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October 22nd, 2008

October 22, 2008

SIO & Marine Layer

by serenq
下午晚些时候听完seminar,六点多钟,坐在木头长凳上等shuttle,雾就一层一层地涌上来。前阵子气温高,是Santa Ana Wind所为,这两天突然东撤,Marine Layer就来了,San Diego也就正式进入了冬天。
西斜的太阳透过层云浓雾照在海面上,银光一片,灰色的云层一压,只觉得是非常冰冷的颜色。浪头高,surfing的人就多,他们出没在风波里,像黑色的音符游动在层层银色的海浪线上。木木地看着,却想起自己很少和SIO打交道,连每月一次的neurodinner都有快两年不参加了。倒是五年前,什么人都不认识,坐着很会说中国话的A的车,车里还有SIO的女孩L。A在加油的时候拿大刷子擦着车子后窗,L敲着玻璃大声笑着警告他不要吓唬车里人,当时离万圣节不远,温度已经很低,我咧着嘴抱着双臂坐在车里,虚无地觉得开心,仿佛回到打打闹闹的大学末年,而实际上,那一年孤单差不多要滴出水来。次年十月,第二次也是最后一次参加CSSA的BBQ,SIO的木头房子里,五十多个人一起杀人,海浪在窗外永无休止地咆哮,阳光肆无忌惮地洒进来,照在坐在窗口里的那些人身上。有人在背景里笑,嘈杂地交谈,热狗被烤熟,一缕缕的青烟冒出来。

一晃就过去了,那么多年。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