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墨西哥(二)时来运转

by serenq

次日一早起床,坐8:50的飞机到Cancun。并没有像我预料的那样瞭望蔚蓝的加勒比海,只看见无边无际的Jungle,绿得密密实实。下了飞机,换了些peso,没找到LP上说的white TCC,稀里糊涂地上了ADO的bus(我原本知道这个bus的终点站离我的住处有15分钟的walking distance),在downtown Cancun下车,叫了一辆taxi,30个peso坐到了我的hostel。这是一家family run的青年旅馆,非常cozy,还养了两只胖胖的猫,一黄一黑,懒懒地在棉垫椅里辗转打着呵欠,或者跟着陌生人到处游荡。我定的是个private room,里面有两张床,看起来倒是干干净净。Cancun果然气候炎热,一下飞机,牛仔裤就绑在腿上,非常难受。我赶快换了短裙,扔下大件行李出门去。

买了一点去Tulum的ADO车票,看看时间没时间吃午饭,但干等着却还有余,于是去路边店随便买了两个面包,又买了一大杯orange + papaya的果汁,18个peso,聊以果腹。果汁名不虚传的好喝,面包却甜得要命,素来痛恨甜食的我以惊人的毅力吃下去一个,算是对付了肚子。

上了ADO,路边一直是密密的Jungle,刚出Cancun时还可以远眺到hotel zone的豪华建筑。墨西哥mm早跟我说过,这里的jungle是"dry jungle",果然和我从小设想的热带雨林大为不同,虽然也时时树藤相缠,看起来和植被密布的平原也没有什么两样,并没有在植物世界里读到的那种潮湿而神秘的感觉。我看了一会儿,觉得无聊,司机开得又慢,我不耐烦,于是闭眼睡觉。晃晃悠悠开了快两个小时,才到半途中的Playa,又周旋了好久,换了一辆车(前一辆车中途熄火过),我坐在司机背后看过去,好么,速度表居然是不转的。

我心焦难耐,4:30,我们的车终于到了Tulum,遗址是五点关门。我一下车就直冲下taxi,30peso到遗址,刚要上车,一对年轻情侣叫住我,问我可不可以share。我当然说好。于是出租车向遗址飞奔而去。一路也是连天的jungle,但是偶尔有个缺口,望过去便是加勒比碧蓝的海,一瞥之下,已经让人惊叹。

到了遗址,踏着下过雨后积水的地面,紧赶慢赶到大门前,才发现售票点已经关门。那对情侣有学生卡,对收票处的人比比划划,说我是他们的朋友,远道而来云云,那位老墨大手一挥,我就这么被放了进去,心里直叹幸运。

因为是访问的第一个遗址,Tulum对我,是新奇的。灰色方石在海边悬崖上砌出城堡样的建筑,远处是一望无际的加勒比海,确实是景色绝佳。我中午在旅馆里碰到一个意大利小伙子,他问我从哪里来,我说从San Diego,他惊叹地说:你已经有足够的阳光和海岸,为什么还要来Cancun呢?确实,我自忖,我在全美著名的美丽海边住了四年半,还在Channel island上看过无垠的碧海蓝天,早就曾经滔滔沧海,不会再对海景惊叹了吧?哪知道看到加勒比海,我才知道原来海可以有这样的蓝法。加州的海,是那种深邃的蓝色,让人觉得辽阔。而加勒比海,是碧蓝色的,蓝得妩媚温柔,蓝与绿间层层的的变化却又显得无比妖娆。只可惜我的小傻瓜相机,很难照出那样美丽的景色。

clip_image002

clip_image003

clip_image005

clip_image006

我们时间紧张,短短三十分钟之后,遗址公园里暮云四合,哨声四起,管理人员开始赶人了。我和那对情侣汇合,相伴走出遗址。他们建议我从遗址直接坐"colectivio" (shared van)到playa,再从playa回Cancun,可以省去回Tulum town的麻烦。我于是随他们一起去车站。天已经黑了,我们走过星星点点的纪念品店,一路闲谈。情侣里的女孩,是个有着美丽眼睛的泰国姑娘,29岁,现在在墨西哥城读统计的硕士,她的祖父来自中国,怪不得她看起来颇有几分像东亚的女孩子。

所谓colectivio,和国内的中巴很像,在定点接人,路上还可以不停捡客,但司机开得疯快,足以抵消四处拉客的时间。坐在暗无灯光的车里,司机放起音乐,后排座全家出游的墨西哥人兴高采烈地唱起了歌,伴着孩子咿咿呀呀的声音。想起实验室的mm跟我说,墨西哥家庭分为两种,singing family和dancing family,不由得微笑,音乐在墨西哥人生活里的重要性,真是我难以体会的。

窗外的夜空上阴云迭起,月光却不服输地从云缝里透出来,我渐入梦乡。半梦半醒里,车驶入了Playa的市区,窗外下起很大的雨,雨水在车窗上凝结成股,不住地往下流,窗外的街景开始显得虚幻。横七竖八放着简易桌椅的小饭店,街边守着有玻璃窗和电灯的小推车卖热狗的小贩,狭窄的街道,披着各色雨衣匆匆行走的人……我坐在车里,看着雨里的小城,心情慢慢变得无比宁静,又有一丝淡淡的身在异乡,不辨悲喜感觉。独自出游的乐趣,终于在这雨夜的车里,第一次探出了脑袋。

回到Cancun已经很晚了,从车站慢慢走回旅馆,路上还有不少行人,店铺也开着。很像国内的夜晚。我因惦记着要赶快回旅馆报平安,没有坐下吃饭,只在街边买了一只小小的热狗,和两块三明治,就回到住处。上了msn,老妈和gg的窗口争先恐后地跳出来,正聊着,旅馆的主人来访。和我通过好几次信的Hilda,是个年轻精干的墨西哥姑娘,说着流利的英文,她是专门来跟我打招呼的,让人觉得异常亲切。我们俩在门口闲聊时,那只大黄猫试图跑进我的房间,Hilda用脚温柔地阻止了她。

最后再说两句Tulum。在我四方打听情况时,大家对Tulum毁誉参半。网上好多人都说非常美,LP甚至称它是个你一见到就恨不得撕掉回程机票的地方,但身边几个朋友却告诉我这里很没劲。现在回头想来,每种意见都自有它的道理。从遗址本身来说,Tulum比Uxmal或者Chichen Itza差得太远太远,规模小,建筑不宏伟,也缺乏美丽的石雕。作为玛雅人最后的一处遗址,一切简陋和仓促都不难理解。但它的特别之处是建在海边,可谓是Yucatan半岛两大特色——海景和遗址的一次差强人意的结合。我个人认为,还是一处可圈可点的景致。

Advertisements

2 Comments to “我在墨西哥(二)时来运转”

  1. 呵呵,不错的地方啊。我记下了。
    期待续集。

  2. 同期待中!!!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