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想

by serenq

春假过完了,头次享受到了学校提供给学生的机场大巴——以前UCSD也有,我甚至记得在Peterson Hall前面上车,虽然我从来没有坐过。无非是下乡,却因为计算失误选择了背包,而不是拉杆箱。鲜红色的大包抗在背上,混迹于小本之中,不知情的人还以为我要去海畔山巅如何疯狂,谁知道我只是规规矩矩坐三小时经济舱、来回有人接送、最大的意外不过是飞机晚点——就这样,我还觉得困顿劳累呢,可不是老得不可开交。

一个礼拜的假期,如愿以偿地过着规律而勉强算做上进的日子:早上起来便去图书馆,午饭后一杯咖啡,下午总要三四点才能开始专心,但效率就朽木多年并且身处假期的我来说总还差强人意。乡下的图书馆里期刊阅览室有明亮的悬挂着白色窗帘的窗户,宽阔的桌子,安静到令人昏昏欲睡的学习环境……睡醒了却还没有戴上眼镜的时候可以对着高高的天花板奢侈地发愣,虽然又很快自笑做作,需要切断一切风花雪月的思绪。

晚饭后游泳一千米、看电影、过午夜便睡觉,又香又稳,记不起醒时的焦虑——大约是没有?开年来两个月,除却最初的一个星期心里发慌,后来的日子平静得可怕。这焦虑多年来如影随形,本已成为最忠实的的麻烦恋人,一旦被它毫无预兆地抛弃,虽然有罪恶的快乐的麻木,但也提心吊胆,因为知道懒惰总有尽头,而它总会回来找我。是的,它一定会回来——大约就在今天。

今天走在小别后的校园,惊人的暖和,竟然有五十多度,连花都开了,细细碎碎的黄花,让人想起中学阳台上的迎春——那时的我,怎么会想到十多年后自己的下落?就好像今天看到一个几乎不记得名字的msn联系人,突然在space里贴了几张ucsd的照片。我用记忆的指尖温柔地划过图书馆、海神像、生物工程系的大楼、La Jolla的落日余光……我还能毫无误差地记起抱着冰咖啡走在南加阳光下皮肤被烧灼的温度,海浪舔食着海滩时起伏的呼吸,小本脚下的滑板碾过散落在地面的柳桉果实的声音……而在这近乎乡愁(实际上也是)的回忆浪潮里,最清晰地却是在无数次走路上学时向自己提出的问题:明年、后年、大后年的今天,我在哪里?而当时唯一能够肯定的,不过是:我不会一直在这里。

而今日,在千里外的密州,在积雪初融俺那包,我居然还在问着相似的问题,给出相似的模棱两可的答案。而Mesa外的黄色菜花,又该被雨水催开了吧?

贴一张照片,那天还是寒冬腊月,站在七楼上往外看,灯光与烟囱俱被低低的暮色压得喘不过气来,却又有苍茫辽远的气氛。反复念叨“独自莫凭栏”,渐渐失神,因为这云色烟光残照里,连自己也不曾会得凭栏意。

100_5765gy

Advertisements

11 Comments to “乱想”

  1. 最清晰地却是在无数次走路上学时向自己提出的问题:明年、后年、大后年的今天,我在哪里?而当时唯一能够肯定的,不过是:我不会一直在这里。掐指一算,这样的日子我也过了十年了.抱抱.

  2. 我现在还得每天爬起来上自习,没有咖啡,其实也能睡得挺香的

  3. 照片挺好看的……

  4. 还是Marvin识货,不愧是顶级的低俗三剑客……

  5. "晚饭后游泳一千米"!我越来越崇拜您了…..

  6. 过了夏天,我也就到密州来了。

  7. 是ann arbor吗?

  8. 大概去canton住。现在还没租房,等我老公5月过去安顿租房,然后俺们随后就来。

  9. 离我很近么,离Ikea也很近……

  10. 原来想住到AA去,不过离他上班的地方太远了,所以选了canton。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