侯家庄日记(十八)

by serenq

今天要回北京了,再贴一篇。到北京没有网络,剩下约莫三四篇的样子,恐怕只有回美国之后再说。

五月二十一日·星期五·阴

昨天JF就告诉我,今天他们几个要去晓朝做综合实践课活动,问我要不要同去。我老听他们说起这个学校,又知道是附近农村学校的个中翘楚,老师学生的水平都要高过关爱,是个项目试点学校,当然要去看看。

今天八点就出门,在永济火车站门口吃了两枚硕大的韭菜粉丝豆腐包子,又喝了一杯豆浆。九点钟到晓朝,那里的老师已经在等候我们。这是四名女老师,她们十点要开始上课,带到Sara,胡老师和JF一到,就开始备课。我只在一旁观察,一直也没有言语。这门四年级的综合实践课的内容是帮助一所远在甘肃陇南的农村小学。因为听说那里的孩子没有鸡蛋吃,晓朝的孩子们决定给他们捐钱,帮他们盖一个“阳光鸡窝”。经过几次活动,他们已经从那边要来了预算,进行了演讲和筹款,这节课的内容是写信给那所学校的孩子,这些信下个礼拜将和汇款单一起寄走。

晓朝的老师打算先让孩子们推选两个学生,打电话给那边问清邮寄地址,然后再分组写信,选出最好的信寄出去。Sara反对这样的做法,她觉得如果让孩子们推选,肯定又是那些口才最好的学生被选出来,同理,选出的信也必定出自作文最好的学生之手,这样一来,最需要锻炼的孩子反而得不到锻炼。所以她坚持要让没有参加过演讲的孩子锻炼打电话,而每人的作文经过修改以后都要发出去——每个学生都要配一个笔友。

我自然打心眼里赞成Sara的作法:中国的教师太习惯课上的一切都在自己掌控之中,甚至做到完美。虽然这只是一堂普通的课,也没有任何必要搞面子工程,然而他们的这种思维已经根深蒂固,所以从方方面面都表现出来。可是,这样的结果只能是最优秀的孩子事事占先——因为他们最让老师放心,不会出什么“事故”,而别的孩子亦步亦趋地在后面跟着,得不到挑战和提高的机会。可是,我也知道,如果每节课都要注意锻炼那些相对比较后进的学生,这对于老师的精力、能力和课堂时间都是巨大的考验,并非每一个老师都能做到,也不可能每节课都以此为目标。许多时候必须配合课下的辅导,而那就意味着更多的精力时间投入。对此我除了无力而俗套地说一句“做好老师真难”,还能如何?

老师们都同意了Sara的提议,又讨论了一阵细节,就上课去了。我跟到教室里,这里也像关爱一样把教室里的桌子拼成方方的小组,方便孩子们讨论。但是,和关爱长年如此不同的是,他们一下课,就又把桌椅摆回了原来一条一条的模样。

晓朝的学生也很活泼。选人打电话的时候大家跃跃欲试,但宣布了只有没参加过演讲的同学有资格之后,孩子们就犹豫起来。但不一会儿还是选出来八个人,分成四对,模拟打电话,作为实战演习。其间看学生们机变不够,Sara还跑上台去客串一番,故意在电话里提一些“刁难”学生的问题,锻炼他们的反应。老师们都没有料到现在家里都有电话的孩子们,打起电话来还是丢三忘四,所以这个原本只安排了10分钟的环节,竟然进行了一节课!最后好容易选好了人,正式接通电话,教室里刷地安静下来,学生们都屏息静气地听着。那边赵老师显然准备了不少话给学生,说个不停,可是台下的孩子们听不到,都急得很,看老师没有责怪的意思,全一窝蜂地按到讲台上,趴在桌子上竖着耳朵听。后来老师们都连连后悔,早知道就搞个免提电话,让大家都听到。

100_7310gy 100_7312gy

接下来就开始写信。每一组一个老师带,先让学生讨论要写的内容,列出提纲再写。我在教室里走了一圈又一圈,发现这里的学生确实基础比关爱好太多了。这还是四年级,有不少同学能够很快写出一页纸的信,意思很清楚,有的时候还能用点“高级”的词汇,起码绝不比我小学时候城里的孩子差。更可喜的是,JF告诉我,有的孩子很懂事。虽然不少孩子免不了写一些无意中“炫富”的内容,譬如自己每天能吃这吃那,而对方则如何贫穷,而同组的学生往往会提示他们这样会伤害对方的自尊心,这实在让我刮目相看。

我们中午就在晓朝吃饭,一桌子凉菜加上蒸鸡蛋糕,刘校长也过来陪着吃,可以看出来对RCEF的工作是很支持的。但是,我和JF、CM和利华那天讨论过,RCEF的服务对象究竟该是什么养的。首先,RCEF的直接服务对象是农村老师,长远目标是教师培训。晓朝的老师虽然肯定比不上城里名校,但绝对不差。培养晓朝的老师也许更容易,但这不见得是RCEF的重心所在——正所谓是锦上添花还是雪中送炭。又或者,固然我们是希望下学期能够带一些现在关爱的老师过来接受锻炼,把这里变成一个“实验基地”,但是,如果这里老师本身已经比较强,却又没有强到毫无竞争、比较之心,这样的条件下,我们带来的老师能够得到多少发展空间,又是一个问题。最后,如果这里的孩子本身就优于许多农村的学生,那从这里培养的经验是否可以移植到其他环境,也是一个令人担忧的问题。不过,和晓朝的合作显然还是要搞,只不过如何搞、以什么为切实的目标,恐怕不是一个轻松的决定。

上午听课,下午就比较无聊。到傍晚时分,我和CM、利华吆喝着去买菜。她们俩回去放东西,我就在路口等她们。这几天村里到处都在收油菜,一车车的油菜割下来,往路上一倒,堆成一人多高的垛子。刚割下来的油菜还是青绿色的,晒几天就成了黄色,用手一捏,荚就爆开来,滚人一手黑黑的小菜籽。待到都晒好,就在地上铺开来,用叉子敲打,让菜籽都落出来。然后用叉子吧表面的菜籽杆叉去,堆在一边当柴火。农妇往往拿着小扫把,把菜籽和豆荚、菜籽杆的碎末往一处扫,菜籽小而沉,总是落在下面,而其他部分总是在上面,可以被不断清除出去。如此反复,直到把菜籽和地上的浮灰都扫成一小堆,才可以送去王庄榨油。后来我也在附近见到有人用一个小筛子,把碎杆和菜籽都往里倒,菜籽漏下来,碎杆倒掉——我觉得这种方法好,可没什么人用,估计没有我想象的方便,也许只适用于小规模也说不定。我站在村口傻等,不免问东问西,打听到三斤菜籽榨一斤油。别人又问我:“你们那儿种不种?”我当然说种,但又答不出四川农民如何清理菜籽,因为没有见过,头脑中一片空白。

100_7304gy 100_7302gy 100_7293gy

我们三人说是买菜,到了王庄路口,CM突然说“买了回去做还是在这儿吃?”。我和利华义正言辞地批驳了她懒惰的思想,最后还是勉为其难地接受了她的提议。于是在同一家饭店里把前一日的菜谱照搬:鸡蛋炒面,炒油麦菜,红烧茄子,凉菜拼盘,吃得心满意足。席间她们向我打听美国留学生的种种,我一时没忍住,大大地mean了一把,罪过罪过……

Advertisements

7 Comments to “侯家庄日记(十八)”

  1. 很好奇你怎么mean了一把。呵呵

  2. 同好奇,啥时候到埃及啊?

  3. 还用问,她肯定说这边男生都是wsn之类话呗,如果让国内的ppmm们知道我们北美男生的优点,都跑出来了,她们这些北美女博士不就杯具了吗?

  4. 美女一路顺风!楼下的,我狞笑着说,再多的ppmm你也没戏啦!何必给别人做嫁衣~~~~

  5. zhai同学说得真是有道理。。。

  6. 小马哥,你还在Ann Arbor吗?

  7. 夏天在休斯顿了,8月再回去。。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