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November 5th, 2008

November 5, 2008

大选夜

by serenq
我很害怕对我不够了解的东西在公众场合夸夸其谈,所以不谈政治,只谈个人感受。

1)我
四年前的大选夜,记得很冷。一个人在Price Center的Round table吃pizza,头顶电视里一个个的州红了蓝了,我才隐隐知道外界在发生什么,甚至不会问一句“这和我有什么关系”。当时的眼光,只涉及内心不到方寸之地,转来转去,不过是自作孽而已。
四年,一下子就过去了。我居然也开始人摸狗样地关心时事,做有为青年,看Economist,听NPR,甚至刚刚因为听老麦的演讲平生一次烧干了锅,弄响了警报器。而那块曾经的方寸之地早就野草丛生,人迹罕至。这一切,当年角落里那个喝冰水嚼意大利干面饼无头苍蝇一样踩地皮的我,不会想到。

2)黑人
说实话,我老觉得作为一个华人,在一场异国政客斗争里动辄对这个候选人爱得死去活来对那个候选人恨得五内俱焚是非常神经病的一件事。另外,据我的不全面观察,在华人圈子里因为不是奥黑而被人砸砖的可能性不会小过我下个实验结果是垃圾。
但是我不得顶着砖雨的危险和装13的诱惑说:当我听到NPR里一个芝加哥黑人大叔说他从来没有想过自己有生之年会看到一位黑人总统的时候,我不但能够体会他的激动,自己也有点小小的触动。那点感同身受的触动,与政治无关,与教主无关,那只是从小看着我爸研究的美国南方小说长大的我,直到现在也不能摆脱心底深处对汤姆叔叔的那点点同情。
大约这也是为什么铁杆稀饭如我,居然没有转变成一个奥黑。

3)老麦
初选尘埃落定以后的这几个月,我心里不是没有隐隐希望过奇迹出现,老麦能上台的。而这点希望,仍然与政治无关,只是因为我对老麦的一点点粗浅了解,足以让我喜欢上这个两颊胖胖的老人。
我喜欢彪悍的人,无论男女。所以我喜欢希拉里,也喜欢老麦。我喜欢性情中人,老麦起码看起来挺像。
今晚听老麦的演讲,明知道政客的话不过是官面文章,还是感叹,真是一个respectable的人。

4)落幕
好了,闹完了,超男秀结束了。大家都该干嘛干嘛去吧。要真以为从此天下太平或者万劫不复,那就太SB了。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