里长大的华煅可望不可及的梦想,但,也就只是个梦想而已了。
看到华煅无望的喜欢迟迟的时候,我是会心痛的,这不同于看到迟迟对和尚的动心,因为那太纯美,连痛苦都因年少而罩上一层光环。华煅对迟迟,更像是成年人的爱,因其“成年”,所以更加绝望,无法派遣。但我欣赏华煅,迟迟不爱他,他也只是安静的接受这一事实而以,继续对迟迟关照备至,甚至不做奢求。华煅的这种坦率,固然是因为他天性和挫折教育所致,却显得格外可敬。他大约代表了我对此类苦恋所能奢望的最高境界,那就是:我毫无遮掩的爱你,既然无法改变现状,那我坦然面对痛苦好了。
此外华煅能够在危急关头毅然挑起家庭的重担,也是让我欣赏的。虽然此生无欢,但总有许多非做不可的事,非面对不可的挑战,非担当不可的重任,华煅能走出这一步,是他成长了。
我曾经跟镜花聊天,说到我心目中最好的结局是什么样的。如果我来写迟迟(当然是我心中的那个迟迟),在雪山下来以后,面对了初恋/单恋的男子、纠缠的男子,和苦恋自己的男子(三大类了啊,聚齐了居然),迟迟就该明白自己的心意,下定决心,什么是对自己最重要的——对我的那个迟迟来说,最重要的是理智的判断,自由的心灵,宽广的胸怀和敢于决断的勇气。那个时候,迟迟应当完全放下以前的种种纠缠,和三人一笑作别。从此和尚自去普渡众生,赵靖自去叱咤风云,华煅自去倾身护家,而迟迟自去行侠天下。也许那三个男人偶尔听到迟迟的传奇,而迟迟也偶尔听到他们的盛举,此时彼此在心里回味一下曾经的往事,清风拂面,天地宽广——这,大约就是我能想到最好的结局了。或许,是有些太理想主义了吧?
再唐一句,最合适迟迟的伴侣是什么样子的呢?我想,最好还是像他老爹那样,奇计百出,潇洒坦荡,又至情至性的吧?两人携手游江湖,该发生多少有趣的事情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