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漠一夜

by serenq

南加是以阳光海岸出名的地方,可是大约因为我喜欢壮阔奇诡的地貌,东边的沙漠戈壁却一向吸引我。春天看罢野花,近来又惦记着着去看银河。于是夏夜荒漠观星成为我们一众闲人呼喊多日的暑期活动,由师傅承办,终于成行。

夏天总是爬梯繁多,嚣张分子们以将SD建设成腐败之城为己任,打着各色旗号(最近比较流行的是欢送我老,背景音乐请参照送瘟神),叫嚣乎东西,隳突乎南北,以至于出现数次撞车事件。当然在大家友好协商下,笑谈中,各色冲突灰飞烟灭。

于是昨天中午我急匆匆地带着凉面参加完老枪筹备的面条爬梯(终于吃到了某师兄传闻已久的凉粉,和各色美味的面点),又赶回家收拾行装,终于在下午把自己和狼亢的睡袋和睡垫塞入枪哥的SUV。一行两车八人,窜上高速,向东北Joshua Tree NP绝尘而去。我和师傅、K同为乘客,在车上热烈交流了四十年前阿波罗登月三人的后期八卦,大熊星座英文名称如何发音,以及某火星探测者和Wall-E的外观异同点等一系列顶尖天文科技课题之后,将本次观星计划的热情推向了新高~

10号边上一片荒凉,秃山延伸到远方,伸手摸摸车窗玻璃,烫得吓人。我怅惘地回忆着去年春天来看野花时这条路边清凉的雪山景色,哀叹美景易逝,只有腐败的精神与世长存。

实际上,这是05年三月的雪山,可见我与Joshua Tree NP的腐败情缘由来已久。

100_0631gy

太阳跌落西山的时候,我们正经过Palm Spring的荒凉山口处巨大的风车阵。风车白色的叶片慵懒地煽动着暮色里金粉色的晚霞,而饥肠辘辘的我长久地凝望着夜幕降临的前方,陷入了对火锅晚餐的深度憧憬之中。

傍晚八点,我们终于停在今夜的露营地,Hidden valley。太阳下山后的Joshua Tree NP也没有想象里的那么炎热,一阵阵清凉的晚风吹来,足以让大家忘记酷暑,各司其职:搭帐篷的搭帐篷,烧火的烧火。一时间,“不许偷我的钉子!”“你究竟会不会搭帐篷啊?!”“水开了水开了,趁xx不在赶快开吃!”之类热情洋溢振奋人心号子传遍整个营地;而不远处一对驾着RV而来的老夫妇对着一盏小灯静静地吃着简单的晚饭,和男争女斗的我们一起勾勒出一片和谐社会的无敌画面。

天色渐渐暗下来,火锅的香味盖过了一切,没有人提起公园里一个月一次的观星爬梯,每人都急切地捏着饭碗,紧张地守候着下一片被烫熟的肉片。

当果腹的重任终于完成,胃肠的革命热情被肉片、鱼丸、蘑菇和青菜无情地镇压下去,我满足地离开野餐桌,踱向厕所。不过是二十步开外的暗处,野营的灯光就显得退缩而遥远。头顶,繁星密密匝匝地点缀夜空,银河轻云般横斜在东天——这是我第一次看到银河,一时间失语,木鸡般站在夜色里仰到脖子发酸。眼睛慢慢地适应了黑暗,而周遭的夏虫鸣叫也渐渐清晰起来。

十点半,火锅的煤气终于慢慢熄灭,酒足饭饱的我们集体往黑暗的地方进发。K打印了一张传说中的Joshua Tree NP夏日夜空,而师傅在ipod touch里面放了电子版的。一群人围着纸版星图高谈阔论,到最后依然只能确定北斗七星和北极星,外加辨认出一个疑似仙后座的大W。后来大家一致认为自学天文的失败并非因为我们脑力有恙,而是由于K不见得分得清了冬夏的区别,更不要提找到了Joshua Tree NP的正确位置……而师傅不跟我们胡闹,在一边对着ipod念念有词作沉思状,然而我很怀疑他最终是否搞清了其中东西南北的走向……一向不学无术的我早早地放弃了探索新知的打算,趴在一块巨石上吹风看满天无名星斗,它们并未因为我的无知而消减半分美丽。明亮的大星被无数平时根本看不到的小星围绕起来,此起彼伏地眨着眼睛。我在过去,也只有三次曾在夜空里看到这么多的星星,一次在八号东边的荒岭,一次在河北农村的后院,一次在秘鲁Inca trail的山巅,而每一次的星空都是那样深邃壮阔,可以让平时最聒噪的我也(短暂)沉默下来。

人们慢慢撤回营地,到了午夜时分,就只剩下我们四个同去秘鲁的人。师傅不知是大奶还是二奶的相机在灌木丛深处亮着温柔的红光,C和K也忙着学习星轨的拍摄方法。我知道自己小相机不能胜任这样的任务,根本没有带出来,此时抓着瓶啤酒坐在地上,对别人取景指手画脚,得意时右肩微感异样,用左手一抓,无名指尖一阵剧痛,隔着衣服,我也能感到自己按住了一只硕大的硬壳蚂蚁。我龇牙咧嘴地把蚂蚁摔在地上,肩膀后来疼了整晚。

围着火锅吃晚饭的时候,师傅号称自己看到了一颗流星,当时我们还不经意,但当我某一刻捕捉到一颗迅速滑过天顶的流星时,才非常事后诸葛亮地想着应该许个什么愿望才好。不过最终也没有想出什么能与人类和平媲美的宏愿,辜负了此夜看到的那三颗转眼即逝的流星。

师傅的杰作,可以看到北斗七星围着北极星转,左下方红红的天空是向着LA灯火的方向……

GetAttachment.aspx

也不知道我们四人一直在胡言乱语些什么,却一直拖到了一点才回去睡觉。此时营地一片寂静,我与C钻入帐篷,舒服地躺在睡垫上。我们为了凉快,没有给帐篷加雨披,而且对开了前后纱窗,风直穿过来,无比惬意——支帐篷的时候,有人提到不加雨披晚上下雨怎么办,我立刻对此大加嘲笑:“大哥,这是沙漠哎,下雨?!有点常识好不好啦~~~”

半梦半醒的时候听到尖利的怪声,我迷糊间还以为是女人的哭喊,待到清醒一点才知道是土狼的嚎叫,在我们营地后的石山间响起,不是不瘆人的。但敌不过我强大的睡眠欲望,我很快被昏睡的黑洞吸引进去,再也听不到任何声响。

不晓得什么时候又醒了过来,此时起了风,把我身边的帐篷布刮得扑棱棱地直往我身上盖过来。我不满地转个身,正待再睡,突然脸上几点凉意,我和C同时坐起:“下雨了!!!!!”我们俩赶快钻出帐篷,摸黑撑雨披。所幸雨还不大,我一面感叹自己强大的常识系统也偶尔有个把小小漏洞,一面兴奋于沙漠夜雨的经历。其他人也纷纷醒过来,悉悉索索走动吃东西,老枪下了车,师傅在帐篷里兴奋地叫着下雨了,我出声问讯时间,K和J在帐篷里告诉我,三点半了。抬头看看天,一颗星星也看不到,厚厚的云压住头顶,风呼呼地吹。

我们弄好雨披就回帐篷去。雨渐渐变大,密集地打在帐篷顶上,噼里啪啦,我胡思乱想着撒豆成兵,又想着龙猫撑个小伞站在树下,可是在奇妙美好的联想里,远方响起雷声,帐篷外被闪电隐约照亮,我认真思考了一下营地旁边的Joshua tree被击中起火的可能,但终究把自己毫无保留地交还给睡眠,忘掉一切。

早上不知道是什么时候醒来的,帐篷外面的天空是浅浅的灰蓝色,我坐起来看看东边,有几条粉色的细云。虽然我感受到了缺觉的一切症状,但雨后的沙漠之晨让我放弃了接着睡懒觉的想法,拉开帐篷门就走了出去。

空气非常凉爽宜人,营地里静悄悄的,其他人都睡着,我漫无目的地走出去。天上云层美,太阳不知道正从哪片山后升起,形象奇特的Joshua tree默默地站立在天地之间。棉花尾巴兔一撅一撅地跳到岩石背后,土狼的嚎叫声偶尔响彻山谷,在巨大的岩石之间制造回环往复的回声。

100_4828gy 100_4837gy 100_4852gy 100_4843gy

走了一大圈回营地去,大家都起来了,火锅的香味不绝如缕地传出来,我吃了一碗美味的面条。此后大家迅速收拾行装,终于在太阳的毒爪控制这片沙漠之前逃离出去。我们一路返回,在十号旁边看到整个车头几乎被烧掉的浓烟滚滚的十八轮,在清晨九点就已经热达100度以上的小店买了冰咖啡,在福临门吃了早茶,终于在午后回到了SD。

这天下午,我躺在沙发上迷迷糊糊地看书、困觉、发呆,阳台外的紫叶李硕果满枝,真是难以想象只在小半日之前,自己还在累累荒石之中。而其他骨干早又已奔赴海边看沙堡比赛,听爵士演出,将各色腐败活动开展得有声有色。念及不远处无可避免的离开,真不由得悲从中来……

Advertisements

19 Comments to “沙漠一夜”

  1. 说hiking就出去hike说camping就出去camp,果然是腐败之城!!北斗七星旋转的照片要发给我家那头看,刺激他要向着腐败的方向不断努力

  2. 很唐很详细,貌似比写paper效率高多了

  3. 哇塞,你们的腐败活动真是非常有质量啊,road trip, camping, 照星星,火锅,末了还去吃早茶….忒滋润了!

  4. 呵呵,好文。

  5. 枪哥是不是每次看到自己的名字就感叹说:好文!

  6. 你是想说,你的这篇文章里就只有”枪哥“这个词用得妙吗?那我不得不提醒你一下,第一,该词只用了一次,太少;第二,前面省略了“英俊”,后面省略了“英明神武”; 不然,你的这篇文章,就是绝世好文了。

  7. 写得声色俱佳阿~~

  8. U did not mention shooting stars and the wishes made upon them. Is it because u want to make sure your wishes come true?

  9. PS. I believe the sky map I printed out is based on Joshua Tree\’s location and the current date. However, I have trouble identifying directions in Google Earth. Any expert can give me some tips?

  10. 哎呀,我怎么把流星给忘了啊,我要补上~~~

  11. 有那么点survivor的意思!就着沙漠吃火锅,太有才啦!!

  12. 赞星规,这得曝光多长时间啊?

  13. 20分钟吧,我记得师傅这么说的。

  14. ft,你们太腐败了!!!

  15. 哈哈,喜欢这样带着麻辣味的文章, 爽!

  16. 北极星转这张太强了。

  17. 写的这么详实,收录了。

  18. “沙漠一夜”的引子还不忘提及某师兄的凉粉儿。。。表扬一哈!!不过好像淡了点儿,后来觉得:-P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