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March, 2008

March 5, 2008

This is not about politics, not about her, but about me.

by serenq
某日午饭后阳光正好,于是买了一杯咖啡,坐在price center看时代周刊。照例有Joe Klein的In the Arena,内容照例是大选。这篇比较奥巴马和希拉里的文章,观点没什么出奇,但是有一句话抓住了我的眼睛:“There is also…the classic high school girl/boy differential: the note-taking, front-row girl grind vs. the charismatic, last-minute-cramming, preening male finesse artist.” 在读完这句话的刹那,我心里那架本来就一直偏向希拉里的天平,像是被一只温柔地手轻轻按了一下,几乎整个地倾向了她。
其实我从来不是一个note-taking, front-row high school girl, 相反,我在高中那会儿,最让我自我陶醉的,恰好是成为别人眼中那个"charismatic, last-minute-cramming, preening finesse artist"。我上课从不听讲,更别说做笔记(我暗恋的数学老师的课除外)。丰富多彩的课堂活动包括同时和三个两排之外的好友传纸条,与坐在前排的女生整堂课窃窃私语,第六遍阅读射雕英雄传和第三边修改自己的武侠小说,看同桌借给我的漫画(包括H的),趁老师转身赶紧溜出教室和等候在走廊里的别班好友一起去校外看桃花……我自己津津乐道的传奇包括如何由于与老师顶嘴而被取消了三好学生并被撤掉班长,如何晕头晕脑地看了一上午笑傲江湖而物理模考不及格,以及如何潇洒地连逃数节课,只是为了和好朋友一起淋雨。
是的,我被撤掉班长但是老师不会给我处分,我会物理模考不及格但是一直是全班第一,我连逃数节课并不妨碍我最后顺利考上大学,这才是我当年洋洋自得地根本原因吧?而剥开那些看起来另类或精彩的追求,其核心是不是就是一句无比狂妄的自我宣言:我很聪明,我不用努力?在许多年以后回头看当时的骄傲和自得,差不多只剩下一个宽容的嘲笑,和一句低声的斥责:浅薄。
其实不需要着许多年,中学那些年里建立起来的浅薄的自傲,对证明自己“聪明”的狂热,以及对“我需要努力才能做好”的不屑甚至恐惧,在大学的第一年里,就已经让我经历了有生以来最黑暗的一段时光。是怎样可笑的一个我呢?一方面希望所有人能看到我的成绩,却又拼命地想要抵赖——对别人也对自己——任何成绩背后的汗水。我怕别人别我考得好,但更害怕的,是那些不努力的人也比我考得好;或者是我虽然成绩优异,却发现只是因为我比别人付出更多。每一分每一个名次都在心里掂量了千百遍,同时却又深责自己不够潇洒;又或者在教室里努力了一整天,晚上躺在床上不是感到充实的快乐,而是对自己无休止的责问:我需要这么努力吗?是不是因为我是一个笨蛋?
那个derpessing的学期结束之后,我惊讶的发现自己的排名并不糟糕。暑假里,我对父母说,我对我的成绩不满足,但是很满意。他们问我什么意思,我告诉他们,我不满足,因为我还没有真正足够努力,但是我很满意,因为我的成绩真实地反应了我的努力水平。
 
事隔多年,那一个学期的漫长抑郁在回忆里早已成为成长中最具有积极意义的三件事情之一(另两件分别是与ex分手和开始思考事业前途),因为从那以后,那个自以为是的女生慢慢明白“那种聪明”是多么可笑而沉重的包袱,“勤奋”是多么值得大肆宣扬的品质,以及虚荣是多么可怕动机。终于我可以更客观的评价自己的优点和缺点,更平心静气地接受自己和要求自己,虽然我仍然没有做到我所满意的勤奋,虽然我经常还是靠小聪明赢得一些成绩,但我已经不会为之产生哪怕一星半点得意,因为我开始明白什么样的成绩真的值得骄傲,什么样的成绩只值得庆幸而已。
我对政治很无知,也不了解希拉里这个人,事实上只是从去年大选升温之后才开始追踪各种有关她和其他candidates的报道。开始偏向她,是在她赢了NJ之后看了Time的另一篇文章之后。其中简略地提到她早年的梦想和拼搏,明知道也许只是杂志写手的花巧,还是情不自禁的给骗去了一些感情——毕竟那也是我看重的东西。文章里还提到她父亲如何鼓励她和男孩子一起玩,这大约更能唤起我这个在一定程度上由父亲带大,多少曾经有点tomboy脾性的奔三老女人对童年的回忆与的亲切感。而这篇high school girl/boy的文章,更加精确地击中我的要害,它仿佛在说:你看,Hillary这样bright的人,她最闪光的、最可依赖也最可宣传的,正是她的勤奋和经验;而你这样平凡的、在过去十年中浪费了不知多少大好青春的人,如果还有那么一点梦想的话,除了十倍二十倍地努力,还有别的什么选择呢?
如果硬要拔高一点,我想,大体来说,不论个人,还是群体,一味追求charismatic往往远比一味追求down-to-earth的代价大得多,更糟糕的是,事实上我根本不相信有人会一味追求down-to-earth,最多不过是随时提醒自己要脚踏实地,而charisma那么诱人,那么魅惑,那么闪闪发光,要不让人追随,才是困难的吧?所以我投向Obama的眼光更加谨慎,因为我害怕一个easy dream, which explodes easily and I know how it feels when exploding.
 
—————————————————立场分割线——————————————————–
最后申明一下,偶听偶老爸的,支持老马这个战争贩子,为啥?他还要在伊拉克呆一百年哪?!还想打伊朗哪?呆吧,打吧,过不了多久他就发现解放军在台北街头巡逻了!
还有偶的私心,美国经济不景气,虽然也肯定会影响中国,但现在国内毕竟发展势头不错,题内损失题外补,那些大公司想要平衡在美国的损失,大约会把重心放在亚太?那是不是意味着我打算找国内工作的strategy更make sense了呢?大家如果觉得我在痴人说梦,赶快把我砸醒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