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October 7th, 2008

October 7, 2008

反省

by serenq
又在该过好一种生活的时候去羡慕另一种生活。可是那种生活,由美丽舒展的语言娓娓说来,怎么不让人羡慕呢?案头的书,夜里微黄灯光,住笔时的沉思,轻轻压在屋顶的雪。那是怎样安静的,自我满足的(self-sustained),内敛的,丰富的生活?虽然明知道我这样浮躁的人,连八月里借得几本最浅显的书到今天也没有看完,哪里做得到这样学者般的沉寂和内省,可偏偏我又羡慕了.。

有的时候在想,这究竟只是我本性里的肤浅和多变,还是因为我碰巧做了几年大约最不适合自己的事情,既不能文又能不武,却又不甘如此,反激之下才对任何其他的领域或工作都有近乎无理的热望?不过即便是后者,也不能怪外因,说来说去难道还不是内因里的轻浮?呵,轻浮。仿佛这一年来对自己轻浮的谴责少了,总带有“我便是如此,我只要与自己合作就好”的想法,似乎这世上一定有一条适合小聪明者的道路,只要自己如何如何……但是这几天又突然反省:是否对自己太好?当我已经日益恶化到开了五个窗口同时做五件事情,每做三分钟正事就要上七分钟未名的时候,我能justify:“this is just my way”么?或者“I just have short attention span”?

大一的时候各种痛苦,跟自己过意不去,自然是成长里的迷茫。后来慢慢变成一切无可无不可的人,丢掉了苛求和别扭,是不是也丢掉了对自己的反思?若想要做一点事情,除了找到适合自己优点的工作,大约也不能对自己的缺点听之任之,甚至回护起来吧?上周胡乱应付实验,在lab meeting上自然手心冒汗。于是突然想起一日与ida聊天,她说有些人特别professional,这样的人很难得。我问她她所说的professional是什么意思。她说就是明明知道自己不喜欢手头的工作,但如果必须做,还是会认真做好。我坐在明亮的conference room里,背后大太阳照着,突然就起了很多冷汗,如芒在背。我总是夸耀自己实际,”没用的事情“从来”能省就省“,像做实验这样”对前途没影响的事情“自然”随便做做,有没有结果无所谓”,这样才好“节约时间干正事”。且不说节约下来的时间有多少被拿去灌水聊天,光是这种自以为聪明得不得了的态度,就让人羞愧吧?聪明自误,大概就是我了。

一些最近经常想到的事,零零乱乱地写一写,希望自己不要忘掉,如果能真的有些改进,哪怕只是暂时,也令人庆幸了。现在该去跑胶了,赶快交待完今天的实验,晚上才能好好用功。给自己加加油。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