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October 11th, 2008

October 11, 2008

窗外

by serenq
夜深了,风摇柳桉发出习习索索的响声,叶片脆,擦动的声音格外萧索。“铿然一叶”,我窗前的这棵树如此枝繁叶茂,要都晃起来,该是金戈铁马了吧?可惜是在夜里,只觉得肃杀,真个是“黯黯梦云惊断”了。
倚着软软的枕头坐在床上,抱着电脑,做些有的无的胡想,写点有的无的文字,此景似乎这五年来并未变过。冬天来了,给凉被上加上一层毛巾毯,这是每年变冷时的第一步,五年来一直如此。满床的绒毛动物,还是去年冬天的那些。可是明年这个时候,它们在哪里,我在哪里?没有办法不害怕,为这深不见底的动荡,和黑暗里慢慢被幽光照亮的未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