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December, 2008

December 25, 2008

平安夜·续

by serenq

此刻坐在床上——终于回家了。一路上的车辆都不少,有些出乎意料。

刚才整理照片,翻出点前些日子的——上周六突然起兴去La Jolla Downtown逛悠,还是坐着30路公车去的,省得找停车位,还有点怀旧的意思——刚来这里的前几年,不都是那么来来往往么。本来以为街上会有别样好看的彩灯,哪知道并没有,冷冷清清的。于是看了一回海,在街边不中不日打着寿司牌子卖炒饭的小店吃了份真伪难辨的星洲炒米粉(好在里面的虾还新鲜壮硕),又沿着长街上下求索了两圈,终于在流浪者推着小货车,拿起汉堡吃肉,放下可乐骂娘的背景里遁入回实验室的公车。

小浪花,太阳已经落下去了。

 100_1528

街边的花。

100_1534 100_1540

灯和灯笼。

100_1541 100_1543 100_1546

100_1549

最后show一下白菜棉鞋斑马袜。

100_1556  100_1558

December 24, 2008

平安夜

by serenq
刚吃过带来的晚饭,并一只微甜多汁的“水晶梨”。此刻微波炉里煮着咖啡,实验台上煮着多聚甲醛,整幢实验楼里静悄悄的,大约只有我一个游魂,几百米以外,我的小破车估计也正孤零零地趴在停车场里。心里算算,自上个礼拜以来,几乎没有十点之前回家的时候。虽然实验结果依旧垃圾,还是不由自主地从心里生出一只手,勉励地拍了拍自己的后背。昨天还和闺蜜说,如果不是26号就要去大农村看望苦孩子,大约会天天如此,直到明年——倒也没什么不好。现在再仔细想想,确实没有什么不好。

去年圣诞的时候,我正在狭小的宿舍里吹着暖风看Vault的几本guidebook,心里满是憧憬、迷茫和动力。我那时不曾料到,一年以后的今日,在各种纷乱动荡徐徐落幕的时候,我最想做的,竟然是在实验室里认真染细胞。倒不是我厌倦了折腾,更不是我留恋生物实验,只是在这所有所有之后,我头一次无比明晰的看清了自己,尤其是那些功利,虚荣,浮躁和自以为是,那些不能再以“入错行”来解释的、扎根自身的问题,那些多年的痼疾。所以在此刻,未来远未明朗,但能做的事情倒也告一段落,我只想停止嘟囔抱怨,不再敷衍应付,趁着这难得的一点空余,安安心心坐到实验台前做那些因为“没用”和奔忙而被积压已久的实验,仿佛它们就是手头最重要的任务,而事实上,也正是如此。

在我还不知道未来要做什么的时候,在我还在等待命运安排的时候,就做些力所能及的事情,改变哪怕自己一丁半点呢。这样的想法,大约带有欺骗性,故而让人暂时放宽心。

不过,毕竟是节日,也不是没有乐趣的。Podcast里经常传来bye bye Bush shoe订单剧增这样令人捧腹的新闻,闺蜜们一直陪我聊天,老妈和我积极商量一月份去墨西哥南部的计划,令人心驰神往。今天中午和朋友吃过饭,忍不住在拥挤的Mall里小逛一圈,收获AE白菜价的毛线棉袜一双,又厚又软,还缀着两个装嫩的毛球。前几天每晚回家后看Planet Earth一集,偶尔消耗啤酒一听,灯光被窝俱温暖。窗外还时常下着小雨,往阳台上抱肘一站,能闻得到深夜里泥土安静的味道。大约因为稍微把前途的事情放一放,昏睡症卷土重来,每天早上醒过来的时候都觉得仿佛从昨晚睡下就是这个姿势,黑甜一瞬就到了天亮,再看看手机——我靠,十点半了。。。。

2008年很快就要过去了,去年年终最大的愿望虽然并未实现,前途依然在沉沉黑夜之中。但在这一年里,我所得到的——那些新触碰的领域,顿悟或渐悟的道理,走过的远方,看过的景致,远比我当日能预料得要多。所以,让我做一件与老女人身份极不相衬的事情,全力希望明年的到来吧。Rainbow

December 14, 2008

岁末的一点纪念

by serenq
其实还不到纪念的时候,好几所学校,只不过submit了一半,而且推荐人还有两个没有写,这周早些时候寄的成绩单也还没有到,但毕竟是把最急的几所给处理了。于是自觉有些资本放松几小时,上来闲敲几个字。
 
今天特别冷,阳光好,风也不像昨日那么大,但坐在窗子前面很快就哆哆嗦嗦。穿这两件毛衣,还是冰到骨子里去,必须得在腿上裹着毯子。这般天气倒有点像当年在成都家里,在书桌前越坐越夜,越夜越冷,手掌需要不停伸到脖子上去取暖,整个人恨不得缩成一团。睡觉是开心的事,因为有烧得热乎乎的电热毯。我很变,经常把刚用热水烫过的脚在外面放冷了才伸进被窝,为了雪中送炭的那一点超常快乐。当然就有了那么刻骨铭心的一次——冰凉的双脚伸进被我的那一刻才发现,我忘了开电热毯了……
那个时候的晚上会做什么呢?我们家吃饭总是很晚,吃过了经常快九点。我是没有看电视习惯的,吃完就会自己房间“学习”。所谓学习,大约不过是写写日记,偷偷摸摸看点武侠小说,再对着不知所云的竞赛书发发呆,也就该睡觉了。一个个漫长的冬夜,就那样晃过去,除了那点辗转纠结的青春心事,因为大约不可避免而勉强可恕,其他的分分秒秒,放到十来年后看,简直苍白得可怕。我多年来学时候不能好好学,玩也不能好好玩的致命恶习,就是那个时候养成的,现在要费了全身力气去斗争,可还是难。叹气。
还是不说这些没意思的话。毕竟是岁末了,邻居家好多都挂上彩灯。昨天深夜回家,走在清凉稀薄的冷空气里,抬头看到一串红的蓝的绿的小灯,在夜里安静地一闪一闪,竟然觉得感动。来美国这些年,最喜欢的就是岁末的这些天,那点傻乎乎的热闹,那点明知是商人堆出来的欢喜,那点不必深究的温馨——大约尤其是今年这样的饥荒岁月。那天晚上和实验室里的墨西哥mm走在La Jolla downtown的街上,看一家家外都亮起了灯搬出了圣诞树,我对她说,就快要毕业了,才发现自己还有好多小餐馆没有吃过,好多小店没有逛过,说这些俗套的话的时候,心里不是不留恋的。毕竟明年的冬天,在不可知的地方横梗着,即便不让人害怕,也让人换一幅心情看待当下的日子吧。
窗外渐渐黑下来,屋外rm一家人轻巧的笑谈。我还不饿,伸手旋开暖风机,开在低档,热风慢悠悠地冒出来,钻到睡裤的裤管里,周身都舒服。想到当时在大学最后一个冬天,买了双厚厚的棉拖鞋搁在实验室,从外面阴湿的雨雪地里走回来,烫了脚,干干爽爽地放进拖鞋里,烧水泡了花茶,加上黄山贡菊,就着手心里湮散的那点热度,在电脑前看清韵最新更新的小说,那样的快乐,居然也能暂时抵挡住心里的混乱。好些年不去清韵了,网上的小说也几乎不看了——大约还是年岁,随便个什么小说看个开头,就不耐烦地想,你究竟要说什么,或者,我看这个有什么意思,于是于是,往往就顺手点开了未名的小将老将版去看他们混战。汗。
 
好了,还是有点饿了,不呓语yy了。才六点不到,我要好好吃饭,好好看本闲书,好好犒赏自己,为这冬天夜里来之不易的一点偷懒的借口。
December 7, 2008

阴天

by serenq
早上就阴,也不像平时到了下午总会亮起来。太阳时有时无地露了几次脸,就跌进厚厚云层不见。从朋友家回来的路上,一半的车都开了车灯。往海边的方向,大片大片的云压着,但还有薄薄一线日光——等到了家,这点也没了。
才不过四点钟,已经暗得什么都快看不见。小区里又安静,亮起了楼梯上一盏盏的灯。我却喜欢这天气,南加明媚日子太多,偶有变化才好。其实这是打开台灯沏茶看书的好时间——可是,可是。

真是的,以前不晓得,现在才知道前些年闲掷的光阴有多可惜。

December 4, 2008

两个好片+一个烂片

by serenq
先说好片:
Wall-E红心
最喜欢的是开头那十几分钟。小小的机器人翻山越岭地开过来——硕大的地球上,只剩下Wall-E拖着的那两条长长的轨迹,一只连一句台词也没有的小强,与昏黄的晨光里摩天大楼般的垃圾堆。随身带着收藏篮的Wall-E,把人类弃之不顾的“废物”一一拾起,运回它的小窝。每一个看不到星星的晚上,Wall-E的家里却亮起成串的彩灯,夜复一夜地响起人类曾经的舞曲,而这一刻,人类已经远在万亿光年之外,漂浮于星海之中,过着自欺欺人的生活。唯有孤单的地球上这个幽暗的小窝里,充满了苍凉而温暖的人情味,真是让人想一想都要落泪的。
相反后面的爱情戏就比较老套了,看起来我是很大妈了,过了看纯情年代了,唉。

海角七号红心
一直很喜欢台湾的文艺电影,充满了对小人物的关怀和感人的细节。这是某些追求排场自以为大手笔的SB导演永远也做不到的。
这个电影看的时候很喜欢,看完了细细回想,觉得有很多情节还不够自然,老套桥段也多,两条线索融合的也不够好。但是因为其中那些不停闪光的小细节,让这个海角小镇和电影里的每一个人物都立体饱满起来。尤其喜欢那个代表的角色,六十岁的老人,在小镇生活了一辈子,看着年轻人不断离开,那种近乎固执不合时宜的惨痛触目惊心:“我就希望能一把火把这些房子都烧了,把所有的年轻人都叫回来重建。”还有那些年轻人,尚未离开的,被迫回来的,迷茫痛苦的,安居一隅的,在小镇狭小的街头巷里穿行,打架、斗气、诉苦、互相支持,喝了酒在海边默默坐着听晚上的涛声……包括那个日本女孩,一样是小人物的艰辛和不容易,对现实失望,梦想越来越远,却在这个偏僻的小镇上找到奇迹——其实我不喜欢奇迹,哪怕是爱情的奇迹,但我决定不挑剔了。

再说烂片:
画皮生病
看以前我还以为是个动画片哪,简直土得掉渣。
拜托,小姑娘大妈你们翻两个白眼压着嗓子说几句话或者成天面无表情就以为这是有性格了?那个王生实在是wsn之极品,小气、自私、没有度量、又不不敢做又不敢当、随时想在道德上justify自己,而且还无比愚蠢!至于庞勇,乱耍酷,莽撞、拎不清,脑子不清楚,还真以为自己是情圣了?!整个电影要思想没思想,要情节没情节,要人物没人物,连恐怖都不恐怖!你说是不是弱智到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