秘鲁行(六)神圣谷

by serenq

一夜安睡。刚醒过来就听同屋的女生抱怨一大早就有警车鸣笛,吵得人不得安生。我睡得死,没听到,也不知道警察们是赶去镇压还是支援罢工的人。吃完早饭就巴巴地等着伊万,眼看过了八点半,还没有人影,不禁开始担心——昨天听小姑娘说罢工的群众非常aggressive,会在路中间安放路障,阻止别人做生意。伊万莫不是被封在路上了吧?正胡思乱想间,男生们开始叫嚷:“来了来了!”大喜之下,连忙挎着小包出门。

门口安安静静的,伊万的minivan沐浴在阳光里,一切平和,看不出什么无产阶级暴动的迹象。我们鱼贯上车,设想这路上可能会碰上的状况,兴奋无比。结果我们一个罢工的人也没看到,车子就穿过了市区,开上了盘山路。公路在山间蜿蜒,路边偶有当地人的小屋,植被不算密,但山形颇美,有些当年在四川出有的感觉。很快到了第一站——驼羊养殖场,伊万刚一下车就被养殖场的小妹妹拦在了门外:我们罢工,不开门啦!在轻微的扫兴中,我们继续上路,心中暗自祷告下一个景点不要关门。

随着盘山公路左摇右晃,终于到了群山之间的一片开阔之处,停车远眺,远方雪山壁立,一带绿水蜿蜒而来,这片肥沃的河谷正是Cusco的粮仓,Sacred valley。伊万告诉我们,现在是冬天旱季,Sacred River是灰绿色的,待到雨水充沛的夏天,水位会大大上涨,颜色也会变成浑浊的黄色。

100_0605 100_0606

看完雪山,一路向下,很快到达Sacred Valley中的重镇Pisaq。此时农闲,很多田地荒着,加上是礼拜三,没有大集可赶(大集通常是周日、周二和周四),小镇显得格外冷清。路边有些空空的小摊,木板搭成,摊主都不知道去了哪里。我们停在一处遗址前,伊万和司机坐在路边,说是给我们两个小时往上爬。

这是一处典型的印加遗址,齐整的梯田顺山势往上,大大小小的石块砌出每层梯田的外边,每隔一步还有外伸的石梯,方便人们攀爬。

100_0615 100_0670

气喘吁吁地不知往上走了多久,阳光越来越烈,蓝天下,偶然瞥到山顶的遗址,遥远得让人更加沉默。好容易到达第一个眺望塔,可以俯瞰Pisaq的梯田和四围的寂寂群山——正沉吟,天顶白云变作苍狗。猛然有箫声破空而来,回头一看,细细碎碎的台阶上一位当地乐师悠悠闲闲地拾级而上,身畔是莽莽苍苍的安第斯山脉——这大约是此次难忘旅行中最难忘的几个时刻之一,箫声伴着山风,刹那间时光仿佛倒退千年。当然我要再次承认,没文化的我头脑中当时冒出来的全是“碧海潮生”“桃花影落”等一系列武侠意境……

100_0609100_0637  

山路上卖水的老奶奶。

100_0646

在箫声的陪伴里一直往上,大山里仿佛藏着数不清的印加遗址,每往高处爬一点,或者每绕道一块山顶的空地,就能看到几处原先未曾料到的断壁残垣。不经意间已经嗖嗖过去三小时,我一边无可奈何的往下走,一边发狠地想,下次再来秘鲁一定在山谷小镇上住个够,好好探索山里的秘密。

100_0664

与此同时,师傅和P分别从吹箫人手里买了一只箫,一只据说是驼羊骨做的,另一只是木质的,两人在车上使足力气,也只是勉强吹出响声。不知什么时候,司机再也无法忍受,悄悄地打开了收音机……

中午在另一个山谷里的小镇吃午饭,看似明亮现代的饭店里还烧着柴火。羊肉、土豆、胡萝卜和谷物炖的汤真是无上美味。

100_0674100_0679

下午沿着河谷继续前行,一路上总是碰到罢工者零乱摆放的石头,聊作路障。在石头最密集的地方,伊万下车清理道路,一个当地的小孩飞跑过来和他一起笑嘻嘻地搬运石块,我带着对石块垒出的梯田的审美疲劳,再一次感慨:“传统娱乐啊传统娱乐……”

车里放着悠扬的音乐,窗外河谷两侧风光极美,蓝天上的云朵在连绵不断的山巅投下变幻莫测的影子,大山的颜色也不断更换——坐在车里,心情大爽。Sacred Vally 起于Pisaq,止于Ollantaytambo,而Ollantaytambo作为又一处建在梯田重围之上的重要印加古迹,是我们今天下午的游览项目——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我们在pisaq待得久,伊万大叔大约省略了几个其他古迹,不过我们对此没有意见,反正印加遗址看起来也大同小异,细细地探玩几个有意思的重要景点比走马观花有意思多了。

与许多印加古镇一样,Ollantaytambo建立在颇为陡峭的山坡上,隔着山谷相望的是悬崖上的另一处城堡,以前听说是“监狱”,但不是关押犯人的(传说印加没有犯人,因为……服从的就是良民,不服从的就是死人……),而是隔绝老弱病残避免瘟疫传播的,不过后来Inca trail的导游又说是存储用的,也不知道哪种说法更有道理。照例又是爬梯田,在旧日房屋的石墙边穿进穿出。大约因为罢工势头已过,游人不少。有两个说西班牙语的小伙子,一边游览一边用手机听着音乐,放得还挺大声,两人也很乐的样子。

 100_0690 100_0700 100_0722

山高,太阳很快落下去,暮色里的墙。

 100_0696 100_0714

依旧从梯田边下去,山谷里还是农田,小孩子和狗兴奋地跑来跑去,大约千百年来一直如此。

离开Ollantaytambo,石子铺就的街边有不少游客,坐在大木头桌边就着夕阳喝啤酒,我看得直咽口水。往Cusco回去的路上,大家起意要喝当地著名的玉米酒Chicha,跟伊万说我们请他喝酒,伊万立刻满口应承,并兴高采烈地随着收音机里的音乐打起了拍子。供应Chicha的当地人会在屋边竖个红色标志,我们在路边停下,这是几间干净漂亮的农家平房,屋外绕着花,还摆着个有数个抽屉的桌子,桌上有张口的癞蛤蟆,抽屉里有硬币,如果能投中癞蛤蟆的嘴,就算是牛人,不过我们没人能投中,包括伊万大叔在内。

100_0727

农家有母子俩人,他们给我们端出两壶Chicha,淡黄色的是玉米做成,粉色的是草莓的,味道都酸酸甜甜的,稍有酒味,非常好喝。

100_0731

我一边喝酒,一边打量农家住宅:厨房屋顶上挂满玉米,窗口堆着陶器,墙角边的笼子里养着荷兰猪。

100_0742100_0745 

 

一出门,小架子上居然放了五个骷髅头!我们大惊之下,连忙问伊万这是什么,是不是喝酒赖账的人都陈列在这里……农家的男孩说,这都是他们的亲戚。这么纪念亡灵,倒是又自然又深情——山高风寒,每个头上都还带着黑色的毛线帽子。

100_0733

走进堂屋,正中间生着火,屋顶桌上放了大大小小许多碗碟,里面放着各色干粮,油酥玉米粒,爆米花,油炸胡豆瓣,风干冻土豆……我瞪着好奇的眼睛一一看过去,靠在门口的男孩看了我一眼,跟伊万说了两句,伊万转达说:“他让你尝尝他家的好东西。”我大喜过望,从最诱人的几碟爆米花里挑了几颗放在嘴里,真香啊。我冲他们直竖大拇指,纯朴的男孩笑得无比开心。

舔尽杯里玉米酒的最后一点泡沫,我们起身继续往Cusco而去。随着山路上升,雪山渐渐从群山之巅升起,山形依旧壮美,借着玉米酒的醉意,我眯着眼睛看美景,不由自主地打起盹来——明天这时候,我们就要行走在Inca trail上了。

Advertisements

5 Comments to “秘鲁行(六)神圣谷”

  1. 沙发!!!!!!!!!

  2. Laugh to death!
    The color of your corn picture is amazing!
    Wait, the day is not finished yet!

  3. 那个开红花的植物是什么?我刚在拉萨罗布林卡看到过。。。

  4. 我也不知道叫什么。。。。。

  5. 戴帽子的骷髅比较有趣~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