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鱼

by serenq
今天人懒得很,写篇blog聊作放松。已经用过晚饭,不过还是想说吃。
我不是meat lover,近来甚至有变作vegetarian的趋势。唯有鱼肉,我还是爱吃得很。
九岁前在北京的时候,我是不吃鱼的,大约是嫌腥。但有一样,我爱吃鱼皮。年夜饭上总是会有鱼,因为我爱吃皮,大人都一大片一大片地撕下来夹在我碗里。鱼皮滑腻鲜美,量又不多,我总搁在碗边一点一点省着吃,倒也心满意足。
回了成都,开始变得吃鱼。四川是个内陆省,主要是吃淡水鱼。海鱼也有,但都不是新鲜的,放在后面说。小时候市场上卖的淡水鱼就是那几种:鲫鱼、鲤鱼、草鱼;外加便宜的白鲢,刺多,肉也不美,所以卖不起价。
记得外婆很会做红烧鲫鱼的,味道现在也记不得,总之是极好。那时鲫鱼都不大,才三四两,过半斤就算大的。春天最好,母鲫鱼肚子里会有鱼子,运气好的时候打开来满满都是,浇上鱼汤吃,特别下饭。自从高中时外婆去了舅舅家,就没再吃到过——直到大四夏天在自贡姑妈家里,她拿新鲜泡姜泡辣椒烧鲫鱼给我吃,一股清香鲜辣的味道,丝毫不油腻。可惜一晃又这么多年——我自己手艺差劲,从来烧不出那样的美味,大约这边鱼也不行(非洲鲫鱼可不是我们那时吃的鲫鱼),做泡菜也没有自贡井盐,其实怨东怨西,不过安慰自己这都是无米之故,人么,其实还是四川巧妇。
记忆里在四川吃到最美味的鱼,当属大名鼎鼎的球溪河鲶鱼。小时候每个春节都要回老家自贡。姑爹是个税务局的小官,总能找到顺风车从成都接上我爸和我。车都是那种蓝色大卡车,车头司机旁边可以并坐三四个人,十分宽敞。那时候还是走老成渝公路,从成都到自贡要走大半天,中午的时候就到了球溪这个小镇。路边都是鲶鱼馆,全是赚跑运输的饭钱。记得有那么一年,我晕车晕得非常厉害,吐得天翻地覆,姑爹说干脆在球溪停下来吃午饭。我头重脚轻地进了饭馆,好家伙,端出来有脸盆那么大的三碗鱼,都浸在汤里。我吃了不几块,就胃口大开,一解晕车时的萎靡。我只顾吃,耳边却听大人评价这菜,说是每块鱼切的只有半个拇指那么大,所以入味;又说应该是跑过油锅再煮,不然不会如此鲜嫩,入口即化。鱼吃完了,姑爹还让店家把鱼汤撤下去加些豆腐血旺再拿上来,说这鱼汤烧出来的豆腐必定鲜美。当时还小,对这些话浑然不解,也不放在心上。不想事隔多年,居然还记得清清楚楚,大概四川人会做菜,真是从小耳濡目染的。
自从新成渝公路修好之后,再回老家,总是坐大巴,也就再也没有去球溪吃过鲶鱼。可是球溪河的鲶鱼后来走出四川,红遍全国。最后一次吃,是出国前在北京,大表哥请客。不起眼的地方,停了一院子的车,鱼端上来,赫然还是放在脸盆里,味道也与记忆中的一样。现在成都就在我家附近也开了一家鲶鱼馆,前些天我爸妈还去吃,我在这边听得流口水。不过我妈说“有点太油腻了”,也不知道是真的,还是为了安慰我。
再说海鱼。小学和初中的时候,只吃过带鱼。外婆做的红烧带鱼、糖醋带鱼,都是一绝。每次吃带鱼,都先小心翼翼地把身体两侧的两排刺用牙齿剔掉,然后就可以大口享受鱼肉,咬一口还要再蘸点鱼汤,一直吃到中间的独刺,还要恋恋不舍地吮干净。上了高中,菜市场上出现了一种“无头鱼”——因其头被砍掉,故有此名。也是海鱼,没有什么刺,价格便宜,我却极其爱吃,因为“它的肉有弹性”。确实是,这种鱼的肉不像平常吃的淡水鱼那样嫩,有种韧性和嚼劲。红烧之后,鱼肉吸满了鲜汤,咬起来十分过瘾。我后来来了美国,才知道这种鱼叫Whiting fish,这里也是冻着卖的。我买过一次,做不出记忆中的美味,只好作罢。
离开四川以后再吃鱼,印象深刻的有两次。一次是大一夏天去丽江,旅馆边上有一家馆子名字甚怪,叫“海哨鱼”。一日晚归,我们就去那里吃饭,自然点了此鱼。等了半天,端上来一大盆,其貌不扬,甚至有些倒胃口:大块的鱼肉杂乱地沉浮在红色的汤里,表面没有川菜里常见的油光,上面洒着些香菜。每人配一个小碟,放着辣椒。我们一边皱眉,一边动手,没想到是惊人的好吃。味道酸辣,鱼肉质地细腻,没有一丝腥味,汤尤清爽,蘸着辣椒更加过瘾。我们都饿了,吃得甚为沉默,直到鱼肉下去一半,我才捧着肚子满足地说:“这种吃饱了浑身发热的感觉真好!!”至今被传为佳句。
另一次是在合肥,同学聚餐,在学校旁边不太远的一家餐馆。因为门脸看起来堂皇,我们一帮穷人,平时都从没去过。一去才发现,不但门脸堂皇,菜也堂皇。价格贵得一塌糊涂,量还极少。席中一道清蒸鲈鱼,是我第一次吃到这个菜——我们家里从来不做清蒸鱼的,不是红烧就是糖醋——真是惊为天鱼。因为清淡,鱼本身的鲜味很足,火候正好,肉质细滑,真是口齿留香。遗憾的是我只吃了一口,这个菜就被转走,数分钟后,最后一块鱼肉在某个同学箸下消失,我敢说那个时候我眼里都快要喷出火来。
大约就是那次给我冲击太大,我现在做鱼,基本只清蒸。一般是用鲑鱼(trout),或者鳕鱼。前者肉细,后者脂厚,撒了葱丝姜丝蒸好,浇上蒸鱼豉油,把热油往上哗啦啦地一泼,是从不失手的美味。
说起来鱼汤也好喝。大一下的时候有几个同学在不知哪儿的山沟里捉了一大堆小龙虾,让学校金橘苑的师傅做了,叫我们女生也去吃。我那晚正好回宿舍偷懒,就被叫去,吃龙虾喝啤酒,还和一个广东美女分喝了一碗鲫鱼豆腐汤——我还记得是五块钱一碗,应该是小灶里价格最高的几个菜之一。碗里的鲫鱼小得可怜,但汤色乳白,鲜美异常。那夜想来晚风如水,星子柔亮,身边十八九岁的少年笑语欢声,我与美女两人,你一勺我一勺地喝着鱼汤,小碗很快见底,真个是风光旖旎,情怀无限。

Advertisements

4 Comments to “吃鱼”

  1. 是啊,我一向认为鱼的口感质地和天然鲜味都只有在清蒸的时候发挥得淋漓尽致。蘸一点醋更好,简直赛过蟹肉呢!……最后两句写得也真是风情旖旎: )

  2. 写得真好,颇有民国遗风。

  3. 我是最爱吃鱼的。湖北产淡水鱼。从小是吃着各种鱼长大。我爸说吃鱼的孩子聪明,还骗我说吃鱼头的孩子更是聪明。所以为了更聪明,我连鱼头都可以拆个一干二净。
     
    鱼确实是美味。
     
    写得很好,表扬哈~

  4. 终于更新了,想念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