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November, 2008

November 22, 2008

show off

by serenq
传说网上最近最红最热的游戏:http://www.huaxia-ng.com/game/traveler-iq/?c2cc=633a
俺经过不懈努力,做了一晚上终于到第十关了!!

 http://tiq.travelpod.com/bin/flash/TiqPatch.swf?patch=8fc56e846378

This Traveler IQ was calculated on Saturday, November 22, 2008 at 06:15AM GMT by comparing this person’s geographical knowledge against the Web’s Original Travel Blog‘s 3,338,948 travelers who’ve taken the challenge.

Advertisements
November 20, 2008

过去的一周

by serenq

又回到SD了,坐在机场里等人来接。渴得很,洗手间外的drinking fountain近在咫尺,却懒得提起大小行李走过去。抱着笔记本上网,深深感叹我与我的本本真是时刻相伴,不离不弃——再没有别的人、物能如此。

七天以前到DC,拖着大小箱子满街乱走。铁轨边还有红叶,天却阴。好多人都穿着正装,西服套装,黑的灰的,与西海岸到处可见的短袖T-shirt破洞牛仔人字拖真不一样。

去纽黑文的便宜火车票卖完了,只好穿过好几条街去坐灰狗。路边的黑人已经够多——感觉一天之中看到的黑人比我前五年在SD看到的还要多。不过灰狗没有传闻中的可怕,安安静静的(司机不让大家大声打电话),我抱着行李睡得很香甜。

在耶鲁的两天,被猫大爷玩弄,被campus visit打击,被深秋的雨浇得半湿。好在还有兄弟一起聊天八卦,还有美女跟我挤在沙发上一起长吁短叹。几天前的郁闷纠结,就在相干不相干的闲言和牢骚里淡了。哪怕是暂时的,也好。

然后去纽约,蒙笑笑照顾,不但吃到了好多好吃的,还拉拉杂杂地分享了各自近几个月来对自我的反省,对未来的展望。早上醒而不起,躺在她家沙发床上跟里屋的她有一搭没一搭的聊天,感觉真不错。

纽约真是我在美国见到过得最中国的城市了——街头到晚上还熙熙攘攘的人群,路边卖蔬菜水果的小店。我漫无目的地走,在中央公园里又淋了雨。黄叶子很多,满地都是。街上有很多人溜狗,居然还有人专职溜狗,牵着八九条大大小小的黄狗黑狗白狗满满地走。想想真有意思,宠物本来是都市寂寞人群养来解闷的,在纽约这样的地方,却居然要别人去帮自己溜,做狗做人,都真不容易。

在DC的几天,都在闲谈和闲逛里度过——除了自己的poster,几乎没有去看过别的东西。不过对自己的poster效果也不是不满意的,站那四个小时里,有好几个有意思的人过来看,提了很多建议,留了好几个人的联系方式。需要细细地整理总结一下,这个project该好好收尾了,第六年了啊。

朋友们照例让我觉得开心温暖。晚饭时WJ说"Don’t worry. We will take care of you.",明明知道谁也不能保证什么,未来还是在自己手中,却还是觉得感动。最后一天晚上三个女孩子(或两个女孩和一个年纪最小的大妈,咔咔)一起喝酒聊天也很开心,仿佛很久没有这样。

当然不能不提逛街。买了好几件衣服,包括不知道SD能穿几次的大衣。于是次日就穿上,里面裹着高领毛衣,围着围巾,可还是被街头的冷风吹得哆哆嗦嗦。昨天下午在Convention Center里坐在地上喝咖啡看杂志,脚底下暖气呼呼地冒,吹得人正昏昏欲睡。突然听到有人喊起来"snowing",抬头一看,漫天轻飘飘的小白毛。

回来的飞机上终于看完了借了好长时间的儿童历史书A little history of the world。有的时候我觉得我回到了初中,再次有了那种不管面对什么书,只要觉得“有内容”或者“能学到新东西”就会感到快乐乃至激动的感觉。也许是日复一日的浪费和失败太频繁,不得不把一点点小事都夸大到极致,否则乐趣、意义和良好的自我感觉从哪里来?

一路上,照了些街边的风景。今天脑子不怎么转,只能意识流,不能连篇累牍地唐僧,就只贴点画片吧。

———————————————————————————-

纽约——溜狗的人,街边的小黄花,中央公园。

100_1413 100_1421 100_1430

DC——国会,方尖碑。

100_1450 100_1451

DC——自然历史博物馆,博物馆前的爆米花小车。

100_1455 100_1460

DC——远处是林肯纪念堂,水里落满了叶子——这个池子就是reflection pool,我一边在池子边上走,脑子里一边不停地想起阿甘正传里的那些场景。

100_1503

DC——美国国旗。第一张是在方尖碑旁边,一个父亲抱着女儿走过来。第二张在街边。DC有很多银杏,被阳光一照,像金子一样。

100_1478 100_1506

好了,现在又回来了。不知道这旅程里所得到的一切,还能坚持多久。明天开始,又要好好努力了。

November 12, 2008

旅途上的早晨

by serenq

夏洛特机场,要按加州时间才凌晨四点,可是窗外的天空已经明亮起来,层云底部已经被初阳烧得通红——刚才还是粉的。虽然飞机上睡不好,却不太困,买了个很好吃的牛角面包和一杯黑咖啡,盘腿坐在角落里上网,没有预想中红眼航班转机时的困倦和劳累。思绪比最暴虐时要平静,但依然不成形,起伏辗转,充满疑问和反省,对自己。

100_1403

不知道会经过多少这样反复的诘问才能真正找到一个内心的平衡点,才能在——若有一日——面对抉择的时候作出理智成熟的选择。但知道的是光有诘问是不够的,光有午夜惊醒时的压力和窘迫是不够的,甚至光有自信、热情和严密的思绪也是不够的,只有一点点地去做,去试探,去改变,去调整。这一切都是很好很好的,只不过,迟了好些年。Better late than never, really? Really.

未来一周,要见好多好朋友,想必会反复述说,会聆听信息,会仔细思考,会周而复始,在所有之外,还要此生第一次,尝试去认识我身边哪个我从未尝试努力融入的世界。对自己的挑战无处不在,一定把自己摆低一些,更低一些,也许有一天会漂亮反击。

November 5, 2008

大选夜

by serenq
我很害怕对我不够了解的东西在公众场合夸夸其谈,所以不谈政治,只谈个人感受。

1)我
四年前的大选夜,记得很冷。一个人在Price Center的Round table吃pizza,头顶电视里一个个的州红了蓝了,我才隐隐知道外界在发生什么,甚至不会问一句“这和我有什么关系”。当时的眼光,只涉及内心不到方寸之地,转来转去,不过是自作孽而已。
四年,一下子就过去了。我居然也开始人摸狗样地关心时事,做有为青年,看Economist,听NPR,甚至刚刚因为听老麦的演讲平生一次烧干了锅,弄响了警报器。而那块曾经的方寸之地早就野草丛生,人迹罕至。这一切,当年角落里那个喝冰水嚼意大利干面饼无头苍蝇一样踩地皮的我,不会想到。

2)黑人
说实话,我老觉得作为一个华人,在一场异国政客斗争里动辄对这个候选人爱得死去活来对那个候选人恨得五内俱焚是非常神经病的一件事。另外,据我的不全面观察,在华人圈子里因为不是奥黑而被人砸砖的可能性不会小过我下个实验结果是垃圾。
但是我不得顶着砖雨的危险和装13的诱惑说:当我听到NPR里一个芝加哥黑人大叔说他从来没有想过自己有生之年会看到一位黑人总统的时候,我不但能够体会他的激动,自己也有点小小的触动。那点感同身受的触动,与政治无关,与教主无关,那只是从小看着我爸研究的美国南方小说长大的我,直到现在也不能摆脱心底深处对汤姆叔叔的那点点同情。
大约这也是为什么铁杆稀饭如我,居然没有转变成一个奥黑。

3)老麦
初选尘埃落定以后的这几个月,我心里不是没有隐隐希望过奇迹出现,老麦能上台的。而这点希望,仍然与政治无关,只是因为我对老麦的一点点粗浅了解,足以让我喜欢上这个两颊胖胖的老人。
我喜欢彪悍的人,无论男女。所以我喜欢希拉里,也喜欢老麦。我喜欢性情中人,老麦起码看起来挺像。
今晚听老麦的演讲,明知道政客的话不过是官面文章,还是感叹,真是一个respectable的人。

4)落幕
好了,闹完了,超男秀结束了。大家都该干嘛干嘛去吧。要真以为从此天下太平或者万劫不复,那就太SB了。

November 3, 2008

Zion的秋天

by serenq

上回说到搞摄影的朋友号召去Zion拍红叶,我也跟过去厮混,因为实在想透透气。周五连夜赶到Zion外的小镇Hurricane,次日一早起来,向Zion开去。

在路上经过一串Utah小镇,街边插着稻草人和McCain/Palin的牌子。师傅一路上都在痛骂配大妈,一看到这样的牌子,就嚷嚷着拔了拔了……

100_1047 100_1048

Zion内外,果然漫山遍野色彩缤纷的叶子。Virgin River 旁边,三个摄影师搭好架子摆出长期作战的架势,我则沿着河边的小路闲逛。小溪,黄叶,因为有云而柔和的阳光,蹦蹦跳跳无忧无虑的孩子,还有挎着包抄着手一脸茫然的我。峡谷渐窄,到了小路的尽头,前面的路需要涉水前行——著名的Narrow trail,两个背包客穿着短裤趟在水中,只留下背影。

100_1081100_1086100_1058 

午饭时在师傅的指导和帮助下练习拍摄流水~

100_1116

下午告别同伴,一个人坐shuttle去看别处的风景。背着包坐在一个又一个落满黄叶的车站等车的时候,又有了伪独行的心情。

Emerald pool trail上,美丽的叶子在阳光下几乎透明。

100_1109100_1181

100_1176100_1178

满地都是落叶,脆的,干的,很快就要化成泥土。

100_1152100_1159 

沿着半山腰的路一直走,阳光渐渐西斜,峡谷里渐渐有了阴影。河水亮如银练。

100_1119 100_1209

下午四点,在Canyon Junction等朋友。站在桥头,正对一棵黄叶子的树。突然起风,无数片叶子打着旋飞下来,仿佛扑向我。它们飘落在水里,有的沉下去,有的瞬间漂走,我站了很久,脑子里依然乱乱的。风不凉,无需裹紧衣袖。

100_1224

另一座桥头,许多人架好了三角架等日落。日落最快,最美的光只得一瞬,那一刻山壁变成金粉色。今天云浓光淡,效果不明显。可是直到太阳下去,霞光完全消失,还有许多人边聊天边等待——不知道他们在等什么。

晚上在小镇Hurricane吃了很难吃的中餐。次日改冬季时间,多出一个小时。这一夜睡得很充足,却不算惬意,早晨梦到被恶狗死死咬住衣袖,彻底无语。半梦半醒的时候,雨点由疏到密地敲在屋顶上,就像撒干黄豆一样,我迷迷糊糊地想。

次日早晨出发,在雨云下驶出小镇,雨刷拼命工作,大股的雨水沿着车窗流下,天顶阴云低垂,远处渐渐路出的一线淡淡蓝天。少时雨停,我们在路上随兴停了几次,我在师傅的辅导下深刻学习了光影知识。雨后层云后转瞬即逝的阳光以光速照亮美景又消失,真让人又喜又恨。

100_1262 100_1284

100_1307 100_1322

100_1366 100_1324

等待、抢拍、等待、抢拍……时间在惊喜、失望和闲聊中过去,不知不觉就中午了。我们沿Canyon Overview Trail上山,这里与Zion Valley只隔着一面山。地貌却俨然不同,满山是弯曲的平行沉积层,有些像在夏威夷大岛上看到的凝固的岩浆,只不过是红白两色。沿着山壁小路绕到山顶,可以俯瞰Zion Valley的一支。头顶蓝天如洗,白云不断被风吹得变幻形状,光影急速掠过山颠山谷,山风吹来,扬起细细的尘沙,午后的阳光通过雨后格外透明的空气洒下来,仿佛要灼伤皮肤。

100_1377100_1384100_1375  

下午两点离开,途经Vegas吃晚饭。此刻行在黑夜笼罩的15号上,抱着笔记本写点潦草的感想,耳畔有低回的音乐,两天三夜的旅行,短得像一场梦。

November 1, 2008

我又出来玩了……

by serenq
越是郁闷绝望的时候,越美其名曰“需要换个心情”。于是揣着我不到两百块钱的小柯达z712,跟几个带着大奶二奶直到N奶的镜头和机身的色友票友到Zion NP来拍红叶——人家是来拍的,我是来闲逛的。下班后从SD一路开过来,快七个小时。此时加州时间两点半,犹他时间三点半,刚到旅馆不久,洗过澡裹在被窝里利用下小旅馆的无线网。经过LV的繁华时,想到快两年前的那次旅行,也是在茫茫黑夜里不知行了多久,只有前面和对侧的车灯照亮漠漠荒原,突然看到那座突兀的黄金之城,不是不赞美的。

至于那时的我。。。让我用成都话感叹一下(真是越苍凉越思乡哈Wink):老子咋就天生半个散眼子喃?请重读:半个!
做人就怕不彻底啊。

好了,停止whining。管他彻底不彻底,明后两天拍了叶子给大家看!先上个在UCSD拍的,我们也不是没有秋天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