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June, 2009

June 30, 2009

古巴,古巴(一·在路上)

by serenq

从古巴回来啦~~即日起开始更新游记,非常唐,大家该跳行跳行,该看图看图,谢谢合作…………………………

————————————————————————————————

面对一次来之不易激动已久的旅游,我怎么也没想到,坐在Tijuana机场等飞机的时候,首先侵袭我的感觉,居然是孤单和无聊。

六月二十二号,我一大早起床,去实验室处理好数据,回复了老板邮件,就第三次驱车前往Tijuana,去银行里取出8000比索作为游资——美元换钱需付10%手续费。接下来顺势在边境的outlet逛了会儿街,就回家最后清点行装、吃饭,准备出门。为了不在边境停车一周,我计划坐六点的150到old town transit center,换乘蓝线trolley,直达边境——这一趟大约要花两个小时。结果还不等我出门,K就跳上msn,主动说可以带我去边境,省掉我不少麻烦。

其实我的飞机是23号凌晨,但为了避免深夜在Tijuana游荡的潜在危险,我打算在天全黑前抵达机场。于是K七点半钟接上我,八点钟不到就到了边境。我背着大旅行包,沿着熟悉的路线往前,在边境大铁门前,给某人发了条短信,然后关上手机,驾轻就熟地踏上了墨西哥的国土。

今天白天我就发现,在第二道铁门前如果避开正门,而是折向右,从偏门出去,同样的黄皮出租车,价格却偏宜一半。于是这次只花了五美元,我就穿过TJ狭窄的街道,抵达机场。此时美国境内的远山正被暮色轻轻笼罩,仿佛有雾气漂浮。

Check in、安检都很顺利,Mexicana的大叔还和气地叮嘱我不要忘记在墨西哥城转机时购买古巴旅游卡(相当于旅游签证)。TJ机场不大,来回走上几圈就无处可去,真不知剩下三小时如何消磨。TJ登机口光线暗淡,书也看不成,只能拿出电脑敲字。背后一位小哥拿着个acer的netbook,音乐放得震天响,但只有此处有插座,我挪窝不得,只好忍受,而且嫉妒——与netbook一比,我的本本简直沉死人。

与我一样等这班飞机的人不少,大家都无所事事,小孩尖利的呼喊声偶尔穿透耳膜。落地大玻璃窗外天色已经墨黑,浅山上TJ密集的民居都亮起了灯光,并近处机场里宝蓝色的指路灯。我无意矫情,而这次旅行与惯常一样,除腐败之外,并不肩负任何“思考”或“寻找”的重任。但像每次远行前一样,我总难免忐忑,尤其在此深夜时;而此后一周将没有网络和电话把我与熟悉的人事相连,更加重了这种不安,大约是偏离日常轨道时常有的心情——没事没事,再多偏离几次就好了,我安慰自己说。

我和我的包。走之前过了称,22磅,东西还是带得太多。

100_4088gy

总算上了飞机,午夜时分,早就昏昏欲睡,一路半醒半睡地到了墨西哥城,看到窗外大片灯光时终于勉强恢复了神智。记得以前在网上看过几幅图片,是卫星拍摄的城市星光图,墨黑的底子上一片璀璨——我最喜欢夜航窗外大城市的灯光,壮丽而又飘渺,犹如荒诞的梦境。此时凌晨五点,墨西哥城的街道上已经有不少早起的人驾车来往,红白车灯扫过被路灯规律照亮的街道,可就在城市中间,却又有黢黑的山峦,沉默而结实地立在大片灯火中间,仿佛巨大的怪兽,头顶还有暗白的云雾缭绕。

飞机一降再降,终于贴着高速路在机场停稳。我下一班飞机远在5小时之后,所以出舱之后被告知,先去公众休息区等待,登机前一小时才广播登机口安排。我恹恹地拖着步子,找到个偏僻处没装电话的小电话间,卸下行李,席地躺下,把随身带着的K借给我的The Kite Runner拿出来看着解闷。此时离开San Diego不过半晚光景,半日后的古巴在想象中还仅限于网上搜来的各色照片,而我躺在墨西哥城机场,轻轻重重的脚步声在背后响起又消失,手里一本描写六十年代阿富汗的的小说,时光与空间错综复杂,足以让我渐渐合上了眼皮。

我不巧捡了个风口,越睡越冷,起来加了几次衣服,长短混搭,还把裙子当小毯子搭在腰间。我迷糊中暗想,机场清洁工会不会奇怪怎么混进来个流浪汉。大约九点来钟,天光大亮,起来走动一番,吃了早饭,去登机口等着——飞机晚了半小时。

好在接下来没有再晚,很快买好旅游卡登机。话说这个价值十来美元(210peso)的旅游卡真不是一般的简陋。一式两联,统共只要五项信息:姓、名、出生年月、护照号码和国籍。

100_4095

吃饱了以后更加昏沉,飞机上人又少,我一人占了三个人的位子,不由分说倒头便睡,直到被阳光照醒。窗外是典型的热带的云,一团团飘得很低,而且散。云朵在地上投下阴影,而地上全是密密挨挨的雨林,偶尔有一条孤单的直路从中剖去,消失在不知道什么地方。稍远处雨林里腾起白色的云雾,细看才知道是烟——树丛里着了火。我此时完全清醒,往窗外贪婪的张望,虽然飞机已经低得看不到蓝绿妖娆的加勒比海,心里却没法不想起近两年前的那次独自出游,以及彼时的那个自己。

仿佛是从雨林中间开出一条路,我们滑入了Cancun机场。机上的人大半都是来Cancun的,他们下机之后,才让我们离开。Cancun的机场比墨西哥城远为干净漂亮,我填好了巴掌大的古巴旅游卡,四下张望——有不少亚洲面孔,说粤语的居多,有一对好像是说普通话,却又带台湾口音。很快重上飞机,还是同样的座位,人也不见得多多少。此时哈瓦那只在一小时之外的地方。

机窗外的风景。第一张还在墨西哥的Yucatan半岛,第二章已经在海面上。这机翼后端不晓得为什么涂了橙色颜料,像是卡通鸟嘴,让我想到骑鹅旅行记,真是快乐的联想。机翼旁的眩光是因为窗玻璃是花的……

100_4092gy  100_4096gy

空姐来倒水,我要了朗姆酒兑可乐——Cuba Libre,这朗姆酒应该本来就加了薄荷味,连可乐都被提拔得分外清甜,入口微苦而回甘,非常好喝。我一边喝酒一边发呆,一不留神窗外已经不再是海面——红土地上划着菜畦,是古巴岛西面的烟草种植地。随着地貌从丘陵变到平原,田地也由支离破碎的不规则小块渐渐变得整齐划一。到处是绿荫,和形状各异的池塘。随着飞机越降越低,机翼几乎可以刮过植被的尖端,而眼目所及的远方已经看不到海岸线。我突然间觉得自己仿佛是要回到成都,正飞过那个可以拧的出水来的夏日盆地,只不过窗外一丛丛的,不是竹子,而是芭蕉和椰林。在一个接一个的奇妙联想里,我们的飞机降落在哈瓦那机场。

June 24, 2009

Hi from Havana!!

by serenq
Havana is such an amazing place except that they charge >1$ for each 10m of internet usage (well, certainly that’s amazing too)… so I will just leave it for you to imagine what it is like for now, but pictures and stories are coming later~~
 
Just want to say hi and BSOOpen-mouthed. Now running out of this air conditioned internet cafe (with only one computer!!) and getting back to the hot hot city!
June 22, 2009

明晚此时

by serenq
如果不出意外,应该正在Tijuana机场登机,目的地:–>墨西哥城–>哈瓦那。
 
经过这么多艰难险阻以后(关于换钱和签证的麻烦我还没来得及公布),这趟古巴之行简直是集中展示了腐败的我偶尔爆发出的不达目的誓不罢休的偏执,闲散年月末端的最后疯狂,以及死扛美帝的辛酸。此刻的我,坐在床上暗暗清点背囊里的必备物品,一项项勾掉Post-it上的备忘记录:一部分脑神经元按耐不住地急促放电,仿佛已经飞跃数重海峡与陆地,身处色彩斑斓的老爷车与潮热空气的包围之下;另一部分的细胞则担忧得辗转反侧,反复质问自己究竟还有没有没准备好的地方,把个从来是差不多就行的神经大条的我折磨得不胜其烦。。。。真是新鲜经历啊。
 
好吧,我最大的愿望是……明晚的此刻,大家不要发现我正在郁闷的写blog……
 
 
June 13, 2009

Yosemite游记(三)

by serenq

第三天清早七点多就醒了,外面阳光照进来。今天不用赶路,所以我们三人都各自赖在床上,有一搭没一搭的聊天,很是快乐。一直到八点来钟,才收拾停当出去吃早饭。

我们住的小木屋。外面罩着白色的防雨布,左下角那个墨绿色的小箱子就是防熊用的装食物的地方。

100_3897

我买了一个辣乎乎的杯面,算是实践传统四川早餐,吃得心满意足。吃完面去买咖啡喝,路上看到好多游客坐在空地上看草台班子表演——护林员扮作熊,演示如果遇熊该如何对付。台上一只傻头傻脑的“黑熊”正在竹篮里掏东西吃,见护林员走来,做出种种恐怖声音。护林员立刻跳到观众之中,大声传授秘籍:“Calm down, make yourself as big as possible” (双手举起在空中乱晃),“make as much noise as you can”(号召台下观众一起发声大喊)。果然把黑熊吓跑。游人里小孩子看得手舞足蹈,我正待接着看下去,walkie-talkie里面传来师傅和K的喊话声,催我赶快回去上路。

一上路,就在Curry Village外看到鹿过街。

100_3898

今天我们的计划是从Yosemite北面的Tioga Dr(120公路)一直向东,接395向南,回家。早在看野花那次,我就听说Tioga Dr路边有雪山草地,美景非同寻常。可是因为这条路比较高,长年有积雪,每年只当气候好转以后才开放。而且由于气候不同,每年开放时间不同——多是五六月份。所以自从定下这趟旅行,我就密切关注Tioga Rd的开放情况,直到六月初确定它已经开放,才放下心来。可是第一天听说下雪,这条路上需要有雪链才能通过,又把心提到了嗓子眼。

幸运的是,在Yosemite的最后一天阳光晴好,天蓝云高,没有任何下雨飘雪的迹象。我知道Tioga必能成行,心里不由感叹这次Yosemite之行,老天时雨时晴,让我看足Yosemite的不同面貌,对我是多么眷顾。

去Tioga之前,我们在Yosemite Valley里转悠。我先去Visitor Center盖了国家公园的章——被师傅和K誉为盖章控。结果K发现那枚章盖下来正是自己生日,也兴高采烈地要求我帮他盖一个留做纪念。从Visitor Center出来,师傅要去拍大太阳下的瀑布,我们也跟着停在路边。路边有片草地,映衬着远处的Half Dome,我把前两天的审美疲劳丢到九霄云外,又兴致勃勃地照了几张照片。

 100_3892gy  100_3941 

100_3926gy

因为天晴,El Capitan上有了不少攀岩的人——还有不少闲人在路边操着望远镜往上观察,当然我们也在其间。通过K的望远镜,果然看到登山者吊在半空里,岩壁巨大高耸,人缩成肉眼几不可见的小黑点。

虽然一直说要早些上路,Yosemite Valley的景色实在让人留连。当我们真正驶上Tioga Rd的时候,已经是正午时分了。在路边的第一个观景点,远眺Yosemite Valley的西入口。远远的看到Bridal Veil,Merced River在林间淌过——因为站得高,看不到任何波涛,在蓝天下沉默得仿佛静止。

在路边加了油,各自买了些简单食物当午餐。我们碰到了第一个小湖,环绕着松树。湖边的牌子告诉我们,这个小湖代表了这一路上许多湖泊的命运——它曾经更加宽阔,但现在水面越来越小,将变成沼泽、草甸、最终成为这片森林的一部分。

101_3972gy

山路越来越高,路边林间开始有了雪。可以远眺Yosemite Valley北面诸峰。

101_3984gy

101_3991gy 101_3979gy 101_3980gy

下午两点到达Tenaya Lake,师傅架起三脚架拍全景图,我一边舀着土豆沙拉一边欣赏美景。湖边雪山环绕,湖水清澈见底。不远处几个美国大男孩嘻嘻哈哈地比赛走树干,摇摇晃晃地打着赌。

101_4000gy 101_4002gy

从Tenaya Lake出来不久,路边出现一片宽阔的草地,这里是Tuolumne Meadows,依然是在雪峰环绕之下,非常壮观。

101_4013gy  101_4016gy

101_4008gy

草甸上美丽的小湖。就在这个小湖边,我被毒蚊追咬,虽然身手敏捷的我倾刻间就打死了三五只,我还是承担了惨痛的后果——当天晚上,我的右胳膊被蚊子咬过的地方肿起了硕大的包。要说我从小爬山钻洞,被蚊子亲近不在少数,但这样大的包,我还是第一次看到!而且在三天之内,包摸上去都是滚烫的。真不知道我何德何能,竟然让蚊子给我注入了这样猛烈的毒素,引起我免疫组织如此剧烈的过敏反应。

101_4024gy 

101_4017gy image

在路边看到了土狼和土拨鼠——不是松鼠!比松鼠大不少,而且毛色也不是灰扑扑的,是更惹人喜欢的红棕色。

101_4027  101_4030gy

依然是雪山,Ellery Lake,湖心小岛上站着四只水鸟。

101_4039gy

从Ellery Lake之后,Tioga Rd沿山腰一路下行,迅速从三千米的高度降到两千米的Mono Lake。在这里,我们向南折上395,奔向南加的方向。395也是一条有名的scenic drive,两边雪峰矗立,有的山顶被乌云遮住——那里定是雨雪纷飞,甚或电闪雷鸣。阳光经常如聚焦般打在辽阔的平原上,有奇特的光影效果。我某一刻不禁想,如果某一天自己开着车,听着壮阔的音乐,驰骋在这条路上,该是怎样心旷神怡的经历。

车窗外的风景。

101_4060gy

101_4054gy 101_4063gy

经过Mt Whitney时,靠近死谷外的山峰时,听朋友说到路边有二战时日本人集中营时,想到最多的是前些时间看的喻海翔的穿越美国——他曾经沿着开遍野花的395北行,曾经在离此处不远的野驴保护地当牛仔,曾经在Lone Pine和同事像流水一样喝着啤酒,曾经在在这样壮观的雪山之下、荒漠之上仰望夜空里的繁星。

继续前行,雪山渐渐消失,路边是更为平缓的山丘,有红色、橙黄各样的皮肤。有一片地,全是火山岩,黑色、膨松而狰狞,仿佛地狱里流出的罪恶,却又有奇异的美感。夕阳越来越低,颜色也越来越柔和,Joshua Tree后面的天空随着时间推移渐渐变幻出金黄色、玫瑰色、粉红色、浅紫色、灰蓝色,是任何人的画笔都难以调出的色彩。更远的地方,丘陵与丘陵之间浮着淡青的雾气,烟色的群山薄暮丢失了三维的厚度,薄得像一张张纸片,是剪影衬着另一个剪影。我通过车窗,看夜晚以如此优雅地方式降临,屏住了呼吸。

夜里在LA的半岛渔村吃夜宵,庆祝K的生日。夜里一点,沿着来时的旧路回到SD的圈,草地上的喷水机还在不知疲劳的工作。我迅速上床,抱着电脑检点起此行的照片,像每一次旅行回来后一样,在安稳亲切的被窝里面对着过去数日的丰富回忆,满足得难以言喻。

June 12, 2009

古巴,古巴(零·一票难求)

by serenq
此刻的我,一只手摸着钱包里去哈瓦那的机票,另一只手拼命地掐着自己的大腿,嘴里念念有词:我不是在做梦,我不是在做梦,我不是在做梦……
—————————————
按说行程还远未展开就开始当众yy,与我老人家素来内敛而含蓄的风格不符(呕吐的同学,转个身啦,要爱惜屏幕啊!)。但由于这张机票后面的故事实在过于曲折,对于我的啰嗦欲望是一个很大的诱惑,所以我决定破例一次。警告:本文非常非常非常唐僧,主要为了自娱,慎入。

话说我有两年没有独自出游,早就心痒难耐。一个人旅游的时候,仿佛各种感觉系统都特别灵敏,是与任何人同游所不可替代的。于是在五月三十号,pre-defense meeting的前三天,一个无所事事的周五下午,我突然(再次)意识到自己PhD生活已经接近尾声,不再疯狂一把必将悔青大肠。我立即行动起来,计划一次单独旅行。

第一个想到的地方是土耳其,小亚细亚的风情加上地中海的景致,仿佛有不能抗拒的魅力。我当天下午甚至已经给洛杉矶的土耳其领事馆打了电话,问清了签证事宜。但一查机票,我就打起了退堂鼓:一千三百块的机票,二十五个小时的飞行也就罢了,关键旺季的机票是冬天淡季的近三倍!我一穷二白,实在没有必要去凑这个冤大头的热闹。Yuaner mm建议我去哥斯达黎加看热带动物,不需要签证,我却鬼迷心窍地看上了另一个不需要签证的国家——古巴。

在Mitbbs上看了几篇游记之后,我对古巴的热情开始盲目高涨,尤其看到某些人建议一定要在美国解禁之前去欣赏古巴原汁原味的风情,更加让我心痒难耐。顺便说一句,古巴比世界上大多数国家都要安全,尤其对于旅游者,因为旅游是他们国家的第一大产业支柱,老卡两兄弟所领导的当局对保证旅游者的人身安全非常在意,所以是一个合适独自出游的国度。

不过,对于一个身处美国的人,最难的一关,恐怕是怎么进入古巴。万恶的美帝对红色小弟禁运多年,不特没有直航古巴的班机,连priceline、kayak这样的网站一听说我要去Havana,立刻出现严正警告,禁止我搜索机票。

我考虑到自己身处边境城市,到Tijuana也不过是三十分钟车程,于是打算取道墨西哥。放狗一搜,找到Mexicana航空公司的网页,一查,六月底从Tijuana到Havana的往返机票不过4700比索,约合370美元,真是比灰尘还便宜。不过,万恶的美帝依然从中作祟:任何美国的信用卡都不能用于购买前往古巴的机票,哪怕是通过墨西哥的航空公司。当然,我何等神通广大,小小美帝如何难得到我。一个电话打给墨西哥mm,她当即一口允诺,可以帮我用她的墨西哥信用卡买机票。

眼见从我生出玩心,到大事将定,不过区区三个小时。我带着极度膨胀的自信心,把古巴暂时忘到了一边,决定pre-defense meeting之后再作打算。一个周末吃喝玩乐自然不在话下。

儿童节,pre-defense meeting前后与老板会晤、确定正式答辩时间、讨论接下来要做的实验,被雷得里焦外嫩……连午饭都没顾上,自然更加无暇照料我的古巴计划。第二天等我把古巴提上日程的时候,发现——机票涨到5500比索了(四百多美元)。我看势头不好,立刻向墨西哥妹妹求助,哪知道她看了一眼,说:“我没法帮你啊,我的墨西哥信用卡只有5000比索的信用额度。”我那时还没有意识到有多少麻烦在未来的一个礼拜之中等着我,只是隐隐觉得此事不妙。

我怕机票会涨价,就先hold了一张(可以hold 24小时)——需要说明的是,该网站显示出来的很多时间特好的机票实际上都不能买,我前后试了快一小时才找到一张能用的。接下来,我开始了一场疯狂寻找非美国信用卡的战争。首先想到的当然是老爸老妈,哪知道俩土人居然没有中国信用卡,只能给我精神支持。好容易到了半夜,终于有国内大学同学伸出援手,将他的银行卡号给了我。我又以为大事已定,呼呼大睡去了。

次日一早跳起来就开始给Mexicana打电话,首先就遭到当头一棒:如果用非墨西哥卡付钱,票价将上涨两百美元。我眼看四百多美元的机票嗖的涨到了六百块,心里不是不鲜血淋漓的。但考虑到前一天的诸多麻烦,决定打落牙齿和血吞。哪知道,对方连个吞牙齿的机会都不给我!国内同学的visa卡怎么也通不过。我来来回回折腾了三个小时,打电话无数次,到后来我一报出reservation code,对方就笑着说:“啊,你就是那个要从Tijuana去古巴的吧……”我面对墨西哥人民的热情问候,只能报以无语。。。。

那天已经是星期四,傍晚就要和朋友去Yosemite,到了下午两点钟光景,我已经绝望了——实验室的法国人正巧休假,意大利人和阿根廷人都没有卡。我在心中将万恶美帝的祖宗十八代问候了七七四十九遍,终于——奇迹发生了。

墨西哥mm告诉我,她刚刚帮我问过在银行工作的朋友,只需要我带上护照等证件和交水电费的帐单,就能去Tijuana的墨西哥Banamex银行开个户头,拿到一张Debit卡。我心里飞速地打起了小算盘:就算下周机票再长一千比索,我用墨西哥卡来买,还是便宜一百多美元。如果机票长得更多,或者开不了户,我还有另外六百五十美元到古巴的备用方法(见本文最后)。这是稳赚不赔的生意,不干白不干。大喜之下,我又一次把古巴丢到一边,在剩下三个小时里飞速改完了文章和图,扔给老板,就和朋友一起北上,去Yosemite逍遥自在了。

转眼到了这周一中午,我刚一回到San Diego,就拖着被half dome折磨得酸疼的两条腿和疲惫的身躯,驱车南下,直奔边境而去。话说我开车两年来,还从没有自己开到边境去过。我知道边境有个outlet,盘算着把车停在那里,又可以省掉一笔停车费。当天中午五号十分通畅,三十分钟以后,我就挎着小黑包,戴着大墨镜,无比风光地出现在了墨西哥边境的大铁门前。

从美国到墨西哥,只需要走过边境两道铁门,虽然有两个看起来荷枪实弹的军人守着,实际上感觉他们摆设功能大于实际意义。反正没有任何人问我有何贵干,我就大摇大摆地在“墨西哥欢迎你”的横幅下走入了Tijuana。

刚一走出第二道铁门,就冲上来一堆身穿浅黄T恤的大叔:“出租走不走,出租走不走?”我拿出墨西哥mm给我写好的地址,大叔扫了一眼:“五美元啦,便宜载你!”我遂坐进同样是黄色的出租车,不消十分钟,就来到Tijuana downtown银行Banamex的门前。

我冲进去捉住人问讯,对方好脾气的笑着,说着我听不懂的西文——原来边境城市说英文的比例也没有那么高嘛。我终于找到一个说英语的帅哥,他微笑着问我:“你的旅游卡(tourist card)呢?” 我被瞬间刺伤:“Damn,刚才过边境的时候太得意了,居然忘了拿tourist card!!”(tourist card是相当于墨西哥签证一样的东西,可以在边境领取,价值19.5美元。)想通这一节,二话不说我就又钻入了一辆出租:“我要去边境……”

重返边境线,连问几个人,才知道面向墨西哥这边领卡的办公室已经关了。我不敢相信自己的愚蠢,在街边定了定神,翻开临走前随手拿在身边的LP Mexico,翻到Tijuana一节,上书一行大字:墨西哥边境领取旅游卡的办公室,每天24小时营业。不过,此办公室非彼办公室,我必须要重新进入美国,再次跨越边境,才能到达那边的办公室。

无可奈何的我只好灰溜溜地走入通向美国的海关。这里与墨西哥那边完全不同,各色人等排起长长的严肃队伍,等待板着一张脸的移民官员的审讯。好容易我才又重新回到美国,此时一个小时过去了,我除了更加坚信自己早已脑残以外一事无成。

口渴万分的我去边境的Burger King买了杯冰咖啡,跨过五号上空的天桥,回到outlet的停车处,把我的车换了一个地方——这里停车只能停两小时。做好这一切,我乃重振雄风,二入Tijuana。

这次在两道铁门之间的办公室稍作停留,办好旅游卡,再次坐上黄色出租,重回Banamex。这次说英语的帅哥不见了,一个不说英语的帅哥与我比比划划,见语言不通,招来一名擦窗户的清洁工人,当作翻译……………………

办理开户事宜的美女对着我的资料看了半天,又东问西问,在我等得极不耐烦之时,突然对我说:“不行,我们不能给你办。你的旅游卡上的名字是错的。”我有如五雷轰顶,定睛一看,可不是——那位边境官员大哥直接拷贝我的中国护照,姓在前名在后。我哭丧着脸求了半天情,美女也不为所动。我看装可怜没用,只好悻悻地走了出来。

此时已经是四点多钟,大多数银行都开始关门。我漫无目的地闲逛在Tijuana的街头,恨恨地想:“老子难道真的只有明天再来一次的命了?”就在逡巡间,突然瞥到一家还没关门的银行,名叫BancNorte,抱着碰运气的想法,我一头闯了进去。又一位墨西哥帅哥接待了我,这次他没有问我要旅游卡,只看看护照和驾照就给我开了户。当我给户头里打进8000比索,拿到一张visa卡的时候,胸腔里是一颗沉甸甸的感恩的心~~~~~真是天无绝人之路啊。

当我再一次回到San Diego边境的时候,已经是六点多钟,我驱车奔驰在五号北,落日西陲,早些的烦恼一扫而空。回到实验室跟mm一说,她告诉我BancNorte是墨西哥北边的银行,虽然不大,却是最安全的银行之一。我更加吃了定心丸。

第二天,礼拜二,我又一次登上了Mexicana的网站,一小时的搜寻之后,锁定了一张6.23-6.30的机票。当我用新崭崭的墨西哥卡完成了机票购买,看到confirmation page的那一刻,不禁仰天长啸:“我是怎样不世出的天才啊~~~”当即向数个朋友夸耀:“我终于买好去哈瓦那的票啦!”

没想到,我又一次高兴得太早。大约两个小时之后,我收到一封全西班牙文的信件。我自然两眼一抹黑,只好找到google translate,一翻译,果然大事不好:对方在处理我的卡的信息是碰上了麻烦,让我打某个墨西哥电话。

接下来的四十分钟里,我像一只皮球,被Mexicana的美国、加拿大和墨西哥分部踢来踢去,谁也不能解决我的问题。最后我终于忍无可忍,对企图把我再次踢走的小帅哥严肃地说:“我已经受不了了,请给我找一个干活的人来!”小帅哥消失了一阵,终于把我转给了一位叫做Marcela的女士,她告诉我:“我们网上只接受信用卡,不接受debit卡。”我万念俱灰,琢磨着“去哥斯达黎加看动物也是个不错的想法嘛”,她语调一转,道:“不过我已经跟Tijuana机场打好了招呼,你可以在周五之前过去把钱交了,我们保留你的票。”值得一提的是,早在我第一次试图订票的时候我就打电话问过Tijuana机场,被告知如果直接去柜台买票要花八百美元,因为——网上的很多special promotion在柜台是没有的。所以我特地问清这次只需要付清我划Debit卡时所显示的450美元,Marcela一再允诺不会多收钱。

我大喜过望,连忙点头称是。又反复问清需要些什么手续证件,才将信将疑地挂了电话。

昨天忙着做实验,今天中午时分,我又轻车熟路地来到了美墨边境,怀揣五百美元巨款,跳上前去机场的小出租,心想不知道还有些什么麻烦等着我。哪知道整个过程非常顺利,甚至不需要我把美元换作比索,而且找给我的零钱也是美元。当我注视着机场大叔在打印机便等待的背影,一颗心像要跳出胸膛:“他真的在打我的机票吗?”

当一张白底黑字的出票收据订在Mexicana的信封上递给我时,我翻来覆去看了多次,又把钱包掏出来仔细审视,看清五百元大钞确实消失,才勉强确定:“我好像真的买到了点什么东西。”

此时离我在Outlet停车,还不到一个小时。经过前面的折磨,今天的经历仿佛顺利得像是做梦。

我出得机场,有墨西哥兄弟跑来问:“十五块钱去边境啦,走吧走吧?”我坚决摇头:“十块钱,我就是十块钱过来的。”对方一降再降,我不为所动,终于答应了我的价格。我买了票,跳上出租,看着机场公路北边长长的铁丝网,知道铁丝网的另一侧就是给我制造了这么多麻烦的万恶米犹。而向着墨西哥着一面,有一面墙上挂满了白色的十字架,都写着人的名字,有的还扎着花。我不知道他们是谁,为什么死去,又为何在这里被纪念。

我沿着美国海关通道走入San Diego,跨越五号时可以看到墨西哥那边的公路上排起长长的队伍,等待过境检查。我伸手摸了摸钱包里来之不易的机票,长长的出了一口气。

唐了这么大一篇,无非是想记录一下这一个礼拜以来的折腾。我保证下一篇古巴游记会更有趣一些——虽然那要等到七月初了,而且,真的能成行吗?看来在我双脚落到哈瓦那之前,我还不敢确定。

附录:其他希望从美国直接出发去古巴的朋友,其实是有办法的。美国有个公司(没错,是美国公司!) http://www.usacubatravel.com,专门提供从墨西哥去古巴的package,包括往返机票和旅馆。我查过,从Cancun去,机票+一夜旅馆最便宜的大约是三百美元,也就是说,如果你买一张去墨西哥Cancun的机票(从南加这里应该是三百到四百,航班多如牛毛),再订上这个package,就可以如愿以偿的抵达哈瓦那了。注意,该公司也不收信用卡,但是应该会收money order。

June 11, 2009

Yosemite游记(二)

by serenq

六点钟闹钟响起,把我从朦胧的睡意里惊起。前一天晚上我睡的并不好,一直到天亮前两个小时才时睡时醒地迷糊了一阵。可是起床时并不痛苦——只要出门旅游,平时必须九个小时才够的睡眠立刻不成为问题。

洗漱完毕,收拾好简单的背包,我们就向Half Dome进发。Half Dome trail来回一共17迈,海拔差5000英尺,耗时10-12小时。一般建议清晨出发,中午登顶,才好保证天黑前能回到营地。照我最开始的想法,这不过是比一般的day hiking稍微远一点,累一些。再加上我们三个人都是经过Inca trail的考验,平时也不算太宅,应该不在话下。

大约七点半钟,我们从停车场出发。Trail上人不少,还有一群半大的小孩,穿着宽松下垮的牛仔裤,T恤衫,叽叽喳喳。路在山里蜿蜒,跨过桥时清晨的阳光照在溪水溅起的水雾上,树叶绿得近乎透明。我走在这样的路上,心情轻快得好像可以飞翔。

100_3802gy

但很快山路急转直上,一溜石阶一直绕到Vernal瀑布的顶端,一眼看去没有尽头。我爬得气喘吁吁,而且觉得大腿肌肉发紧,不由得深恨自己锻炼不够勤奋。越往上走,瀑布的威力越大。水雾弥漫在空气里,我虽然穿上师傅友情支援的雨衣,水滴还是从头发尖上大滴大滴地流下来。好容易爬到与瀑布腰部平齐的地方,几乎前后所有人都坐下来喘气——前面还有的是坡呢!

100_3807

终于登上了瀑布顶,可以看到水流如何从眼前不到一米的地方飞流直下,水汽在空中折射出彩虹,趁着对面湿漉漉的岩壁。许多人在这里拉伸腿脚,以利再战。阳光此时已经变得更加强烈,我一边往手臂上抹着防晒霜,一边暗自祷告不要被晒伤。

100_3810  100_3814gy

离开Vernal瀑布,在松林里的红色小路上辗转几圈,经过了Nevada瀑布后,山路又开始一味往上。我咬紧牙关,调整步速,盯紧脚底,默念革命语录,终于盼来了一小块平地。这里有许多松鼠出没,不怕人,争先恐后地往人堆里扎。我想伸手摸摸它们,师傅连忙警告我:会咬人的!有些游客拿出吃的去喂它们——这是不允许的,野生动物一旦学会了从人手里讨要食物,会变的依赖懒惰,破坏它们本来的天然饮食习惯。我们在这里稍事休息,就继续往前。

从这块平地之后,路上就都是攀爬Half Dome的行人。

天顶的云越来越多,阳光也不再明媚。我们先穿过小有Yosemite之称的平坦山谷,又进入松林之中。林里有着宝蓝色羽毛的的鸟儿,头颈却染成黑色,顶着同样黑色的冠。这种鸟儿叫做Steller’s Jay。它们格外活泼,穿行在树影花枝之间,往往是刚举起相机对准了,它一振翅又飞走了,仿佛和游人捉迷藏。

100_3820gy

遥遥看到Half Dome。此时才十点,但已经有人沿着铁链攀上最后的巨石——Half Dome的最后一段全在整块巨岩上攀爬,差不多有七十度的倾角。从这里看去,人小得像是蚂蚁一般。很难想像我也很快要成为其中一员。

100_3821

随着Half Dome越来越近,路也越来越陡。K和师傅提议歇一歇,而素来缺乏爆发力,好容易才找到合适节奏的我却决定脱离部队,继续向前。这时我已经从路边捡了一根树枝作为hiking pole,于是拄着拐杖,爬上了一座高坡,视野突然开阔。而且远方出现了雪山,虽然云雾缭绕,我还是着实兴奋了一把。

100_3823 100_3831

这时阳光几乎已经不见,浓雾四合,当我再次看到Half Dome的时候,攀顶的人们沿铁索排起长队,队的最前端消失在雾里,天上飘起小雨。

100_3846  100_3842

到达铁链前正是午后,向上traffic的鼎盛时期。我几乎每爬一步就要停下来等待几分钟,所以不觉得累,只觉得被山风吹得浑身发冷——又没有阳光暴晒来解救我。好容易上到了顶端,心里被成就感涨得满满的,绕行好几圈才找了块大石头停下来等待同游们出现。

在Half Dome顶搔首弄姿做出搞怪姿势。

100_3858

100_3863gy

不知道我多么勇敢的人请看这里——我是站在那摇摇欲坠的岩石肩上~~~~:

100_3867 100_3849gy

还有人拿了个色彩鲜艳的风筝来放,起飞时惊起大家的嗷嗷怪叫和啧啧称赞。

下午两点下山,铁链上交通稍微通畅一些,可还是有等待的时刻,所以照下了远山的景观——当时的视野远比这张照片开阔,照片里的壮观程度不及实际情景之万一。

gy100_3871

途中下起没完没了的雨,虽然有师傅的雨衣,还是不能完全御寒。

在山边看到了母鹿——其实后来还看到公鹿,可惜我都拍糊了。:(

100_3878

我渐渐因为劳累而沉默,依靠路上捡来的结实树枝一步步走下了山——因为下雨,格外害怕路滑。

下山时,雨里的Nevada Fall.

100_3890

到了停车场时,已近七点了。我和师傅在停车场外的松林边坐着休息,突然看到一头小熊施施然地从一边走到另一边,穿过停在那里的车辆,恍入无人之境。后来在住地小木屋旁边又看到了一只黑熊,爬到我们木屋正面的一辆大卡车的车斗里翻东西吃,虽然被公园管理人用头灯赶跑,却不急不慢。两个小孩分外激动,戴着头灯在营地里到处转悠着找熊——其实野生动物大多不会攻击人,除非你冒犯了他们。在Yosemite里面,所有的食物都需要锁入防熊的铁柜子,不然就会成为熊们的腹中餐。

这天晚上,我们三人聚齐时已然是九点左右,各自吃了晚饭,洗了澡,喝了一瓶啤酒就沉沉睡去。夜里醒来时我迷迷糊糊地想着,这一脚踩这里,下一脚踩那里……

预告:旅途的第三天,路边的风景。

June 9, 2009

Yosemite 游记(一)

by serenq

以往只要跟人说起我在加州呆了6年都还没去过Yosemite,就立刻遭遇许多惊讶眼神。于是在离开加州之前,终于如愿以偿地去了一次。

现在坐在Yosemite Curry Village的小木屋里写这篇blog,这一刻之前的行程几近完美,明天会如何却还难以预料——可我已经开始回忆了。

———————————————————————————————————————————-

周四下午六点从SD出发,已经来不及好好吃晚饭。同游K坚持带我这个从不吃汉堡且马上就要奔赴密歇根的土人去吃In-N-Out。这家起源于南加的快餐店菜单上的主要内容永远只有三样——双料汉堡、Cheese汉堡和普通汉堡。我要了最后一个,也许因为饿,觉得比麦当劳稍好,连我这么挑食的人居然都吃完了。In-N-Out白瓷砖的柜台前画着一溜红色小棕榈树,正经南加风格。

等饭时瞎拍了两张——左右无聊,就算是给并不存在于前六年生活中的这家速食店新创一些记忆。

100_3401gy   100_3396gy

饭后赶路。最近两个月来第三次跨过洛杉矶沿五号北一路狂奔,终于在午夜前来到小城Fresno——这个小城往北通向Yosemite NP,往南通向Sequoia NP,可谓是室外腐败者的交通要道。当夜住在小旅馆Motel 6,安静得很,与四月初野花之旅五号边上那家形成鲜明对比。

第二天7:30起来,却因为吃早饭和我需要买相机电池耽搁到九点多才上路。41号边上荒草外的远山上层云压得格外地低,只露出一线蓝天——昨天夜里下了大雨,今天云厚,听说Yosemite里甚至下了雪。车奔驰在高速路上,心情不由得雀跃。

慢慢进入山林,路边枯黄的草坪换做密密实实的松林。刚下过雨,色泽是饱和的墨绿。

我们在一处小池塘前停下来稍事休息,师傅去拍照,我去附近松林里的红木屋小邮局里寄信。沙地上蕨类植物尖端酝酿着透明的水滴,不远处松林的顶子陷在云雾里。

100_3421gy   100_3424gy

这里有个小店,店外小花盆里装饰着随地捡来的松果和颜色陈旧的美国国旗。身材魁梧、叼着纸烟的女ranger靠着门告诉我,不远处就是Yosemite大门。

很快进了公园,地上湿湿的,果然山谷里下了雨,更高处下了雪。我们按既定计划直奔Yosemite Valley南边的Glacial Point一线而去。这条公路从主路分叉出来,一直上到两千多米的冰川点。最开始还是青翠欲滴的夏天模样,有些灌木上还开着大朵大朵的白色野花。不久就上到雪线,路边就出现残雪,并且越来越厚。松树稍上更是新雪初积,好似圣诞树。我们停下来照相时,一车美国人从身后开过,一位中年模样的妇女探出头来对我们兴奋地高唱“Jingle bell, jingle bell”,莫非也是南加常年不见雪的少见多怪人士?

100_3480gy   100_3483gy

100_3489gy

我们路过一片森林环绕里的高山草甸,虽然林间还有雪,小小的紫红色野花却已经探出头来。

100_3444gy   100_3457gy

100_3472gy   100_3466gy

路盘旋而上,海拔越来越高,我们也进入云雾之中。到了最高处的冰川点,天上飘起了小雨,雾气怎么也散不去。我们眼看着没希望盼到天晴,也只得出车来走一圈,凭借崖边的示意图遥想四围的壮观景象——虽然只有白茫茫的一片云海,偶尔露出对侧的隐约的山形。能听到隆隆的声音,是山间轰鸣的瀑布,藏在深不可见的地方。

雾松。

100_3496 

既然冰川点没什么可看,师傅就催促着赶快下山去看瀑布。我五年前头一次听说Yosemite的时候,别人就向我介绍“是个看瀑布的国家公园”,今天雨水充足,正是个好时机。

从冰川点出来,山路辗转向下。雾气越来越浓,居然很快就很快飘起了雪。我旋开暖气,近乎享受地靠在椅背上,望着向前车窗飞扑而来的大片雪花,只可惜手边没有一杯热气腾腾咖啡。

很快钻出浓雾,雪停了,时而洒些小雨。偶尔阳光也能穿透过来,照出远处烟色的山峦。

100_3520  100_3527gy

穿过一条隧道,Yosemite Valley的全貌骤然跃入眼前——松林如海,群峰竖立,一条白色瀑布从山间流下,壮观得莫可名状。上个冰川时期,冰雪填满山谷,冰河的巨大推力将山谷两侧的斜坡生生挖成垂直于地面的绝壁,形成了今日Yosemite Valley的独特地貌。

100_3561gy

这里瀑布名叫Bridalvail,新娘的面纱,大约因为它时有时无的神秘感。峡谷左边正对瀑布的岩石叫做El Capitan,是世界上最大的单块岩石之一。据说到了晚上还有点点亮光——是攀岩者以待隔日再战前养精蓄锐的灯火。

照亮山谷的阳光转瞬消失,我们又重入层林。一直是阴阴的天,山顶的云帽不曾脱去,草甸里小溪静静流过,有小家碧玉的美感。

100_3582  100_3672

在Yosemite lodge的餐厅喝了杯热咖啡后,天色渐渐亮开。我们先去Yosemite Fall照了几张俗套照片:

100_3628 100_3640 100_3659gy

正照着流水,突然一束光打在身畔的悬崖上,恰是暮色里的景致。师傅立刻大呼小叫,让大家赶快收拾行头,去某地拍经典照片。

100_3664 

某地是河畔的一小块地方,正对着开阔的草地。El Capitan和Bridal veil 遥遥相对,却和刚才隧道里看到的角度不同。我们守株待兔,夕阳从云缝射出淡金色的光线,缓慢地扫描过整片山景——先打亮右侧的石壁,然后是瀑布,远方的小山和树木,最后轻描淡写地挪到El Capitan身上。师傅带来的一本户外摄影书的首页一副雪后Yosemite的照片就是在这里拍到的:柔和的红光恰恰照亮了El Capitan的顶端,小溪里每块石头上都顶着个白雪的圆帽子。

100_3730gy

100_3739gy 100_3708gy 100_3747gy

在这里我和K很快拍到审美疲劳,只有师傅还在小溪边辛勤创作,阳光出来时拼命鼓掌叫好。终于他也收拾家伙,敦促我们赶快去拍夕照里的Half Dome。

沿着公路一直向Curry Village的方向开,停在一块宽阔的草地边上,一边可以看到Yosemite Fall从绝壁上直泻下来,另一边,墨绿的树林拥簇下,是骄傲的金色Half Dome。明天我们就要从它的后侧攀爬上顶。

100_3766gy

落日终于消失在群山之后,我们去Curry Village投宿,这里提供Camp ground和小木屋。在暮色里进入Crruy Village,到处都是旅游者,营地里也传来烤肉的香气。我们简单吃了晚饭,对别人手里超大个的啤酒杯羡慕不已,纷纷表示明天从Half dome下来要好好清楚一下。饭后已经是十点钟的光景,赶快找到自己的小木屋,卸下行李,以为就要睡觉。哪知道师傅又有了新想法:我们去拍月光里的瀑布吧!

沿着Curry Village的停车场出来,正对着一爿悬崖。这天是农历十三,月光正好洒在崖壁上,泛起柔和的光。我们沿着公路穿过松林去看瀑布,一路上虽然黑,却不时碰到夜里骑车的人、晒月亮的情侣、和过往汽车头顶显得格外雪亮的车灯。六月的Yosemite的夜晚只是微凉,并不觉得寒冷。在可以看到瀑布的地方,师傅架起三脚架开始工作,我和K也本着“防震基本靠肘”的精神,把相机架在个路边示意牌上乱拍一气。月光下的山色格外迷人,看久了可以分辨出白天难以想象的阴影和光泽。夜空的正顶上是北斗七星,按照从小学会的口诀找到北极星,它正在山崖的顶端,嵌在墨蓝的天幕上。远处有警灯一闪一闪,把山脚的雾气打出红紫的颜色,却不觉得恼人。我甚至忘了草里是否有虫子的鸣叫,大约还不会有秋天那么昌盛吧。虽然没有拍出任何能看的照片,Yosemite六月的深夜,也是这次行程可圈可点的一刻了。

上师傅的照片一张。值得一提的是,师傅在本次旅途中充分展现了他作为文化人的一面,并给这张照片命名为“恨晨光之熹微”。不google就不知道出处的同学可以去面壁了,站我旁边就好,不要拥挤~~~~

晨光

请期待下集,当我们艰难跋涉在Half Dome的路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