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August, 2008

August 27, 2008

明天

by serenq
午夜已过,精神抖擞地坐在床上,刚把满地满床的凌乱收拾成一个拉杆箱并一个50liter的backpack——24小时以后我将在飞往秘鲁的飞机上。
 
今天超级忙。带着诅咒的心情手忙脚乱的做实验自不必说,更紧要的是,早上在某center开会两小时,会后被头抓着要进一步完善周末交上去的报告,可怜我周六那天跨越学科间的千山万水,好不容易凑了几张slides,现在又要打一枪换一个地方,我容易么。。。当然,这还不是我平时不努力的恶果。。。
 
这三天来,激动、兴奋、遐想夹着恐慌,抓狂……各种心情都尝了一个遍——我每次给自己放长假之前的必经波澜——喂,长点出息了,不就去个秘鲁,玩个十二天么,犯得着这么三躬五省的么,贱不贱哪~ 嗯,停止自我否定,管它未来如何,我先抓着校园期的尾巴好好玩一趟。
 
帅哥美女们不要太想我!抱抱~我会写游记的~~
August 18, 2008

夏天凉菜——凉拌茄子

by serenq

好久没上过菜了,今天来个小菜。

100_3477

做法很简单:茄子大卸八块,蒸熟。放凉了以后撕成条。浇上佐料:盐、生抽、醋、糖、麻油、花椒油、辣椒油、蒜泥。我还切了几个新鲜辣椒出味,可惜没有香菜了。拌一拌就开吃,狠下饭~~

August 10, 2008

奥运

by serenq
星期五中午去买菜,收音机里在放记者于奥运前夕去都江堰采访灾民的情况。节目的最前面,面对“你现在心情如何”这样的问题,受访者,不论男女老少,七嘴八舌地用四川话重复着地只有一个词:“高兴、高兴、高兴。”
我的鼻子,瞬间就酸了。

我其实对奥运一直不是特别关心,在开幕前的一个星期,我还不知道什么时候正式开幕。平时碰到有关奥运的报道,无论中西媒体,我都没有兴趣看。首先因为我不是一个体育迷,其次,我对这种全民“coming out party”一向也没有太大热情——并不是反感,只是觉得这种面子工程的首要意义是给外国人看的,而我一个中国人,既然帮不上面子的忙,就应该少凑这些热闹,多关心一下里子好不好才是正理。
可是“应该”并不总是有效,当奥运步伐渐近,相关新闻铺天盖地的时候,置身事外显然不再可能。作为一个转型中的理智中将,我的身上还残存着大量爱国小将喜欢瞎感动乱激动的血液,新闻文章看得越多,越容易心情起伏。而最让人感慨的,莫过于纯朴的老百姓对奥运由衷的企盼和自豪,那是不掺假的,抑制不住的——哪怕平时对社会对生活有再多抱怨,到了焰火在鸟巢上空绽放时,除了骄傲,别无他想。
自由个人主义惯了的西方人、或者所谓的民主精英是没法理解这种由衷的感情的——当BBC感叹于中国政府花费40 billion $的public money(似乎中国自己公布的数字只有20b或更少)办奥运而大多数民众并无异议的时候,他们是无法体会对于一个有着千年帝国历史的民族,国家形象有怎样的含义;而在走过那么多荆棘路以后,这场盛大的狂欢代表了怎样的自豪与荣光。对于每一个善良、坚韧、兢兢业业工作、怀揣着大大小小的梦想的中国人,这一刻的幸福感,不能用金钱来衡量。

在收音机采访节目的最后,记者跟着一个灾民家庭一起看开幕式。这个家庭,在地震中失去了唯一的孩子,十六岁的聚源中学的学生。孩子的父亲说在地震之前,他们一直期盼着奥运的到来,那个遇难的孩子,最大的愿望便是去北京看奥运。
现在奥运终于到了,在那三个小时里面,"they almost lost themselves in the spectacular view of the opening ceremony", almost——除了当开幕式里出现背着书包的小女孩时,六十多岁的奶奶背过去擦掉眼泪。
妈的,我的鼻子立刻又酸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