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July, 2010

July 25, 2010

我还猥琐地活着+家门口的晚霞

by serenq

快一个月没有更新,因为实在没有什么可说的,不过是成天宅在家里。有人立刻要说:“咦,你不是要去埃及么?”而且确实也收到不少email/msn问候:“埃及怎么样?”所以在此一并回复:我没去成。因为没有按时拿到签证——对方签证十分拖延,导师说干脆他过去帮我把我要的样品和调查表取回来,我不用去了。。。。虽然损失公费旅游的机会,但我并不算郁闷,因为早就担心即便去了也没有什么好做。留在这里,虽然还是浪费了不少时间,但总算还做了些鸡零狗碎的事情,只是空闲时间一多,焦虑感就会时时袭来,当然我司空见惯。

那就说说自己都做了些什么。先是抓狂地找事来做,因为要拿到样品怎么也要等上一个月,中间的时间非常闲,但是暑假里不容易临时找人,最后也没有成功地揽到几件事情。很多时候别人答应得好,转眼没了人影,让人无可奈何。主动出击不见得辟出蹊径,更可能是频频触壁,于是难免郁闷自己“还没上道”,但是转掉专业,又不肯按部就班,这也是必经的磨折,可能总会有收成,可能?

给松鼠会改了一篇科普旧文,又写了两篇新文章,新的两篇还没有发出来。一篇关于百岁寿星的基因密码,虽然是生物,完全不是我熟悉的领域,只是因为所用的技术在流行病遗传学上比较广泛,带着学习的目的去看,后来竟然因此听懂了一个讲座,所以还是有收获。另有一篇关于Craig Venter的所谓合成生命,这一篇写的时候更喜欢一些,居然啰啰嗦嗦写了五千来字。虽然文章本身只是科学内容,还是在偷懒时因此下了一本此人自传A Life Decoded来看,文字真是一般,但是字里行间牛气冲天,却不让我觉得讨厌,大约因为有一种蓬蓬勃勃的孩子气在里面,而且有果汁四溅的八卦。我现在觉得写科普文章与做旅行计划有相似之处,都是在短期内密集做功课,从“听说”到“了解”,颇有成就感,但我需要检讨常常顾及了自己的好奇心,却没有把读者放在第一位。

明年毕业,现在已经该动手看下一步了。心仪的项目大多死线很早,就在今年秋天,我颠三倒四地看了一阵,呼吸越发急促。

边急促边看了大半本闲书Guns, Germs and Steel. 解决了好几个自从我去秘鲁就萦绕在心头的问题,当然引发出更多的问题——不过这不是好书应该做的事情吗?

破纪录地坚持锻炼身体一个多月,平均每周都能跑步或游泳三四次,还在学校请了私教,花出钱去果然是有督促效果的。身体评估里心脏指标非常优秀——估计我爹妈会跑来看这个blog,所以BSO一下,同龄同性别人群里的99%,小骄傲。但是上肢非常差,1%,怪不得从中学起从来铅球只有三十分。。。。。

养了两盆花,死了大半盆。

八月初会去黄石、提顿、冰川玩十天,虽然这显然不足以弥补埃及的损失,不过旅游计划了一番又慢慢变得激动起来。起码会带着相机,好好拍照。

夏日雨多,傍晚云天格外美丽。上几张家门口的照片,所谓宅女本色。

 100_8281gy 100_8253gy 100_8191gyy