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过晋城古镇(二)郭峪村

by serenq

陈家人本来就住在郭峪村,只是发达了以后才在村外大兴土木,郭峪村离“相府”,不过数百米的距离。

来到村口时,太阳正从西天的层云背后,射出刺目的白光。与相府相似,郭峪周围也高筑围墙,修阁楼,设瞭望塔。只不过并未全程修缮,村墙已坍塌了一半多。

100_6862gy 100_6868gy 100_6872gy

我在村口买票——后来才发现作为一座还有数百居民的村庄,周围到处是门,要想逃票,可一点都不难。我今夜就打算住在村里,故而进村的第一件事,就是到处打听哪家民宅可以留宿。其实村外马路边到处都是“家庭旅馆”,一路走下来,已经有不下三个中年妇女拉我到一边:“住我家来,我跟售票的人说说,算你团体票,少你15元!”不过我不为所动——来古村一游,当然要住到村里面,才玩得方便,要是每次回家拿个电池外套,返回还要查票,多坏兴致!可惜问了坐在街边聊天的几个村民,都说村外才有得住,我却不死心,走了一圈,看到路边一个房屋阔气干净的人家院子里正有一位阿姨收拾花台,我大喇喇地往门口一站:“请问,这村里有住的地方吗?”阿姨抬起头,端详我一番,还是说:“村外才有。”我谢了她走出来,没几步,就听她在后面略带迟疑地喊:“住我家,行吗?”我大喜过望,连忙回头去。她家非常宽敞,两层楼的瓷砖洋房,屋里屋外整洁如新。她带我上楼,开了一间屋门,正面墙上就挂着一副大大的结婚照,原来是她女儿的新房。不过女儿一年回不了几次家,也常充作客房,阿姨说五一时到处人满为患,村外住不下,她家里就住了不少人。

100_6937

我把书包往地板上一扔,赶着夕阳就出了门。又见到方才在街边闲谈的老婆婆,慈祥地问我住下了没有,我连连点头。她拍着我的手臂,亲热地让我“好好逛”,又生怕我不识路,指着一条小街,连声说:“汤帝庙就在上头。”沿着一条小路往上走,路边墙上经常看到某某人负责某某片区的卫生的小牌子,而街边上也确实干净。我心想,要是杨老师看到这样的牌子,又该感叹“别人怎么做得到”了。很快到了小村的西城门,正在汤帝庙边。我走出城门,外边是一片山边的田地,种的还是小麦居多。大约是地势略高,地气偏寒,这里的油菜还开着黄澄澄的花。

100_6881gy 100_6891gy

在城门外站了一回,又折回城中,去看汤帝庙。汤帝自然是成汤,在晋城这一代,他的庙格外多。这座汤帝庙始建于元代,后来历朝都有修葺。庙不大,只有一个方方庭院,大殿在台阶上,正对着个二层楼的戏台,东西殿也都是二层。我一进庙里,就听到头顶有人声戛然而止,我抬头一看,却见两个绰绰约约的人影在西边二楼围桌坐着,我们三人同时打量彼此,大约都觉得唐突。只一会,其中一人走过来,却是个年轻道士,里面一件T恤,外面却罩着道袍。另一人跟在后面,是农民打扮,一张口就是当地口音——此时我已经领会得,晋城口音讲究每句——尤其是问句——结尾处往上翘,有些英文的感觉,说起来悠扬婉转,颇为好听。果然这人又唱歌般地问我:“你一个人儿?”又问我从哪里来——这几天解答这两个问题,不怕有好几十次!

那个年轻道士问我有导游没有,我说没有,他便自告奋勇要跟我讲讲。可惜他所知也不多,只知道成汤是谁,这个庙子有几百年历史,不比我从旅游小册子里看来的多。大约他自己也觉得不够料,说了几句又惭愧地说:“我知道的就这么多了!”他是河南人,在武当和华山都呆过,“云游四海”,他用一种颇为自傲的语气说。他引我去正殿烧香,虽然我从来不跪神仙不拜庙,但此时庙里就我一个游客,这年轻道人又如此殷勤,我也只得拈了三根香,装模作样地鞠了几躬。道士在一旁敲响铜磬,说了几句事业有成、家人平安之类的吉祥话儿,又示意我“随喜随喜”。我于是也很随和地投了几块零钱,想来汤帝更加不会介意。

100_6894gy 100_6893gy 100_6901gy 100_6896gy 

从汤帝庙里出来,我漫无目的地趁着余晖在村里闲转。村中多是明清时期的建筑,砖墙和匾额都已经古旧,而门口的对联灯笼还是新鲜的红色。

100_6920gy 100_6917gy 100_6946gy 100_6952gy 100_6940gy          100_6924gy100_6902gy100_6927gy100_6947gy

这个村子读书风气很浓,一不留神就有进士宅邸。有一块牌坊,也是陈家人进士及第后所树,门口两对石狮子虽然不是旧的,却还依稀保持了旧日“老狮院”的风采。门开着,我漫步走进去,却看到一位老人正在花园之中。她已有七十多岁,并不姓陈,也不是陈家后人,她的儿女都不在,老伴大约也过世,现在孤身一人住在院中。她殷勤地问我从那里来,来这里做什么,任我拍照——她家灶台上有两块漂亮的砖雕,应当是屋脊上的,可是天色暗,我又没有三脚架,照不清楚。她笑着叫我明天再来——十来点钟的时候太阳正照在灶台上。小村里的人都非常和气,看我挎着相机到处走走瞧瞧,都和我打招呼,还邀我去家里坐坐。此时孩子们放了学,在小巷里飞跑,狗儿一路狂吠,互相追逐着消失在街角。有人蹲在路边吃饭,面条里面拌着韭菜。有人院墙上挂着金黄的玉米,有人院内的蒸笼里,满满的都是大白馍——我终于学会了把馒头叫做馍。

100_6942gy 100_6909gy 100_6957gy                                 100_6944gy 100_6921gy

到擦黑方吃晚饭,让小店老板做了个青椒肉丝,好大一盘,可惜我胃口小,剩了足有多半。连老板都觉得可惜:“给你包上吧。”吃过饭回到家,中年阿姨给我抱出一床干净被子,看起来煞是眼熟——根本和我大学时盖的一样么,淡绿色的被罩,红色大字,只不过是“华北电力大学”。再看下面开头写着99,我便问:“女儿99年上的大学?”说起女儿,这家主人子立刻话多起来。他们两个女儿,这床被子是大女儿的。大女儿大学毕业之后,去了中科院电力所读研,现在已经嫁人。大女儿在某学报做编辑,当爹的忙不迭从屋里拿出一本满是微分方程的杂志,指着某页末尾的名字:“这就是我女儿!”显然是异常骄傲。小女儿读师范,还比姐姐早半年出嫁,现在在永济某中学教生物。今年一家人凑钱在北京买了房,他们也刚从北京住了两个月回来,收拾房间。他们告诉我,村里念大学的孩子不少,很显然,这又是一个富裕村庄。

第二天一大早起来,又去村里的瞭望楼。这座楼与陈宅里的河山楼真是一对,高低胖瘦都差不多,名叫豫楼,是村里王氏在明末所建。我到楼前时才七点来钟,看楼的女人端着盆水出来,看我东张西望,问我是不是要登楼。我连忙称是,她说:“还没开门呢。”我以为她让我过会儿再来,哪知道她掏出一串钥匙递给我:“自己开门去吧。”自己却径直出门倒水去了。

从豫楼正门进去,两侧各有一个小小的耳房,现在也住着人——有床有椅,还铺着被褥,清晨的阳光从窗口射进来,照在颜色鲜艳的毯子上,显得分外温暖。我从东侧耳房外的窄梯登楼,每一层都有个宽敞的大厅,中间几层充作展厅,都是些抗日有关的照片。这里还拍过不少电影电视,放大的剧照也一一贴在展板上。第五六层上有王氏的修楼记,大约是新填的白颜料,字字都清楚得很。展览中有一张98年的照片,上面的豫楼是没有顶的,可知现在第七层的门楼新建不过十年左右。

100_6969gy 100_6968gy 100_6963gy

我且看且登,终于到了最高层的“凌云阁”。就在我脑袋冒出地板的那一刻,突闻远处仙乐大盛,一个中气十足的声音高声宣唱:“皇上驾到!”我不禁笑得打跌,连忙攀着砖墙往远处看了半晌,除了屋檐与群山,瞧不出什么端倪——我猜测是“相府”那边又在表演什么清宫大戏。隆重的音乐声仍然不绝入耳,不远处屋顶上一位老人提着水壶浇花,头也不抬一下,显然见惯不惊。我趴在垛口远眺,今天又是个响晴天气。旭日里,民居和群山的顶上仿佛都起了一层薄雾,要眯着眼睛才能望远。此时风动梵铃,叮铃铃一阵脆响。这声音乍然间破空而来,仿佛是武侠小说里的套路,“令人心头一凛”,却又说不出话来。

Advertisements

3 Comments to “走过晋城古镇(二)郭峪村”

  1. 山西好玩的地方还挺多啊。

  2. 照片里的红灯笼很出彩。

  3. 他们那儿到处都挂红灯笼。确实很好看,而且因为家家挂,特别有生活气息。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