侯家庄日记(十三)

by serenq
因为落后了,今天就多更新一篇。


五月十三日·星期四·阴

昨天就和王老师商量过,今天带着最后一组学生查资料后,要有一节课让所有学生开始做画书。因为明天就放假,如果等到下周再开始做,我怕他们玩得连笔记本都找不到了。

上午最后一节课,第四组的学生迫不及待地跑出来和我一起查资料。这是全班最活泼的一个小组,他们的主题是蔬菜和水果。其中有一个男孩子,反应很快,却没有长性。其他孩子往往一节课只能查一到两个问题,他嗖嗖嗖地把五个话题都查了,但他不爱做笔记,看得也浮光掠影。我每次问他:“你找到的内容能回答你的问题吗?”他总是信心十足地说“能!”但如果再往深里问,就知道他对问题的回答只停留在“是”与“不是”的层面上,并没有往下挖掘更多。其他两个孩子安静一些,做的笔记也略多一点。这次在结束前我还让他们一个个地分别汇报自己查资料有什么收获——我不让他们念笔记,他们也一人讲了几句,大多是应该多吃蔬菜水果之类。

中午休息时找好了纸张彩笔,又大致计划了一下课堂安排,心里有了数,就回去睡了一会儿。醒来已经不早,连忙赶来学校。我把彩笔带到班上,学生们都很激动。这四盒彩笔里面,三盒是24支的,只有一盒是36支的,不出所料,他们都跑来抢多的那一盒。我却不急于把笔发给他们——给了他们估计就没人听课了,而是先问他们一本书有些什么部分。他们说出的多半都是写页码、书名、目录之类,我又启发他们说,应该有些什么结构呢?看看学生们没有反应,我只好自己说:是不是也跟写作文一样,有开头,有中间部分,还有个结尾?接着我告诉他们,每组发十页纸,让他们自己讨论每部分都应该包括几页,都有什么内容,要把提纲写好,我才把彩笔发给他们。此时我在教室里走了一圈,学生一开始都只在提纲上写“开头:X页;中间:X页;结尾:X页”,我于是说,这样不行,必须把内容也写出来。他们才又各自讨论,我看每组的计划都各不相同:有的组打算一个问题写一两页,有的组打算把好处和坏处分开写,有的组决定在结尾处提供饮食建议。总之,讨论的结果还算令人满意。我把彩笔发给他们,他们立刻趴在桌上写写画画起来。

因为他们以前做过树叶拼贴画和漫画书,这次做书也算是轻车熟路了。第一组分工尤其好,打格子的打格子,写字的写字,画画的画画。第二组最不安分,到处跑来跑去,看别人在做什么,自己却不好好做,惹得我和王老师连叫了他们好几次。第三组的两个男孩子把笔记本忘在了宿舍——这怪我没有想起在课前提醒他们,于是跑回去拿本子,只剩下一个女孩专注地画封皮。第四组开头很快,画了一个萝卜一个苹果,寓意“蔬菜和水果”,又写好了目录,但接下去进度受阻,说话的时候多,干活的时候少。我本来打算拿两节课给他们做书——心里的底线是三节课,这么看来,恐怕两节课时间不够。我自然在每个组之间跑来跑去,但我还是提问的时候多,给指导建议的时候少。不过这是第一节课,如果下一节课进度依然很慢,恐怕就要多给些指导了。

这节课后是活动课,本来每个周四都有在本地各个小学轮转的音乐老师来教大家唱歌。上个礼拜,他在学校前面搭起了个电子琴,教的是《十送红军》。由于那天孩子们唱歌的声音太过震撼,搞得我好几天脑子里都是这首歌的调子,不论做个什么,一张口就“下了山”。但是今天下雨,音乐老师不来。六年级的孩子正好值日打扫清洁,我就从教室里退出来,想着晚自习前去收彩笔。结果让我大吃一惊的是,当我在晚饭后走进教室,居然有几个组还趴在昏暗的灯光下写写画画,而收工的小组也把彩笔放得整整齐齐,完全没有出现我想象中乱糟糟的局面。看起来孩子们还是懂事的,而且也喜欢这个活动,毕竟这种亲手做出来的成果意义非凡——我小时候办张小报纸,不也会尽心尽力地找文摘、画花边吗?但如何把这种形式和学习知识结合在一起,不让它止于“有趣好玩”,又是另一回事了。我恐怕后一点,这次短短的活动很难做到。

晚上有老师们的经验交流会。这和辩论赛一样,也是RCEF提倡的、让老师们提高口头表达能力的一项活动。今天的主持人是王老师和李老师,发言人是包括王老师在内的三位老师。三位发言人里,两位都是向大家介绍报纸上看来的其他学校的经验。当王老师拿出报纸时,李老师打了他一下:“用自己的话说!”王老师笑着说:“我水平有限,但是也在努力嘛。”那位介绍自己经验的老师是位数学老师,应该说讲得相当不错。她提到自己为了锻炼学生基本计算能力的几个小花招,譬如每天让每组的组长出14道计算题在黑板上,让副组长监督其他同学完成。这14道题各自在早自习、午饭时间和晚自习之前出出来,因为每次题不多,学生很快就能做完,又是学生自己监督自己,不太占用老师的时间——“他们每天无形之中就做了好多道练习题”。她还提到在讲“面积”这一章的时候,她剪了很多大大小小的方块,利用这些简单的小道具来教学生基本概念,效果也不错。她讲过之后,孙老师还提了好几个问题,她也一一作答。不过其他老师都没有提问。总的来说,这样的实际经验交流效果更好,以后应该想办法鼓励老师们多讲自己的亲身经历,多讨论,少念报纸。

教师们的经验交流会开玩的时候,学生们还在广场上看电影。此时暮雨初收,湿润的空气里漂浮着泥土的气息,操场上一百来个孩子坐在被三颗钉子钉上墙的白布下,看投影仪的光影里五颜六色的动画人物飞来飞去,时而窃窃私语,时而爆发出哄笑的声音。

明天就是周末,在关爱的时间已经过去大半,这十来天中的所见所闻、所思所得,也算丰富;而从中引出的问题,更加始料未及。原来以为在农村的日子,大约会伴随着大块大块的空闲时间,甚至为此还下了好几本电子书,哪知道到现在几乎一页未翻。每天的时间表,安排得满满当当,念及此,心里总算有了一丝满足。这个周末已经安排了出游计划,我也可以名正言顺地放松几天了。

2 Comments to “侯家庄日记(十三)”

  1. 发现你这个组织的总部貌似就在我家附近? redwood city?

  2. 其实是因为这个组织主席家在那里,注册的时候就在那儿了。现在总部应该就在永济——几乎所有的人都在永济。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