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September, 2009

September 29, 2009

第一场秋雨

by serenq
周一总是最忙的一天,从早上十点到下午五六点,被两门课和四小时TA安排得无处插针。不过我老人家开学三周,自觉已经基本门清,踩热了地皮,慢慢故态重萌,开始干起从高中就驾轻就熟的逃课勾当——正中午的那门课内容不难且所有幻灯片都在网上,我于是在三秒钟内批准了自己缺席的申请。在四楼尽头玻璃环绕的半圆厅里吃午饭和备课的时候,窗外的黑云伸手可及。雨丝时疏时密地描画下来,偶尔夹着白色疑似散霰的颗粒,速度总是急匆匆的,仿佛酝酿着铁画银钩的间架结构。去气候频道一查,差点吐血——“现在天气”里赫然一轮金光万道的红日,怪不得这几天靠它预测穿衣总是谬以千里——我靠!
在SD待了六年的人总是有借口忘掉季节的含义,可是今天下午就真见识了一场秋雨一场凉。早上还算晴朗,白衬衫薄线衣地出了门,到了六点钟结束TA去乘公车,一路上在夹雨寒风里走得局促僵硬仿佛偶人。不过树叶慢慢变化着颜色,在润泽的空气里看来分外养眼;越来越肥胖的大尾巴松鼠跳跃着穿过学院旁边绿草里的公墓,在这还没有下雪的初秋,是让人驻足的可爱场面。无知故无畏的我不由得计算从现在起到第一场雪的时间,那怕那意味着丧失自由,或者挥舞着雪铲刨车。
其实电脑里积攒了好多照片,是过去两个月东走西顾的结果,但总是“没有时间”更新——貌似有时间都上网聊天了。希望在慢慢调整好时间之后,能够稍作整理,迎接马上就要到来的、无边无际的、漫长的白色冬天。

Advertisements
September 23, 2009

下午

by serenq
坐在SPH一楼的cafe里,4点有个seminar,好久不更新,随便敲几个字。是近来少有的闲适下午,一点下了课,心里反复清点两遍,作业都做完了,阅读也有一定提前量,TA的事情也没什么紧急的。于是出去小转一圈,聊解午饭后的睡意。在草地边驻足一会,有个松鼠捧着不知道什么好东西专注地啃,上下两片嘴唇翻动得好快,肩膀一耸一耸地,我的脚离它只有三厘米,它也只是转头过来看我一眼,很不情愿地转动了一下身体,不挪窝。这几天发现天气预报真不可信,昨天看的还是晴间雷雨的古怪天气,80多度,料想一定潮热。结果今天一直阴天,午后大片大片的云压下来,起了风,路边堆积成片的全是黄黄的小叶片。虽然不冷,但秋天的味道显然已经四处浮动。

迄今为止生活没什么可抱怨,忙但是不累。学习的曲线仍然在较陡的上升区,虽然觉得已经不可避免地慢慢平缓下来。TA除了强制参加的20小时培训比较烦人,其他一切都好,老师、技术员和其他TA都和气而可爱。另一方面,不知道是不是因为靠它糊口,心态远比在UCSD的最后一次TA要认真很多。这次稍微花点心思,自觉不是一个坏老师,教书的成就感略略上涨。转眼九月过去大半,有时候真不相信刚刚开学三个星期——许多改变在发生,重大决定被做出,林林总总,在这个罕见的清闲下午回头看看短暂的来路,理应赞许地拍拍自己肩膀,递上一瓶水,继续上路。

现在收拾东西去听seminar,晚饭前还要去游泳。今天晚上总算可以看看几本借来已久却没空看的半闲书,并洗衣服。唯一遗憾是天气预报里说夜里不再有雨——可是灰黑的云层分明这样低!

September 7, 2009

开学前……

by serenq
这两周过得惭愧:最初的日子太懒散,及至orientation以来的几天又奔忙而疲惫。于是一直说要写的——包括blog和几篇另外的文章们——都欠下来,数个开头堆在那里,面面相觑,随着奔忙学期的来到更加露出了因为下面无以为继而心虚的神色。

这些天,无非在俺那包安家落户,试图生根发芽。迄今为止还算喜欢这个地方——夏天会下雨(像成都!),很凉快(不像成都!),在邻里跑步的时候有很浓的树荫(不太像SD!)……冬天一定很冷(再怎么准备也没用)。

从上周三开始orientation,打点起精神来听讲、装嫩、社交、努力忘记自己比许多同学们都老的事实……好像也没有那么困难……大约因为我反正自大学毕业后这六年一直处在失业状态中……

劳动节长假去看王兄,很开心,仿佛远嫁女突然有了娘家人的支持^_^。 刹那间觉得过往也并不遥远,可以昂首挺胸迈入明天的新生活——literally 明天,TA+上课,8am-9pm,几乎完全排满。

加油,加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