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心菜

by serenq

九岁那年夏天从北京回到成都,老爸很快发现我离乡四年,俨然还是成都娃娃,对空心菜红苕尖一类的蔬菜情有独钟——“喂猪哩的嘛,简直太好养活了”。

到了夏天,空心菜到处都是,便宜极了,一家人都爱吃,就成了主要蔬菜。我们家的空心菜一向是叶子和杆分着吃的。嫩叶子择下来,新鲜辣椒切成碎,油锅里快炒三分钟,一出水立刻起锅。我爸一直坚持这个菜要最后炒——“放久了就氧化了,不新鲜”。确实,刚起锅的时候颜色都是翠绿的,放个几分钟表面就发黑。这个菜从来不会剩到下顿,总被吃个精光,连剩下的汤水都被兑着开水喝掉——真是太鲜,想要让人吞舌头。除了做菜,叶子也可以下面。去年夏天回自贡老家,跟我妈早饭去吃小摊摊——四川的传统早饭是吃面的,那碗两块钱的肉哨子面里就下着空心菜叶,现在还想一想都流口水。

杆子有两种做法,一种是把杆子用拳头锤扁(我家独创,为了入味),切成一寸左右的长段,青椒两三个切丝,快炒时只加盐,起锅以后才加酱油和醋拌匀,味道有些像虎皮青椒,酸辣可口,又有空心菜的清香。

另一种是把杆子细细切成小圈——像切葱花那样,拿朝天椒(这里的Thai pepper就很接近)数个切成同样大小的小圈,再加一勺黑豆豉,同样油锅快速爆炒,狠辣狠香狠下饭。

空心菜在四川不叫空心菜,叫蕹菜(四川话发音ong4 cai4),或者叫藤藤菜。老家的二伯伯唤其"无缝钢管",令人解颐。

这边大华只有台湾空心菜,叶片细长很多,而且特别容易坏(是茼蒿腐败速度的两倍),但好歹还有些相似的清香,聊胜于无。一周下来把叶子都下面煮汤地吃光了,用剩下的杆子和朝天椒炒了,光看这图,你决不知道有多好吃!

 

100_3423small

地震里太多让人心碎的新闻,这幅福大命大的地震猪的照片让大家乐一乐(来自纽约时报):

23332094

NPR采访当地农民的时候,一个老农就说希望能有人支援粮食给他家养的猪吃。

哪里有空心菜红苕尖喂猪,哪里能吃上东坡肘子回锅肉,四川就在哪里。

Advertisements

7 Comments to “空心菜”

  1. 我也爱吃空心菜~我们的叫法和你也差不多

  2. 学了一招, 下次试试. 多谢

  3. 嗯,我们那的空心菜做法以及发音都和你说的差不多
    有一点,有种做法不算完全独创……
    我家就是将菜刀平放,然后拍扁空心菜杆的

  4. 我也喜欢吃空心菜,巨简单的做法:蒜蓉空心菜。黑豆豉我不知道是什么,豆豉——可以做什么用呢。。。
     

  5. 原来还可以用拳头锤扁呐。
     
    小猪好可爱~

  6. 仔细看了看,那小猪貌似还戴了一只耳环。

  7. 嗬嗬,是从养猪场里逃出来的吧?耳朵上带着lable。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