侯家庄日记(十一)

by serenq

五月十一日·星期二·晴

还说要睡个好觉,结果昨晚成为了来村里之后唯一一个没有睡好的晚上。先是不知为何翻来覆去过了午夜才睡着,接着四点多钟就醒过来。因为村里的一天开始得早,从五点半开始,人声狗声就在窗外沸反盈天,我只好半梦半醒地赖到七点起床。虽然精神尚好,可是本来已经好了大半的嗓子又生肿意,让人非常愤恨。不过阳光温暖明亮,我于是心情很好地穿了裙子和短袖,惹来几个特别爱粘我的低年级学生拽着我的衣角问:“老师你今天怎么穿了这个呀?”这些学生对我们的衣着仿佛特别上心,前些天CM穿了件大袖口的深红色长袖上衣,立刻赢来“臭美老师”的外号.一到课间时分,许多一二年级的孩子围着她滴溜溜转,还试图把小脑袋钻进她的袖口里去!

因为喉咙不太舒服,上午就没有和人交谈,躲在办公室里喝点热茶、写写日记、上网聊聊天就过了。到中午感觉好了不少,出门看到四年级学生在泡桐树下围坐成一团,正是他们的阅读课时间。我便捏了相机,走过去听课兼偷拍。

这几天四年级的同学们在读一本童话书,现在已经看完了前五章。这节课前,老师让大家根据书里的情节,各自提些问题,写成小纸条投入一个帽子里,然后全班抓阄,依次回答抓到的问题。这是一本有趣的童话,书中的主角有小学的女生,她的朋友,还有一个隐形人。孩子们提的问题千奇百怪,譬如“隐形人为什么不吃不喝”“你愿意变成隐形人吗”等等,而且回答的时候说得头头是道,争论起来也各不相让,既有孩子的逻辑又充满童趣。有个圆脸的女孩子,坐在老师身边,明显已经看完了整本书,对任何问题都颇有一套想法,圆滚滚的小胳膊举得比谁都高,说起话来像爆豆子一样。老师需要不停劝告她:“把机会留给别的同学。”

在墙边泡桐树下围坐在一起的学生。他们采用击鼓传花的方式,传递的是一个白色鸭舌帽,到谁的手里,谁就得回答问题。

100_6649gy 100_6651gy

这就是那个最积极的小女孩。她在举手、认真回答问题、模仿双耳插着耳机的样子。

100_6658gy 100_6661gy 100_6664gy

其他的学生也不甘示弱。

100_6670gy 100_6673gy 100_6674gy     100_6687gy 100_6686gy                        100_6691gy 100_6685gy 100_6666gy

我和同样在听课观摩的王老师坐在乒乓台上,低声交谈了几句。他问我感觉如何,我虽然已经知道了孩子们喜欢看书,但还是第一次在阅读课上看到这样活跃、爱思考的气氛,免不了大惊小怪地赞叹一番。不过同时我又想,任何活动的开展,都离不开老师的投入。如果只是让孩子自己阅读,肯定也有收获,但从全班来说,必然不会有这样开展讨论分享活动来得有效。正如前天CM所说,科普方面的阅读活动难以开展,除了书籍不够,老师的素养和兴趣也是一个很大的制约条件。她告诉我,如今在中国,儿童科普这一块,相比其他儿童读物,做的人不多,做得好的就更加少。后来我在书店里看到华而不实、图多内容少的各式“少儿百科”,只有摇头叹息的份。

仿佛为了从另一个角度印证CM的话,我今天在网上搜索有关儿童营养和饮食的视频,结果一无所获。所找到的大多是或板起脸或故作诚恳的所谓专家,面向中老年大叔大妈传授养生秘诀,其中不乏让人看得吐血的内容。或者就是揭露食品公司黑幕的视频——我总觉得,这样的视频之所以流行,在反映饮食产业确实问题重重的同时,也表现出对饮食产业抱有极端不信任态度的群众,由于科学营养知识的极端匮乏,而只能盲目追求劲爆的内幕消息。但不管怎么说,没有一个,是合适给学生看的。我不禁觉得沮丧:我的要求并不高,只想找到一个轻松有趣的、介绍最最基本的营养知识和均衡概念的影片,居然也找不到。看来,给学生看小电影的计划,恐怕是要泡汤了。

今天午饭是当地名吃“麻肉”。这东西让我困惑了很长时间——自从来到永济,到处都见到这个名词,但到底是什么却让人费猜疑。我还专门在msn上请教王兄,可她居然没有听说过!等真正吃到口才明白,其实跟四川的酥肉差不多,就是瘦猪肉裹了面粉炸过蒸熟,再和豆腐、木耳、其他蔬菜煮成一锅灰扑扑的黏汤,貌不惊人,味道却不坏,当地人都是泡馍吃。

前些天就跟孙老师提过,我想借自己在农村的机会,好好采访一些当地人,了解一下中国农村医疗卫生的现状,也不枉我学了一年的公共卫生。趁吃麻肉时旧事重提,农村老师们却说:你头一个就该采访孙老师的爱人杨老师,他以前就是这村里的医生!我便请孙老师帮我问问,希望下午就能和杨老师聊一聊。同时,说起医疗卫生,老师们有说不完的话。李老师说,现在大医院的药还算有质量检查,村里小诊所就不行。她那次买药,本来是一种对她非常见效的药,结果吃了没用。她回去找小诊所,里面的人说:“你怎么不早说你要好药!”然后给了她另一种。“吃了就管用了。”李老师说。

又说起孩子打疫苗。现在打疫苗都是承包给私人,由私人诊所负责给片区学校的孩子打疫苗。有时候,为了省钱,打疫苗的人把本来该给三个学生的量,打给五个学生。而且他们也不知道这些私人“流动疫苗站”的质量究竟如何,譬如该冷藏冷冻的疫苗有没有得到有效地储藏,是否过期等等。另一个问题是缺乏记录,虽然有疫苗本,好像很多时候也没有填写,孩子自己不懂事,往往曾经打了也不知道。李老师就说,她班上有个孩子,打完了不知道走开,重复排队,打了好几次,直到医生发现:咦,这个孩子好像打过的……

老师口中的轶事听听固然有趣,但我心里觉得也不能完全当真,更不可能反映本地医疗状况的全貌。怎么在当地做访谈,确实要费些心思。上次孙老师就告诉我,之前也有坐公共卫生的人来村里做问卷调查,但她觉得效果不好,因为村民不习惯这种方式,常常乱填一气。我心想做量化问卷本来就需要受过培训的专人负责,又要使用有效性被论证过的调查表,我哪有这个条件,又是初来乍到头一遭,能探索性地了解一些问题就很不错。第一个访谈对象之所以选择语言交流没有障碍,又有知识水平的人,目的便是大体了解情况,接下来才好根据发现的问题,进行更加深入有针对性的访谈。我于是大致拟出几个自己感兴趣的方向,写下几个重要的、必须涵盖的问题,心里想的却是根据与杨老师谈话的情况随机应变,只要大体不差就好。

杨老师在以前开过六年诊所,后来因为看病的人不多,入不敷出,就关了门。现在村民们要是有个头疼感冒,在村里随便看看;如果需要输液,多数去蒲州;要是是大病,譬如糖尿病高血压,就去永济或者更高级的医院。最近十来年,村里传染病已经很少,唯一盛行一些的,也不过是流行感冒,还有最近有些孩子得了水痘。像以前多见的腹泻之类,也变得少见了。新生儿在医院出生后立刻接受疫苗接种,有的疫苗要补针,父母都会把孩子送回去打针。我问杨会不会有的父母或者因为路远,或者因为忘记,而不带孩子回去打针。杨信心满满地说不会,因为都给发疫苗本,上面“说得好好的。”而且疫苗又都是免费。

不出意外的,这十年来,村里慢性病变多了,主要是高血压、脑血栓、冠心病,还有糖尿病。杨还是认为这些疾病的流行主要是和村里人“不知道节食”有关。我提出,村里人肉和油吃得并不多,他则说:跟以前比还是多太多了!以前(88年生产队解散之前)村里一个人一年只有一斤油,两斤肉,现在光油就能用上六十斤。而糖尿病,杨却认为主要是“遗传”。

说到癌症,杨告诉我,这在村里并不是一个大问题。我所听说的农村妇女试点免费筛查两癌(宫颈癌、乳腺癌)并没有在这里展开,可是得这两种癌症的妇女本来也很少。以前村里有好几例(大概是三例)乙肝转肝硬化,最后变成肝癌的,但现在村里中青年里,已经没有几个有乙肝的了。这倒是有些出乎我的意料。

总的来说,这是个“健康”的村庄。我又问到医疗费用。这个村子,乃至永济地区是百分之百地加入了新农村合作医疗,这个村子已经加入三年。第一年推行时,是每人交10块钱,这样看病的时候,门诊费报销十块,而住院、药费报销一半上下。大家觉得出钱少,有好处,都交了。第二年长到20元,其中8元进入群体医疗费用,门诊报销12元;今年交了30元,杨还不知道这一笔钱是怎么个划分法。现在在乡镇医院看病报销70%,在永济报销50%,在运城40%,如果去外省看病则报销30%。我问他村里出去打工的人,在城市里生了病,怎么报法,杨却不知道。看来这个要找个有人外出打工的家庭打听一下。杨认为医疗保险对村民看病的意识有影响:以前大家不愿意看病,就算看病也宁可输液不肯住院,现在大家都愿意住院了。不过我大概是中了美国医疗问题的毒,想到的第一件事便是:都需要住院吗?医院是不是借机过度推销没有必要的医疗手段?但对于长期缺医少药、有病不治的农村人来说,也许还不是主要问题吧?不过如果没人对此做过科学的研究调查,就这样凭空乱想,自然是找不到结论的。

杨老师认为,当地最大的问题是卫生问题:垃圾到处乱扔,村民环保、公益意识薄弱。农村不像城里,垃圾没有人来处理、回收,就随意地扔在村里,有时就在路边,有时在废弃的建筑废墟旁——当然就我个人看来,垃圾随地乱扔的情况,并不比以前在一些北方小城看到的更加严重。杨老师觉得,如果能够大家集资,请垃圾回收处理的队伍来村里清理垃圾,是最好不过。但是他又感叹:估计没人愿意出钱。前不久,他因为村里路灯不亮,提出每人出一块钱电费,不够的由学校来垫付,可是村民也不愿意。杨无可奈何地说:“素质太差!”他说:“你是学公共卫生的,帮我们想想办法?”我自然只有嘿然无语的份。

晚上带着第二组学生上网。这一组居然比昨天那组更不活跃。首先一个女孩子就不愿意去,我也没有勉强。下来问其他同学,为什么她不乐意去,他们也都摇头。王老师说,这个孩子平时不爱说话,一说话又往往很“冲动”,有自己的主意,比较倔。

另外三个孩子虽然不活跃,但也还算“合作”,居然想出来六七条问题。这个组的题目是粮食,他们想出来的题目包括:粮食里面有什么营养成分?吃多了粮食会不会发胖?粮食有什么分类?等等。不过他们不像上一组,人人都争着上网。他们只占了一台电脑,有人查,有人负责记录,最后也算有所收获。今天我对时间掌握更好,在下课前五分钟就让他们收了工,并问他们想要在全班面前做报告,还是做漫画书。不出所料,漫画书获全票通过。

在他们查资料的时候,我也有过片刻的疑惑:我做的这些东西,学生究竟喜不喜欢,更重要的,能不能学到东西?他们只是简单地服从老师的建议,想着得过且过不要惹麻烦呢,还是真的有兴趣?这些良莠不齐的网上信息——我自己可几乎是不相信任何中文网上的所谓营养知识的——究竟是利大于弊,还是弊大于利?我所想达到的,让孩子有一种上网找答案的意识,其实他们以后多多少少都会学到,那我这节课,又真的有特别的益处吗?不过,不管自己心里怎么想,既然开始做了,就按照既定计划好好教,再用心观察学生的反应好了。

3 Comments to “侯家庄日记(十一)”

  1. 发现这些孩子脸上都有两团红红的,是相机的原因么

  2. 这个应该不是相机的问题?楼下的估计不是在村儿里长大的

  3. 看来农村的医疗保障制度还有待改善。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