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April, 2008

April 27, 2008

周末,上菜

by serenq

今天做了两个新菜。韭菜辣炒白蛤肉,蟹黄豆腐。好吃又好做,都是简单菜。

白蛤肉:没买新鲜的,就是冷冻的白蛤肉化了冻,拿姜葱丝干辣椒丝和花椒爆锅,加白蛤肉炒一下,再加韭菜炒,变翠绿了加盐起锅,没想到真是鲜美。

蟹黄豆腐: 咸鸭蛋三枚用勺子按碎——按理说只需要蛋黄,我不浪费,把蛋白也一起弄碎了。把人工合成的海鲜(龙虾状的蟹肉棒)切成细丝,拿油炒了,放一盒被我用锅铲直接按成碎末状的嫩豆腐,加鸡汤炖五分钟,加香菜和葱花起锅,清淡宜人。

100_3365 100_3375

Advertisements
April 21, 2008

我想去不丹……

by serenq

时代周刊上一块豆腐干大的文章,引发了一天的雪崩效应。

Time文章是这样的:执政三十多年的国王,决定要还政于民,实行民主,在今年三月,终于进行了全民大选。这样的故事应该不陌生吧?陌生的是,大选前许多国民忧虑重重:“我们就爱戴国王,君主制搞得挺好,为什么要改?”但是大多数又信誓旦旦:“国王一直都是对的,比我们更深谋远虑,他决定的事情,应该不会错。”国王的意图,在历史上有无数回声:“靠一个牛人治理国家太不可靠,基因不能保证代代都牛。只能靠制度。”只不过这回声,历史上大多来自造反派,来自被无数次血腥镇压又无数次揭竿而起的人民,而这一次,在这个雪域小国,居然来自于被广为爱戴、从来没有被质疑过的君主自身。

足够让我惊讶,于是顺藤摸瓜,开始了解这个国家——不丹。

真是惭愧,不丹与中国接壤(处于喜拉玛亚南麓,北与中国,南与印度接壤),我居然对它所知甚少。但大约也不必惭愧,因为它本来就是一个与世隔绝的地方,是世界上唯一一个既不与PRC建交,也不与台湾的中华民国建交的国家,这个姿态,大约和印度控制其外交大有关系。从国内媒体的调调来看,中国很有争取不丹的趋势。

列举一下在各大中英文网站上找到的对于这个小国评价:

  • 这是全世界“国民幸福感”最高的国家。60万国民(也有说30万),对生活满意程度达到97%。
  • 国王提出的“国民幸福总值”(GNH,Gross National Happiness)vs. GDP,在过去的几十年建成了许多经济学家争论的战场。
  • GDP百分之二十用于义务教育(十年免费,优秀者公费出国),出国学生里,99%选择回国——因为他们怀念那种幸福感觉。
  • 全民公费医疗。他们的医疗系统主要是传统的藏传草药,但是人均寿命仍然在过去几十年间提到高六十以上。
  • 没有军队(除了六千人的皇家自卫队),靠印度驻军,曾与中国有领土争端。
  • 全国禁烟、禁塑料(买东西用手工藏纸包装)、禁化肥。
  • 森林覆盖率亚洲第一,>63%。
  • 所有电力资源来自水利,实际上水力发电是不丹国民收入的最大项——处于喜马拉雅山麓,自然少不了高山雪水奔流而下
  • 所有人民在公共场合穿民族服装,但是每周三晚上舞厅为年轻人开到深夜,那个时候他们可以牛仔裤T-shirt
  • 从上世纪末开始,不丹开始接受电视信号并开设网吧。人民知道姚明和李小龙
  • 迄今仍然夜不闭户,路不拾遗。
  • 想去不丹旅游的同学,必须办理不丹签证,而且由不丹政府规定,为了保护当地文化和自然环境,旅游者必须配给当地导游。由导游预订行程、旅店和食物,每日消费在两百美元以上。因为这样的限制,每年去不丹旅游的人只在一万上下。但据说不丹全国六所指定接纳国外旅游者的旅馆真个是纤尘不染,政府希望旅游者看到自己所付的游资物有所值。

我为什么想去不丹?我几乎是觉得被迫——被迫要去看看这世界上最后一块君子国般的净土。我知道这种小国寡民的世外桃源只能在不丹这样的国家诞生——全民信佛,生产力低下,自然环境优越。而且我近乎悲观,不敢相信这块净土在五十年后还能存在于地球之上。但是它现在存在,他的国王和国民在尽所有努力要在现代化和传统文化之间找一个安置点,不管这样的探索是悲剧还是喜剧,我只是希望,我能有幸看到一个原汁原味的不丹。

April 21, 2008

茶树菇双椒炒肉丝

by serenq

色彩明艳又下饭的好菜。

100_3357 

  • 干茶树菇用清水泡开,大约半小时到一小时。发开后把菌杆撕成细丝,切段。
  • 猪腿肉、青红椒、葱白切丝。
  • 肉丝用豆瓣、酱油、料酒、芡粉、油拌匀。
  • 锅里热油,炒散肉丝。如果想肉丝嫩,发白炒熟后起锅另装盘,等茶树菇和辣椒炒好以后再重新放下去。我因人懒,兼想到这是带饭的菜,微波炉足以让任何嫩肉丝变老,就直接把青红椒丝和茶树菇丢下去一起炒,同时加盐。
  • 大约三五分钟后放入葱白,快炒几下起锅。

香~~~~~~~~~~~~~~~~~~啊~~~~~~~~~~~~~~~~~~~~~~~~~~

April 20, 2008

Marain Bear Park

by serenq

周五脚痒,很想出去走走。下午三点半,看着外面明晃晃的太阳,终于忍不住。收拾书包,跟实验室的人说了再见,我本着节约能源的美德(其实是因为油价太高钱包太扁人太懒)没有回家取车,而是直接出门乘坐41路来到Genesee旁边的Marain Bear Park,打算hi到天黑。

Marain Bear Park是我开车屡次经过的地方,它沿着52延伸,西至5号,东到805,中点正好在Genesee。在地图上看来,是一条长长的绿色valley。Trail沿着一条干涸的小溪上下起伏,很好走,常常有树荫,有的地方甚至可称浓密。今天午后的阳光几乎透明,除了可以听到52号上的车声以外,真是个美丽的地方。蓝天白云绿草,山坡上开满了黄黄的菜籽花——我真后悔,怎么没早个把月来,也许还能像小时候一样掐点野油菜回家,用干辣椒花椒一爆,又苦又香,别处吃不到。

原计划是从Genesee一直走到五号,可是我好奇心重,每次看到岔路都想往前走走看看,包括一条坡度约为45度的陡坡,一边手脚并用地爬上去,一边在心里祷告着千万不要原路下山——还好我运气不错,另有一条缓坡上的小路。这么一来,走到Regents的时候已经六点,看看地图,与其继续往前走,不如回头,还可以走另一条支线,总长度差不多。从Regents到5号这一段可以留到下次。于是折回头。很快看到名为Standley的trail,穿过52,通向另一条canyon。此时夕阳西斜,canyon里的颜色特别柔和,一路上拍了不少小花。可是听到风吹草动又害怕——该不会是响尾蛇吧?

trail尽头是一片体育场,我的直觉告诉我,我已经从52走到Governer啦。问了位垒球教练大哥,果然不错!

看看表,已经折腾了快三个小时,肚子立刻咕咕叫了。Governer和Genesee交界处有个plaza,我去Vons买了半磅去壳煮好的新鲜虾,依然坐41路回了家。晚饭用蒜片炒了个茼蒿菜,整了两个不同的佐料蘸虾(酱油芥末和姜丝香醋),吃得碗碟底朝天。

不过有一个缺陷,从来不爱吃甜食的我在plaza里的日本店外面居然惦记绿茶冰激凌了,但因为没有别的attraction,就没有满足心愿。决定下个礼拜一定去utc那家vons对面的日本店吃一次。

放几张花痴照片。

 

100_3289 100_3321small

100_3318small 100_3330small 100_3348small 100_3342small

April 15, 2008

芦笋肉末

by serenq

万年没有介绍过我家厨房了,今天说个新菜。绝对清淡简便,暑天最宜。

三周前Vons芦笋跳水,才99c一磅,却不知道该怎么做。上网查了一圈,最后决定自己发明创造。

锅里热油,姜蒜切丝,猪肉馅里加了点盐,下锅炒散炒香。下切丝的芦笋,加盐、鸡精、糖、酱油,炒到芦笋变成翠绿色,起锅。很鲜美。

100_3277 100_3281 

还有别的做法,没机会做。比较推崇的是在开水里抄一下,用香油、酱油、盐、糖拌了,表面上洒上葱姜末,锅里把油热倒七分,刺啦往上一浇,响油芦笋做好啦。

结论:芦笋这东西,吃个新鲜营养,有点肉末或者虾仁增加天然鲜味就好。千万不要放太多佐料,不然真是焚琴煮鹤。

April 12, 2008

小虫子

by serenq
坐在地上一边给老爸打电话,一边手工清洁地毯——地毯是深色的,稍有杂物就看得清楚。用手东一下西一下地捡着。大多是纸屑,纠缠着头发。突然手指间一阵柔软,定睛一看,竟然是条翠绿色的小小蠕虫,居然也没有被我无心捏死。善哉。
十年生物不是白学的,一没有尖叫,二没有呕吐,一边继续和老爸在电话里大谈事业规划,一边走到桌子边上抽出一条纸巾,轻轻把它拈起来,看它在雪白的纸里触目地躺着,还无辜地弯曲延伸了两下。

今年花开得多,花期又长,楼下灌木上粉白色的花开了足有一个月,现在天气渐暖,招来无穷的蜜蜂和飞蛾——真奇怪,居然不是蝴蝶。这条小虫子,也不只是哪对风流佳侣的后代,居然闯进了我家。
这个时候天晚了,路灯光照着白花,光柱里居然还有飞虫。

把纸巾捧在手里,走出门,下了台阶,随手一扔,就扔在了花丛里。小虫子如果能够能健壮成长,大约很快就能成为传粉标兵,明年的花该开得更好吧?上一张我超级喜欢的虫子画片。

April 10, 2008

中国的声音

by serenq
三月中西藏暴乱,甚至扩散到成都,最初我没有在意——不太平的事情哪儿都有,我在成都的时候,还有回民因为市中区清真寺要被搬迁放火烧公共汽车。慢慢在收音机里网站上听到看到铺天盖地的负面新闻,我仍然没有在意。西方媒体的偏
见和荒谬来源已久,如果要为此大动肝火,我大约早已一命呜呼。再接着就开始有抵制奥运、阻拦圣火传递等各色消息,随后SD版上开始有人讨论如何去SF反
ZD迎圣火,直到今晚看罢未名SF版大多数文章,方有热血沸腾的感觉。

我再支持祖国统一都没有憎恶过弯弯,我对民运轮子向来付之一笑,只有ZD,历来为我所痛恨。

ZD.
这是一批什么样的人?在做什么样的事?在我眼里,不过是一批失去了特权的往日特权阶层,打着人权的旗号,讨要的却是那个最没有人权的社会。他们口口声声说
的是为了西藏人民,其实,他们只不过是为了他们自己而已。即便是这样,还不够让我痛恨,可是他们居然愚弄煽动无知的广大平民——那些也许祖上被他们的祖
上挑断过脚筋活剥过人皮的广大平民跟他们一起暴乱,做他们的棋子和炮灰。这世界上最可恨的,不是在人嘴上贴胶布,而是对人洗脑,让人忘却历史、颠倒黑白、失去独
立思考和选择的能力。

他们许的是什么样的愿?是流淌牛奶的自由天堂?事实是,没有中央每年大量的财政支持,那一点点牛奶,永远只能流淌到极少数的农奴主和僧侣的口中。而当年跟
我坐在同一个教室里上课,后来考上了名牌大学的藏族同学,可能现在还在破烂的毡棚外放羊。两星期前Time的文章里,两个僧人走过拉萨街头刘嘉玲为周大福的大幅海
报,仿佛在控诉汉文化和商业文化的侵蚀。那好,你去问问拉萨街头卖旅游商品的藏族小贩——不要去问那些僧人,他们究竟想要哪样的生活?在刘嘉玲的海报下每晚乐
滋滋地数钱,盘算着下个月给老婆买条周大福的项链,还是在金碧辉煌的农奴主家的后院里和牲口睡在一起?

达赖。我对这个人没有什么了解,Time的那篇文章可能是我迄今为止看到最长的一篇关于他的文章。我不想简单地斥责他是一个
叛国者,一个恶人,实际上,与那些现在身处西藏,享尽了种种好处的忘恩负义者相比,达赖还不那么面目可憎,而且,他很可能还有那么点所谓的人格魅力。但是
很遗憾,那片长长的文章没有说服我他是一个多么伟大的领袖,或者拥有多么高尚的情操。是的,也许他把当年跟他一起叛逃境外的五六百人以及他们的后代管理得
很好,成了一个“模范逃亡社区”。他让他的逃亡社区里的女孩子上学,也许是很了不起,但是,中共让西藏千千万万的女孩子上了学、有了工作、并且开始参与管
理西藏!他有为他最关心他在西藏的人民做过一点什么实事吗?如果他没有机会做,而中共帮他做到了他和他的前任没有机会做到的事情,他不应该支持感激吗?

他不是热爱科学吗?他不是尊重事实吗?他不是讲求逻辑吗?他不是被誉为“智慧”而“勇敢”吗?如果他的智慧没有让他看到他应该看到的东西,如果他的勇敢没有让他发出他应该发出的声音,那是哪门子的智慧,哪门子的勇敢?

西方媒体。对于他们,我甚至没有冲动要说些什么。美国大选已经让人看到了媒体的可笑和偏见,西藏只不过是意料之中的。这个世
界上永远没有绝对的真理和自由,也永远不会消去权利的阴影和丑恶的偏见。我们必须面对这样的事实,但不等于我们要接受,要屈服,要缄默,要放弃与之战斗的
权利。

声音。不过其实我大约应该感谢这些所谓的自由之声,他们让我听到了更多、更高昂、更热情、更充满斗志的声音。那些SF街头举
着红旗的人,那些主动给各大媒体写信的人,那些散布在世界每个角落里,年轻的、年老的、做着各种平凡的事情的中国人,他们在这个不平凡的时刻挺身而出,创
造的是不平凡的历史。中国在过去的岁月里,做出了许多世人不敢想象的成就,经历了翻天覆地的变化,虽然还有那么多不完美的地方,那么多让我摇头叹气的地
方,但这些声音和面孔,让我从未怀疑过她的未来。

April 2, 2008

花事

by serenq

前阵子SD版上还有人写“San Diego四大俗”: 去Blacks beach看裸女,去Miramar上吃buffet,去Mira Mesa买房,去山里拍野花。

事实是,BB的裸女没有老太多,八肥对我从来没有吸引力,买房比实现共产主义更加遥远,唯有拍野花成本低廉(我可没有大房二房,一枚柯达小傻瓜搞定一切),童叟无欺,是我辈年年春来附庸风雅的必备活动。

今年降雨似乎并不瞩目,可是野花却格外繁荣得惊人。三月初去Joshua NP,看到大片大片灿烂的雏菊,当时惊为天人,回到SD,才觉得舍近求远。805和5号边上,早就开满了各色的花,亮黄艳紫,色彩饱和度高,质感也瓷实,仿佛谁泼洒了油画颜料,衬在绿色草地和蓝天白云下,让人一见心仪——只可惜没法停车下来照相。

家外面的紫叶李先是开了满树粉白的花,倏忽间又谢掉了,换成一丛丛的灌木次第发蕊,白得耀眼。

100_3134

今天下午起心要去海边走走,沿着山谷下去,夹道都是黄色的雏菊,这片谢了,另一片却刚好,蓝天上有人拽着黄色的滑翔伞飞过,很应景。在海边发现一条土路trail,从峭壁蜿蜒上去,正好抵达Scripps reserve。沿路又是没完没了的花儿,手脚并用往上攀爬的我,居然还是顶不住诱惑照了好些——计划中半小时的锻炼计划被延长至一个半小时。

100_3150 100_3178small 100_3187

到达Scripps reserve的时候天也晚了,嬉笑留影的人渐少,安静的路上只听到远处跑步者的喘气声。路边白色紫色黄色红色的小花开了个遍,回头一望,夕阳下去了,远方La Jolla Cove的高楼静立着,海浪不知疲倦地舔噬着高楼下的岩石,涛声却听不到,仿佛一部默片。

想来明年这个时候大约还会在这里,虽然不知道花事会如何,但也足以减少一些莫名的感伤情绪。我这阵子老想起大学同学说,对来美国的第一个地方特别有感情,第二故乡一样。我还没有离开SD,所以无从检验,但我知道我多么喜欢这个地方。也许有一天,当我在msn上设置所关注的城市动向的时候,除了成都的天气,我会加上San Diego的野花报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