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墨西哥(一)出师不利

by serenq

没想到,我精心规划的旅行,一开始就遇到了大麻烦。

感恩节前一天,我在臭名昭著的I5上堵了整三个半小时,终于抵达LA。次日中午,朋友将我送到LA机场后,Aeromexico的mm告诉我前往Mexico City的飞机已经满员,把我调上另一架飞往Hermosillo的飞机,从那里转机去Mexico City,我看了看,相当于把我原本应在Mexico City 等待的两个小时拆成两半,在Hermosillo等一个小时,在Mexico city等四十分钟,听起来没有什么问题,我欣然答应。

前一班飞机很顺。我的座位朝东,从飞机上看下去,是连绵不断的沙漠和荒原,唯有风把黄沙吹出不同的纹路,有的是标准的月牙形的沙丘,有的却有精致的褶皱和花纹。我很嫉妒靠西的那些座位,因为从他们的窗口看下去,是Baja California的黛色群山,阳光照耀下,山峰之间是薄雾般的青烟,而被一条条小岛隔出的海面上闪耀着美丽炫目的金光。我一边贪婪地往那边张望,一边发誓,有工夫一定要南下。Hermosillo是个沙漠里的城市,地势平坦,四围都是黄土,只有街道房屋间有团团绿荫。机场小,我很快办完入关手续,就在小小的候机厅里等飞机,一边和人闲聊。

第二班飞机起飞后,机窗外的天空由蓝转红,出现了美丽的落日景观。

clip_image001

我在飞机上专注地重读LP,数小时后,飞机在在墨西哥机场准时着陆——只是着陆。。。

着陆以后我们开始了漫长的等待,因为没有空出来的terminal。我眼看时间一点点过去,心里越来越焦急。终于,我们的飞机在爪挨着地四十分钟后,靠港出人。等我背着沉重的大包一路狂奔到Gate的时候,到Cancun的飞机,赫然已经飞走了。而那个时候,我也仅仅是晚了十分钟而已。在前班飞机等待的时候,我还问过空姐,她只说那个飞机知道很多人被延误,所以我满心以为它会等我们,这下我可就傻眼了。

气愤的我冲到前台和Aeromexico的人理论了半天,未果——对方坚持说“not your fault, but also not our fault”。他们最终用两张五分钟的电话卡作为补偿打发了我,把我和另一个倒霉的女人领到出口处,介绍了两个旅馆(当然是我们自己出钱),扬长而去。我无计可施,只好愿赌服输地上了一家旅馆的shuttle。到旅馆里住下,我一边盘算着第二天不去Cenote snorkel了(从网上的照片看,我没觉得在岩洞里游泳特别美丽,只是有些新奇),一边心疼着平白无故多出来的一大笔花销,一边生Aeromexico的气,一边自悔没有早点从LA出发,就这样胡思乱想,不久竟也睡香甜了。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