秘鲁行(十)马丘比丘·从凌晨到午夜

by serenq

后半夜睡得不好,不知道是不是对什么东西过敏,喉咙里像长出千百只手,又抓又挠,痒得让人难受。不过因为睡得不沉,三点起身时倒不痛苦。三下五除二收拾好了背包,穿得厚厚的,爬出帐篷——天,又是满天星斗。山顶高,星星显得格外地近,天幕也格外深邃,真是美得夺人魂魄。刹那间忘却了任何不适,抬头凝视星空,说不出更多的语言。

可惜对南半球的冬夜星图一无所知,除了在面向马丘比丘的方向,看到了低垂的仙后座大W——我全天唯一认得的星座。想找到在印加文明里举足轻重的Southern Cross,盯了半天还是无功而返。

一路下坡,因为头灯的亮度有限,路上又滑,我们都走得小心翼翼。素来缺乏平衡感的我一边提心吊胆,生怕一脚跌入身畔的深渊,一边不停摔跤,一路上,屁挨着着地三次(我过去五年有这效率多好……),侧滑无穷次……很快发热,把厚衣服塞进了背包,轻装上路。慢慢地走入雾里,抬头时再也看不到天顶的群星,大家也分外沉默,只有头灯照出身边的悬崖和面前的阶梯。

不知道过了多久,下了多少台阶,慢慢地天亮起来。白色的雾岚漂浮在群山之间,像写意的中国画。终于到了吃早饭的地方,劳累不堪的我们稍作休整,吃了大厨做的最后一顿美味pancake,又拾起手杖上路了。值得一提的是,这个camping site分外豪华,有餐厅、瓷砖bano,洗脸池等一切设施,我实在想不通为什么有人在这里露营——随便卷个睡袋去餐厅Bano里睡觉不就好了?

接下来的路都在雨林里穿行,滴翠的植物摩肩接踵。美丽的兰花。

100_0946

本来今天的计划是要在日出时分赶到Sun Gate,远眺晨光中的马丘比丘。可是等我们到达Sun Gate的时候已经天光大亮,而且浓雾依旧笼罩着山谷,一点马丘比丘的影子也看不着,我们只好继续前进。过了太阳门,山路直转而下,一路上碰到些逆行的游客,大约是要去高处看全景。大约三十分钟之后,我们到达马丘比丘,此时印加最著名的山间古城正在阳光的照耀下渐渐揭开了晨雾的面纱。

100_0953

马丘比丘悬在半山腰,俯瞰乌鲁班巴河,地势险要。据导游介绍说,这个城市并未完成,六百年前仍然有人住在这里。说实话,我们对马丘比丘都比较失望,除却地形奇险,建筑上并无出奇之处——与沿途其他遗址一样为石块搭成,哪怕中心部分那些拼接得严丝合缝刀削一般齐整的建筑,也不过与Cuzco城内我们看过神庙如出一致,规模也不够大。更让人头疼的是游客太多,激不起半点怀古之情,导游还在尽职尽责地向我们讲解,某些同游已经坐着睡着了。。。不过据导游说,马丘比丘其实当不起“失落之城”的称号,因为在亚马逊雨林中,有比它大上三四倍的城市,它们才是当年西班牙铁骑入侵后印加人的避难之所,或者还有更多的印加古文化,最后散落在了茫茫的热带雨林中。

大石头,城北的小山和平整的梯田,没完没了的梯田。

100_0967

大家兴趣不高,又累又饿,很快乘大巴离开,沿着盘山路一直下到温泉镇。一路上大家讨论明天行程,本来雄心勃勃要爬到东边山丘上远眺马丘比丘的我们此刻都没了兴致,一致希望能把下午六点返回Cuzco的火车票换到中午,离开温泉镇这个巴掌大的地方。

中午在Peru trek下属餐厅吃了顿奇贵无比且蚊虫飞绕的午饭,结算完毕就去旅馆。这家旅馆在兵器广场一角,内部种着许多热带植物,感觉非常cozy。我高风亮节地让另外两个女生先洗澡,因为我实在太困了,猪性大发,刚倒在床上就呼呼了过去,俨然不知身在何处。

一觉醒来,不过几十分钟,却觉得神清气爽。赶快沐浴更衣,跨上相机小包出门去。由于午饭太贵,温泉镇又素有旅游小城之名,睡眼惺忪的同伴给我的任务便是找个便宜实惠的晚饭之处。刚出旅馆,身为酒鬼的我立刻就被“五瓶啤酒二十个大索”的广告牌吸引过去——一个多美元一瓶啤酒,很便宜啊(咔咔,我是彻底忘本啦,被腐蚀啦,想当年大学的规格可是两块钱一瓶雪花的)!刚一驻足,饭店里走出个瘦高个子微微驼背的金发男人,说着还不错的英语,指点着菜单告诉我每个人花上五美元,就有开胃菜/汤,主餐和果汁,啤酒另算。听起来真是比中午十来美元一盘菜要强多了,我于是一面面带大款的自信微笑,一面承诺着我将带着大批朋友归来,然后带着完成任务的成就感,施施然走开了。

温泉镇小,逛上一圈不过十几分钟的事情。因为是旅游镇,卖纪念品的小店到处都是。意料之外的是,小贩并没有漫天要价。我虽然无心购物,但是两手叉在口袋里,漫不经心地东看西看一阵之后,最后居然也买了一件印着Pachu Mama的红色小背心,上面一排三个女人,背对荒原,眺望远山,手边各抱一个酒坛子。嘿嘿。

走到小镇中心,是个农贸市场。突然异香扑鼻,抬头一看,两个老奶奶在油锅里不知道炸着什么东西,连忙凑上去,像是红烧蹄膀或者五花肉的部分,厚厚的带皮肉在油锅里翻腾,被捞起的几块已经变得金黄。我好奇心大起,蹲在老奶奶面前指手画脚地要买一块,老奶奶指着块巨大的,说要三块钱,我哪里敢接招,掏出一个soles,又指指一块非常小的,表示只想尝尝。这让老奶奶很是为难,后来终于点头,接过我手里的硬币,撕了张脏兮兮的包装纸,把小肉块放进去,仿佛怕我亏了,又拿起块稍大一些的,一起放进去……

猪肉的皮有点老了,但是味道还相当不错,很有风味。我一边吃肉,一边在农贸市场里买了几个膀大腰圆的金橘,准备拿回去大家分享。市场不大,跟国内的差不多,白瓷砖修成的小摊,堆满各色瓜果,红橙黄绿,小贩站在摊前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天。沿墙一圈都是小店,卖便宜头饰、餐具、DVD之类,充满生活气息。

小镇虽小,仿佛逛不完,总有许多有趣的纪念品店和背着大包到处张望的游客。天渐渐黑下来,我回旅馆偕同伴如约步入有着便宜啤酒的小饭店。那个高个子男人跑过来跟我们热情地打招呼。聊天间,才知道他是荷兰人,到处旅行,“fall in love with Machu Pichu”,在这里已经住了半年,此时是在朋友的饭店打工。说得开心,他也开了瓶啤酒,靠在桌边跟我们闲扯,说到工资不高,K就打趣他“把免费啤酒换算成工钱也不错啊”,这简直听得我简直怦然心动。:-P

狭小的饭店天花板上垂下来昏黄的只灯,荷兰人不时跑进跑出地招呼客人,虽然弓着背,还是不停碰到头顶的纸糊的灯罩,看着他有点局促的样子,真让人会心发笑。少时他又跑过来,递出几张纸片:“Disco舞厅的入门券,请你们去,我也会去——今天是我生日!”“Wow,happy birthday!”

晚饭之后,时间刚过九点,一队音乐家涌入兵器广场,开始演奏,路人纷纷停下。有mm上来邀请P和K,南美姑娘的热情真是名不虚传,我一边流着口水,一边羡慕的看着他们对着美女们在街边翩然起舞。

不一会儿,夜更深了,师傅和H耐不住困倦,回旅馆睡了。P去网吧,K请我和C去街对面的小酒馆二楼小酌,临窗看着广场渐渐安静下来,印加国王的手臂上停满了鸽子,闲闲地说点话。我某一刻意识到,旅行过了大半,马上又得回到家里,面临前途事业的一切,当即痛饮两口,表示不可辜负今夜。从酒馆出来,P也正好离开网吧,我们几人便商量去荷兰人提到的舞厅看看。踏着青砖铺就的街道向上,很快被个小兄弟拦住去路:“来跳舞!”我们赶快出示荷兰人颁发的证件,小兄弟大喜:“跟我来跟我来。”并向我们介绍自己学习旅游专业,在此实习等等。

舞厅人气不旺,但也热闹,昏暗的灯光和劲爆的音乐让我怀念了一分钟高中毕业的夏天。一队巴西的美女帅哥(第二天被证明是来当地演戏的年轻人),有黑有白动感十足地跳在一起,被不停闪烁地霓虹灯打着,仿佛不断变换姿势的雕塑。荷兰人不久过来,拉我们入伙,我也被拽上台跳了两步,突然想到大二上期的晚上,参加班里主持的唯一一次舞会,我和好几个女生,兴高采烈地在西三食堂中心蹦蹦跳跳,真是俱往矣……

很快午夜,我们相继离去,这个时候,华车化为木马,水晶鞋消失不见,只有走在秘鲁街道的我们,还能还能享受长街里寂静的一切。

Advertisements

4 Comments to “秘鲁行(十)马丘比丘·从凌晨到午夜”

  1. 人多了确实感觉不好,我去的时候还很早,还是有些神秘感的。

  2. 其实主要是我们在cuzco和沿途看了好多遗址,审美疲劳了,再加上凌晨三点。。。。

  3. 到底是荷兰人还是波兰人?

  4. 荷兰人。。。我老是把他和前一个波兰人搞混。。。我改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