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July, 2008

July 31, 2008

雷可雷,非常雷,慎入

by serenq
我想来想去有必要把昨天早上的梦细细讲来,以娱乐闺蜜以外的人群。。。

显然受到前阵子看红雷梦的影响,今天早上做了一个非常油菜的梦。话说我和一群帅哥美女参演红雷梦,那个早上,我们非常有文化的在一个水榭里等着导演给我们分配角色。我们在等待的同时吃着非常精致的盒饭,跟日本便当的木盒相似, 但我分明记得里面有烧牛肉,还是川式的,辣的。

导演把写了角色的小纸条递给大家(请参见杀人游戏时法官发牌的场景),到我的时候,我瞥了纸条一眼,发现是惜春,遂大为不喜。本人对这位一出场就身量未足,到最后也没画完大嚼图的性格古怪的小姑娘并不感冒。于是我发扬四川mm有啥说啥的耿直精神,大声叫道:“我不要演惜春。”导演听到我的抱怨,(略去表情描写五百字),转向我说:那你演林妹妹好不好?

我呆了足,心想:“靠,虽然我喜欢林妹妹,但我这气质。。。。不合适吧。”但另一半的大脑飞速运转,认定导演发疯的事件万里挑一,再犹豫就错过大好机会啦,立刻答应下来。。。。

接下来和宝哥哥见面。让大家(和我)大为失望的是,这个宝哥哥长得并不帅,还有点矮胖,面目模糊(我做梦里从来没有面目清楚的人),但貌似并不讨厌,聊了一阵还比较投缘。继续聊下去,晕死,居然是小我三四岁的师弟(天地良心,我统共不认识几个师弟,从来没有吃嫩草的意思)。谈话时,我与师弟和其他演员在一条长长的农村土路上走着,说是为了体验生活(体验农民缴租?),我作为女一号心里非常敬业地想着:“师弟虽然比我小,但我买酒时也是要出示id的,足见我看来还比较幼齿。宝玉同学对林妹妹素来尊重有加,这个师弟看起来对师姐我也很尊敬,对演戏倒是有益。。。”

后来情节模糊了,记得我还背了一把葬花吟,但愿没有像中学时那样,念出“花谢花飞花满天,江枫渔火对愁眠”的惊世佳句。更令人发指的是,我还演绎了倚栏临镜的情景——往美人靠上一倒,身边湖光水色,手中菱花镜里映出半面绝世容颜(直接把陈晓旭的照片移植了),那个风流蕴藉,那个欲说还羞,惊得我艳生双靥,差点摔了镜子,心里翻来覆去只有一句话:

“我靠,太tmd赞了,这哪里认得出来是我!什么化妆,简直是易容么!”

至此整个幻想结束,醒来以后我万分庆幸自己起码没有梦到梳个铜钱头~

July 24, 2008

热烈欢迎我家JUKE~~~

by serenq

今天我收到了我的新手机, JUKE。

verizon的contract 到了两年就可以upgrade手机,正好我的旧手机(奇土无比的三星a85)垂垂老矣,只要连续打上四十分钟就呜呼哀哉,我在free update的吸引下忍着麻烦给自己换了一款新手机—Juke。哪怕在free那一档,这款手机都不是最贵的,巧克力和另一个三星的discount都比它多。但是我看中他送耳机并且小巧,遂背叛了不买最好只买最贵的原则,挑了一款蓝色的JUKE。

昨天是fedex第一次deliver,我下午兴冲冲跑回家,发现只差了不到十分钟,fedexman已经消失了。郁闷之余,驱车直奔fedex center,希望能pick up它,哪知道好事多磨,虽然便条上写着5点以后就能pick up,我却在找错路、被环保分子在vons门口逼捐、排队N久之后被告知我的包裹并没有回到该站。没办法,垂头丧气地回了家,今天以吃过中午饭,实验也不做了,回家等包裹。当悦耳的门铃声响起的时候,我一跃而起冲到门口,接过纸盒,在给黑dd签名的时候笔锋都格外妩媚,简直可以开出花来。

土人我抱着手机回到卧室,一边开包裹一边惊叫,太cute了,太漂亮了,太。。。可怜某人在电话另一端被我雷得一蹦一跳。其实这款手机稍微fancy点的功能是能当个有2G内存的mp3使,我虽然五音不全,但起码可以down些podcast供平时走路回家时候听,也算物尽其用了。

废话不说,咱上图~~~

100_3468

Size xs!

100_3455

100_3460

哎,要知道我可是大五后半年才用上一个二手的手机,来美国之后,都是什么rebate最多买什么的,突然收到一个fancy玩意,你说我能不激动么。

—————————————–怀旧的分割线———————————————

我最初还想涂个冰蓝色指甲油再照相了,也跟手机相衬一点。哪知道翻箱倒柜找出刚到美国时候买的蓝色指甲油的时候,发现已经干了。突然有点伤感,当年大一在科星书店里站着看完《我爱阳光》的时候,冰蓝色指甲油仿佛成了心头一个记号,怎么也忘不了。

以至于到了美国,明知道自己是生物实验wsnv,还是买了一管冰蓝色指甲油。从来没用过,现在干了。。。。。。唉

July 22, 2008

近况+土方算命

by serenq
自从考完试后人就没老老实实学习过。。。
 
半心半意做了几轮实验,细胞死了大半,结果比垃圾还垃圾,都懒得拿正眼看它们。订的期刊已经积压了七本,还在看着一个月以前的Time感叹it已经彻底沦落为赤裸裸的麦黑。新闻看得少了,书也不怎么翻了,倒是灌水没有停。时而看看各种公司学校的信息,自然是觉得倍受打击,可是好不了俩小时,又跟新浪娱乐看伟玲大昏了,我……没救了。逛街数次,买了一堆乱七八糟的衣服,但没有几件正儿八经的。还想着近期去参加个recruiting event,沐完猴,连冠都没得冠,美国服装业简直令人发指。
 
心情、状态都起起落落的,还是不够稳定,需要继续修炼。其实对自己还是太好,自我娇纵得很。不过这大半年来在怠工和复工的cycle里也转了好几圈了,颇有习以为常的意思。唉。
 
说点别的。周六早上一口气做了好几个噩梦,甚至有血淋淋的场景,把好久不做梦得我吓得不轻。奇妙的是过了一天就什么细节都不记得了,看来神经系统越发进化了。不过梦醒以后不知为什么突然想到大学的时候,我带了本宋词三百首,坐在床上给大家算命。都是晚上,最简单不过,说两个数字,页码和第几句话。那时候念出来,一起分析。毕竟是词么,大都是芳心一点娇无力那种,最多不过“衡阳雁去无留意”,还是留有很多八卦余地的。
 
我立刻跳下床对小小的书架看了半天,抽出古文观止和唐三百,唯二可以附庸风雅的书。先抽古文,好么,是冯谖客孟尝君,句子还是小冯烧债券那段。我当时就感觉很神圣,心想这是在隐喻美国的次贷危机么。。。然后更加神圣虔诚地抽了唐三百,居然是“白日放歌须纵酒,青春做伴好还乡”。
 
我一边喝两口啤酒一边想着,莫非我老人家真该回国了。。。命哪~

July 11, 2008

考试

by serenq
今天我考了GMAT。
 
虽然申请工作和申请商学院会同时进行并且以申请工作为主—-因为我没有工作经验多半申请不到好的商学院,但考虑到现在时间不忙,最好把该考的给考了,于是在五月底报了名。一直没有特别认真的准备,也不是托大或者炫耀,而是觉得不过是一个考试,多花时间准备不值得,平时学习的重点还是放在看书学知识上。从五月底到六月下旬之前,主要以每星期一两次、三五小时的频率做了一些官方发布的样题,熟悉了语文的题型。从六月下旬开始,每天晚上花两三个小时做套题,错误率一直很稳定。七月一号做完lab meeting presentation以后乘飞机赶赴大农村,开始了一个礼拜的考前冲刺。确实也算冲刺了,每天复习时间总有八个小时吧。当然也有合理调剂:看励志片一部(功夫熊猫,超级好看,出门时兴奋中踢伤小趾,迄今不能跑步),吃励志食物数顿(牛排、火锅,不过啤酒鸡给我做砸了),进行艰苦教育活动一次(去Mall里买了几件减价衣服,鼓励自己考好这次考试就是在努力把钱包变鼓的道路上迈出了坚实的一步~)。不过总的来说,我觉得自己还是满努力的。
 
本来该八号回SD,还计划九号能好好复习一天,结果该死的United airline两度延迟/取消我的飞机,等我回到家的时候已经九号傍晚了。留在最后做的模考套题只好算了,看看鸡精,睡觉去。早上起来还是有点紧张的——因为考试时间是从11am-3pm,我还特意给自己做了一大碗平常最爱吃的酸辣面作为早餐,结果紧张的我胃口实在不佳,完全没吃出平时的美味。九点半出门,一路上挺顺的就到了Rancho Bernardo,可是停车以后花了半个多小时,跑出一身汗,问了无数人,还打了两次电话才找到隐蔽的考试中心,见到了那个在电话里honey长honey短的白大妈。本来还以为找到考试中心以后能有时间去周围超市买个energy bar啥的,现在没戏了,照相按指纹,开始考试。
 
作文部分因为不重要,我没有仔细复习,只看了看范文。碰到的两个题目一个好写一个不好写,我发挥唐人的精神,瞎扯了两大篇。写完问我要不要休息,我觉得自己刚进入状态,就把休息给略过了,直接做数学。数学部分没有什么难题,时间把握得也不错,剩一两分钟的时候交卷,出去放了一下风。回来考语文,这个时候已经不紧张了,虽然几乎没有什么调料题,还是按部就班的做下来,跟平时模考没有什么两样。一度与自己事先演练多次的pace落后五分钟,当机立断地进入非常模式(看到对的选项就选,不再比较各选项之间的优劣),慢慢赶上来,最后依然是提前一分半钟交卷。
 
答题结束之后有一些survey,我做了一半,终于不耐,一一跳过,要求看成绩。当770这个数字跳出来的时候,居然也没有觉得狂喜,只是觉得松了一口气。监考人员带我出门以后又折腾了半天才把我的成绩打印出来(大约由于我的成绩太过惊世骇俗,电脑死机了,-_-bbb)。白大妈问我:"are you happy with your score?"我兴高采烈地说"Of course!"白大妈看了我一眼说:"well, this is the highest I’ve ever seen."我心想,那是因为您不在中国,您在中国就不会这么大惊小怪了。^_^
 
说正经的,我觉得虽然复习的时间很短,但我从去年年底开始决心整顿自己可怜的英语阅读之后,每天逼着自己看的那些杂志、网页、新闻确实大大的提高了自己的阅读水平。学到的经济学基本知识也给做题带来了很多好处。功夫在题外,信矣。
 
考完出门,加了一个自以为挺便宜的油,后来发现有便宜快两毛钱的,吐血中。回家后发点感想经验,请rm吃晚饭,一起去买菜,一天很快也就过了。回想短暂的二次杀鸡生涯,显然比七年前第一次时平淡了许多;又想起九天前某人去机场接我的时候,我痛诉第一次杀鸡的惨状,发誓要豪豪华华地再杀一次,居然也就实现了。
 
最重要的感想最后发:从小考试那么多次,期中期末,高考中考,包括GRE, tofel,都不是我自己决定要考的。只有这一次,是个例外。虽然一个差不多三十岁的人叫嚣“终于为自己未来做了决定和努力”不但让人酸掉大牙,更加让人悲哀,但聊甚于无,起码,我迈出的步子有了一个记号了。嘻嘻。
July 1, 2008

浮瓜沉李——夏天来了

by serenq

首先,饱读诗书的我声明下下,浮瓜沉李在这里是个偏义复词,我要说的只是李,不过喜欢这个词语的完整音节。

这么多年来,我一直心烦客厅后面那棵树,正对着客厅的唯一通光口——玻璃门,偏又长得枝繁叶茂,再加上此门本来就向北,该树把唯一一点反射散射折射的阳光都屏蔽了。于是乎客厅里总是暗暗的,随时有暮鼓晨钟的景致,哪有能反映我这样革命热情空前高涨的无产阶级小将的精神面貌,真恨不得弄把铁锹端了它。当然,冲动是魔鬼,幸好我一线理智尚存。。。

今年天象奇诡,整个SD的家花野花都格外香。这棵小树的花期从过去的两三个星期一直延长到两个多月,每天离家回家都看到粉色的单瓣小花开得如火如荼,蜂蜂蝶蝶绕树谈情说爱,吵得一塌糊涂。

大约在两个星期前的一天,我突然发现门前的这棵树起了巨大的变化——每根孱弱的树枝上都结满了红红的果实!时间慢慢过去,红色的果实由坚硬变得富有弹性,博学的我联想到此树名叫紫叶李,不由得无比激动和好奇:这,难道就是传说中的野生李子?它们,有毒吗?!

终于有一天,我在我家餐桌上发现了一个装满红色果子的白瓷碗,果子的大小形状都似曾相识。我连忙走到阳台上,抬眼一看:那些曾经垂手可得的果子都消失了!第二天中午,我和室友在厨房相遇,我终于确定碗里所盛的正是我多日来垂涎的红果子。介于室友看来健康状态良好,我马上飞奔下楼,在李子树下精挑细选熟得正好的落李。回家细细洗了,放入口中——真是味美多汁,甜甜的,靠近果核的地方有一点淡淡的酸味,反而更对我的胃口。

现在每天对着门口的树,如同对着一个巨大宝藏,整日盘算怎么不再多落点果子啊。。。要不,揣它一脚?

没片片没真相,大家睁大眼睛看,是不是好多果子?!

100_34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