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July 8th, 2009

July 8, 2009

古巴,古巴(六·偶得浮生一日闲)

by serenq

在Trinidad的第二天,我上错了闹钟,睁眼的时候已经快八点了。我吓得一激灵——昨天定好了今早九点从小城南边12公里外的海滩Playa Ancon出发的全天snorkel trip,但需要我自己从Trinidad打车过去,迟到了可就不妙。连忙快速梳洗,换好衣服,胡乱吃了几块饼干就冲出门去。

刚推开房门脚步就是一滞,前几天照得人晕头涨脑的阳光完全消失,让人窒息的暑热也荡然无存。小院的地面里湿漉漉的,空气清凉宜人,原来昨天晚上下过一场雨。走在突然凉爽下来的的小城街道上,心情真是异常雀跃。

因为昨天订票时,旅行社的人并不是完全肯定是否会有trip出发,所以我多了个心眼,先跑去旅行社落实情况。值得一提的是古巴旅行社大多数都是国营,价格统一,省去了还价的麻烦。坐在旅行社的沙发里,看勾着荧光黄眼线的女人打了一通电话,我就被告知,今天珊瑚礁附近有风暴天气,行程已被取消,旅行社可以全款退票(45CUC)。我愣了一愣,碰上这样不凑巧的事,倒也无法可想。随即女人又向我推荐去附近国家公园观赏某瀑布的半天tour。我本来对此兴趣不高,但既然多出来这一日,也就聊胜于无地先打发一个上午吧。

坐在街边等到九点,来了个稚气的古巴小哥,与我握手,自称是导游。我们聊了几句,我只来得及了解他就是本地人,他却在听说我来自中国之后激动地把我的籍贯、职业、专业、爱好、甚至在哪里学的英语问了个遍。不久又来了四个人,小哥清点罢人数,我们就涌上一辆小面包车,绝尘而去。

昨天就看到Trinidad北面的山岭,今天我们便是往山林里去。小车在雨后的林间奔驰一阵,停在个小停车场里。我们鱼贯而出,跟着向导小哥,踏着地面上雨后零落的不知名的杏仁状果实,往密密匝匝树林里进发。

路边这个五孔木板,据说是当年惩罚逃跑的奴隶用的。一旦抓到逃奴,就把他们的头卡在中间的孔里,双手和双脚分别卡在两边的四个孔中,扭曲示众。这样的虐待也许让人心惊,但事实上古巴岛上的西班牙殖民者相比起同时代美国大陆上的奴隶主来说还是比较温和的,起码岛上的黑奴可以保留自己的宗教和文化习惯……

100_4436gy 

还好很快进入林中,雨后的一切湿润清新,让人心情轻快。这片森林是古巴的国家公园之一,动植物资源丰富,没走两步,就看到了一种“濒临灭绝”的尖壳蜗牛。虽然因为手抖而照模糊了,犹豫半天还是决定贴上来,毕竟还是可以勉强看清这个(据说)异常罕见的东西。

100_4438gy 

林间有小溪,溪边长着许多芒果树。树梢上的果子还是绿的,掉在地上的却大多已经变成红黄色,导游捡起一个塞在同游的法国女孩手里,眨眨眼说,熟了的。路边的树干上总是长有不少像兰草一样的植物,导游说它们不是兰草,而且并不吸取树木的营养,与树木是共生关系,相处融洽。

我们还遭遇了大片的含羞草,就在路边贴着地长着,手指拂过叶片,瞬间都闭合起来。

100_4439gy  100_4442gy

在山里碰到护林员的小木屋,还没走近就有一条不大不小的狗窜出来,吓得我只往后窜。母鸡公鸡们在草地上悠闲的踱着方步。小屋旁边的树干上绑着小铁盒子,里面种了些小小的花草,看上去特别可爱,仿佛童话里的情形。后来回程时还在护林员家里小坐,她给我们端上柠檬味的草叶茶和白糖,盛在小小的土陶被子里,味道是微酸而清香。

100_4450gy

山里有许多鸟儿,婉转地唱着歌。导游循声找到了一只Cuba Trogon,是古巴的国鸟。这种小鸟背部是蓝色,胸部白色,腹部和尾巴都是艳红色,正好与古巴国旗上的三种颜色一致。而且据说它特别向往自由,如果把它关在笼子里,它就会不吃不喝折腾到死……我们看到的这只鸟站在高高的林梢,非常骄傲,歌唱时尾部不停抖动,仿佛是唱得格外忘情。

路边有很多野花,因为下了雨,开得格外娇艳。

100_4460gy 100_4463gy

100_4464gy

走了大约一个多小时就走到了个小瀑布,瀑布下有个九米深的小池塘,可以游泳。我早上为snorkel打算,穿好了游泳衣,自然难免到此一游,脱了外衣就下水去。这里水温很合适,水也很清亮。小潭边的石壁都是石灰岩,被侵蚀成了凹槽与溶洞,我游过去探访时,洞顶有水滴沿着短短的石钟乳或者蕨类植物的叶片尖端不停地滴下来,砸在我的头顶。我虽然很想能游到瀑布背后黑黝黝的洞里去看看,但又胆小……现在想起来很是后悔……

100_4457gy

这个tour只是半天,中午刚过,我们就回到了Trinidad,此时天上微微露出一点蓝天,我去退了票,换了钱,就去LP提到的一家以grill为主的饭店吃饭。这里量很大,不到八块钱的烤虾,足给我上了快二十只的一大盘!很可惜味道实在难以恭维。一点炭火烧烤的香味也没有,湿哒哒的倒像是盐水煮老了的。

不过这家店里正有一位当地音乐家大叔边弹吉他边唱歌,歌声高亢雄浑,整家店里只有我和另外一桌四个人,而我正好坐在他旁边,故而这位大叔每唱完一首,都要向我眨眨眼睛,我也绝不吝惜掌声和笑容。犹记得其中有一首歌,名字我自然是不知道,但他反复咏叹“Angola”这个词语,唱得无比凄怆而深情,真把我听呆了。那一曲完毕,连街对面卖纪念品的大哥都拼命鼓掌——他们自然应该是互相认识已久,歌唱家大叔向他得意地挥挥手。

在退票途中,看到街边这个硕大的旧布偶,坐在车上,非常可爱。

100_4466gy

这天下午,我坐出租去了Playa Ancon——在西班牙语里,Playa就是海滩的意思。LP介绍说,这条海滩是Trinidad附近最好的。我抵达的时候,已经是四点来钟。因为今天天气不好,大海也只是浅浅的粉灰蓝,压在灰白的云下,并没有什么惊艳的感觉。狭长的弯月形海滩虽然不是白沙,却也还算细腻。最可喜的是安静,长长一条沙滩上竖着许多茅草尖顶棚,一长溜的白色躺椅摆过去,一大半都是空的。海面非常平静,浪花极温柔地舔舐着沙滩。只有有些少数几家人在玩水,红色帆船孤零零地停在岸边。

我从沙滩的一头走到另一头,这里更僻静。一个小小的酒水店站在椰树林里。我走过去想点一杯鸡尾酒,热情的服务员大叔向我推荐了一款果味的,果然不错,酸甜清凉,非常有沙滩的感觉。我捡了个躺椅坐下来,一边品酒,一边闲闲地看书,不时闭上眼睛享受暮色里凉爽海风,渐渐有了睡意。这时顶着各色螺壳的寄居蟹就在我身边忙碌地爬来爬去……

100_4477gy 100_4478gy  100_4474gy 100_4495gy 100_4479gy 

坐到夕阳低垂,我就开始往回走。路上碰到四个帅哥,比比划划地要我给他们照相。这还是第一次碰到人主动让我拍照,我高兴地答应了他们,他们看了看拍好的照片,非常开心,给了我一个email地址,让我回头寄给他们。其中一个又手舞足蹈地告诉我,他们是棒球队的。我也请他们帮我拍了照。

直到回到美国,朋友们才对我这个体育盲进行知识普及:古巴的棒球是很NB的,世界上为数不多的能跟美国叫板的球队之一。

100_4496gy 100_4484gy

从Playa Ancon回到Trinidad,正是夜幕初降。我无所事事地走在回家路上,琢磨着不如早点休息,明天再去碰碰snorkel的运气。可我却没有想到,一场惊喜正在街角等待着我。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