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场秋雨

by serenq
周一总是最忙的一天,从早上十点到下午五六点,被两门课和四小时TA安排得无处插针。不过我老人家开学三周,自觉已经基本门清,踩热了地皮,慢慢故态重萌,开始干起从高中就驾轻就熟的逃课勾当——正中午的那门课内容不难且所有幻灯片都在网上,我于是在三秒钟内批准了自己缺席的申请。在四楼尽头玻璃环绕的半圆厅里吃午饭和备课的时候,窗外的黑云伸手可及。雨丝时疏时密地描画下来,偶尔夹着白色疑似散霰的颗粒,速度总是急匆匆的,仿佛酝酿着铁画银钩的间架结构。去气候频道一查,差点吐血——“现在天气”里赫然一轮金光万道的红日,怪不得这几天靠它预测穿衣总是谬以千里——我靠!
在SD待了六年的人总是有借口忘掉季节的含义,可是今天下午就真见识了一场秋雨一场凉。早上还算晴朗,白衬衫薄线衣地出了门,到了六点钟结束TA去乘公车,一路上在夹雨寒风里走得局促僵硬仿佛偶人。不过树叶慢慢变化着颜色,在润泽的空气里看来分外养眼;越来越肥胖的大尾巴松鼠跳跃着穿过学院旁边绿草里的公墓,在这还没有下雪的初秋,是让人驻足的可爱场面。无知故无畏的我不由得计算从现在起到第一场雪的时间,那怕那意味着丧失自由,或者挥舞着雪铲刨车。
其实电脑里积攒了好多照片,是过去两个月东走西顾的结果,但总是“没有时间”更新——貌似有时间都上网聊天了。希望在慢慢调整好时间之后,能够稍作整理,迎接马上就要到来的、无边无际的、漫长的白色冬天。

Advertisements

6 Comments to “第一场秋雨”

  1. 沙发。秋叶开始红了吧?过两个星期,要去加拿大看红叶了,嘻嘻。

  2. 对今天冷死了…

  3. SD是天堂,我是做梦都想到南加州去长驻。

  4. 你一提到冬天就做悲观状。

  5. 零下二十度冷死你。——来自即将结冰的湖的对岸的问候。

  6. 每天我最怕秋天,因为它太短,并且意味着漫长的冬季马上就要来了。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