秘鲁行(九)古道·古迹

by serenq

这夜睡得不好,因为头顶上就是别人的营地。他们一大早起身洗漱,我只好一大早做乱梦。不过梦里居然有多年不曾出现的武侠情节,其间我的身手居然甚是了得,显然这两天的hiking有了脱胎换骨的奇效。虽然被吵醒,早上精神还不错,身上居然也不疼,看起来果然……运动得还不够。

早饭有好吃的葱花鸡蛋饼加bacon,饼边脆脆焦焦的,很香,跟我平常爱摊的早餐饼也差不多了。吃得正高兴,脖子上一阵刺疼,少时耳边充满了同伴的抱怨声:“蚊子!虫子!”——原来这一天,我们已经进入了湿润的雨林地带,蚊虫密集。一不留神已经被咬了许多小包,步了波兰人的后尘。向导看着我们手忙脚乱地喷防蚊液,一边向我们介绍这种蚊子叫做Puma Wakachi,意思是连Puma都要哭的。诸君,你要知道在印加文化中,美洲豹作为天地人三界代表之一,是多么强大的一种动物啊,人家流眼泪,可跟咱们说张飞绣花西方人说骆驼穿针眼差不多的难度!所以这小虫子可不是盖的,它们咬出来的十二个红斑,一直跟我回到了San Diego.

饭后赶路。今天又有三个山口,但是除了第一个以外都非常矮,所以我们慢悠悠的上了路。往上爬了一会儿就到了第今天的第一个印加遗址,一处圆形的石墙建筑,结构很简单。

100_0862

向导说这是个驿站,当年印加帝国西傍太平洋,东达玻利维亚,南起智利北部,北至厄瓜多尔,幅员辽阔,信息畅达。他们每隔两三公里处就设一个驿站,信使像传接力棒一样在站间奔跑(没信的时候就住在站里),任何地方的情况在一周之内就会抵达首都。我心里暗暗地想:中国古代换马不换人地传递信息更好吧,不过地处大山深处的驿站,除了人跑似乎也没有别的选择了(羊驼虽然吃苦耐劳,速度却不咋地)。

山间的芦苇,真像水墨写意画。

100_0856 100_0853

往上爬了不久,穿过了第一个山口(照片鸣谢师傅)。

2008inca9861

下山时走得轻松,和向导边走边聊。他似乎对印加文化并不特别感冒,说他们是一帮warrior,靠武力征服其他部落,而且没有战犯监狱——服从的是臣民,不服从者就被杀死。他对沿海一带的文化,譬如在大地上作画的Nazca特别推崇,说他们是最伟大的天文学家,可是因为气候变幻,被厄尔尼诺现象引起的海啸吞没。当印加人打到海边时,有着灿烂文化的民族已经消失殆尽,只有几个勤勤恳恳种地的农夫,完全不经抵抗就归顺了帝国。他又说起Sacred valley某些地方的溪水流过含盐矿的山岩,变得极咸,所以当地居民修起了高高低低的池塘蓄积溪水,让他们慢慢蒸发,以此炼盐。我们又不失时机地介绍了一下中国沿海和内地的盐业。

很快到了第二个遗址,比第一个要大。向导介绍说这个地方因为地处交通要道,是个商品交换场所——还修有许多货物储藏室,因为这里地高天寒,俨然是天然冰箱。他又说修建这个地方的工人都住在附近山中的洞穴里,借此向我们介绍了印加帝国的等级制度。帝国的等级制度都大同小异,有意思的是印加帝国的某些妇女似乎地位较高,因为——她们可以充当间谍。譬如印加征服某一个部落,就靠有组织有纪律地嫁过去一帮美女,美女们做饭带小孩之余把部落的命们——泉眼摸得清清楚楚,于是印加征服他们不费吹灰之力。偶一面听着一面感慨:“女人们咋就只有被别人当武器的时候才这么狠哩……”(请参照西施同学的事迹和野史中某个被喂鱼的悲惨下场)

100_0887 100_0886

门上的石洞,是用来栓跨越两门的柱状大锁用的。

100_0891

雨林中的又一个驿站。

100_0875

午饭布置在一个高处,值得一提的是饭处有个宽敞亮哨的红旗Banio (rest room),大家都恨不得能去个三五次。饭后喝喝茶,聊聊天,玩玩游戏,时间很快过去。

我在午饭后刻苦写日记,感谢师傅记下这一刻。

2008inca-9904qian

下午行程不长,路途中看到美丽的乌鲁班把河谷和其中小小的温泉镇——我们明天晚上住宿的地方。今天住在海拔三千七百米的营地,这里地方小,人气也不旺,因为大多数人在抵达马丘比丘的前一天都住在两千多米的大营地——我们明天要三点起床,摸黑下行到那里吃早餐。这里据说可以看到东西北三面的三座雪山,可是因为云厚,只看见了东面的那座,还只是昙花一现。

100_0932

营地附近有个小遗址,夕阳里没什么人,看来特别荒凉。我下到遗址时觉得路非常陡,白天走来还得特别小心下脚之处,不由得对明天凌晨担忧。

遗址。

100_0925100_0929 

坐在营地旁边的石头上看雪山、落日和云层,红头的小麻雀跳来跳去,挑夫们有的在帐篷门口做菜,有的在大石头上聊天,放着吵闹的音乐——我们在来路上大巴里听到的那种。

夕阳里的Victor和五十岁的老挑夫。

100_0935

山顶的夕阳。

100_0942

我们最后的晚餐虽然没有几内亚猪,也非常好了。饭后是给小费的传统时机,作为唯一会说几句你好谢谢和讨价还价之外西班牙语的K当仁不让的代我们致感谢词(虽然也有一半是用英文讲的)。向导要我们唱一首中文歌,我们想了半天,最后唱了一首《我的祖国》。不管多俗多老,这真是一首非常优美的歌曲。当“一条大河”的曲调响起的时候,帐篷里突然安静下来,灯光在山风里轻轻摇摆,挑夫和大厨微微笑着,听我们一字一句地唱出“风吹稻花香两岸”——有着乌鲁班巴河的他们,是不是也“听惯了艄公的号子,看惯了船上的白帆”?当我们唱完以后,他们都热烈鼓起掌来,向导由衷地说:“So romantic。”我这个不争气的鼻子又酸了。。。

唱完歌,挨个握手道别,就该回帐篷休息了,明天还要三点起床呢。当然,休息的只是我们,虽然山高风大,收音机信号却很好——今天晚上是秘鲁球队和委内瑞拉的球赛,他们毫无例外都要收听——如向导所说"What else can you do to show your support to your team?"。睡在帐篷里,裹紧睡袋,听着外面完全不解其意的西语解说,和间或爆出的笑语声,仿佛可以忘却身处近四千米的高峰。

——————————————————————————

附送一张在Cuzco第二天跟伊万大叔出游的大幅照片,我们在Ollantaytambo群魔乱舞——前天以交换照片为名的爬梯上刚得到的,是P同学的照相机献祭给Pachu Mama之前的经典作品。请欣赏前先默哀三分钟~~

IMG_3930

Advertisements

7 Comments to “秘鲁行(九)古道·古迹”

  1. The campground on third night is my favorite. It is on a summit that is so close to the sky. Great view but less people. The only shortcoming is the zero-star bano.
    Thanks for blogging. Again, looking forward to your next article.

  2. 玩了这么多天,贵么?可以说说看整个行程的开销么?

  3. 一人两千多。其中洛杉矶到利马机票六百多,秘鲁国内四张机票一共五百,inca trail trip五百五(含小费), 这样就是一千七了。在秘鲁国内倒是不贵,我们人又比较多,住宿摊下来一人每天就十来美元,吃饭差不多也是这个数(在秘鲁吃东西好便宜啊啊啊啊啊,搞得我回来觉得panda贵死了),再加上买些纪念品,零零散散跟这团那团的花销,差不多两千二到两千五。我觉得我们这个花销应该算是比较正常的,既不特别省,又不铺张。

  4. haha, 只有seren同学舞得最优雅,看那脚尖立的!

  5. 哈,有人悟到了这张照片的真谛~

  6. sos, 你去的时候有没有准备 LP??
     
    我们一伙人是上海的,你们机票奢侈吗??
     
    有好的资源务必传授给我

  7. 同行有两个人带了LP (你是说 lonely planet吧。),挺有用的。机票么,我们是从洛杉矶走的,不知道上海怎么样。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