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January, 2008

January 27, 2008

阳光星期天

by serenq
晴开了,窗外的草地上一派阳光灿烂。小孩子踩着滑板,压过散落一地的植物的果实。父亲拿来色彩鲜明的蝴蝶大风筝,母亲把风筝放到头顶,孩子兴奋地看着——站在滑板旁边。他年幼的弟弟大约还不能走路,一屁股坐在草地上,仰着脸。
来美国几年,越发潦草随便。仗着天气好,穿着睡裤就出了门,加一件厚毛衣外套。走过草地,去mesa里的新开Cafe买杯咖啡——美其名曰“鼓励自己下午好好工作”。
阳光照得人浑身暖洋洋的,草叶尖上却还有没来得及挥发的雨滴,看橘红色睡裤宽大的裤脚扫过绿色草坪,抱紧双臂,心里有说不出的惬意休闲。哪怕只是一瞬,哪怕只是一个星期天的早上,哪怕只是阳光带来的一点错觉,我仿佛骤然跌入一个不知愁的时空,纷乱、烦恼和压力都突然消失不见。我想傻笑,想蹦蹦跳跳,想放声歌唱。
 
Advertisements
January 25, 2008

下雨了

by serenq
远道而来的朋友问我:is it supposed to rain?
是啊,南加,San Diego,简直就是阳光海岸的代名词。可是居然下雨了——冬天本来就是雨季。
昨天今天的傍晚,都在下雨,没有带伞习惯的我,终于发现自己被惯坏。不过其实很开心,今天从外面回来,雨突然下大,躲在车里,看着不到一百米外的apt,听着收音机里的音乐,雨水渐渐在小车的空间之外变得张狂,霹雳啪嗒下豆子一样砸在车顶篷,而我因为明智地穿了靴子,脚并没有湿,可以坐在车里舒舒服服的吹暖风。我那一刻真希望雨不要停,我就这么坐着,看一滴一滴、一条一条、一片一片的雨渐渐模糊了雨刷刷过的的车窗,停车场的灯照进来,我闭上眼,仿佛就回到了成都的春天,哦,多么好。
January 21, 2008

小时候的事

by serenq
这几天,老想起来件小时候的事。
 
六年级还是五年级,考数学或是语文。我在考试卷子上方填名字的时候心血来潮,在我的名字前面加上了一串称号,譬如天下无双、独一无二之类(不记得是不是还有拳打少林脚踢武当)。写的时候觉得很好玩,写完就接着答题,浑然不知给自己惹下了麻烦。我的老师们立刻嗅到了危险的信号,把这件事情作为我骄傲自大,虚荣心极度膨胀的表现,三番五次把我请入办公室,还同时通知了家长。值得说明的是,因为我彼时的混噩、不敏感,更因为我老爸没有对此采取任何我现在能记得起来的惩罚措施(估计他充分理解我只是武侠电视看多了,于是在随后的N年里严格限制我看电视的时间,以至于现在我妈每次说要给我买个电视提高英语都被我以“我根本不看电视”为理由无情拒绝),这件事情没有给我幼小的心灵造成任何伤害,因为我在长达十来年的岁月里,都不记得这件事了。
不过也许对我是有潜在影响的。因为到了高三的某个周五,我曾在班主任因为我总跟同桌上课聊天而斥责我“你以为你多么了不起,多么特殊多么独一无二吗?”的时候,居然(我的神经系统毫无疑问地一定出了问题)“盯着空气中某个悬浮的质点”(如某朋友描述我当时的情况)、悠悠然地说:“我本来就是独一无二的。”其实我以我未来的career发誓,我当时只不过想起不久前看到的一句话,好像是对于上帝来说,每个人都born unique,然后我又一次心血来潮,就脱口而出了。我不记得班主任老师究竟做了什么,但我记得她很生气很生气。。。。
不过这次的我没有小时候那么镇定了,我事后立刻跟好几个同学讨论过这个问题,我的智囊团们一致认为如果我不想在未来的高考上死得太难看的话,最好赶紧修补一下我神经大条造成的损失。介于对我做出以上建议的人里包括我当时单恋的某人,我立刻认为其言可听,于是在随后的周一出现在班主任的办公室,作了一番深刻的自我检讨。这大约可以体现我当时——一个总是试图play cool的teenager,如何第一次露出了实用主义的丑恶面孔……
 
一晃十年过去了,我突然想到往事,觉得有趣。为什么,为什么我的老师们彼时那么气急败坏——当他们面对一个宣称自己“独一无二”的学生?哪怕她实际上并没有任何自我夸耀的意思?天地良心,我小学时侯心智发育缓慢,到了高中三年又莫名其妙地唯感情至上,虽然也许我把某些成绩take for granted(上大学后立刻遭到惨痛打击),但是自负和自夸,那时候真的是与我毫不沾边的事情。然后又为什么,他们这么害怕这种看起来,或者潜在的自负和自夸?别误解,我没有任何一点责备我的老师的意思,我完全理解他们当时的反应,我只是突然回想起这些事情,回想起那个时候的社会导向和文化,然后有一点不确定地想:现在改变了多少?是向什么样的方向变化了?有没有发展出有力的机制来引导学生去正确认识自己的价值,认识与他人、团体和与社会的关系?我有一点希望,当下一个老师看到学生在考试卷子上在自己的名字前面写自己是独一无二的时候(我相信并希望永远会有这样的学生),他/她会把学生叫进办公室,微笑着问:“你为什么觉得自己独一无二?你的同桌张晓梅是不是也独一无二?”他最好会让学生坐下,也许会拍拍学生的肩,也许那个学生会一脸困惑的看着他/她,或者甚至侃侃而谈?谁知道?
January 15, 2008

冬游夏威夷(Maui行·我终于掉进了鱼缸)

by serenq

明天就要离开夏威夷,今天我们决定去住地附近的海边好好玩玩——我们所住的south Maui有全岛最好的天气和最美的沙滩,但是我们今天的目的地不是那些椰树掩映下的金沙滩,而是传说中的浮潜胜地。

从华人和Maui Revealed上面看到,有两个特别出色而难找的海湾——fish bowl和aquarium——是snorkel的天堂(“you can tell from the names, right?”)。我看过地图后,觉得aquarium更容易寻找一些,于是决定舍弃fish bowl。这天一早我们就出门,沿着S. Kihei Rd.往南,先经过富人们居住的resorts和附近的高尔夫球场,又经过夏威夷土著们口中的海边小山“red hill”,终于看到大片岩浆,路也变成单lane,目的地就在眼前。

这条paved road的终点在La Perouse Bay。书上说这个海港因为被污染,能见度很低,但是只要往外绕过4个cove,水质就会变得越来越好。我们在公路的尽头停了车,根据书上介绍,有两种方式可以到达snorkel的好地方,一个是沿着路往回走几百米,找到树林里的trail,穿行到火山石上,进而走到水质清澈的海滩;或者就是沿着海边一个个的cove走过去,

我们先到了海边,发现海滩并不连贯,而且有一部分似乎是私人领地,不能穿行。估量了一下,对面的礁石看起来并不远(不到一百米),海水又蓝得诱人,甚至在近岸处还有好几条漂亮的黄鱼。于是我们合计,决定走一条书上并没有介绍的——水路。我们把不值钱又占地方的东西都扔在沙滩上,把钱包相机车钥匙之类的细软装入防水的塑料盒,又带了饮用水和防晒霜,戴上snorkel gears,向对岸游去。我轻装简行,游在前面;某人顶着包裹游在后面。其实这里的水确实不够清澈,游出去不远可见度就降得很低,我干脆抬起头,拼命划水,只求快些游到岸边。

快到对岸,礁石上出现了黑色带刺的海胆,和大红色鲜艳得妖异的海葵,黑色的小螃蟹在礁石缝里爬上爬下。这里的水质已经不错,可是鱼还不算很多。有人从不远处的火山石里走过来,我们稍事休息,赶快赶了上去。路上看到清澈的池塘就忍不住停下来游泳,虽然时时看到鱼群,但自始至终也没有特别惊艳的感觉,只觉得在高低起伏的岩石里穿行特别好玩。游游走走,路边风景宜人,阳光时强时弱,礁石里的池塘边上变幻出橘红草绿——橘红的应该是岩浆里所含的金属被氧化所致。

100_2764

100_2766

走了几个cove以后,好容易看见一片卵石铺就的海滩。跃入水中,身边不少成群游过的银色细长带鱼、或两肩带着淡蓝色花边的黑色扁鱼。追寻着小鱼到了浅水,又被某人拉起,继续沿着几乎不可见trail蹒跚前行。不知道走错了多少路,终于来到了aquarium最深处的地方,这里是一片无可言喻的美丽海湾,宝石蓝般的海水,天然形成的下水台阶,磅礴波涛里的平静港湾。我甫入水中,就看到数条从未见过的彩虹大鱼游过眼前,再游得深些,石洞里是害羞的大海龟,珊瑚石畔是若隐若现的鱼群。这里的水深,珊瑚的形态也各异,阳光破云而出时,不但水里波涛荡漾,人背上也被晒得暖融融的。游过某个拐弯,眼前出现了上百条淡黄色的鱼,悠闲地在礁石突起处左右游弋,鱼群中还交杂着黑色的异类。这个时候,我才真正明白掉进水族馆的鱼缸里是什么感觉!

阳光时明时灭,但是背心也已经被晒得心疼,我们恋恋不舍的离开了鱼儿的天堂。

水下相机在刚进鱼缸时就没了胶卷,郁闷。只好照几张人。。。

穿件短袖有助于防止晒伤。

100_2772

不过还是要show一下bikini,不然怎么算到过夏威夷呢?

100_2778

South Maui的海滩在下午风浪俱大,我们到了Po’olenalena——传说中的turtle town。但是周围居然在大兴土木,我嘀咕着海龟是不是早就被吓跑了。到得海滩,某人在海滩上睡觉,我独自下海去。涨潮的海水卷带着泥沙,一浪浪冲向沙滩,勉强能看得见岸边的礁石和鱼类,但并不诱人。出水后无事可做,只好照了些照片。

林下海边的心。

100_2784

海滩。

100_2815

偶们耍酷中。。。

100_2803 100_2804

又去Ahihi Cove和Makena beach看了看,依然是震耳的涛声,人却不少。我们在海边树荫里躺了一会儿,就离开了。

晚上去附近一家日本餐馆吃了在夏威夷的最后一顿晚餐。食物应该是很地道的,不过菜单上的英文非常不完备。生鱼片很新鲜,虽然对于某些食肉动物来说也许不够吃(好在order了个curry,肉吃不够,米饭总是能解馋的)。晚饭后去附近超市买了个大菠萝——才0.59/lb。回家后切成小块,泡在盐水里,果然味美多汁,吃得很开心。

明天离开夏威夷——出来玩了这么久,也该回家好好工作了。想到去年最后一日的早晨——虽然只在数日之前——在SD机场对着Hawaiian airline按捺不住的激动心情,不由得很开心。不管怎么说,我就很快要恢复到生活的常态,独自直面那些梦想、挑战和失望,而我会记得夏威夷,就这样。

January 13, 2008

Intuition

by serenq
在写下第一行字以前,我出去寄了一封信,坐在桌边听着收音机修好了指甲,给自己冲了一杯茶,把那本小说拿出来翻来覆去地看了几页,听到远处图书馆的钟敲响了六点,但是我依然不知道要写什么,甚至不知道这篇blog是否会像很多有始无终的帖子一样,还写不到一半我就丧失了兴趣和耐心,被存在草稿箱里,永远也不再看它一眼——就是草稿箱里,帖子也越来越少了。
 
好久没有看过小说,昨天是个例外。从下午两点一直到晚上十点,看完了那本“描写生物博士后生活”的小说——Intuition (by Allegra Goodman)。中间只给自己煮了七个速冻饺子当晚饭。
感觉很复杂,却绝不粘稠。不惊心动魄,不刻骨铭心,不觉得特别惋惜,特别震撼,特别伤感,或者特别感动。但小说的本身并不陈腐,甚至不平凡。
一个小研究所里的小实验室,一男一女两个老板——不是夫妻店,但两人也没有情感纠葛。手下四五个博士后,两个实验员,做癌症研究,和老鼠打交道。男博士后Cliff和大自己八岁的女博士后Robin dating,后来分手。Robin在面对Cliff突如其来的成功与光环以后,慢慢变得twisted。她拼命想要证明自己无法重复Cliff的结果不是自己的错,她生活,或起码那一段时间的生活,的重心,完全变成了Cliff,Cliff的文章,Cliff的老鼠,Cliff的实验纪录。她找到了一点什么,被人put down,又被其他人turn on。事情开始变得ugly,变得夸张,变得无休无止,变得铺天盖地。她和他,两个都自认为做研究才是他们生活里最重要的事情的科学家,和他们的老板一起,被抛到politics和media的风口浪尖,而在这场暴风雨里,没人关心science,也没人真正关心research。值得庆幸的是,暴风雨过后,每个人都以新的姿态、在新的地方找到了新的生活,但结尾并不是励志的,或者具有任何鼓励煽动的效应。只是一个平淡的closure,也是一个平淡的openning——对这场暴风雨里的每一个人。
刘兄是很同情Robin的,我没有。事实上,我对这篇小说里面任何人都没有同情;再事实上,虽然里面每个人都血肉丰满栩栩如生,但我对他们中的每一个,都没有特别的感情。实验不work时的沮丧,work时的狂喜,范进中举一样,我早就司空见惯。我仿佛一个远远站着、带着并无恶意的冷笑的旁观者——我冷笑,只是因为在某些细节里看到了我自己的影子,但是那影子很淡,甚至没法让我去带入,去感同身受地体会任何一个人的情绪。我有一刻从书上抬起头来想,我是不是从此以后再也不能在任何一篇小说的角色里带入我自己,与角色一起悲欢哭笑了?你看,感情戏我没感觉,悲情戏我没感觉,pure science不能让我滋生任何一点欣赏之情,dirty politics也不激发我任何一点憎恶之意,绝望、狂喜、悲哀、欣慰,任何强烈的感情,似乎都离我不可言喻的遥远。当然我是投入的,精彩的情节让我好奇,对人物的细致刻画满足了我一直以来偷窥或者解剖人性的私欲。但是我看到后来,就像一个失去耐心的家长,或者长时间容忍任性女友的男孩,想要对Robin,或者Cliff,或者小说里的每一个人说:别闹了,别闹了——我知道这由不了你们,但是,别闹了。
是我害怕那种累吧?是我害怕偏执的理想和追求吧?是我害怕卑微的固执和一心一意想要在人前证明自己的努力吧?这都是我一直能避多远就避多远的东西。我不能想象自己在其中挣扎,也不愿意直面别人的挣扎,甚至没有耐心去安慰别人,只想一把把别人从深水里提起来?(Oh, 我以为我是谁。。。。?)或者正是因为我对这些角色们其实也有不同程度的带入,我才像一直以来要求自己一样要求他们看开一点,洒脱一点,实用或者起码实际一点,还有,对自己狠一点,也对自己好一点?我一向鄙视自怜的情绪,吝于给与自己同情,所以我对他们也是这样?这个念头颇为amuse了我自己。
写到这里,还没有提到“生物”两个字。确实是的,虽然整个环境是生物实验室,作者又把许多试验的细节写得格外详细,而这种详细确实给小说增添了很多真实性、可读性和趣味性,但我并没有特别在意这一点。因为整本书给我的感觉是更加universal的人性,我不会惊讶如果这个世界上有写程序的Robin,思考数学问题的Robin,炒股的Robin,画画的Robin,或者中国的Robin。
全书唯一一段让我感慨良深的段落来自于Cliff的独白,他是个优秀学生,他高中的时候不努力,大学的时候也不努力,但是他轻而易举地得到了好成绩。他Phd的时候努力了一下,于是立刻成为科研新星。他有生以来第一次,在这个实验室里,在这个project上,在遭受了这么多挫败和成功之后,他想要把一切都做到完美,才能捍卫他已经得到的好结果。可是,他再也得不到了。他的cell不work,他的needle size不对,癌症重回到他的老鼠身上。我看到这一段的时候简直想要冲进书里和Cliff握手了:我考,这不就是两年以前的我吗?相信其他做生物或者做实验的人也会感同身受吧?不过在两年后的今天,我早就变本加厉地恢复了我最初的sloppy作风,也许一方面是我迷信地相信我的邋遢反而更能给我带来好结果,另一方面,是不是我心里也有个声音在说:Come on, it doesn’t deserve it. The research doesn’t deserve my effort.
 
下午刘兄问我,看完这本书以后是否让我离开生物的念头更加强烈了。我说:How could? My mind to quit is already in its strongest. How can anything make it stronger? 其实更确切地说,下定离开的决心已经是一个过去式,是一个早在一年半以前就不再是让我困惑我的问题(总共也没有让我困惑两天,汗,看来我从来没有爱上过生物或者研究,才会把再见说得如此轻而易举,如释重负。)。大约就是有了这种心态,才能带着距离看这本书,和那些人,以及发表一些不符责任也不关痛痒的感言。虽然其实我,还是芸芸生物loser中的一员,在黑暗里四处碰壁,却总是天真地相信阳光就在眼前。
January 11, 2008

冬游夏威夷(Maui行·Hana啊Hana)

by serenq

早就说过“在Maui上必做的三件事”对我吸引力不大,鬼使神差的,我们却又决定去著名的Hana Hwy看看——被老美吹得这么神乎其神,又被许多中国人贬得一文不值的地方,究竟是什么样子的呢?事后证明,这确实不是一个好决定。

Hana Hwy在岛东北部,是一条沿着海边和树林以多弯多拐而著名的山路,据说山清水秀,有许多瀑布山涧,但事实是,不但从小看惯了蜀中景色的我觉得非常平平,连某人这个在北方长大的孩子都大呼没劲。譬如某条"very popular fall",落差既不大,周遭景色也毫无出奇之处。最初我们还按照Maui Revealed的指示,碰到某个景点就下来看看,经过几次失望以后,又发现我忘了带相机的SD卡(相机的internal memory可以存大约二十张照片,后来发现足够了……),就不费那个事了。

海景一瞥。

000_0005

整条路上,唯一值得一提的是32迈标记处的Blank Sand Beach,景色还算过得去。

000_0011

有条Lava tube直通入海,有点像La Jolla Cove的岩洞。

000_0013

Hana小镇处在Maui东端,不过三五条街,零零散散得几条街区,静谧得很。我们在街边吃了顿大棚菜——看来像是母子俩人搭起个竹棚,卖新鲜热炒的Pad Thai和Fried rice。味道确实异常的好,尤其是炒饭里面的虾,又嫩又新鲜。Hana小镇外面有个Hana Bay,正对着近岸处的一块孤礁,有人在Kayak。

000_0016

书上说这里有个红沙滩,因为图片并不惊艳,我本来没打算专门去找。没想到沿着海边树丛里的一条小路走了半分钟,就看见一小块红色的沙滩,也不知道是不是书上所写的那个,看起来似乎小一些。

000_0019

回去的路上,可恶的某人心心念念地想着3点钟的BCS Championship football,把车开的疯快。可怜彪悍如我,被他在山间一阵胡甩(他还得意洋洋的声称“终于找到开山路的节奏啦!”恨!),都几乎晕车,还差点被闪了腰。让我对Hana更增添了几分仇恨(难道不是对某人?!)。

傍晚时分在住处外看了斜阳,很美,给暮云勾上窈窕的金边。

100_2759 

落日里的红花。

100_2744

January 11, 2008

冬游夏威夷(Maui行·Blowhole!)

by serenq

在Maui的第二天,我们决定去岛的西边看看。如果你看过Maui的地图,你会发现这个岛长得像个不对称的哑铃,岛西和岛东山峰突起,分别是哑铃的两端,中间连着凹下去的平地。岛西和岛东的山腰上各有一条沿海公路,岛东的就是著名的Hana Hwy,经过树林和瀑布,而岛西因为干燥,沿海主要是礁石和海景。

从住处出发,很快来到山脚下,山脊上有一溜转动的风车。很快来到据说鲸鱼成群出没的8mile marker,果然有许多人在这里,甚至坐在太阳伞下面痴等。还有工作人员摆了个小桌子提供望远镜和鲸鱼的信息。我张望茫茫大海,哪里有半条鲸鱼的影子?!拿来望远镜看看,除了波涛还是波涛……

我们在Kahelili Beach Park停车下水。这个公园处在数大旅馆外,设施齐备,沙滩很不错。海滩南面的"Black rock"是snorkel的好去处。不过我们没有游到那么远,沙滩外的海里也有些鱼类。午饭在麦当劳打发,接着去看"Dragon teeth"。是火山岩浆入海后被腐蚀形成的尖锐突起。

100_2663

下午的主要目的地是blowhole,虽然在书上看到了照片,但还是不甚明白是怎样的景观。路越开越入山,又弯又窄,终于到了38mile处,路边已经停了不少车。我们穿过草地走到海边,礁石上有隐约可见的小路。路一直在海边蜿蜒,阳光既然灿烂,海景也就极美。

100_2679

这里的火山石被风化得厉害,显出各种奇怪的形状。

100_2704

100_2713

走过一个小灯塔,在岩石上颠沛许久,正在心生疑惑,突然看到面前不远的礁石后面有阵阵水雾。赶过去一看,不就是书上所说的那个小blowhole么?这时方才理解blowhole的构造:原来是在海边礁石底上的岩洞,与外面的海水相连。当海浪汹涌时,海水以极大的冲力灌入洞中,往上喷发,形成水柱,确乎十分奇妙。

100_2682

100_2683

受到鼓舞后继续沿海滩向前,不久就到了Nakalele blowhole。已经有好几个游客在那里,还有两个穿着比基尼的mm带着条黑狗跑到blowhole边上,喷发时狗狗被洒了一身水,看起来受到惊吓,跑到一边去。这可比刚才那个声势浩大多了,高时能达到好几米,像个大型喷泉。阳光从我们背后照来,每次喷发后就幻出美丽的彩虹。

100_2687

100_2693

Blowhole确实有意思,我们逗留了好一阵子才离开,还有源源不断的游客沿着嶙峋的岩石寻来。到这个地方,有两条路,我们是从38迈的标记处往东北走,再折向南。这条路稍微长一些(大约一迈),但是路边海景很美。另一条路是从39迈的标记处发往北走,从地图上看起来比较短一些,但不知道景色如何。

不知谁搭的石头,像两个互相依偎的人。

100_2715

离开blowhole,继续往前不久30号就变成了county road,编号也由42一跃为16。这里我们要找的是Maui Revealed里面所说的一颗"real gem"——olivine pools。从停车处看,风景很平平,仿佛没有任何明显的标记提醒你就在不远处有个绝佳去处。按照书中所说,我们沿着小路走了一阵,就看到前方深入海水的礁石平台,上面大大小小地布满了石洞。

100_2740

初看很不起眼,我甚至都没有想要下去游泳,真到了跟前,才觉得有趣:这个平台如同半岛,三面环水,海浪很大,偏巧平台上的石头池子里一片平静。这些池子大小深浅各不相同,浅的是黄绿色的,被下午的日头已经晒得暖暖的;深的是碧绿的,看不到底——有女孩和男孩从池塘边的礁石上跳入池中,激起片片浪花。池塘里有被海水卷进来的鱼,可惜我没有带goggle,到了水里就什么也看不清楚。但饶是如此,就光在平静的水里听着惊涛海浪的声音游游泳泡泡水也是非常惬意的。

平静的池水。

100_2730

池外的惊涛。

100_2736

自olivine pools往南近十迈,全是在山中盘旋的单lane公路,转弯大,lane窄,盲点多。风景与大岛东面有相似之处,都是翠绿的山谷,但是没有瀑布,而且天气也似乎更好些。经过数个仿佛与世隔绝的村庄,路边时时出现诸如"the best banana bread on planet"的广告牌和一些fruit stands。偶尔有一两个乱石滩,上面总是不缺当地玩耍的孩子,一个个晒得黢黑。

这天晚上在住处附近的Royal Thai吃晚饭,oyster和royal source的菜都炒得很不错。

January 9, 2008

冬游夏威夷(大岛行·瀑布、深谷、草原、雪山)

by serenq

今天是在大岛的最后一天,我们从岛东的Hilo再次出发,沿路游玩深林和瀑布,最终目的是岛西北的那个小尖——大岛最古老的沉睡火山Kohala的所在地。

又是个晴朗的清晨,我们沿着19号再次向北,在7mile路标处拐进The Big Island Revealed中所提到的非走不可的4迈长的scenery drive。路上一直是青翠欲滴的雨林景色,以及美得令人窒息的海景。

100_2564

路边美丽的牧场。

100_2570

大岛东边因为降雨频繁,瀑布甚多,19号沿着海边山腰曲折前进,经过无穷的深谷。谷边绿树红花,远处是茫茫大海,景色很美。往北继续开,是著名的Akaka瀑布。这条落差达420ft的瀑布,从绿树中直泻而下,异常秀美。

 100_2575

与昨天一样,我们穿过浓雾,到达高原小镇Waimea。小镇天凉风大,镇后三座圆润的山峰顶在白云间时隐时现。我们在街边吃过午饭,我又乐滋滋的去买了杯咖啡——虽然是在麦当劳买的,上面居然写着Kona brewed coffee。再次沿19下到海边之后,我们没有向南去Kona,而是折向北,沿着海边的270开向大岛的西北角。路上经过Lapakahi State Historical Park。此处是一个六百多年前的土著村庄,剩下断壁残垣。我们沿着公园里的小径走到海边。这天的天气极为晴朗,大海是难以言喻的深邃的蓝。

100_2594

海边石滩黑白相杂——黑的是火山石,白的是珊瑚的残肢。

100_2588

100_2591

面朝大海。

IMG_0346

路边又经过两处海滩,在据说极其平静清澈的Mahukona,我遭遇了本次夏威夷之行最浑浊的海水,翻腾的棕色泥沙使可见度降为零。本来想着游出去大约会好些,实在难以忍受那么浑浊的海水,在水里呆了不到五分钟就上岸了。后一处Kapa’a海滩倒是很美,可是下午风大浪大,我们照了些照片就离去了。

IMG_0358

270走到西北角,本来还有几处景点,分别是夏威夷最伟大的君王Kamehameha的诞生地和Mo’okini神庙。Kamehameha是个具有传奇色彩的君王。他出生时就背负着弑君的预言,险些被当时的大岛君主处死。他被秘密养在深谷之中,练就了他的武力与雄心。他特别崇尚西方的先进技术,继位后,这位年轻的君王在十八世纪末到十九世纪初派出强大的舰队,横扫夏威夷群岛,成为第一个,也是唯一一个统一了整个夏威夷的君主。而Mo’okini神庙是建于11到12世纪的一座人祭圣坛,近千年间不知有多少牺牲品在这里丢掉了性命。我对后者其时有特别的兴趣,因为The Big Island Revealed上将这里描述得颇为阴森,配上的插图也有种妖异的美。可惜这两处都要四轮驱动才能到,只好放弃。

我们沿着270继续向东,经过两三座小镇,路到尽头,视野突然开阔。这里是一颗真正的珍珠——Pololu Valley。层层叠叠的深绿的山峰如屏障旖旎而开,依序陡然入海,而海面无比辽阔,阳光之下变换着各种颜色,深深浅浅的蓝、黛绿、灰绿,以及翻腾的点点白色浪花。可惜我的小傻瓜相机,根本没法记录下眼前所见的美景。

100_2616

山谷。

100_2620

100_2627

我们沿着山间的一条小路往下走到海边。这里是深色的沙滩,一条小溪从山间蜿蜒流来,从这里汇入大海。沙滩上散落着黑色红色的石头,都被海浪冲洗得极圆。我们在海滩上休息一阵,看看时间不早,就起身返回了。返回时我们走了另一条公路250。这条公路蜿蜒在沉睡的Kohala火山的山脊之上,书上说: "They say you shouldn’t honk your horn or you may wake it up." 这条路北边一小段似乎平平无奇,越往南走,风景越美,柔和起伏的翠绿色草坪,如洗蓝天,如缕白云,穿过雾岚时,彩虹似乎伸手可触。远处,南方是壮丽的雪山——海拔四千多米的Mauna Kea和Mauna Loa,西面是银光闪烁的大海,海边的椰树还依稀可见,这样的景象,是只有大岛上才有吧?

100_2629

100_2637

明天就要离开大岛了,暮色里我们最后一次驶回鬼屋,连这里也让人觉得有些亲切了。

January 8, 2008

冬游夏威夷(大岛行·在Kona玩水)

by serenq

今天目的明确,是去岛西Kona附近,前天考察过的海滩玩水。因为失策,选择了Hilo的住处,我们得开近三个小时才能到达Kona。某人六点试图把我叫醒,被我像拍闹钟一样一掌拍晕,等真正起床时,已经七点多了。匆忙吃过早饭,就沿北边的19号向Kona赶去。晨雨初晴,眼前出现美丽的彩虹。

100_2523

途中经过岛东的雨林,慢慢爬上岛北两座火山Kohala和Mauna Kea之间的高地,高大的树木退让给路边大片的牧场,牛羊遍地,不时遇到山谷里弥漫的雾气。过了高原小镇Waimea,19号急速下降,远远望见蔚蓝大海上点点雪白的波光,我们仿佛是向海里直冲而去。很快降到海边,虽然公路和海滩之间还隔着大片的绿地,却也能瞥见沙滩边高大的椰子树。路两旁常常出现成片的黑色的火山石,被人用白色珊瑚石堆出不计其数的花样文字。大多是情侣的名字框在大大的心里,果然是个营造浪漫气氛的地方。

我们自到夏威夷以来,还没有见过碧海金沙,蓝天绿树的景象,于是迫不及待地找了个通向海边的出口,下了19号。鬼使神差的,这条路通向的是The Big Island Revealed里提到的"a real gem"之一Kikakua beach。这个海滩附近只有27个public的停车位,我们还算运气好,拿到了permit。沿着parking lot往海边走过条弯弯曲曲的小路,就到了沙滩上。椰树丛里,一幅典型的海滩美景。

100_2530

这里海面很平静,游出去不远就看见一只大海龟,时而在我身边游,时而潜入海底。水很清,有不少花花绿绿的鱼儿,但比起我想象中掉入水族馆大鱼缸的感觉,还是差了一截。

从Kikakua出来,很快就到了Kona,在一家越南餐馆吃了午饭——夏威夷大约因为日本游客众多,亚洲饭店随处皆是,算是满足了我挑剔的中国胃。下午的第一站是位于Kona南边不远的Kahalu’u Beach。这是个热闹的地方,街边停满了车。此时刚过正午,阳光很烈,我补了不少防晒,才找了处看起来比较平静的水面下海去。这里鱼也不少,有明黄、银灰、彩虹色的。又看见一只大海龟,某人还伸手摸摸了海龟的背,说是很光滑,可惜我已经审美疲劳了。Kahalu’u南边是一片礁石围出来的浅水滩,水面特别平静,水质也很清澈。有很多小孩戏水,是不太会游泳的人玩水的好地方。

这天下午的重头戏本来是Kealakekua Bay,也就是那天环岛时已经看到过海豚的地方。可是到那里天色已经不早,某人又有些不舒服,我们决定不在那里kayak。我独自下水,从岸边往深处游不远,就能看到珊瑚礁和鱼群,往南边游,靠近岸边的地方有不少礁石,鱼的种类也多些,但也许是下午,或是因为我们没有划船到北端的Captain Cook Monument,并不觉得这颗所谓的"real gem"比前两处有多少吸引人之处。我游了一圈就上岸了,决定再去一个海滩——南边四个mile处的Honaunau Bay。我们沿着160一直向南,到尽头处看到一个National Historical Park,我没有仔细看地图,以为就是一个地方,于是交了5块钱进去。后来才发现,如果只是去海港游泳,在国家公园前一点点的地方就可以右转停车,没有必要进去,而公园里面本身也是不允许游泳的。可是这个公园的本身,还是值得一看的。(我还美美地在我的国家公园passport上加盖了一枚印章~~)

这个公园里面有一些夏威夷土著居民的“遗迹”(怀疑是复原的),包括稻草屋、独木舟和图腾柱。

 100_2553

土著人的棋盘?

100_2543

公园里还有一处拦起来不让人下水的沙滩,那里异常宁静,浅水里趴着许多硕大的海龟。还有一只爬上岸来。

100_2551

The Big Island Revealed里提到,这个公园在日落前最为美丽,我深以为然。三三两两的游客或看遗迹,或在海边火山石上坐着吹风,整个公园非常安详闲适。

100_2549

在公园里转了一圈,我就去毗邻的海湾游泳。这个海湾并没有沙滩,只有突兀的深入海中的岩石。岩石边有天然形成的台阶,供人进出海水。这里甫入海里,水已很深,珊瑚礁在碧蓝的水下围出封闭或半封闭的圈,鱼儿异常的多,大大小小,颜色各异,或独行,或成群结队,在石缝里穿梭。这是今天snorkel的四个地方里最出色的一处。唯一需要注意的是靠近岸边海浪比较大,礁石上常常有锋利的突起,我就是为了不被海浪拍到,结果被礁石划伤了手指和小腿。但一点轻伤比起水里的美景来说又算什么呢?

回家的路上,没有喝到香香热热的Kona Coffee,很遗憾……

January 7, 2008

冬游夏威夷(大岛行·海畔山巅)

by serenq

早上醒来,阳光从云层里透出来,天气似乎不错。知道大岛东边难得晴朗,我们打算趁着出太阳,在周围玩几个大岛东部的海滩。

从家里出来,先到了不远处的小镇Pahoa,这里据说有便宜的汽油。果然,只要3.40——Kona那边可是3.67的,我们赶快加满油。从Pahoa出来,沿着130往南,很快到了海边。这条路被岩浆挡住了去路,我们停在路边,沿着凝固的岩浆向海边走去。一路上岩石展示出各色纹理,还有小草从岩缝里长出来。

100_2448

走近海边,已有岩石被风化成了黑沙,遍地都是散落的椰子,嫩绿的幼苗从椰子壳里长出来,矮矮的,很可爱。这里海边风大,浪头也高,不能游泳。

100_2451

我们看了一回,就返身沿海边的137公路往其他能下水的海滩而去。路上有很美的海景。

100_2456

一路上路过许多悬崖和沙滩,阳光时有时无,路边树林中常常有当地居民的小房子钻出来。我们到达的第一处可以下水的地方叫做Issac Hale Beach Park,是在海边被前人砌起来的一个半开放的水池,水池底部中间因为有地热,形成了一个温泉池,游泳十分惬意。我在里面游了一会儿,看见不少小鱼。可是池塘毕竟太小,很快觉得无聊,就上岸向下个目的地——Kapoho tide pools而去。这个地方是在海边由礁石围成的大大小小的池塘,涨潮的时候会有各种动物冲进池塘,落潮以后,就成了天然的鱼池,是snorkel的好地方。

100_2459

100_2466

到了tide pools,立刻看到黑色火山石里翡翠色的海水。池塘大大小小,形状各异,有深有浅。我迫不及待地找了个比较深得跳下去,立刻处在透明的海水的包围之中。往水里看,不时有色彩斑斓的鱼群游过,我最喜欢某种明黄色扁扁的热带鱼,身上还有黑白的纵条,在水里游得格外悠闲。水底还有珊瑚礁,不过没有我想象中的美丽,颜色灰扑扑的。因为是大大小小的池塘,常常需要找到池塘之间的缺口游过去,否则会因为搁浅而划伤手脚,饶是我小心,还是在小腿上添了几条血痕。不过在这些天然池塘间穿行的感觉特别好,似乎转角处永远有新鲜的景致等着自己。

游到正午,爬上岸来,擦干身上的水滴,在附近一个Lava tree state park吃了带来的午饭——卤牛肉,豆腐干、饼干和橘子。一对来野餐的母女给了我们一个木瓜——说是她们只花了一块钱,当地人给了她们八个。吃饱上路,下午的目的地是火山国家公园(这次我们都带上厚衣服啦)。

大岛是夏威夷诸岛中最年轻的一座,火山活动还十分活跃。不过今年十一月岩浆改道,不再流入大海。我们知道没法看到火山入海的景象,于是只沿着公园的两条主路Crater Rim Dr.和Chain of Craters Rd开着看看。Crater Rim Dr.顾名思义,是在数个大火山口边沿绕行的道路。顺时针下去,第一个景观是Kilauea Iki Crater overlook。在路边停了车,沿着油绿的密林走了半迈,就看见了硕大的火山口。虽然曾在Death Valley见过火山口,这里的景观还是让我大大震撼了一下。往下看,火山口底部是黑色的凝固的岩浆,表面还有起伏的波纹,似乎还能想象当年岩浆翻涌的境况。一条小路横穿火山口,路上的游客如同蝼蚁一般。火山口里还零零星星的冒着些白气,似乎提醒人们它只是在沉睡,随时可能醒来。远方其他火山口边沿白烟如缕,一派奇异景观。

100_2471

我们继续向前走,就到了lava tube。所谓lava tube,是火山岩浆在流淌的过程中,表面遇到空气首先凝结,形成管状,中间供岩浆通行。现在暗涌的岩浆早已不再,只剩下一人多高的一条甬道。甬道顶端有微型钟乳石般的结构,当是岩浆尚未完全凝固时的遗存。Tube并不长,很快到了尽头。一出黑黑的lava tube,就是翠绿的密林,而不到百年前,这里还覆盖着鲜红的岩浆。

IMG_0327

离开lava tube,很快到了Crater Rim Dr. 和Chain of Craters Rd.的交口,我们左转上了后者。这条18迈长的公路将从一千多米的山巅直降到海边,而路的尽头,是03年火山喷发时岩浆奔涌入海所形成的火山岩。之所以叫做Chain of Craters,是因为路边如线穿珠般点缀着大大小小的火山口。

国家公园的路况果然不错,我们一路向前,不一会儿路边便出现一望无际的岩浆,从山脊流向大海,像凝固的黑色河流,在阳光之下反射着诡异的光。岩浆没有覆盖的地方,是风中倒伏的枯草,这里风极大,观景台上可以望到远处大海的波光。虽然两天来已经看到许多岩浆,眼前的景观依然惊人的壮观。每隔一段,岩浆上就插着块小牌子,告诉你这是哪年的喷发,大多都在近几十年间。

100_2475

100_2485

很快到了海边,路的尽头是个小小的visitor center,车辆都停在路边。下车沿着路的残段向前,顶着海风和烈日走了一个多迈,终于看到了挡在路中央的岩浆的巨脚。又沿着岩浆走了一阵,看了许多火山石的花纹,可惜没有看到传说中迁徙洄游的鲸鱼。

100_2498

归途上,雾气弥合,模糊了远处的山峰。重新回到Crater Rim Dr.,我们继续未尽的半圆。很快穿出雨林,展现在面前的,是辽阔的黑色Kilauea Caldera火山口,其中套着较小的Halema’mua’u Crater,传说中火山女神Pele就住在这儿。此时迟日西沉,天光渐暗,火山口内外白烟四起。地面裂缝里升腾着缕缕黄白的烟雾,带着呛人的硫磺味,连猛烈的山风也消弭不了。用手覆上裂口,很烫人,仿佛触摸到地球深处血液的温度。

100_2517

100_2515 

远方是Mauna Kea,山顶海拔四千多米。

100_2511

二氧化硫很快让我流涕不止,于是我们离开这片大地的伤口,趁着天黑前的最后一点亮光,到了最后一处景观——蒸汽口(steam vent)。这也是由地热形成的景观:雨水浸入地缝,被加热蒸发,成为地缝上方弥漫的白雾。它看起来和硫磺白烟一模一样,但成因不同,而且——your nose can tell。我刚一靠近,眼镜上立刻布满了白雾,地缝上方的湿热,倒是消解了不少傍晚的寒意。一群小孩裹着大浴巾从荒草里的trail里走来,头发仿佛还湿湿的,难道她们去草地深处的steam vent洗蒸汽浴了?可惜我已经无暇考证,天黑了下来,我们又要回到鬼屋去了。明天有更多的海滩和鱼儿等着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